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几载悠悠魂梦杳(4)

    <---凤舞文学网--->

    圆月如冰轮初转,萋萋芳草晓霜寒。--凤舞文学网--

    出了王宫黄昏已过,胧胧明月将天际染的透黄,我与夜鸢依旧步行于紫陌大道,在转入天龙城最繁华的华龙街,街道两侧灯火通明,如群星落地,将大街照得恍如白昼,璀璨芒芒点点。街上人声鼎沸,许多孩子闹,还有许多公子对月吟诗,而那群手执团扇的小姐则目含秋波盈盈望去。

    这样闹的形与我和夜鸢之间的沉默显得格格不入,我的手不时会捂上小腹,总觉得吞下那颗嗜心丸后便觉得小腹一片燥,如穿长毒药。

    “你怎么不问大王对我说了什么?”终于,我打破了两人的沉静。

    “没兴趣。”这话说的清凉冷淡,我不有些好奇的问:“为何对自己的父王如此冷淡?”

    “很奇怪吗?他亦对我如此冷淡。”他的唇畔似笑非笑,紧抿着的唇弧度渐起,在百家灯火的照耀下很是绚烂夺目。--凤舞文学网--

    “即是父子,何故如此?”

    “父子?”似乎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他好笑的重复了一遍。“他从未当我是子,我亦不视他为父。”

    “为何?”

    “今夜的你似乎特别多话。”他不答我,只是用浅浅的话语将话题转移,月光透过重重夜色下,夜风拂的他衣衫飘拔伟俊的子沉淀了难言的清冷,突如其来的落寞显得这个影如此孤寂。

    见他不愿说,我也不想多问,不紧不慢的跟随他的步伐一步步的前行,两人再次陷入相对无言的地步。

    穿过繁华的街道,闹也渐渐远离我们,夜凉如水,明星璀璨。风渐深,隐约听得见他腰际悬挂着的白玉双佩相互铿锵,如泉水清鸣。

    “母妃份低微,即使艳冠后宫又如何。”

    夜鸢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我一怔,疑惑的看着他平静的侧脸,但见他又开口了:“那年我九岁,因夜翎久病不愈,众臣请立太子。呼声最高的是我,毕竟有规矩,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可是父皇却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将折子全数扫落在地,怒喝:母,子更。”(注:此‘’指贵

    我静静聆听着,却没有说话,眼眶却没来由的涌出一阵酸涩。

    “从那时起,我就在心中对自己说一定要保护母妃,再也不让人看不起她。”夜鸢突然冷笑一声:“没有人能体会一个九岁的孩子在听到父亲骂母亲与自己的感受,别人我可以忍,但说这话的人是我的父亲!只因他最的女人是涟漪大妃,故而想要将太子之位传给夜翎,所以不惜当众人的面指责我母子。他没有资格。”这样的话语本应该配合着愤愤不平的表,可是摆在夜鸢的脸上却是那样淡如水的平静。

    “我能体会。”我随意的冲他笑了笑:“我的出生给府里带来的不是欢笑而是恐慌,父亲他甚至想要当场摔死我,只因一句‘妲己转世,妖孽降临’。六岁,父亲拿着长长的鸡毛掸子一边抽打着母亲,一边骂她是人,而我则是小人。”

    看他原本冷漠的瞳子中已不再冰冷,有那一闪而过的诧异,我的笑意愈发灿烂。

    夜鸢的步伐一顿,看着我的眼眸半晌才一字一字地说:“不想笑就不要笑。你可以哭,没有人会看不起你。”

    闻言我的笑容敛去了些许,只道:“大王子,你又何尝不是一直在笑呢?”

    淡风浅月流泻,清寂香草味淡。

    天地间仿佛变得无比寂寥,那一瞬间的沉默,成就了两段哀伤,肆意流散。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红颜艳惊两朝:眸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