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不辞冰雪为卿热(3)

    <---凤舞文学网--->

    当我再也无力行走于这寥廓的大道,无力的蹲下子,双手抱膝,将头深深埋在膝盖间,哭了出声。--凤舞文学网--街道上很是闹,吵杂的声音早已将我的哭声淹没,在他们之中我就像一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

    冰凉的泪水划过脸颊,滴至指尖,有的划入口中,是咸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双手臂将我由地上托起。含着泪,我仰望站在我面前的夜鸢。他抬起袖子为我将脸颊上的泪水拭去,随即扣住我的左手一个回将我扯至他的背上,将早已无力站稳的我背起。

    我没有挣扎,沉沉的匍匐在他宽阔的背上,一滴凝聚已久的眼泪清然滴落在他的颈项,他一颤,步伐顿了顿。

    “我认识的辕慕雪可不是如此懦弱的女子。”轻缓的语调透出略微的沧桑与叹息,随即又迈开了沉重的步伐,用清淡的语气开始娓娓而述:“初次见你,你躲在夜翎的后看我,那时的我讶异你的眼睛,隐隐透着妖异之光。再见你,御花园中睿智聪慧的面对我母妃的讽刺,平静的接受突如其来与夜翎的婚约,那时我欣赏你的沉稳。--凤舞文学网--后见你,凤台高楼之上带着仇恨的目光望着夜翎与莫攸然离宫远征,那时我好奇你那复杂的恨意。这样一个复杂多变又坚强的女子为何在遭遇感时竟这样不堪一击?”

    将头靠在他肩上,整个子随着他的步伐而起伏,睫上含泪,我一声虚无的笑了出声,第一次,夜鸢对我说了这么多话。我沙哑的笑道:“夜鸢,突然发觉冷漠与不羁只是你的外表,真正的你原来是这样婆婆妈妈,废话连篇。”

    “你是第一个说我婆婆妈妈的女人。”他失笑,可笑声却在幽寂的小道上格外冷然。笑过后有那短暂的沉默,之后他问:“你不好奇为何我知道你是辕慕雪?”

    “我问了,你会告诉我吗?如果会的话,那我便问。”

    “你果然很特别。”

    心中的苦涩与伤痛在与他短短数言的闲聊中渐渐消散,我扯了扯笑容问:“巫师说你的福星是未央,可我并不是未央,你不怕吗?”

    “你相信此等迷信?”他剑眉轻扬,好笑的问。

    “不信。”

    “我也不信。”

    说完这句话后我们已经回到了鸢王府,府上的奴才见我被夜鸢这样背回来,脸上闪过明显的诧异。夜鸢仿佛没看到这些疑虑,仍旧当着众人的面将我背回了小院。

    柳丝碧,玉阶藓湿,莺语匆匆。

    院内的鸢尾开的依?##??宸缬幸徽竺灰徽蟮拇倒??闫?嵌?矗?峥吭谒?募缤肺乙鸦杌栌??q劬σ蛭?骼岬墓叵涤行┐掏矗?疑焓秩嗔巳嘌劬Γ?棺约呵逍岩恍??

    他在鸢尾花圃前将我放下,我说了声:“谢谢。”便离去,却被夜鸢叫住了。

    “你不是问我为何明知你是辕慕雪还要将你留在我边吗?”只见他弯腰折断一枝紫色的鸢尾,然后靠近我,将那枝蓝色的鸢尾别于我的发侧,低声道:“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

    怔怔的站在原地,直到他的影消失在小院的拐角处我才收回目光,抬手将发上的鸢尾花取下,黯然转,正对上一双幽深的目光。他披一件薄薄的单衣,双手负于后站在窗前,也不知站了多久,只觉他的披肩的发丝被风吹乱。

    ------------------------------

    我才发现原来我的读者好厉害,尤其是‘阿漫’,你的脑袋好厉害啊,竟能猜出那么雷的剧

    还有‘雪糕雪糕’‘慕容宸’这两个名字在倾世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过啦,感觉你们说的话很中肯哦,虽然带了点私人感进去,不过还是要感谢你们一直可以支持慕容的文章。可能还有许多支持慕容的读者,只是你们都不穿‘马甲’上来发表评论的,就一个ip在那认不出你们啊。。。

    嘿嘿,废话不多说了,说下那个文案:

    他,莫攸然。暮雨铁笛,念悠悠白雪之孤城,宛然空叹,殇染降红。

    他,楚寰。金戈破阵,铭血泪怆然之悲恨,白马长歌,骇世枭雄起。

    他,辕羲九。俯瞰江山,许碧海浩瀚之诺,弹指靥笑,讽尘寰世俗。

    他,壁天裔。千古帝裔,吟乾坤轮回之梦魇,睥睨四海,瞻金猊龙廷。

    其实我写文是灵感突然一闪,最初确定的剧就会有改动,这个文案早已经作废了,读者不要太介意。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红颜艳惊两朝:眸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