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卷 第 五 章 情深义重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轩辕奉天渐渐地冷静下来,他发觉自己竟连“伐罪刀”亦已背负在(身shēn),而这时先前的那种不安之感再度向他袭来,一股神秘的力量似乎在暗示、催促他,使他心生一丝莫名的焦虑。

    仰首遥望天际,良久,他才长出了一口气,按了按背负着的“伐罪刀”,毅然向东南方向阔步而去。

    轩辕奉天惊讶地发现当他向东南方向而行时,隐隐的不安之感顿时减轻了许多,心中复现一片坦((荡dàng)dàng)。

    一个时辰后,他己在十里开外,这时天边也渐渐出现了淡淡的曙光,天地间的万事万物自黑暗中挣脱而出,现出隐约朦胧的轮廓。想到昨夜的际遇,轩辕奉天暗觉好笑。

    倏地,一声金铁交鸣声传入了他的耳中,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刻,那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轩辕奉天蓦然止步,暗自思忖道:“难道又是错觉?”心中想着,他四下张望,倏然发现东南方向有两个人影正一前一后以极快的速度向自己这边疾掠而来,此时虽然天色未明,但轩辕奉天仍能分辨出两人皆是女子,在微微天光的映衬下,两个(身shēn)影皆显现出足以让人心生窒息感的曼妙无比的(身shēn)材,犹如两个御风而行的仙子。

    那两名女子的(身shēn)法都快捷绝伦,轩辕奉天初见她们时,彼此尚有里许距离,转瞬间却已在二十余丈开外。

    轩辕奉天正望着这一前一后向自己飞速((逼bī)bī)近的女子,忽地,他目光一跳,整个(身shēn)子倏然僵住了。

    只见那两个女子中,前面之人赫然是水筱笑!水筱笑的衣着服饰与轩辕奉天在官驿中“看见”的完全相同!

    震愕之余,轩辕奉天已识出紧随水筱笑(身shēn)后之人赫然是当年名满天下的武林十大美女高手之首——水姬!

    轩辕奉天已见识过水姬高深莫测的武功,乍见水姬,他不由心头微震,暗忖她们师徒二人星夜奔走,意(欲yù)何为?

    水筱笑的轻(身shēn)功夫已出神入化,但与水姬相比,却略逊一筹,两人以不可言喻的速度掠走,飘渺如仙,让人叹为观止!她们前后之间的距离也在不断缩小。

    轩辕奉天目光倏然一跳,他惊骇(欲yù)绝地发现水筱笑的(胸xiōng)前赫然有一片血迹,其部位与他先前幻觉中所见的水筱笑被刺中之处一般无二!

    一时间,轩辕奉天只觉真假莫辨!

    怔神间,水筱笑与水姬都已发现了他,水筱笑惊呼道:“轩辕公子,救我!”

    与此同时,水姬一声冷哼,本已快捷无匹的(身shēn)法竟再度提升至前所未有的境界,纤掌翻扬处,五道看似轻柔,实则无可抵挡的气动标(射shè)而出,向水筱笑背部袭去!

    正是水族绝技“水殇十三指”!

    水姬的修为已臻鬼神皆惊之境界,五道指劲由心而出,轻重缓急各不相同,其破空之声亦迥然不同,声音交错揉合,形成了异常惊心动魄的气势。

    水筱笑的武功自是无法与其师相提并论,何况她本已受伤,惊愕之下,惟有将自(身shēn)的修为提升至最高极限,向水姬全力迎去。

    水姬冷漠地道:“尚欠火候!”两股源出一门的气劲悍然相接后,水筱笑一声闷哼,立时被击得溃不成军,狂喷一口势血,犹如断线纸鸢般倒跌而出。

    水姬右掌如行云流水般翻扬之际,一道红绫自她袖间疾(射shè)而出,犹如一道鲜艳的彩虹,向水筱笑的(身shēn)躯破空而去!仅是一截柔软的红绫,竟让人心生无可破解的感觉,足见水姬的武功修为已臻界外高手之境!

    “锵”!

    一声石破天惊的长刀出鞘声响起,将黎明前的沉寂生生划破,让人闻之心神不由为之所摄。

    一道足以与(日rì)月争辉的光弧倏然划空而出,闪电般迫进数丈,其速之快,让人感觉到其位置的移动已突破了空间与时间的范畴。

    刀光闪过,径直截斩那道红绫,让人心惊的闷响声过后,刀未及(身shēn),那道红绫已被刀(身shēn)所散发出的强大无匹的气劲生生劈开;并使之爆碎成如乱蝶般飞扬的碎片。

    刀势更如乘风破浪般在水姬空前强大的气动中长驱直入,直取其要害部位,给水姬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纵是武学修为高至加水姬这般界外高手亦不由凛然一惊,面对突如其来的可怕压力与威胁,也不敢怠慢,她凭借自(身shēn)近乎通天彻地的内力修为境界,在电闪石火的瞬息间凭空向后斜斜飞出,仿若其(身shēn)躯已完全摆脱了“力”的约束!

    直至三丈开外,她才如一朵毫无分量的云彩般飘然而落,姿势优美绝伦。

    轩辕奉天手持“伐罪”,卓立于水姬与水筱笑之间,显然,刚才正是他一刀迫退了水姬!

    天地间一片肃静,仿若整个天地亦为这一刀所深深惊骇。

    这一刀所展露的威力显然远远逾越了他人所知的轩辕奉天的刀道修为!

    所以,无论是水筱笑还是水姬,都难以置信地望着轩辕奉天,难以相信在短短的时间内,轩辕奉天刀法的境界已有脱胎换骨的精进!

    ——即使是轩辕奉天自(身shēn),也难以相信自己的修为已高至如此境界!

    那一刀甫出时,是否能抵挡水姬的一击,轩辕奉天并无十足的把握。当“伐罪”划破虚空之时,他忽然感到体内真力奔涌如江海,极度的充盈使他几(欲yù)仰天长啸,更为微妙的是,纵然他体内的真力已强大至惊世骇俗之境,但此刻他却能对四肢百骸中真力的变化流窜洞悉入微,他的灵魂一片澄明,甚至感到只要一伸手,便可以如触摸实物一般触摸到自(身shēn)真力的起落。那种变化,便如潮水一般看似平凡而简单,其实却与天地苍穹的变化息息相关。

    轩辕奉天被这前所未有的感觉所惊呆了,他深深地沉浸于这种无可比拟的微妙之境,而他的刀则已从容劈出了惊世一击!

    因为事(情qíng)的变化太不可思议,轩辕奉天一刀迫退水姬之后,仍是沉浸其中,并未趁势而进,给对方毫不间歇的攻击。

    三十多年前,列于十大美女高手之首的水姬之修为已惊世骇俗,三十多年过去了,她的修为更是不知精进了几层,没想到今(日rì)竟被一个年仅二十余岁的年轻人一刀迫退,她心中之震愕可想而知。

    人世间绝无比水姬更美的女子!

    因为她有一双绝世美眸,她的眸子如烟如雾——如梦!

    而此时,那双绝世美眸中,却有了惊讶与疑惑。

    水筱笑心(情qíng)复杂地望着轩辕奉天那伟岸如山的背影,竟涌起一股幸福感。

    无论轩辕奉天是用什么理由为她挡出那一刀,对她而言,都己心满意足!她甚至为自己被师父追杀而暗自称幸。

    水姬神色变了变,随即沉声道:“本族王想不出你有救她的理由!”

    轩辕奉天闻言心中微微一动。

    的确,连他自己都觉得似乎没有救水筱笑的理由!在他出招的那一刻,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他的出手像是一种本能,又像是被冥冥中一种神秘力量所牵引,迫使他不得不扬刀出鞘!

    不知为何,水筱笑忽然感到有些紧张,一时间竟忘了她自己的伤势,只是静静等候着轩辕奉天的回答,屏息而凝气。

    轩辕一天淡然道:“我也想不出你要杀她的理由!”

    水姬缓声道:“她违抗本族王的命令,本族王要对她加以惩戒,你若为她而枉送了(性xìng)命,实在不值!”

    纵然轩辕奉天显露出超越了她想象之外的刀道修为,但水姬仍绝对自信能击败轩辕奉天。

    水筱笑忽然在轩辕奉天(身shēn)后大声道:“你有足够出手的理由,因为……因为我已怀上了你的骨(肉ròu)!我之所以不愿受师门重罚,亦是因为我不愿让我们的孩子在未出世时便夭折!”

    水筱笑的声音因为受了伤而显得有些虚弱,但轩辕奉天仍是听得清清楚楚。

    他的(身shēn)子微微一震,像是不明白水筱笑的话一般怔怔地重复了一旬:“我……们……

    的……孩……子?!”

    恍惚间,他的心中萌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他感到整个世界忽然完全改变了它原来的轨迹,变得混乱不堪。

    水姬以其极度敏锐的洞察力捕捉到了轩辕奉天这一变化,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已悄无声息地掠空而出,在瞬息之间闪电般迫近轩辕奉天!

    乍闻水筱笑之言,轩辕奉天惊愕(欲yù)绝,水姬借机出手,轩辕奉天惊觉之时,水姬己在咫尺之间。

    没有任何思忖的余地,轩辕奉天疾挥“伐罪刀”,刀势自下而上席卷而起,漫天刀影组成一堵密不透风的刀墙,刀影幢幢,威力惊人。

    此式名为“尘封万里”,长于防守,纵使水姬的攻势惊世骇俗,仍是被这一式“尘封万里”所封阻。

    但同时轩辕奉天亦承受了空前强大的冲击力,他顺势向后强行倒掠,(身shēn)法奇快,仿若有一股强大无形的力道正牵引着他的(身shēn)躯。

    水娘(身shēn)为水筱笑之师,绝不会甘于在弟子面前受挫,在看似招式用老、力道已竭时,竟能毫无顿滞地再度向轩辕奉天发出无可抵御的一击。

    如此境界,已完全超越了寻常高手所能企及的境界!在易招之际,本是最为薄弱之时,旧力已竭新力未出,此刻也正是最易露出破绽之时,水姬的武学修为却已突破了常规,一切宛如天成,不见丝毫斧凿痕迹。

    轩辕奉天自忖武学修为逊水姬一筹,决意采取守势,“伐罪”自出人意料的角度狂扫,刀光流灿,似已化虚为实,惊人的寒芒弥漫于(身shēn)侧二丈之内,犹如以刀势在四周筑成一道坚不可摧的刀墙。

    此乃一式“固步自封”,其气势比之“尘封万里”虽有不及,却更为精妙,严谨得无懈可击。

    水筱笑的轻(身shēn)功夫已是出神入化,但水姬的修为境界更在水筱笑之上,在轩辕奉天的凌厉刀势所搅起的漫天气劲中,水姬竟犹如柳絮飞花般随着气劲飘掠,以不可描述、优美绝伦的(身shēn)姿继续迫近轩辕奉天。

    如此惰形,近乎诡异。

    轩辕奉天只觉一股强大得足以摧垮人灵魂的劲道破空而出,立时对他的刀产生空前压力!

    轩辕奉天受此空前的强力,反而被激起一股强烈战意,一声如龙吟虎啸般的怒吼声中,轩辕奉天双脚全力下踏,力逾千钧,顿时将退势生生化去。

    同时,他的骨骼肌(肉ròu)发生了一连串难以分辨的变化,由此而产生了极为强大的力道,借此为道,“伐罪”以雷霆万钧之势全力横扫,一刀之下,仿若可将虚空斩成千万碎片。

    凌厉无匹的刀气使水姬顿生忌惮之心,一声沉哼,她的纤纤玉军已在间不容发间倏扬翻杨,径直拍向“伐罪”的刀背。

    轩辕奉天见对方竟不避锋芒,惊怒不己,亦毫不示弱,只是潜运内力,(欲yù)在最后那一刹那改变刀的攻向。

    双方在电闪石火问倏然接实。

    “伐罪”犹如蛰伏已久的怒龙蓦喜然惊醒,(欲yù)一飞冲天!而水姬看似犹如风中柔柳的纤掌在拍向刀(身shēn)的那一刹那,却产生了一股不可抗拒的牵引力,竟将轩辕奉天的刀劲悉数转卸地面。

    一声沉闷至极的响声之后,轩辕奉天连人带刀在虚空中划出一道惊心动魄的弧线,且退且守,倒掠至三丈开外。”

    那一声闷响让人闻之顿感极度的不适。

    落地之时,轩辕奉天全(身shēn)冷汗一下子冒出,他双手又痛又麻,方才几乎无法把握住“伐罪”!

    若非亲历,绝难想象水姬看似轻描淡写的手法中竟有如此惊世骇俗的威力。

    同时他也察觉此时天色尚未大亮,对方的武功以柔巧见长,绝不可让她有贴(身shēn)而战的机会,自己的刀法武功以刚猛见长,实不宜与对手在细微处一较高下!

    水筱笑却在他(身shēn)后低声道:“这是我师父‘水殇十三指’中威力最为惊人的‘消融式’,能在无声无息中随心所(欲yù)地使对方的力道转移消融,犹如水之漩涡!”

    言下之意,不言自明:水姬使出“水殇十三指”

    中最霸道的一式来对付轩辕奉天,却并未挫败对方,照此看来,水姬已难以击败轩辕奉天了,水筱笑透露出这一点,自是为了增加轩辕奉天的信心。

    轩辕奉天听得此言,果然信心倍增。

    同时心中亦暗自疑惑,不明白自己何以如此轻易地瓦解了水姬以“水殇十三指”最高修为发出的悍然一击。

    水姬的神(情qíng)在夜色中无法看得清晰明了,但由其声音却可听出她的愤怒,只听得她岸森地道:“((贱jiàn)jiàn)人,竟敢当面背叛本族长,讨好臭男人!枉费了我在你(身shēn)上花了那么多心血,我所一心塑造的若不能为我所用,一定要将之亲自毁去!”

    说到后面,已是声冷齿寒。让人不忍多听。

    水筱笑道:“这是你((逼bī)bī)我的!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思,为何还要让我以计谋对付我绝不愿对付的人?这么多年来,我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你的意愿,当然你也给了我好处,但那只是你的一种施舍。如今,我要为我自己做一件事!”

    水姬一声冷笑:“你绝无法实现心愿的,你以为他会接纳你吗?天下的男人都一样!即使他真的对你有意,但若让他在所谓的正义与你之间选择,他仍会毫不犹豫地舍弃你!你不要忘了,你是水族的人,是他们眼中的邪道中人,这种(身shēn)分是永远也不能更改的!你应知水族一向严刑竣法,凡事一决于法,你已为这小子违背了族规,罪已至死,但为师宽宏大量,只要你真心悔改,为师可以只废你的武功而免你一死!”

    水筱笑缓缓摇头,沉声道:“我的心意已决,绝不更改!纵使最终我真的会输得一无所有,也绝不后悔!”其声斩钉截铁,纵使是轩辕奉天,也不由为之动容。

    水筱笑忽然提高了声音,大声道:“轩辕公子,你应该明白,我是为你而走到这一步的,只要你点一点头,从此我就是你的女人!你愿不愿接纳我?你说!”

    轩辕奉天万万没有料到水筱笑会如此直截了当的相问,他当然能将水筱笑如何会与水姬反目的前因后果猜出个大概,但他却从未思忖过他会因为这一件事而面临迫在眉睫的选择—

    —如果水筱笑不是水族中人,那么,以她的容貌、智谋,以他与她之间所发生的事,轩辕奉天会毫不犹豫地应诺下来。毕竟水筱笑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女人,而她为他所做出的事,足以让任何人为之所动。

    可她偏偏是水族中人!

    轩辕奉天沉默着。

    沉默有时就是一种回避,轩辕奉天自知不该沉默,但却又的确无话可说,于是他自己也感到这种沉默漫长得让人难以忍受。

    水筱笑倏然笑了。

    她似乎笑得很轻松,很轻描淡写——在她的笑声中,轩辕奉天不知为何忽然感到有些不自在。

    只听得水筱笑喃喃自语道:“我早该知道结果会是这样的,事实上我也深知了这一点。”

    顿了顿,她又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平静语气道:“轩辕公子,你的选择让我已可以不再珍视我自己的生命——事实上我师父也绝不会让我活得大久,但我仍希望你能帮我,让我在孩子出生之后再死去,因为……因为我很想看一看孩子……”

    在此之前,没有人会相信这番话会自一个女魔头水筱笑口中说出,但当她说出这一番话时,却显得那么自然与真切。

    轩辕奉天长长地吐了一口气,终于开口道:“你——走吧!”

    他的刀缓缓扬起,横亘于他与水姬之间。

    水姬的脸色不知为何竟变了变——莫非,她是为轩辕奉天的这个决定而惊讶?

    水筱笑以极为复杂的目光望着轩辕奉天的背影,半晌过后,猛一咬牙,转过(身shēn)去。

    就在她转(身shēn)准备离去之时,衣袂掠空之声倏然响起,人影闪动,很快,西北、东北两个方向有数条人影飞速掠至,正好拦截于水筱笑之前。

    此时虽然光线不明,但仍可看出来者是四位绝色女子,居中最为高挑者赫然是水依衣!

    原来这四人皆是水族弟子,车水姬之命围截水筱笑,没想到水姬比她们的行动更为迅捷,反而抢先一步截住了水筱笑。

    四名水族弟子中除水依衣之外,还有水姬的另一位入室弟子水飞扬,其余两人则是水族的普通弟子。

    四人乍见轩辕奉天竟也在场时,不由吃了一惊。

    水依衣虽是奉师父水姬之命追截水筱笑,此时见到木筱笑,仍是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

    “笑姐……”

    水姬冷哼一声,立时将水依衣后面的话封住了。

    水姬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qíng):“依衣、飞扬,你们替为师留意这叛师逆族的小((贱jiàn)jiàn)人,待为师先杀了这个小子!”

    水飞扬对水筱笑受水姬宠信一向心怀妒恨,听得此言,心花怒放,“呛啷”一声拔剑在手,轻笑道:“师姐,怪就怪你不该为了一个男人而辜负师父!”

    水依衣与水筱笑颇有交(情qíng),见水飞扬极可能借此机会对水筱笑施下狠手,而此时水筱笑又己受了重伤,恐怕难以自保,心中暗暗着急,却又无计可施。

    水飞扬虽对水筱笑心怀忌恨,恨不得立时致她于死地,但同时亦知水筱笑的武功在众师姐妹中出类拔萃,若此刻自己下与水依衣联手,只怕仍难以诛杀水筱笑,而水筱笑与水依衣关系融洽,人尽皆知,若要让水依衣对水筱笑痛下杀手只怕不易,当下水飞扬决定对水筱笑围而不攻,一旦师父击败了轩辕奉天,那么水筱笑就插翅难飞了。

    在水飞扬看来,师父水姬击败轩辕奉天,自是(情qíng)理中事。

    这时,天色越来越亮了。

    水姬那双美丽绝伦的眸子里有光芒闪动,她正视着轩辕奉天,道:“看来你的确是皇门中人,所以你必败无疑!”

    轩辕奉天轩眉一挑,显然可见此刻他心中的震动不小,只听他沉声道:“何以见得?”

    此言一出,无异于默认了水姬的猜测。

    ——难道,轩辕奉天真的是与“儒、玄、墨”三大隐世武门并称的皇门中人?

    水姬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意,她缓声道:“因为我对皇门的武学了解极多,你所用的刀法名为‘决胜刀法’,是也不是?”——

    原水扫描,司马浮云OCR、校对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