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卷 第 六 章 红袖添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谁也无法将有出世之感的牧野静风与奇丑无比的麻嫂联系在一起!无论以什么样的理由,似乎都无法说通!

    可事实已明明白白地出现在世人面前!

    麻嫂便葬在笛风客栈后面的那片竹林中!

    为此,牧野静风雇了不少人去搬运竹林中的尸体!

    当人们知道笛风客栈的后山上居然有二十多具尸体时,已是震骇至极!

    对于一个民风纯朴的小镇来说,死一个人已是一件大事,何况是死二十几个?

    更何况是在一夜之间?

    这时,人们才深切地感觉到,原本亲切的“笛风客栈”老板,原来与自己几乎可以说是不属于同一个世间的人!

    他们与牧野静风只是偶然擦肩而过,共飞了一段距离的鸟儿,却并不属于同一种群!

    顿时众人都觉得牧野静风显得有些陌生了,虽然明知牧野静风决不会对乡亲们有不利之举,但众人心中对牧野静风已有了一种畏惧之感,彼此间也突然变得客气了许多!

    那种很尴尬很疏远的客气!

    二十几具尸体被集中移到一个荒芜的山坡上,然后挖了一个很大的坑,将他们一同埋入那个坑中!

    牧野静风能为他们做到这一点,已是相当的仁厚了。

    当(日rì)麻嫂下葬的时候,几个被牧野静风请来帮忙的人惊讶地发现:当麻嫂被黄土掩埋的时候,牧野静风眼中竟有了一片晶莹的泪花!

    那是男儿决不轻弹的泪!

    人们百思不得其解!不明白牧野静风为什么要为麻嫂流泪?

    当牧野静风为麻嫂立碑时,人们终于有些明白过来了。

    牧野静风让人找来没有刻字的石碑,立于麻嫂的坟前。当众人正奇怪为什么不在碑上刻字时,牧野静风突然出手了!

    他那深厚无匹的内家真力凝于自己的五指上,但见指尖过处,石灰纷飞!

    众人惊骇(欲yù)绝地望着牧野静风这惊世骇俗的举动!

    牧野静风已不需要再隐瞒自己的武功,昨夜的变故已完全扰乱了他的生活,平静了十年的生活再起风波,纵使他厌倦江湖纷争,却已不得不再次涉足江湖!

    既然如此,又何必再隐瞒自己的武功?

    指风过处,石碑上出现了一行碑文。

    从那时起,人们才知道麻嫂原来有另外一个名字,一个很美的名字——水红袖!

    红袖添香……

    再笨的人此时也能大致地想出这名字背后所隐藏的一段凄美故事!

    麻嫂原先一定并不丑,不但不丑,而且应该很美。

    否则,她怎会有如此美丽的名字?

    否则,如牧野静风这般人物怎么能如此待她?

    最神秘莫测的则是笛风客栈突然多出的一个老者。

    据说这个老者原先是来投店住宿的,后来不知为什么,经历如此可怕的变故后,这个客人居然没有逃之天夭!

    相反,他还留了下来,与牧野静风形影不离!

    确切地说,是他如影子一般地跟在牧野静风(身shēn)后!牧野静风对这个(身shēn)着红色农衫的古怪老汉的态度是淡淡的,仿佛在他的(身shēn)边并没有这么一个大活人的存在。

    而红衣老者对牧野静风的冷淡似乎丝毫不介意,相反,他对牧野静风几乎已到了毕恭毕敬的份上,每每总是试图要代牧野静风去做什么事。

    倒好像牧野静风是一个年长者一般!

    华埠镇每天都有人来人往,到了午后,又有人(欲yù)来笛风客栈投店了。

    只是不等他们走进笛风客栈,半途便会被人们拦下。当他们听说笛风客栈之变故后,自然立即打消了投宿笛风客栈的念头!

    每一个人都在关注着笛风客栈——却已没有人敢再冒然接近笛风客栈!

    傍晚时分!

    笛风客栈的门前突然升腾起三股烟柱!

    三股烟柱居然是分作三色:绿,黄、红!

    而点起烟柱的人赫然便是那(身shēn)着红色衣衫的老者!

    他盘腿坐在地上,(身shēn)边放着一只包裹,隔一阵子便从包裹中取出一只图形之物,投入火中。

    人们远远地看着这红衣老者的举动,一种诡异之感油然而生。

    而牧野静风与蒙敏他们并没有出来制止。

    一直到了天完全黑下来后,红衣老者才将火堆灭了。

    灭了火堆后,他便在客栈的大门一侧坐下,眼望着远处,就如同一只忠诚的老猎犬!

    牧野静风只是为他送来了晚饭,却没有与他有任何的交谈。

    一切都那么的不可思议。

    今夜,会不会又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

    似乎应该是的。

    但这一夜却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至少,镇上的人没有见到什么异常的事(情qíng)发生!

    这反倒大出众人的意料之外!不过尽管没有发生任何事(情qíng),但昨夜仍是至少有一半的人没有好好入睡!

    笛风客栈之变故对他们来说,不啻于一次天惊地变!

    当然,镇上众人的(日rì)子并不会因为这场变故而完全改变,他们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人,所以依旧还要为生计不停地忙碌着!

    勤快的人即使在这样的特殊(日rì)子,仍是起得很早!

    有的去镇东头的大水井挑水;有的去将昨夜搁在河中一夜的渔网收回;有的则早早地挑了豆腐沿街叫卖。

    几乎每一个早起的人都突然发现了一件事,一件让他们又惊又怕又奇之事!

    那就是——镇子的四周突然出现了许多人!

    多到为数不下一千!

    而且全是(身shēn)怀兵刃的江湖中人!他们显然有不少是在昨夜便已到达镇子外面,却只是停留在镇外,没有进镇!

    于是,无论是去收渔网的,还是挑水的,亦或是卖豆腐的,都(身shēn)不由已地怆惶逃回自己的家中!

    ※※※※※※※※※本以为已平平安安的渡过了一夜的人们突然发现镇外已聚集了不下千人的江湖中人,顿时惊慌失措!

    这比笛风客栈发生突变的那个夜晚更让人心惊!

    住在镇子边上的人家,有胆大的人从窗缝、门缝向外望,细心的人发现这些人并非全是相熟的人!大致多是上百人为一群,各群人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

    对于镇上的人来说,纵是普通的山贼也已极为可怕,何况这些手持各式兵器,装束各异的武林中人?

    顿时有一种末(日rì)将临的感觉笼罩于小镇的上空!

    这是入秋以来,最冷的一个清晨!太阳虽然升得颇早,却没有一丝的暖意,而阳光照在各式兵刃上,泛出的寒光反而增添了人们心中的寒意!

    牧野静风知道镇子外已有上千武林中人出现后,脸上有了一种奇怪的表(情qíng)!

    一种谁也读不懂的表(情qíng)——也许连他自己都无法分辨清楚当他听说此事时心中的感觉!

    这些人全是红衣老者——血火老怪招来的人。

    而血火老怪在招来这些人之前,曾向牧野静风禀报过。

    他道:“少主,如今幼主下落不明,要找到幼主实非易事,如果少主答应,老朴愿找些人来助少主一臂之力!”

    牧野静风对他一直未多加理睬,血火老怪却根本不介意,仍是(热rè)(情qíng)地为牧野静风出谋划策!

    听得血火老怪之言后,牧野静风沉思了良久良久!

    也许有一刻钟,也许有半个时辰……

    血火老怪便那么静静地看着牧野静风,一动也不动,仿佛牧野静风若是不开口,他便会永远地这么站下去!

    终于,牧野静风缓缓地吐了一口气,道:“好吧!”

    一直站在旁边的蒙敏忍不住插话道:“穆大哥,这恐怕不太合适吧?我们不能连累镇上的人。”

    牧野静风何尝不明白蒙敏在担心什么?这血火老怪对自己看起来虽是忠心耿耿——但这种忠心因为毫无来由,所以仍是空洞!

    谁也不知道他这么做的真实意图是什么!谁也无法预料他会不会玩弄什么(阴yīn)谋!

    但牧野静风对牧野栖(爱ài)之极深,为了救出牧野栖,他必须冒险一试!

    何况,他一定要救的人还有小木!小木虽然是霸天城城主范书之于,亦即自己仇人之子,但同时他更是自己邻居的后人,是自己真心知己的后人!

    范书罪不容诛,但他的儿子却是无辜的。

    否则,他的名字便不会被取为“离憎!”

    小木,便是范离憎。

    当然,在牧野静风感觉中,他宁可称呼其为小木,而不愿称他为范离憎。

    因为范书是他的杀父仇人,提及一个“范”字,便有一种很不舒适的感觉!

    牧野静风之所以同意血火老怪的建议,还因为血火老怪曾不顾惜他自己的(性xìng)命,奋力地救护蒙敏与牧野栖!

    如果没有血火老怪及时出手,也许蒙敏与牧野栖早已遭到了不测!

    如此看来,对方应该没有理由再对自己有什么不利之举!

    但当他知道镇子四周已有上千武林中人出现时,仍是不由大吃一惊!

    甚至,有一股怒意自心底升起!他有一种感觉,感觉到似乎血火老怪是在利用自己对他的信任!

    一千多名江湖中人,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啊!

    一旦有变,也许带给小镇的将是灭顶之灾!

    这时,他才感觉到蒙敏的担忧是颇有道理的,同时也为自己的莽撞心存悔意!

    但他也明白事已至此,最重要的是如何控制住局面!

    当他走出笛风客栈时,血火老怪仍是静静地蹲坐在门边,一见牧野静风出来,立即起(身shēn),向牧野静风施礼请安:“少主早安!”

    牧野静风倒已慢慢地习惯了他这种古怪的言行,也懒得再与他多作分辨,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随后有些不耐地道:“镇外已有上千江湖中人,你如此做是否有些过分?”

    血火老怪恭声道:“老仆知罪,只是老仆见少主思子心切,心想多些人手,也许成功的机会便大些,所以斗胆焚起烟来!”

    牧野静风见他一把年纪仍如此恭敬地对自己说话,便觉不便再对他太冷淡,于是换了一种口气,道:“来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血火老怪道:“老仆也不知道。”

    他的神(情qíng)不像是在撒谎!

    牧野静风却猛地一怔!

    他的目光突然变得很犀利,便如一柄利剑般!

    ((逼bī)bī)视着血火老怪,牧野静风沉声道:“你在戏弄我么?”

    血火老怪本就苍老的脸容一下子变得更为苍老了,他惶然道:“老仆怎敢对少主有丝毫不尽不实之处?”

    牧野静风见他几乎要急出汗来,口气一缓,道:“你说不知他们是谁,却能将他们连夜召来此地,这让我如何相信你的话?”

    血火老怪很是为难地道:“少主,老仆虽能召来这些人,却不能解释其中原因……若是少主见到四老之一,他们定能向少主解释得明明白白!”

    牧野静风冷哼一声,道:“我倒要看看这其中有什么玄乎的事!”

    他回头大声道:“敏儿、叶姑娘,我们同去看个究竟!”

    他之所以要让她们同去,自是担心自己若与她们分开后,恐有什么意外发生!他的(爱ài)儿已不知所踪,绝不能再失去(爱ài)妻或红粉知己叶飞飞!

    ※※※※※※※※※古镇华埠一面为芹江所环绕,另一面则便是与笛风客栈后面的那座山相连的山脉,故聚于镇子四周的江湖人物多集中于二个方向的空阔处。

    一个是东南方向,一个是正北方向。

    聚于东南方向那片芦苇((荡dàng)dàng)当中的约有七八百人。在这七八百人当中,赫然有江南三大黑帮之伏龙堡、接天楼、洞庭十二坞,共计六百多弟子!

    这三大黑道帮派为了夺得雄霸江南的地位,纷争不息,势难两立,不料今(日rì)却齐聚于这片芦苇((荡dàng)dàng)之中,端的是不可思议!

    在这儿,他们竟暂时地默然相对,三个帮派各在芦苇((荡dàng)dàng)中觅得一块平地,团簇而坐,彼此间呈三足鼎立之势.虽然三大黑帮新仇旧恨难以计数,但今(日rì)却都克制住了心中的怨恨!

    谁也不知道在江南这片土地上飞扬跋扈惯了的三大黑帮究竟为何能如此自制?

    虽然没有纷争乃至厮杀发生,但在他们之间显然有一种不安的肃杀之气!因为长时间地压抑着,更是有一触即发的感觉!

    江南三大黑帮虽然在江南一带显赫不可一世,但此时在这一大片芦苇((荡dàng)dàng)丛中最醒目的却不是三大黑帮的人,而是处于这七八百人中央的八个人!

    此八人的气势竟不在各帮派百人齐发的气势之下!

    这八人全都戴着江南渔人常戴的尖顶竹笠,只是竹笠四周的帽沿比寻常人压得更低一些而已!

    谁也无法看清他们的真正面目。

    但谁都能看出这八个人是四男四女,而且都颇为年轻!

    他们围作一团坐于众人中间,奇怪的是他们竟是一男一女并肩而坐,而且这并肩而坐之人的衣衫必定是颜色相同的一对!

    莫非他们是四对(情qíng)侣不成?

    仿佛他们来此地不是因为一个神秘的原因,不是为了一个神秘的目的,而是与心仪人儿来看这儿的景致。

    这儿的景致的确不错。

    不下百亩的芦苇((荡dàng)dàng)绵绵不绝,此时正届深秋,芦絮淡黄一片,如同飘((荡dàng)dàng)在古镇外的一片云,晨风吹过,芦苇起伏如波浪而小巧如精灵般的山屋便在这片起伏不定的芦苇之浪上起起落落,不时响起几声清脆的鸣叫!

    芦絮纷纷扬扬地飞啊飞……

    落于人的头上,眉上,肩上……

    这实在应该是一个美丽的深秋之晨——但神秘地出现上千江湖中人却将这景致破坏无遗!

    与三大黑帮及八个独特的年轻人相距颇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又有一群人。

    乍一看,这一群人颇不像江湖中人,因为他们之中老少妇孺皆有,而且衣着都颇为华丽,反到更像一个大家族的人!

    事实上他们的确是一个家族的人,他们是江南武林世家临安白家的人!

    临安白家上下近二百口人竟齐聚于此!

    这一拔人马是最后一批到达芦苇((荡dàng)dàng)的,当他们在天即将微亮的时候匆匆赶至时,先到的三大黑帮的人都吃惊不小!

    临安白家虽为武林世家,但平(日rì)也仅限于以武会友,极少会涉足江湖恩怨纷争,孰料今(日rì)他们竟也会在这种场面中出现!

    在白家近二百口人中,那白须飘飞,(身shēn)材高大魁梧的老者正是白家的老爷子白宫羽,他的衣着永远那么整洁,虽已是六旬有余,却仍有盖世气概,不怒自威!

    只是也许昨夜的奔波太过劳累,他的威仪之后似乎还隐隐有疲惫之态!

    而在白宫羽(身shēn)后的四个人,是这一片芦苇((荡dàng)dàng)中唯有的四个一直站着的人!

    他们便是白宫羽的儿女。

    长子白隐、次子白智秋、三女白茹、幼于白辰。

    白隐与其父白宫羽颇为相似,亦是高大威猛,极具威仪。连他腰中所佩的刀都格外地宽大些!

    而他的二弟白智秋却恰如一谦谦书生,面目谦和,似乎总是有淡淡笑意若隐若现!

    三妹白茹细眉细眼,虽无惊世之貌,却有一种让人心生怜(爱ài)的韵味,她与其大哥白隐似乎要疏远些,只是不时地与二哥白智秋低声说着什么,而白智秋无论白茹说什么,皆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白隐已有妻室,而白智秋与白茹相距只有一岁,都正值年少之时,大概也正是因为年岁相近,所以兄妹间才亲(热rè)些吧。

    至于他们的四弟白辰,却比他们都小上许多,不过只有十岁光景,也许是白家家规甚严,白辰虽然年幼,却也规规矩矩地立于其父(身shēn)后!

    只是他那双机灵的眼睛不时向四周扫视着,显得有些莫名地兴奋与不安!

    也许年幼的他尚从来见过如今这般的(情qíng)景吧?——

    幻剑书盟连载破邪OCR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