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命定帝后宛然叹(4)

    <---凤舞文学网--->

    萧索秋风,迢迢清夜。--凤-舞-文-学-网--

    淡云月影葱胧,涧水声声如莺鸣,清风遐迩。

    我立于寒潭之缘,睥睨眼下流水飞溅,寒气袅袅。冰寒彻骨的寒潭之水的直我的全,侵袭着我的衣襟,楚寰十二岁便开始尝试进入这寒潭,从最初的一个时辰到现在的五个时辰。当时,对于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孩子来说,该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不可思议。究竟是一种什么信念,让楚寰在这痛苦的七年中了过来?

    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冲动的念想――跳下去。曾经他一个孩子都能跳下去,或许我也能尝试跳下去,就不用承受这么多了……

    我的脚步朝前挪了一步,楚寰的声音如暗夜鬼魅在我后冷冷响起,“你做什么。”

    回首望去,视线追随着他朝我缓缓而来的步伐毫不掩饰的回答,“想跳下去。”

    他冷笑一声,却说,“跳吧。”

    我没想到,他回答我的竟是一句“跳吧”,我有片刻的怔愣。即使他再冷血,我毕竟与他共处七年,竟连一句“为什么”都不问,就要我跳下去?果真是个冷血无之人。

    他将手中的剑泥中,“死了,你就解脱了。”

    我惊鄂的瞅着他,他似乎什么都知道。我不住地喃喃问道,“我想知道……姐姐她是怎么死的。”

    其实对姐姐的死我一直都不明白,莫攸然也未对我详述,而我也没有问。或许是因为不想再提及他的哀伤,又或许是不愿意提及‘碧若’这两个字。

    淡淡的回了句,“一箭穿心。”说完这四个字后,他将缠绕腰间的暗灰细腰带解开。

    当我还在盘算着他要做些什么,却见他已然褪去外边的薄衣,露出的上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举动,他霍然侧首,皱着眉头瞅着我,“我以为,你该回避。”

    我不解的望着他,“回避什么?”

    他不再愿与我废话,低着头便扯开裤腰带,扬手一挥,暗灰的腰带在空中来回飘扬几圈才跌落在枯黄的草地上。--凤舞文学网--

    我立刻明白他要我回避什么了,听莫攸然说过,下寒潭一定要褪去全衣物,否则寒气入体而不得四散,会有生命之危。

    未敢多做停留,撒腿便跑,隐约在这漆黑宁寂的阔野之地听见后传出一声轻笑,是楚寰在笑?

    我想,那是我的幻觉。

    冷血之人,怎懂笑。

    腊月初十那,若然居迎来了今年第一场瑞雪,而我忧虑了七年的事终于发生了。

    霜迷衰草,暮雪清峭,漠漠初染远青山。

    惺忪的睁开眼向窗外望去,白茫茫的一片闯入眼帘,当下便兴冲冲的跑至因北风呼啸吹零的枫林,那儿已是茫茫霭雾寒气袭冬衣,皑皑皓雪铺满地。遥遥而望,楚寰在雪花飞舞的林间练着那精妙绝伦的“伤心雪剑”,气势如鸿,幻影凌波,漫吞皓雪。他的发梢有点点雪花遗落,万年冰霜的脸上挂着认真之态。每次,他只要拔出剑,便再也停不下来。

    我想,他是个剑痴,剑胜过自己。

    不愿打扰他的练剑,蹲下子抽出一直紧捂在袖中的手,开始做起来此处的本意――堆雪人。约摸过了一个时辰,我的双手早已被冰雪冻的通红,但是我脸上却绽放着笑容。含着澹笑凝望自己堆砌的莫攸然,潇洒俊逸,风度翩翩。虽然没有本人好看,却也似他六分。

    楚寰收起了剑势朝我信步而来。我兴奋的朝远处的他挥了挥手,冲他喊道,“楚寰,你来看看,像不像莫攸然。”

    来到我边,淡淡的扫了一眼雪人,露出嘲讽之色,“你该再堆砌一个碧若师母。”

    我的笑僵在脸上,一颗心因他的话而急速变冷。雪花拍打在我的脸上,时间仿佛在那一刻静止。

    他突然侧首面对着我,视线掠过我,遥遥朝我后指去。

    我顺着他所指之处而转凝望,在白雪覆枝头的枫林外,一辆马车停在了若然居内,我问,“谁来了?”

    “这次,是真的要带你离开了。”楚寰的声音很低沉,却清晰的萦绕在我耳边。

    那一刻,我飞冲了出去。

    我在莫攸然的屋外徘徊而踱了许久,仍是不见里边的人出来,我的心乱得六神无主。楚寰安逸的倚在木阶前的竹栏青木上,双手抱,似一副看好戏的模样。他们在里边谈什么,这天色都快临近夜幕,还不出来。

    终于,伴随着一声“人,我就带走了。”的细腻甜美之声,木门“咯吱”一声开了。莫攸然与一名白衣胜雪的女子迈门而出,他们见到伫立在门外的我,都止住了步伐。

    女子的水眸看了我一眼,便道,“这位,想必就是未央小姐。”

    我不答话,只是问,“你是谁?”

    她宛然一笑,“我叫靳雪,是九爷派我来接未央小姐进帝都。”

    我转望莫攸然,一字一字地问,“你答应了?”

    他点头,我便冷笑。

    靳雪的目光来回在我们上逡巡一番,“莫将军,靳雪是否该回避?”

    听靳雪唤他为“莫将军”我没就惊讶,数年前,我无意中在他屋内发现一间密室,里面仅藏了一副战甲与一柄金刀。那时我就已猜测到他的份。

    莫攸然向靳雪摇头,再睇向我:“未央,你随我来。”

    随着他的步伐,再次走进了枫林。双足踏在厚厚的积雪之上,留下排排清晰的脚印,冰凉的温度由脚心传遍全

    他在我白堆砌的雪人边停下了步伐,双手置于后,背对着我说,“未央,我记得很早就同你说的很清楚,十六岁,会送你进帝都城。”

    我无声的笑了笑,“今年,我才十四。”

    他又道,“做皇后,需懂得宫廷礼仪。此次便是领你进九王府,教你学规矩。”

    我立刻接道,“我不要学那些乏味的规矩,我只想……”

    “未央!”我的话未完,却被他厉声截断,“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再使子。”

    僵在原地,听他那厉声厉语。第一次,他对我如厮冷漠,声音丝毫没有起伏,比楚寰的冷漠还要鸷。今,我总算见识到真正的莫攸然。

    “到了九王府,一定要好好学习规矩。将来,要宠冠后宫。”他的声音依旧冷淡,只是敛去了微愠之色。

    宠冠后宫?这就是他的最终目的?我不信。

    “为何要宠冠后宫?”

    他始终没有回首看我,如果此刻我能见到他的表,或许能猜透他的心思。

    “好,未央一定会宠冠后宫,但是莫攸然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我顿了顿又道,“用若然笛,为我吹一曲《未央歌》。”

    他的手轻抚上腰间的铁笛,似在犹豫。

    若然笛,象征着他与姐姐之间的,他从来只为姐姐一人而吹。而今,我却要求他为我吹曲,会不会有些强人所难?

    他却抽出了铁笛,置于唇下,缓缓吹奏而起。悠扬曼妙之声充斥整片枫林,漫天雪夜,白霜耀月,溶溶怅惘。

    未央歌。

    头一回,他的笛声只为我奏。

    在我心中,他的地位早已超越了亲人,即使他的眼中不曾有我。我也从未想过要超越姐姐在他心中的地位,只想代替姐姐陪在他边,抚平他多年来的心伤。如今他已不再需要我的陪伴,那么,我也不会强留而下。

    一曲未央歌终罢,我毅然转上了马车,随靳雪离开了心然居。没有告别,没有哭泣,没有回头。

    随着马车的颠簸摇晃,我揭开窗帘锦布,探出脑袋向离我愈来愈远的若然居望去。

    崇峦雪,逐濑凄,沧江碧海空浩渺。

    莫攸然没有来送我,楚寰也没有。

    真是两个冷血的男人呢,好歹……咱们也相处了七年呀。

    马车倏地转弯,心然居消失在我的视线之内。地上的积雪之中,惟独留下了两行深深的马蹄印。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乱世红颜艳惊两朝:眸倾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