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碧月笼寒夜未央(1)

    <---凤舞文学网--->

    今壁天裔设宴于紫薇,宴请诸位王侯,最重要的原因是为了在真正意义上重新恢复辕羲九的兵权与份。--凤-舞-文-学-网--我本不愿意去,但是壁天裔却坚持要我前去,还赏赐了许多珠宝首饰与绫罗绸缎。

    卓然得皇上的命令以皇后的装束为我妆扮,头戴金凤步摇璀璨生光,端为华胜,上为凤皇爵,以翡翠为毛羽,下有白珠,垂黄金镊。凤凰争鸣之衣袍,长长的在明镜如金的地面上,??之声隐隐传来。单层丝帛紧裹紧贴肌肤,在这暮寒之际为我全上下凭添几分暖意。在镜中远远观望着我的衣着,秀丽华贵却不显张扬,反倒有些含蓄柔和之感。

    描画眼线,淡扫娥眉,胭脂红唇。

    我未让卓然在脸上抹粉涂脂,因为讨厌那刺鼻的香味,总觉抹上粉显得异常庸俗。

    卓然梳妆罢,不免一声赞叹,“主子,这皇后的装束仿佛是为您量定做的,穿起来竟是如此美,足有魅惑众生之容,却也有雍容高贵之态。”

    未曾答话,我将一直停放在镜中的视线收回,遥望早已昏暗的天色,暗夜朦胧凄惨,今天夜里能见到辕羲九了吧。--凤舞文学网--

    听说……昭昀郡主也会去呢。

    影踱回廊,风惊初霁,宇寒浓。

    还未踏入紫薇便闻皓齿清歌袭耳间,满是笙箫之乐。

    我的到来无疑是引起了百官们的窃窃私语,眼中既有惊艳也有疑惑,更有鄙夷与不屑。也许我在他们的眼中只是一名份卑微的女子,还妄想一朝飞上枝头变成国母,正如我这个没份,没靠山的女子,怎配做皇后呢。

    在众人的注视下我穿插过妙舞妍歌俱独步的歌女们走向那个后宫女子可望而不可及的位置,皇上边的凤椅,虽然此刻的我还未封后,根本没有资格去那坐。但那是皇令,他在向众人宣告着那个位置是铁了心要给我的。

    还记得那天夜里,壁天裔只是简单的将小时候的事说给我听,短短几件事便已明了我与他之间曾经发生的一切。更确定了壁天裔之所以认定我为他的妻子只是因为我的格能够匹配上他,我并不让他讨厌,仅此而已。

    看着壁天裔那寂寥的轮廓与绝然的凤目,我才发现,壁天裔就是一个王者,他给人的感觉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渎,他有一个与同辉的高度,其他人只能远远的仰望。这也包括与他亲如兄弟朋友的三弟辕羲九。

    所以,这就是一个帝王的悲哀,他喜欢的女人只能是妃子,他的兄弟也只能当臣子。

    当我与壁天裔并肩就坐于凤椅之上时,我对上了莫攸涵那清冷的目光,那张白皙如雪的脸在灯火的照耀之下更显明媚艳。看着此刻的莫攸涵我想到了一句诗:明眸皓齿,丰肌秀骨,浑是揉花碎玉。

    中央的歌女们卖力的扭动肢体,以舞讨好诸位大臣的眼球。而诸位大臣们在那纤腰漫舞萦回雪的舞步下也沉醉其中,时不时向几名貌美的女子丢去一抹轻薄之笑。

    坐在高处便是这样,将脚底下的一切尽收眼底,我更能感觉到壁天裔的可怕。

    壁天裔却没有观赏那绝美的舞姿,而是抬手将一枚发簪插在我的鬓中,凝视我,“玉骨冰肌比似谁,淡妆浅笑总相宜。这话用在此刻的你上最为合适。”他说这句话时,声音柔和极了。不暗自猜测这个声音真是从这位冷酷的帝王口中说出来的吗?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剑眉微蹙,指尖抚摸着我的发髻,“是朕疏忽了,还未及笄便让你绾鬓。”

    “快了。正月十九。”我平静的回答,眼睑低垂凝视着自己交叠在腿上的双手。记得莫攸然说过,正月十九是我的生辰,如今已是腊月,大概还有一个多月吧。

    “是五月初七。”他很肯定的将我所说的话纠正。

    我头一仰,疑惑的望着他肯定的表,我便明了,正月十九是未央的生辰,五月初七才是慕雪的生辰。

    “及笄之后,大婚。”

    这六字说的轻巧,却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与霸道,这就是能控声杀大权的主宰者才有的气魄。

    我黯然一笑,目光微移,正看见一个影位居首座,目光凝视着中那漫舞的歌女,酒一杯一杯的猛灌下肚。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红颜艳惊两朝:眸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