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骤雨悠悠黯然伤(4)

    <---凤舞文学网--->

    天外风吹海立,骤玉袭满衣淌。--凤舞文学网--

    湖海水涨,雷声铿锵,我盯着风白羽那一飘逸的白衣,失神良久。

    踏着逐流的水波,我朝他走去,可走了几步却又顿住了步伐。不,应该不会是他,只是背影熟悉而已,我梦中出现的人一定是莫攸然。也许是昨夜被风白羽一阵轻佻的动作才害得我走哪都想到那一幕,所以将梦中人当他了,一定是这样。

    想到这,我不露出了坦然安心的笑容,却见一直撑着伞毫无留恋朝前走的风白羽突然转,倾洒在伞上而四处弹滴的雨水珠划出一圈完美的弧度。他的眸在雨水纷纷之下显得有些迷离不清……不对,是我的眼眶中已经浸满了雨水,看着他所以才迷离不清,他的眼神一直是犀利如撒旦,就算在暗夜中也是熠熠闪光的,但是今的他似乎不同。或许是因他着了一干净的白袍,所以隐藏了他上那抹邪气,取而代之的却是那出尘的风雅,那份孤傲的气质与莫攸然竟出奇的相似。--凤-舞-文-学-网--

    他不会就是莫攸然吧!

    这个想法闯入脑海中竟让我吓了一跳,同时也在嘲笑自己的多疑。

    莫攸然,不会在雪夜中那样侮辱一个女人。

    莫攸然,不会自相矛盾的将我掳来。

    莫攸然,更不会背叛与姐姐之间的

    “看来,你真是上我了。”风白羽站在原地回视着我的眸,玩味的说,有几个字眼被哗哗的大雨之声而吞噬。

    闻他此言才发觉,我一直站在雨中,目光含笑而深深凝望着他。这样的我,确实会被他误会吧。况且这个风白羽还是个极度自恋博的风流男子,他的思想与常人的思想就是不一样。同时,我更加坚定了刚才那个荒谬的理论,梦中人根本不是风白羽,更不可能会是他。

    “风楼主,你很有自信嘛。”我莞尔一笑,弯下子将滚落在地的纸伞捡了起,遮去头顶那哗哗大雨。再提起衣袂将脸上的残珠拭了去,碎发凌乱的散落在我的耳边。

    他唇边勾勒出一个浅浅的弧度,依旧站在原地凝望着我,飞溅的雨滴沾在他洁白的衣角,有几点泥沾在其上,就像一幅绝美的画滴上了墨汁,是败笔。

    “如果你来此是要同我说岚的事,那便放弃吧。你说过,你非善心之人,对于岚,你只是出于同。而白楼的可怜人却不止岚一人,你有多少同可以给予?”

    “未央从来不轻易同他人。唯独岚,他只是个孩子,世间最纯真的莫非是纯真无邪的孩子,唯有他们的心才是最干净最无杂念的。你我已经没有所谓的纯真了,所以,请不要再扼杀一个孩子的纯真。若一个孩子从小就丧失了所谓的纯真,那他的人生将会毫无色彩。”

    我们两人之间那短暂的对话,成就了现在这一片沉寂,我们相对无言。此时他的眸光是惨淡无光的,双唇紧抿,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那黯淡的瞳似乎藏着回忆与伤痛,我从来不知道,如风白羽这样一个残忍无的男子也会有伤痛。

    “你若喜欢岚,那我就将他给你好好调教。”他眼中那一闪即逝的光芒消失了,执着伞黯然转,不知何时,岸边已经有了一条小船,船上有名批着蓑衣的……应该是名女子。风白羽就是风白羽,走到哪都有女人跟着,就连他的船家都是名女子。

    我对着他那雪白的背影喊道,“风白羽,谢谢。”

    他的没有回应我任何,依旧如常的朝前走着。船上的姑娘恭敬的朝他行了个礼,再请他上船。在风雨间,那串串雨珠将我的视线一点一点的模糊,小船的离去,他那白衣飘飘的影也渐渐远去,我的心突然一阵疼痛。我用力捂上自己的口,一声闷哼由口中传出。

    为什么,我的心突然痛了起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红颜艳惊两朝:眸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