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几载悠悠魂梦杳(3)

    <---凤舞文学网--->

    在翎王府我们只是小坐片刻便离开了,毕竟夜鸢是奉王上的命接我进宫见驾的,才出鸢王府我便与夜鸢各走各的。--凤-舞-文-学-网--我总觉得夜鸢太过无,无到冷血,这样的他让我想到壁天裔,大皇子的病现在如何呢?是否能安然渡过这一场大劫?

    进入王宫,我的手便被夜鸢握在手心,我没有挣扎,因为知道他是在做戏,当着整个宫廷的面与我做戏。当我随着夜鸢来到北华之时,航公公拦下了夜鸢,说是大王只召见我一人。夜鸢的脸上没有多大起伏,松开了我的手,让我进去。

    在入之前我黯然回首望了眼背对着我仰望苍穹淡云漂浮的夜鸢,他一袭白衣华袍迎着微风卷起而轻扬,如墨的发丝垂在后如湖水的涟漪般,被风吹的一波接着一波。

    “鸢王妃?”航公公见我不走,忙唤了声,我忙回神随着他进入大。--凤舞文学网--

    大王与大妃在东暖阁里歇息,寂静无声的大内偶尔响起几声轻咳,这让我想到了夜翎的病。地上两只鎏金大鼎里焚了些沉香屑,白雾轻烟袅袅升起,笼罩满。明黄轻纱帐之后隐约有两个影子,我猜那便是大妃与大王。

    我踩着中铺着的厚毡上前跪拜,只听得一声柔腻的声音道:“未央,兜兜转转你竟又转回了北国,真是天意。”

    我垂首不语,待她下文。

    “想当初翎儿真是痴,为了你竟然不顾一切的回来,而你却又在大婚当跑了。你可知你一人让我北国两位王子脸面无存?”语调虽轻却是那样冷漠,似乎还带了一丝危险的气息。只见帐后的影子晃了晃,一双纤柔的手探出,揭帐而出。迈着盈盈莲步在我边打了个转,我毕恭毕敬的垂首盯着悉铺血红的厚毡。

    “如今已事过境迁,本宫便与你打开天窗说亮话。虽然你在南国呆了九年,可你是本宫暗人的份却变不了,你依旧是本宫的人。更不要忘了你的亲姐姐是死在壁天裔的箭下。”大妃一语惊醒了我,此时的未央在大妃的眼中依旧是未央,而非辕慕雪。那么在飞天客栈时壁天裔对莫攸然所说的一切都是千真万确了,碧若与未央真的是北国涟漪大妃的暗人。

    “未央一直铭记在心。”我不动声色顺他的话而说下去。

    “所以,现在你又有任务了。”涟漪大妃轻笑着,躬将一直跪地的我托起,暖暖的手心将我微显冰凉的手包裹住。

    “大妃请明示。”

    “未央你如今贵为鸢王妃,便可近水楼台先得月,以后夜鸢的一举一动每飞鸽传书进宫。”大妃只是看着我笑,开口说这话的的反倒是一直在纱帐后的大王。

    “大王子不会信任未央的。”果然,大王与大妃依旧没有放弃与夜鸢的争斗。

    “那你就想办法让他信你。”大妃握着我的手多用了几分气力,我微微吃痛,忙点头:“未央明白。”

    “既然明白,那最好。”大妃松开了我的手,由袖中取出一枚黑乎乎的药丸递至我面前:“服下它。”

    看着眼前的药丸我没有动手接,只是问:“这是?”

    “嗜心丸,若每月不能及时拿到解药便会疼痛致死。”大妃扯过我的手,将药放在我的手心,声音温柔却似利剑般能置人于死地。“这是作为暗人的规矩,为了让本宫与大王相信你,便服下它。”

    听着那明显迫的声音,我知道自己已经没的选择了,否则下一刻我将惨死大。咬一咬牙,我吞了下去。

    大妃满意的抚摸着我的发丝,冷意敛去:“那本宫就等你的消息了,退下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红颜艳惊两朝:眸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