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卷 第 一 章 如意袖箭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众人心中石头落地,立即争先恐后地向门外冲去,店中的伙计走在最后,那女子搀扶着楚清,亦随众人走到前院。

    迫在眉睫的危险消除后,众人方意识到出了客栈。仍是危机重重,生死未卜,四周院墙上杀气腾腾的风宫属众,让众人心头“突突”乱跳。

    正门外有数人持刀而立,熊熊烈焰在他们的兵器上映衬出红色的光芒,闪烁不定,更显杀机,前院的人不敢越雷池一步。

    那(阴yīn)鸷的声音复响彻夜空:“段眉,老夫倒要看看你能熬到几时!”

    说话的是院墙上居中而立的一高瘦老者,发髻高耸,手执一杆长枪傲然而立,枪尖直指苍天!

    话音甫落,一声怪啸,客栈靠北向的一间屋顶倏然有两个人影冲天而起,碎石断木横飞。

    段眉、阿雪没有料到风宫会这么快掌握自己的行踪,眼见四下已被完全封锁,当下别无选择,惟有现(身shēn)一战。

    段眉、阿雪两人如夜鸟般掠空斜(射shè),落于前院,院中人多不是武林中人,齐齐惊叹不已。

    那高髻老者仰天长笑,笑罢方道:“段眉,你屡屡侥幸逃脱,今天恐怕再也没有这么幸运了。”

    段眉沉声道:“霸天刀诀已被你们劫走,莫非还想杀人灭口?”

    高髻老者冷笑道:“你想以这种手段让风宫成为众矢之的么?休说霸天刀诀并不是在风宫宫主手中,即使在,又有谁敢与风宫争锋?何况在这荒僻小镇,未必会有武林中人……”

    数声惨叫突然响起,打断了高髻老者的话,三名风宫弟子竟不分先后地从高墙上栽落。

    与此同时,已有人怒喝道:“什么人?胆敢攻击风宫属众!”

    中年男子及客栈伙计皆已明白,定是他们的弟兄见客栈遭袭,前来救援,也许仓促间他们已将风宫弟子误认为九煞门的人,所以就毫不犹豫地出手了,风宫弟子万万没有料到在这样偏僻的小镇中,竟然隐有众多武林中人,猝不及防之下,立时被攻了个措手不及。

    如此变故,连段眉与阿雪也暗自惊愕,心想莫非又有高手暗中相助,可让她们绝处逢生?

    思忖间,只闻一人颇为震愕地叫道:“如意袖箭……难道是当年死亡大道中的杀手?”

    十几年前“死亡大道”上有一批极其出色的杀手,他们的杀人手段层出不穷,其中就包括如“如意袖箭”发动的突然袭击。这种袖箭与寻常袖箭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它是以机括之力(射shè)出,无论速度、准度,都绝非其它袖箭可比,当年“如意袖箭”为他们出力不少,亦因此而名扬江湖。

    那高髻老者沉声道:“难道死亡大道上的杀手死灰复燃?”旋即怪笑一声,道:“纵是如此,也难与举世无双的风宫相抗衡!”

    略略提高了声音:“胆敢与风宫抗衡者,格杀勿论!”

    话音甫落,已有半数以上的风宫属众跃下高墙,悍然狙击外围的攻击,金铁交鸣之声密如骤雨。

    攻击他们的人的确与死亡大道有莫大关系,因为他们本是旦乐的属下,旦乐被牧野静风击杀后,他们便奉蒙敏为主,蒙敏本为旦乐麾下两大杀手之一,凭其聪慧绝伦的才智,甚得众人拥戴,但蒙敏一心要与牧野静风一同退隐江湖,对门下的事不再过问,门中事务便由闻佚人与屈小雨打理。这间客栈中的掌柜就是闻佚人,而与闻佚人一同((操cāo)cāo)持“风笛客栈”的,则是屈小雨。

    五年前,闻佚人、屈小雨诸人曾救出牧野栖,并让“圣刀”卜贡子带走了牧野栖,之后,他们便隐世而居,门中兄弟虽未解散,但平时分处各地,已极少在江湖中走动。十天前,九煞门有四名弟子投宿风笛客栈,酒后滋事,(欲yù)对一女客行不轨之事,屈小雨心杯不平,就设法将这四人引至镇外荒野中,再由门人弟子围杀四人,九煞门的人万万没有想到客栈中的伙计竟全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出手狠辣。面对突然袭击,他们立时处于下风,屈小雨的人皆是杀手出(身shēn),对敌时绝不留(情qíng),在稳((操cāo)cāo)胜券时,就起了对这四人斩尽杀绝之心。没想到四人中竟有一个诈死,当他得以逃脱时,立即将此事告之九煞门门主鄂狼,九煞门门主在武林各帮派掌门人当中可谓武功平平,但他江湖经验丰富,很快就察觉到杀他属下的乃昔(日rì)死亡大道上的人!对于死亡大道的手段,九煞门门主不可能不知晓,以九煞门这种江湖小帮派,根本无法与势盛时的死亡大道之势力相抗衡,如今他们的势力虽是大大削减,但杀手组织的行踪神秘是武林中人最为忌惮的。鄂狼亦明白这一点,为稳妥起见,他竟使出了杀手锏,请他的胞姐鄂赏花出手!

    当风笛客栈收到一竹篮鲜花时,闻佚人与屈小雨皆吃惊不小,他们立即想到当年极富传奇色彩的武林第四美女高手鄂赏花。

    “花开花复落,葬花不葬人!”

    屈小雨当然明白收到鄂赏花的“弃世花”意味着什么。

    “花凋人弃世,花枯血满天!”

    当那竹篮中的鲜花凋落时,也就是鄂赏花授敌之命的时候!

    当年鄂赏花曾送出四次“弃世花”,次次不落空。

    屈小雨与闻佚人面对鄂赏花的“弃世花”,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抽(身shēn)而退。

    他们知道以自己的力量,无法改变“花凋人弃世”这一可怕的事实。

    只是他们不曾料到风宫竟抢在九煞门及鄂赏花之前出现了。

    以风宫在江湖中的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今(日rì)受到他人攻击,绝不会善罢甘休。屈小雨与闻佚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同时微微点头,两人共处多年,早已有了惊人的默契,虽未开口,但两人都已明白对方的心思:既然外面的弟兄已与风宫交手,就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惟有一搏!

    孰料未等他们有所举措,高髻老者已先他们而去,他本以为可以稳稳把握场上局面,固攻击目标只限于阿雪。段眉两人,突然被袭后,他立即改变主意,向(身shēn)侧的人打了个手势。

    立时有无数快箭向场中众人疾(射shè)而出。

    高髻老人为保万无一失,竟再不顾忌他人的(性xìng)命!

    不容屈小雨有丝毫犹豫,她立即抢步于楚清之前,挥掌迎向扑面而至的快箭!

    伸手之间,已有两支利箭被她凌空扣住——但如此一来,她再也无法假装不谙武学,这也正是高髻老者要达到的目的。他要识别出人群中每一个可能对他们有反抗之力的人!

    与此同时,屈小雨(身shēn)侧已有几个人同时中箭而倒。

    无论是死是伤,利箭上所贯入的强霸力道足以让不谙武学的人中箭立倒。

    而屈小雨从容接下两支利箭,使得风宫属众对她倍加留意,心中立起必杀之心!

    但闻佚人却抢在他们出手之前出手了,杀手的头脑永远比常人更为冷静与敏锐,同样,杀手(身shēn)上的武器永远比常人所能想象的更多!

    闻佚人双手疾扬,无数银色的飞针破空而出,犹如漫天飞花,(射shè)向四面八方的风宫属众,在火光的映衬下,银针竟如密布虚空的无数极为细小的红色火苗,尉为壮观。

    银针的攻击面虽然大,但针体细小,攻击力并不强,纵是风宫普通弟子,也能将之悉数以兵器挡下。

    但闻佚人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取敌(性xìng)命,而是要迫使对方暂时无法向屈小雨发动第二轮攻击!

    银针甫出,闻佚人一翻腕,手中已多了两枚圆球形之物,大小如鹅卵,表面光滑无比。

    司佚人双掌内力一吐,两枚圆卵已向东西两侧的院墙疾撞而去。

    “蓬”地一声,黑球一撞即爆,两团浓烟冲天而起,并迅速扩散、立于高墙上的风宫属众的视线转瞬被遮挡。

    机不可失,闻佚人与屈小雨几乎不分先后地掠(身shēn)而起——不同的是屈小雨尚挟着楚清同行。

    两人所取的方向皆是已被烈焰吞没大半的客栈,此举看似突兀,其实是突围的最佳选择。

    果不其然,风宫大部分属众的视线被烟雾遮挡,惟有五六人察觉到屈小雨、闻佚人的意图,他们立即跃下高墙,从几个方向包抄过来,但终是迟了一步,眼见两人携着一老妇人闪入客栈内,(身shēn)形消失于烈焰与浓烟之中。

    高髻老者已无暇抽(身shēn)前去拦截屈小雨,在闻佚人制造出片刻混乱之时,段眉与阿雪不失时机地同时出手,她们对客栈内的布局不太熟悉,自然只能从正门突围。

    阿雪牵着段眉的手,向正门冲去,其速甚快,转眼已至正门,早已在门前守候的风宫弟子一言不发,几件兵器同时向她们狂袭而来。

    阿雪不进反退,与段眉背向而立,她知道段眉的霸天刀式虽未能大成,但其威力却足以惊世骇俗,自己若是与她齐头并进,非但无法助她,反而会使她不能全力发挥霸天刀式的无上威力。

    段眉与阿雪心领意会,在阿雪松开她的手时,就猜知出对方的心思,右掌疾扬,以掌为刀,挟凌然万物之势,破空劈出!

    霸天刀式的可怕之处在于它已囊括世间刀法的精华,一式刀招,已暗含攻守,且能因敌之变而生万变,虽仅有一招,却已包罗万象。

    只要对方的兵器因为段眉的攻击而有所应变,段眉的掌刀就可应势而变,破刃而入,犹如风吹草动一般,自然而又不可避免!

    阿雪相信凭这几个在正门拦截她们的人之修为,还无人能与霸天刀式相抗衡!

    惨呼倏起,鲜血标(射shè)。

    挡于正门的几名风宫弟子如朽木般倒下了。

    阿雪却蓦然一惊!

    因为他们倒下之时,段眉的攻势尚未及(身shēn)。

    如朽木般的躯体轰然倒下后,一个白色(身shēn)影出现在阿雪面前。

    是牧野栖!

    阿雪一惊。

    段眉的霸天刀式并未因为(身shēn)前敌人悉数倒毙而停止,也许是牧野栖出手太快,段眉虽然闻到了异乎寻常的血腥之气,但一时间却未能洞悉近在咫尺的突变,霸天刀式仍是倾洒而出。

    牧野栖手中有剑,但他绝不会以剑破解段眉的攻势。

    牧野栖的(身shēn)子倏然倒翻,与此同时,右腿一勾,一具眼看就要倒下的尸体立时被勾起,挡在他与段眉之间。

    “扑!”

    段眉的右掌疾速划过那具尸体的咽喉,喉管立断。

    而阿雪的惊呼声这才响起:“娘,住手!是任少侠!”

    她说话之际,段眉左掌已倏然吐出,重重拍在那具尸体上,右手却已自尸体手上夺下一柄单刀。

    尸体被击得暴飞而出,段眉这才感觉到方才自己施以悍然一击的似乎已不是活人,阿雪的惊呼让她很快明白过来。

    她心中不喜反惊,暗忖道:“这小子竟能抢在我前面将对手悉数杀尽,其修为定远在我之上!”

    这时,风宫属众已将院子里的人砍瓜切菜般悉数斩杀于当场,转而齐齐向阿雪这边冲来。

    高髻老者本以为正门的属下即使挡不住阿雪与段眉,至少也可以拖延一段时间,没想到他们在顷刻间就已尽数命丧黄泉,不由又惊又恐,沉哼一声,暴进一步,长枪如怒蛟狂吐,枪尖化为一道强芒,破空而至,直取阿雪面门!

    翻(身shēn)倒掠的牧野栖足尖在正门边框一勾、人已借力卷(身shēn)而回,如一柄白色之剑,凌空(射shè)出。

    那道枪芒在离阿雪(身shēn)前两尺远的地方蓦然爆开,化作万点寒星,以穿云破(日rì)之势,将阿雪的(身shēn)形笼罩其中!

    牧野栖的剑却已及时挡在阿雪(身shēn)前!

    剑(身shēn)与长枪甫一接触,牧野栖手势立变。

    顷刻之间,他握剑的右手已变幻十数次,或(阴yīn)或阳,或压或提,神鬼莫测,剑(身shēn)末动,高髻老者却已感觉到一股极其强大的绞力自对方的剑(身shēn)传来,长枪受其牵制,立显滞缓,而牧野栖的剑,却已不可思议地贴着他的枪(身shēn)滑进两尺!

    高髻老者心头暗惊,内力疾然提至九成,力贯于臂,由臂遣枪而发,奋力上挑,长枪乍与对方之剑错开,立时在空中划出一道惊人弧线,一收倏吐,自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直奔牧野栖前(胸xiōng)。

    牧野栖微微一笑,长剑如行云流水般划空而出,剑式看似并无凌厉之势,却是绵绵不绝,浑然天成、让人心中不由生起一种奇异的感觉,感到在他的这一动作完成之前,似乎根本无法对他做出反击。

    而他的动作完成之时,极可能就是被他长剑贯(胸xiōng)之际!

    长枪本是众多兵器中最具攻击力的一种,在牧野栖从容洒脱的“太无剑法”之下,长枪的攻击优势已((荡dàng)dàng)然无存,与此相反,三尺青锋的气势所笼罩的范围反而更广,隐然有凌驾于长枪之上的感觉。

    在牧野栖有如水银泻地般的剑法下,高髻老者忽然觉得自己一向引以为豪的枪法的漏洞之多竟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枪以远攻见长,而牧野栖的剑却如风似雨,无孔不入,以不可抗拒之势绵绵((逼bī)bī)近,长枪所搅起的漫天气劲竟被他轻易破入。

    为了避免与牧野栖贴(身shēn)而战,高髻老者在数度悍然相接之下,竟连退三步。

    牧野栖一声长笑,对阿雪,段眉道:“你们自顾离去,依此人的武功来看,他大概是风宫的一位(殿diàn)主,风宫(殿diàn)主其实不值一哂,有机会我倒(欲yù)会一会风宫四老!”

    说话间,他又从容破解高髻老者的一枪攻势。

    牧野栖所猜测的不假,这高髻老者正是寒掠麾下的(殿diàn)主宫咫尺。寒掠被杀,虽说是牧野静风布下的局,但也可谓是因段眉而起,故寒掠麾下三大(殿diàn)主对追杀段眉、阿雪之事,皆是不遗余力。

    今(日rì)午后,宫咫尺便接到都陵的飞鸽传书,说段眉与阿雪正赶赴她们的故居。宫咫尺深知都陵这位宫主面前的红人颇不简单,他所提供的线索一定可靠,当下立即行动。风宫势布天下,实力无所不及。在风宫第一次与段眉交手前,便对段眉、阿雪所隐居的地方已了若指掌,这一次,宫咫尺立即发动自邑城到段眉、阿雪故居南城的所有眼线,一路密切监视她们的行踪,同时自己亲率人马追踪而至,终于在段眉与阿雪投店后,追上了她们,并立即形成合围之势。

    对于牧野栖的出现,宫咫尺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沿途的眼线早已告诉他,说是有一年轻人亦在暗中追踪段眉母女两人。牧野栖虽与风宫已交手两次,但第一次他只留下一个风宫弟子的(性xìng)命,第二次更是斩尽杀绝,所以风宫中人并不知他们所见到的白衣年轻人,就是让他们屡屡折损人马的牧野栖!

    宫咫尺相信无论牧野栖的(身shēn)分如何,但今(日rì)他们以绝对优势的力量包围段眉母女两人,必能马到成功。

    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在这不起眼的镇子里,还潜伏着一股江湖势力,更可怕的是牧野栖的武功之高、远在他估计之上。

    此时,院外的风宫属众被屈小雨的人所牵制,而牧野栖一人守于正门前,风宫属众一时根本无法突破,段眉母女两人完全可以借此机会脱(身shēn)。

    阿雪对段眉低声道:“娘,我们快走,以任少侠的武功,绝对能自行走脱!”

    她要去牵母亲的手,不料段眉却闪开了,她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既然能够从容脱(身shēn)、那么就不必脱(身shēn)了”

    “为什么?”饶是阿雪聪颖过人,仍是吃了一惊,不解其章、“因为此刻急(欲yù)脱(身shēn)的应该是风宫属众,而不是我们!”

    她话音刚落,已有两声惨叫响起,又有两名风宫弟子倒在牧野栖剑下。

    段眉的脸上有了诡异的笑容,她轻声道:“任少侠的武功是否在与他正面作战的人之上?”

    “是,”阿雪道。

    “他应付得很是从容,对吗?”

    “那又如何?”阿雪道。

    “这说明他若全力出击,那他的正面之故应该已经败了。正面的对手应该是他最为强大的对手,若是解决了他们,对任少侠而言,自是压力大减,但他却没有这么做,其原因只有一个!”她虽目不能视物,但对场上形势却是有如亲眼目睹。

    “那……又是为何?”阿雪忍不住问道,她们母女两人本是这次厮杀的起因,此时反倒落得清闲,置(身shēn)事外。

    段眉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任少侠是为了不让风宫中人一哄而散,只要他正面之敌一时不败,风宫诸人必定会设法上前相助,而不会顾自逃离。如此一来,任少侠便可以借机将他们逐个除去!”——

    感谢扫描的书友,夜鹰OCR、校对

    ********************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