正文 第九章 古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应景小蝶 书名:天元1
    <---凤舞文学网--->

    凌晨两点半正是最好睡觉的时候大英图书馆里早已熄灯只有几间保安室里还亮着灯不过保安们也是呵欠连天了:“约翰去泡杯咖啡来喝!”

    “妈的又是我!”一个保安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凤舞文学网--却突然看见走廊上有一道人影闪过吓得他连忙缩回了头。众人见他这样子不约而同的开骂:“你小子怎么了??要你泡个咖啡也要磨蹭半天??皮痒了是不是?”

    叫约翰的保安一脸的不安:“我在看见外面有一个影子闪过。”其中一个像是头头的人看了一下监视记录皱了一下眉头:“约翰强森你们两个到走廊上去看看!”

    两个人一出现在走廊上监视器里马上出现了他们的影头头觉得奇怪了:“监视器没坏啊!”说完他对着对讲机问道:“约翰你这混小子刚才真的有看到人影吗?”

    监视器里马上出现了约翰对天誓的样子:“头我以上帝的名义誓一道白影子刷的一下就没影了。感觉好像他们说的图书馆里的浮灵啊!!”说完这家伙竟然扯出了衣服里的银质的十字架:“上帝保佑!阿门!这个星期我一定去做礼拜求求您不要吓我啊!!”

    “闭嘴!你这个笨蛋!一定是你昨晚又和哪个小妞胡混去了没休息好。我警告你下回再这样我就把你丢出去让那些浮灵陪你一整个晚上吓得以你后都硬不起来!!”

    本来很具危胁的警告到了最后却变成了大家的笑话众人一阵有颜色的笑声从对话机里传了出来。被称为头的人想了一会儿又叫了三个人一起把图书馆的监视器再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事后才回到休息室:“妈的都是约翰这小子回头一定要他请我们好好喝一杯!!”

    “可是我明明有看见啊!”约翰还在不满的强调自己所看见的事实但他抗议的声音却被大家的嘘声给淹没了。保安室里又恢复了刚才那懒洋洋的气氛。

    感觉到保安室里的人已经安静下来了刀子才放心的从一个监视器的死角溜了出来只看见他左手捏了一个奇怪的手势一道淡淡的金属光泽就包围了他:“嘿嘿如果你们这些小啰啰也能现我我就真的不用混了!”说完他飞快的往图书馆的最里面走去。

    小心的避开红外线设置的警报器又闪过几个机关在图书馆里转了几圈刀子大概把图书馆里的地形弄清楚了就连a级藏书区他也弄清楚了带顺手在不起眼的地方摸了一本书。不过s级的藏书区他就没办法进去了那里需要级密码和指纹验证。再转了一周确定没有遗漏什么地方刀子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来到空气中弥漫着大麻烟酒的味道的酒吧刀子吃惊的现大象今天竟然没有和别人拼酒反倒是安安静静的在当酒保时他的眼睛一珠子差点没掉到地上。

    拖过刚唱完一歌的老狼刀子低声的问他:“那个吧台上的酒保是大象吗?我没看错吧??还是我的眼睛有毛病了??”

    老狼强忍着笑意回答:“他就是大象!没办法他说闲得无聊想学调酒死命缠着酒保教他。可是我觉得他是在糟蹋小王的酒才对!”

    刀子听了这句话差点把口里的咖啡喷了出来:“他不是想学小蝶吧??我们五个人中有一个小蝶就好不要再出小蝶第二了!”

    “这小子就是在久没吃小蝶做的饭菜最近在抓狂。再不想办法给他找点事打时间他迟早会拆了这间酒吧!”刀子听了老狼的话后嘻嘻的笑了起来:“我从图书馆里给大象摸了本书出来你把他叫过来?”

    老狼看了刀子一眼本来想责怪他胡闹的可是想想刀子不是喜欢惹事的人既然他能拿出来当然也可以保证不被别人现所以他也只是张了张嘴没有开口转走向吧台。--凤舞文学网--到吧台在大象耳边说了些什么大象马上冲了过来:“小刀刀给我带了什么好书啊?”

    刀子好以整暇的看着大象一脸期盼的样子不紧不慢的喝了口咖啡:“唉……这咖啡真难喝啊!”大象马上陪笑道:“你把书给我我请你喝蓝山咖啡!”

    看到刀子不甩自己大象心里急得啊像有蚂蚁在爬一样:“小刀刀好刀刀!求求你给我吧!”这一句话差点没把刀子呛死:“喂我可没有那种嗜好!”

    “你……混蛋!”大象怒了举拳就要揍刀子谁知刀子却一点也不怕:“我告诉你我上的可是古书如果打坏了赔偿是小事你没得书看喊无聊我可不管!”

    这一句话弄得大象扬着拳头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就那样杵在了那里。直到老狼走过来:“好了刀子别在这里闹了把书和地图拿出来就走吧这种地方可不是你这种优等生呆的地方。被人看见不好!”

    刀子看了看老狼撇了撇嘴:“好吧好吧!给你们就是了!对了鹰和小蝶要你们下个星期去格雷·拉塞尔大街西边一家叫鹊桥仙的茶馆里应聘当保镖。”说完他从怀里拿出一本古书和一张地图:“s级藏书区我进不去没有密码也没有指纹验证!”

    老狼想了想:“没关系我回头告诉小蝶让她进入他们的电脑系统给你做一张s级的阅读卡!”刀子点了点头对大象笑了一下:“这几天有得你忙了那本书可不是那么好消化的!”说完他闪走出了酒吧。

    大象从老狼手中接过刀子留下的东西后对老狼说道:“我先回去了先研究一下这些东西再说!”说完也向门外窜去弄得老狼留在原地哭笑不得:“妈的一有事做就什么都不管了真是混蛋一个!”这时他后又有人叫喊着要点歌老狼只好无奈的回去拿起那架吉它继续他这个痛苦的晚上。

    凌晨五点老狼拖着疲惫的子回到住的地方却现房里的灯还是亮着打开门一看大象还捧着那本书在看嘴里还不停的叽哩咕噜的说着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弄得老狼哭笑不得:“什么书那么入迷啊?”

    大象摆了摆手示意老狼别吵然后就不再理他。老狼对天翻了个白眼进去洗澡睡觉去了。直到第二天晚上起来老狼现大象还在捧着那本书在看看样子他是一天一晚没睡了。

    想到这里老狼皱了皱眉头:“大象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看!”谁知大象根本没有理它嘴里还在念着:“极西之地有险山国师桐视为众山之祖因其高而不可涉。终年覆雪。”

    停了一会儿大象自言自语道:“这么说来应该是指西藏那边罗?可是……有‘碟乃石制’又是什么意思呢?莫非说那时用石头制碟?可是这种事有必要记下来吗?而且前面还提到什么国师的不对不对!那么……”

    “大象!!”老狼一声大吼终于把大象从沉思中吼醒了:“啊?老狼你回来了?你先去睡吧我在看书!”

    看到大象还没有清醒过来老狼在军队里养成的那副脾气又上来了:“睡你个头啊我都要去酒吧了!你这小子一遇上考古的东西就没完没了的!给我吃饭睡觉去!!”老狼有点火大了平时大象怎么闹都好他管不着可是现在不同了稍稍一点闪失都可能让大家全赔进去:“如果你再这样我就烧了这本书!”

    “别!别!别!我去吃还不行吗?”听到老狼的话大象一下慌了神虽然说鹰才是五个人里的头可是生气的老狼却是鹰也要怕上三分的。自己如果不乖一点这本书就真的保不住了。那可真的得不偿失了。想了想他赶快把书放好冲进浴室里飞快的冲了个澡跑了出来。

    顺手从冰箱里拿出一盒牛:“我今天晚上还要去酒吧?你也知道我去那里太无聊了又不能打架又不能和别人拼酒我调的酒自己都不敢喝……”看到老狼的脸上出现怪异的表大象更郁闷了:“你要笑就笑吧我没有那么**连笑都不准你笑!”

    听到大象这句话笑容像是被一颗石子激起的水纹一样的在老狼的脸上漾开果然老狼笑得抱着肚子瘫在了沙里:“你……你小子还是……有自知……之明啊?哈哈哈哈……”

    “喂我说老狼我知道我调的酒很难喝可是你也不用笑成这样吧?有点过份啊!!”大象看着老狼的那样子不由得有些恼火可是他又知道老狼笑的是事实弄得他有气也没地方撒过了半天自己也觉得好笑终于忍不住跟着老狼笑在了一起。

    过了好久两人笑够了老狼才勉强直起子:“大象你刚才看的是什么?”大象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还在翻译中好像跟西藏一些事扯上了关系这本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了以我的水平竟然没办法确定它的年代里面的字我也是好不容易才翻译过来的而且年代久远已经有些字看不清了。

    ”说到这大象略停了一下又继续说道:“不过后面有几句话让我觉得好奇大概意思是:‘九鼎归位风云变色可覆雨翻云毁天灭地望后人慎之慎之。’因为中间漏掉太多的句子所以我大部分只能用猜的。”

    老狼想了想没有想出什么来也不再管那些了:“鹰和小蝶要我们下星期去格雷·拉塞尔街去我看你今天先出去买两像样的衣服如果我们真的在那个什么鹊桥仙当保镖样子也不能太吓人了不然没有客人上门就太不好了!至于这书我先给你收起来回国再还你免得你误事!”

    大象一听最后一句话脸都绿了:“老狼用不着这么狠吧?我平时没欺负你啊?不过是每次到你那里拿武器时让你请吃一顿饭啊用不着这样整我吧?我……”

    被老狼的眼睛狠狠的一瞪大象马上闭嘴了:“ok!ok!我马上去买衣服妈的!这次任务完了后我要好好出去玩玩闷都闷死了!”说完他披上外衣和老狼一块儿走向了黑夜之中远远的还听见大象在嘀咕:“有碟乃石制如金乌之光……”

    “闭嘴!不许再念这些东西!”

    “唉哟!我的头!死狼大象不威你当我是病猫??”

    …………

    夜风中传来的当然只有大象的惨叫声他虽然会打可是能打得过原来特种部队最厉害的人吗?偏偏他火暴的脾气是天生的不服输所以……嘿嘿或许大象要祈祷下个星期见到小蝶时脸上的伤已经好了不然这副样子当保镖也太逊了一点点。

    那次晚宴过后一个星期维斯特收到一张请贴是中国红的底色烫金的字里面用毛笔写着邀请他于本星期周末去格雷·拉塞尔街西区的鹊桥仙茶馆参加开张仪式落款竟然是李家兄妹。

    这点不由得让维斯特觉得吃惊看着茶馆的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中式茶馆像这种茶馆一般在唐人街里生意才会好可是他们竟然把茶馆开到繁华的市区去了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看样子这个茶馆只是李家兄妹的玩具了。

    轻叹了一口气维斯特拿起桌上的一条手绢这条手绢是那天晚上李智信遗落在这里了虽然自己有派人送过去可是主人不在管家王伯竟然自作主张的送给了自己。

    手绢上是一条绣花得非常精美的黄龙这条龙在云端张牙舞爪的似乎要腾空跃出与王伯那黑袍上的那条龙不同的是这条龙的爪子是五只而王伯上的只有四只脚爪。

    自己也查过他们在哪里订做那么精美的衣服可是最后得到的资料竟然是他们只购买了衣料丝线那么那些衣服那些衣服上所绣的精美花纹都出自李青萤之手吗?

    就在呆之时维斯特突然想起了什么跑回书房翻到了祖辈的一条记录:“龙在中国被视为圣物虽然平民家居或是衣饰也可以使用龙的图案但是所有的龙的图案都是四只脚爪唯有皇室的人才可以使用有五只脚爪的龙纹。如果平民犯忌轻则斩重则诛九族(也就是整个家族全部要被杀)!”

    看到这条记录维斯特心中的疑惑解开了一大半了也只有这个份才可以配得上李家兄妹那高贵的气质广博的知识也只有皇室出生的人才会拥有那样的财富与审美观;也只有在这种环境长大的人才会受正规的传统教育会学那么多传统的东西。

    虽然不明白在中国现在的政府之下还会有李家兄妹这样的皇族存在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来到英国不过没有关系相信自己会有时间去慢慢了解的。想到这维斯特不由得笑了:“那么周末时我要备上一份大礼才行啊!”

    家族里虽然有不少物可是大部分是侵华时掠夺过来的如果拿去送人可不好!维斯特焦急的在房间里不停的踱步突然他的眼睛看到了书桌上那件郑和下西洋的玉雕:“对了就是它了!”

    这件玉雕是祖父托中国一位老玉匠雕的花了四年的时间。郑和当年下西洋为中国结下了许多盟友是友好的象征用它当礼物再合适不过了!

    难题解决了微笑又爬上了维斯特的脸上现在他甚至开始期待李家兄妹收到礼物时惊奇的表了不过随既他又否定了这种想法:“为皇室的后代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是高贵而镇定的!虽然他们心里很高兴可是一定不会表现出来的!”

    “上帝啊我竟然能结识到神秘中国的皇族我太感谢您了我要赞美您!”维斯特不由得开始庆幸自己那天有停下车来帮助李青萤否则他们兄妹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接受自己吧?

    想起那天晚上他们兄妹合奏的那曲《广陵散》有如仙乐一般:“或许还有更多好听的曲子只要与他们一直交好还怕听不到吗?”

    维斯特开始在书房里傻笑弄得仆人们不知道他出了什么事。只是有人轻轻的告诉别人:“主人今天收到李家兄妹的请贴好像是请他去参加一个茶馆的开张仪式。”

    “镇南那家中国人?”

    “不是他们还有谁会让主人开心成这样?你想想那天晚上李小姐做的点心我们没吃只是闻闻都觉得受不了了要是能吃上一口不知道会有多棒!”

    “我觉得那个李先生才真正出色:骄傲自负而且还弹得一手好琴。天啊!那天听了他弹的琴后我是三天不知味!”

    “啪!”“唉哟!”看来刚才说话的人被人教训了:“笨蛋那是中国的成语叫三月不知味!要学就学像点别像现在这样老是拿错的来炫耀!”

    “我又不像主人那样是中国通……”委屈的声音消失在管家的吼声中:“你们这群懒鬼!不想做了是不是?赶快给我干活去!!”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天元1》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