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卷 第 一 章 自残同门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血火老怪此言一出,接天楼主席千雨的神色顿时变幻不定,终于脸色一寒,声音显得干涩而扭曲地喝道:“刑堂堂主何在?”

    一个脸色微黑的汉子上前一步,缓缓地道:“在!”

    此人的神(情qíng)言语,说明他对楼主的行为亦甚为不满!

    席千雨目光并没有投在他的(身shēn)上,而是望着遥远的地方,显得有些虚弱地道:“易黄冒犯楼上,按刑堂之律,应如何处置?”

    刑堂堂主机械地道:“按第五条刑律,应断其一指或鞭打三百次!”

    席千雨长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道:“你(身shēn)为刑堂堂主,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刑堂堂主(身shēn)子一震,未等他开口,已听得易黄暴吼道:“席千雨,你竟如此对我?!”

    而席千雨却不再理他!

    易黄大步向前,傲然立于刑堂堂主面前,沉哼道:“岳晃,你待如何?”

    他的目光咄咄((逼bī)bī)人,其中隐有无限杀机,一触即发!

    刑堂堂主岳晃像是自语般地道:“我岳晃在刑堂执事十数年,向来执法不阿,并不曾惧怕过谁,按接天楼刑律,易老你的确有罪!你不该以下犯上!”

    易黄怪笑一声,脸上有了轻视的神色!

    却听得岳晃继续道:“(身shēn)为刑堂堂主,我该对易老行刑,可(身shēn)为接天楼一名弟子,我却与易老一样,对楼主之言行不满!”

    “所以,今(日rì)岳晃唯有自断一臂,才既不愧对接天楼,也不愧对我自己!”

    话音刚落,他突然拔出自己腰间的刀,闪电般向自己的左手剁去!

    鲜血迸(射shè)!血雾弥漫。

    临安白家三小姐白茹忍不住“啊”地一声惊呼,花容失色!

    其他人亦是目瞪口呆!

    岳晃的脸色变得煞白如纸,但他仍坚持住了,以略颤的声音道:“我岳某已……残,不……不配再……再做刑……刑堂堂主,请……楼……楼主另……另谋高…

    …高人吧……“

    语毕,他再也支撑不住,仲头向后倒去!

    席千雨没想到岳晃竟会以这种方式抗拒自己的命令,百般滋味顿时齐涌心头,他在心中叹道:“岳晃啊岳晃,你又何苦如此?”脸上却依旧保持着那份冷静。

    倏闻破空之声响起,一把明晃晃的刀直奔因失血与剧痛而晕倒在地上的岳晃前(胸xiōng)!

    几个正待救治岳晃之人堪堪反应过来,“卟”地一声,刀已没及了岳晃的(身shēn)体!

    牧野静风大愕!

    他决计没有想到仅仅因为自己一念之误,会带来这一连串的血腥!倘若自己不同意血火老怪召集这些人,那么就绝对不会有这么多人因此而死亡!

    虽然他也知道这些人本是黑道中人,但黑道中人也是有血有(肉ròu)的生命,尤其是今(日rì)的惊魂堂与岳晃,都是敢作敢为的硬汉,如此死去,实在不值!

    他不由向蒙敏看了一眼,发现蒙敏此时亦向他望来,两人目光相触,蒙敏向他缓缓地摇了摇头。

    牧野静风立即明白了蒙敏的意思,他决定依蒙敏所“说”的话去做——他与蒙敏之间,已可以超越语言而直接交流。

    那么,又是谁取了岳晃的(性xìng)命?

    是接天楼刑堂副堂主金异!

    金异突出杀着,昏厥过去的岳晃自然无法反抗,竟就此遭其毒手!

    金异一击得手,立即越众而出,斜视着岳晃的尸体,道:“岳晃(身shēn)为刑堂堂主,居然以这种方式抗拒楼主命令,妄图以此陷楼主于不仁不义之地,罪已致死!我(身shēn)为刑堂副堂主,自应承楼主之命,对接天楼内有过之人实行惩戒!”

    话音刚落,立即有人高声喝骂道:“金异小儿!你分明是想夺堂主之位,却将话说得如此冠冕堂皇,真是卑鄙小人!”

    又有人道:“金堂主禀公执法,何错之有?”

    “阿谀奉承之辈,该杀!”

    立时,在接天楼众弟子当中形成了壁垒分明的两大阵营,一场混战竟如此开始!

    临安白家老爷子白宫羽的脸色此时已变得铁青!

    他心中明白席千雨的苦衷。因为这也正是他自己的苦衷!

    他在心中默默地自问:“若是我也对这红衣怪人顺从,那我们白家众人能接受吗?”

    又忖道:“若是违背师父遗训,是否真的会为白家带来灭顶之灾?我是该为了保全白家上上下下而委曲求全,还是该轰轰烈烈地一战?”

    一时思潮翻涌,难以决定!

    接天楼不时有人倒下,清晨的空气中开始飘((荡dàng)dàng)着微甜的血腥之气!

    同门相残,(身shēn)为楼主的席千雨心痛如刀绞!

    但他竟无法阻止这场混战!因为他连自己的心都已无法把持,又如何能控制数百弟子?

    甚至连他自己都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无法得到属下谅解的!

    洞庭十二坞及伏龙堡诸人则冷眼旁观这场混战,对他们来说,接天楼自相残杀是再好不过的事(情qíng),这样一来,接天楼的势力将会大减,以后的江南武林中,他们便少了一个对手!

    相形之下,反倒是洞庭十二坞的总舵主阮十三及伏龙堡堡主贺烈脸色凝重,仿佛他们并不曾意识到接天楼的衰落会为他们带来的好处。

    眼见接天楼的人一个个倒下,易黄双目尽赤,倏地吼道:“惊魂堂以区区八人,也不曾怕死,难道我接天楼数百弟子,还不敢面对外敌,而只能自相残杀不成?全给我住手!”

    他在接天楼虽有威望,但拼杀的双方却已是骑虎难下之势,哪一方先停手,必定会伤亡惨重!

    血火老怪怪笑一声,道:“你阻挡不了他们的,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吧!”

    言罢,突然向围在外围的人挥臂道:“风宫的勇士们,现在是让风宫的名字响彻江南的时候了!”

    他的眼神中,有一种疯狂的气息!

    牧野静风心中一沉,暗道:“原来这些服饰各异的人竟是风宫之人!”

    但见外围的近三百号人如一股旋风般向接天楼疾卷过去!

    双方的人马甫一接触,立即迸出一片血浪!

    风宫的人出手狠辣快捷至极!他们的武功虽然并不十分的高明,但却绝对的善战嗜杀!

    近三百人便如一把尖刀般直插接天楼的人群之中,然后迅速向四周扩散!

    行动快捷如风!

    转瞬间,接天楼已倒下数十人!

    本是互相残杀的接天楼弟子面对这悍然攻击,已别无选择,只有共同对敌!

    受厮杀进退之人的冲击,一直如雕塑般立着的惊魂堂六个人终于倒下了!

    众人的注意力本一直为接天楼的人所吸引,在惊魂堂六大杀手的尸体轰然倒下时,他们才惊骇地发现惊魂堂已全军覆灭!

    只是风宫中人在芦苇((荡dàng)dàng)中搅起的这场血雨腥风让众人已无暇去过多地留意惊魂堂的覆亡!

    白宫羽忽然回头对白隐道:“隐儿,你可知这场血腥厮杀为何而起?”

    白隐没想到其父有此一问,不由一愣,略作思索,方道:“孩儿却是不知……只是这红衣老者太过嚣张无理!他说他是风宫中人,难道风宫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么?”

    白宫羽知道自己长子白隐(性xìng)(情qíng)稳重,出言谨慎,今(日rì)却言语犀利,显然已对血火老怪动了真怒!

    白宫羽轻叹一声,压低声音道:“他是要借此来慑服我们白家及洞庭十二坞、伏龙堡的人!”

    白隐慨然道:“在接天楼中尚有岳晃那样不怕死的人,何况我们白家?爹,恕孩儿直言,倘若老怪物要想凌驾于我们白家之上,孩儿我第一个不答应!”

    白宫羽默然无语。

    这时,席千雨已是汗如浆出!他终于明白血火老怪只不过想找借口灭了他们接天楼,以慑服他人!

    于是,他强忍心中的懊恼与恨意,对血火老怪道:“前辈,我接天楼中虽有……虽有几个冥顽不化之人,但终究只是少数,前辈……大可不必赶尽杀绝!”

    说这番话时,不时有扣人心弦的惨叫声响起!

    本是一片金黄色的芦苇((荡dàng)dàng),如今已渐渐被鲜血浸染成触目惊心的红色!

    血火老怪声冷如冰地道:“风宫一向只有绝对服从的属下!你们接天楼的人既然人心不齐,就只能是自取灭亡!”他扫了席千雨一眼,接着道:“你只需遵照你先祖留下的话,全心为风宫效力即可,接天楼即使全军灭亡,风宫也能够为你重塑一个接天楼!”

    席千雨顿时明白接天楼已是必亡无疑了!

    他的(身shēn)躯因为极度的惊愕而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既然接天楼已注定要覆灭,那么自己又何必忍气吞声,既不为弟兄们理解,更为他们所不齿?”席千雨如此一想,不由将心一横,沉声道:“我是为了接天楼数百弟子才归顺…

    …前辈,而不是为了自己,如果前辈不放过接天楼众人一条生路,那么在下也别无选择了!”

    他的右手已握在自己腰间的剑柄上!

    血火老怪丝毫不为之所动,沉声道:“何去何从,你看着办吧!我只想提醒你:你的先辈所传下来的话绝非毫无道理!”

    席千雨的剑越握越紧!

    忽听得接天楼众弟子中有一人大呼道:“席千雨,你出卖兄弟苟且偷生,根本不配做我们的……”

    话未了,突然戛然而止!

    席千雨的脸容一阵抽搐!无需回头,他知道方才辱骂自己的人定已为风宫中人所杀!

    他的手上青筋渐渐暴现,指关节开始泛白!

    倏地,一声如啸般的暴喝,席千雨“铮”地一声拔出剑来!

    狂击而上,攻击的目标却是血火老怪!

    “老怪物,既然接天楼已在劫难逃,我席千雨又何必偷生?今(日rì)便与你拼个鱼死网破!”

    席千雨为了顾全接天楼众弟子的安危,方违心地对血火老怪言听计从,如今被((逼bī)bī)得不得不奋起抗争,压抑已久的愤怒一下子爆发开来,顿时双目尽赤,状如疯狂,与他方才恭谦卑微的形象判若两人!

    血火老怪在席千雨突然出手的那一瞬间,握着晶莹剔透之觥的右手突然用力。

    “砰”地一声,被接天楼视作圣物的觥已粉碎!

    血火老怪冷冷地道:“从今(日rì)起,江湖中将再也没有接天楼!”

    他的声音虽然嘶哑,却自有一股异样的气势,让人感觉到他所说的话必定会成为现实!

    席千雨的剑法极快,但血火老怪的动作更快!右手翻扬之际,业已碎裂的觥当即向席千雨的剑迎去!

    一阵密集的撞击声后,席千雨的凌厉一剑已被血火老怪化去!

    暴进二步,血火老怪的双掌挟狂劲之势,向席千雨席卷过去!

    仿佛他的(身shēn)躯已有形无质,可以不畏对方的锋利剑刃!

    “砰”地一声,席千雨的前(胸xiōng)已被击中一掌!

    紧接着他的腹部、左肋、后背又已中掌,血火老怪的武功显然高过席千雨甚多,举手投足之间,席千雨已被击得飞跌出去,(身shēn)在空中,已鲜血狂喷。

    砰然落地之时,竟再也未曾站起!

    牧野静风心中一寒!他(身shēn)形一晃,已拦在血火老怪的(身shēn)前,沉声道:“怎可如此乱杀?”

    血火老怪立即垂首道:“只要少主吩咐一声,我可以立即让他们住手!”

    牧野静风冷哼一声,道:“我永远也不会是你的少主!”

    血火老怪仍是垂首道:“除了少主,没有人能够对我下任何指令!”

    牧野静风顿时明白了血火老怪如此惨杀的用意!

    “他一定是已看出自己不会坐视接天楼数百人的(性xìng)命于不顾,所以要以此胁迫自己承认是风宫少主!”

    当下牧野静风道:“我不会为接天楼而改变我的初衷!”

    血火老怪不冷不(热rè)地道:“那么,我也不会为一个不是我主的人而改变初衷!”

    牧野静风想到他居然为((逼bī)bī)迫自己做风宫少主而不惜残杀接天楼属众,不由怒意大炽,怒极反笑:“哈哈,我不是你的少主,却一样可以阻挡你的胡作非为!”

    他决定要惩治这视人命如草芥的人!何况这一场杀戮可谓是因牧野静风而起,牧野静风自认必须由他来结束!

    蒙敏立时明白了牧野静风的心意,赶紧道:“接天楼乃黑道门派,大可不必强自为他们出头!”

    牧野静风缓缓地道:“可至少今(日rì)他们并没有错!”

    如果牧野静风能早一些察觉血火老怪的计划,那么他自可以抽(身shēn)而走,何必去顾及接天楼、洞庭十二坞等门派,但事到如今,他已不能再这么做了。血火老怪可以视数百人命为草芥,而他却不能!

    尽管他与接天楼并无共同的立场,但此时,他也不得不为接天楼出手。

    牧野静风((逼bī)bī)视着血火老怪,沉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念在你曾救过我妻子的份上,我给你一个后悔的机会!”

    血火老怪一字一字地道:“风宫中人永不后悔!少主,我仍要劝你一句,没有人可以阻挡风宫要做的事。

    你自出生的那一天起,便注定这一辈子将与风宫结下不解之缘,即使你杀了我,风宫的人也会找到你,命运注定你必须成为风宫的主人!“牧野静风目光渐寒!他知道自己已说服不了血火老怪,就像血火老怪说服不了他一样!

    “只要制服血火老怪,就可以制止风宫的杀戮!”

    牧野静风明白这一点后,无疑要出手了。

    一出手便是“平天拳术”中的一式:拳定乾坤!威力无边,仿若可以开天辟地,向血火老怪攻去!

    谁能与如此骇世拳势争锋?

    血火老怪不能!——甚至他根本没有全力应战,他只是信手挥出一掌,当拳掌相接时,牧野静风猛地醒悟过来:对方的功力本就在自己之下,现在又未全力发挥,根本无法挡住自己一击之力!

    血火老怪不可能不明白这一点!

    那么,他为何要漠视自己的生命?

    没容牧野静风有太多的考虑,“砰”地一声,掌拳相击之下,血火老怪闷哼一声,已如稻草人般倒跌出去,(身shēn)影过处,有鲜血喷洒!

    血火老怪甫一落地,又顽强站起,他的前襟已被鲜血染红,连颔下的长须也是一片赤红!

    但他的眼中竟没有愤怒!

    他的声音便如一个已破了的风箱般,呼哧呼哧地响起:“少主,纵使你杀了我,也阻挡不了风宫的勇士……咳……若是你愿重归风宫,那么……你……就根本不必杀我!”

    他指着正在疯狂杀戮的风宫中人接着道:“除了风宫中人外,没有……没有人能让他们……停手,除非……把他们全杀……了……”

    他古怪地笑了笑:“可是……以杀止……杀,并非少主所……所愿,对不对?”

    他摇摇(欲yù)坠般地站着,脸上的表(情qíng)很复杂,在这复杂的表(情qíng)中,牧野静风竟看到对方那不可理喻的得意表(情qíng)。

    牧野静风在极短的瞬间转念无数!

    终于,他长吁了一口气,对蒙敏说了一个字:“走!”

    蒙敏心中一宽。

    但,牧野静风的这个决定来得太迟了!——

    幻剑书盟连载破邪OCR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