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第 四 章 孤岛困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如此一来,不识水(性xìng)的秦楼即便杀了送粮人,也不可能能逃离大海中的这座孤岛!

    当然,祖诰并不想将秦楼永远地困于岛上,他只是希望秦楼能够明白过来,将事(情qíng)的真相说出来,若是由她自己说出,世人自然不会怀疑,因为一个女人的名节重于一切,但却有些牵强了,同时他也希望时间久了,这段仇怨能够慢慢淡去。

    秦楼被困于岛上,每天所能见到的只有大海,(身shēn)边没有一个人与她交谈,久而久之,(性xìng)格更为古怪,先前她还能理解祖诰这么做实是为了她,后来她已将祖诰也一并恨上了,认为是祖诰把她((逼bī)bī)入这样单调乏味之极的生活中的!

    而对武林同道来说,他们所知道只是秦楼突然失踪,仿佛一夜之间从人间飘散而去了般,各路好手一起出动,仍是无法找到秦楼的踪迹,久而久之,真的如祖诰所希望的那样,人们已把秦楼、叶小双、万刀堂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当作一个故事,万刀堂惟一的幸存者后来说出了真相,只怕这是秦楼所未料到的。

    当武帝祖诰觉得秦楼应该可以重归江湖时,秦楼已从那座孤岛上消失了!

    祖诰大惊!

    但此事他却无法向世人诉说,所以他只能凭借他个人的力量寻找秦楼,却哪里找得到?

    历时一年仍一无所获后,祖诰心灰意冷,同时他深深自责,心想一个女子独处荒岛,怎么可能会不出意外?自己怎么当初便没有想到这一点?若是秦楼已遭遇不幸,那么他又以何颜面去见九泉下的故友武帅秦傲?

    秦楼的确出了意外,在祖诰决定将她从岛上带回来的前三天,海上突起狂涛骇浪,最后竟然冲上了孤岛。

    秦楼不可避免地被狂浪卷走!

    不习水(性xìng)的她又惊又怕,呛了几口水之后,很快便晕过去!

    等她醒来时,已是在一间香艳无比的屋内,她所躺着的(床chuáng)上有一种让人闻之(欲yù)醉的成熟女人的幽香。

    这便是**门上一任门主巫秋水的居室,**门是东海岛上的一个神秘帮派,江湖中人对它的了解少之又少,甚至怀疑是否真的存在也难以确定,有关**门的传说,倒是不少!

    其实所谓“**门”中的“**”二字,是取自《**心经》中的,**心经乃世传房中术,其中道尽了男女合欢之精绝微妙处,巫秋水在开创“**门”之前,(情qíng)感屡屡受挫,终于恨尽天下男人,她创下“**门”便是要悟透“**心经”,达到灵(欲yù)由心之境,让天下男人都跪伏于她的裙下,任她宰割驱使,以泄她心中大恨。

    故“**门”门中弟子皆是年轻貌美女子,巫秋水将自己从《**心经》中悟出的心法传授于弟子,女弟子习练参悟后,能焕发万般风(情qíng)千种(娇jiāo)艳,让男人魂神与摄,而她们自己却能够保持心灵清静如水,心无(欲yù)念!

    只是巫秋水一直没能达到“灵(欲yù)由心”的境界,所以她一直没有涉足武林,只是不时派她的弟子涉足江湖,久而久之,人们便感觉到了在东海中有一个由众多美女组成的**门。

    **门的弟子千(娇jiāo)百媚,但她们却不会为男人动(情qíng),修为越高的弟子,越是能有(欲yù)无(情qíng)!

    巫秋水的门下弟子救下被海水冲到她们岛上的秦楼后,巫秋水见她倾国倾城之容貌,很是高兴,便要救醒她然后收她于门下。

    秦楼醒后,先是被“**门”的摆设及门下弟子吓了一跳,因为“**门”内几乎处处张贴着(春chūn)宫图,摆设着其它(淫yín)糜之物,而门下弟子更是风(情qíng)万种,妖艳之致!

    后来她才渐渐发现这些看似艳(淫yín)的女子其实内心如同佛家禅心一般古井难波,艳((荡dàng)dàng)只是她们的表面而已,不由大感奇怪!

    除了偶尔地见到送米粮的老渔人外,她已很久未见到其他面孔,如今一下子置(身shēn)于这么多年龄与她相仿的女子当中,让她倍觉亲切温馨,加上她已知道巫秋水过去曾被男人深深伤害,所以不由便有了同病相怜之感,当巫秋水让她归于门下时,她便答应了。

    因为她的心中已有对男人的恨!

    也许是因为她心中的恨最深的缘故,她对有(欲yù)无(情qíng)这一点领悟得比谁都快,不过七年时间,她竟已达到巫秋水未能达到的“灵(欲yù)由心”之境!

    巫秋水因为先前心灵所受创伤太多太重,心中郁结难解,所以秦楼入门八年之后,她便郁郁而死,门主之位自然而然地落到了不单武功最高,而且已悟出“灵(欲yù)由心”的秦楼的(身shēn)上。

    秦楼在叶小双被杀之前,已怀了他的骨血,进了**门后不久,她的(身shēn)段就逐渐变得臃肿,巫秋水发现后,令她立即坠胎,在秦楼苦苦哀求后,才答应(允yǔn)许秦楼产下婴儿后再把婴儿送出去。

    半年之后,秦楼产下一男一女龙凤双胞胎,秦楼这时才体会到母子之间那种联系是无法割舍的!

    但最终她仍是迫于巫秋水压力,把一对儿女送到了大陆上,秦楼暗中写了一份书信在一条手绢上,然后放进男婴的贴(身shēn)之处,并将自己家传神兵“离别钩”也(套tào)在女婴手腕上,“离别钩”收起时便如一只硕大手镯般,一般人根本无法看出这是一件兵器。

    深夜将这一对粉雕玉琢般的儿女放在了一户渔人的家门口,然后含泪而回。

    在那书信中,她将孩子的(身shēn)世一一写来,又为男儿取为叶孤星,女儿取名为叶飞飞,意即他们如同天空中孤寂地飞着的流星一般。

    那渔户倒是厚道人家,拾到这一对儿女后,便含辛茹苦地将他们拉扯大,而且依书信上所嘱托的将他们分别称作叶孤星,叶飞飞,(日rì)子虽然苦些,但两个孩子仍是健康地成长着,看去与寻常渔人的孩子并无不同。

    巫秋水在世时,秦楼曾暗自抽空去看过自己的一对儿女,发现他们被海风吹得黑红黑红的,与其他渔民的孩子一起光着(屁pì)股在海滩上捡贝壳摸小蟹,心中又悲又喜,百感交集,她随巫秋水所习练的“**心经”讲求有(欲yù)无(情qíng),而此时她的心(情qíng)与这一点自是完全相悖了。

    她的心中涌起一股冲动,很想拥住离她并不远的一对儿女,让他们稚气地叫自己一声娘,但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了抚养他们的老渔人,终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她本是认定天下再也没有好人,但这时却已被那一对本应尚是中年看去却像是老年的渔人除去。

    看望过儿女回到“**门”,因为心中本已渐渐枯竭的(情qíng)感再一次被一对儿女拔动,所以那段时间她的“**心经”进展极慢,巫秋水知道实(情qíng)后,对她看管更严,所以这后她极少有机会见到叶飞飞和叶孤星。

    秦楼骨子里是一个极傲的人,她不甘心让自己的一对子女与其他渔人子女完全一样,所以在叶孤星、叶飞飞五岁后,她每次偷偷去看他们时,都要借机传授给他们一些武功,虽然时间很少,但她是武帅的女儿,武功已可跻(身shēn)当时绝顶高手之列,所以叶飞飞与叶孤星便有了颇佳的武功底子!

    不料在叶飞飞六岁那年夏季,东海突然发起海啸,可怕的海啸席卷了东海之滨的大大小小的渔村、渔场、盐场以及停泊于海岸边的船只。

    秦楼被困于岛上,忧心如焚,海啸一停,她立即上去看望叶飞飞、叶孤星二人,当她找到那家渔人的家所在之处时,一切都已((荡dàng)dàng)然无存。

    包括房子,包括晒在屋子外面的渔网,包括一脸沧桑的老渔人——包括她的儿子叶孤星与女儿叶飞飞,可怕的海啸,似乎可以毁灭一切。

    失去了惟一的精神寄托,秦楼几(欲yù)疯狂!

    上天为什么如此不公?!那样忠厚善良的老渔人,那般可(爱ài)的一对儿女,也要遭此恶运!

    心哀如死!

    心恨深如海!

    哀恨交织,竟助她悟透了“灵(欲yù)由心”的心法。

    这是一种藐视天理、叛逆常道的心法,常人无(情qíng)便无(欲yù),有(欲yù)便有(情qíng),但**门却偏偏要将灵与(欲yù)分开!

    曲折坎坷的经历让秦楼渐渐变得越来越不同于从前的她,她猜想叶飞飞、叶孤星一定已不在人世,时间久了,这份牵念竟也渐渐淡了。

    没想到二年前她突然听说江湖中出现一个用“离别钩”为兵器的年轻女子,这让秦楼吃惊之极,于是她便派出门下弟子,细加探寻。

    最终,她终于查明了这年轻女子正是她的女儿叶飞飞,而且她还通过叶飞飞查到她的儿子叶孤星也活着,且是英雄楼弟子!

    她并不知道英雄楼的来历,与众多武林中人一样,她也认定英雄楼的弟子一定是人中豪杰,所以秦楼惊喜万分,多年的心病终于搁下了。

    这一切,大多都是范书所不知道的,他只知道秦楼、叶小双、万刀堂之间的恩怨,只知道东海**门是一个颇为诡异的门派!

    如今当他知道**门门主与秦楼本是一个人时,吃惊不小。

    因为在武林同道眼中,秦楼已不在人世了,没有谁会失踪十几年而从不露面!

    更让他吃惊的是祖诰与秦傲本是至交,秦楼为何对她父亲的友人怀有如此深的恨意?

    他却不知道在秦楼看来,万刀堂的人固然可恨,祖诰“多管闲事”也一样可恨,如果不是因为祖诰,她又怎会在东海海岛上,一呆便是十几年,又怎会与子女离散?怎会成了被世人视作邪异门派的“**门”门主?

    她却忘了如果不是因为祖诰,只怕她是已死于武林正道刀下!

    她已绝对不再是以前的秦楼,所以她看祖诰时的目光也与先前完全不同。

    秦楼见范书能够由她所说的话中迅速捕捉到某些讯息,然后断定她的(身shēn)份,不由有些意外。

    沉默了片刻,她方道:“祖诰他是否还活着?”

    范书心中一动,迅速地判断着她的心意,然后道:“倒是活着——”

    “活着就好,我不想你把他杀了,他不是认为让我活下来便是对得起我,对得起我爹了么?我也要让他活下去,让他明白有时侯活着比死去更痛苦!”

    说到此处,她的脑海中闪过了她独处于海岛上的(情qíng)景,连声音都变得有些异样了。

    范书不由心道:“幸好我还未杀了祖诰!”

    ※※※

    雨一直在下着,风雨翻拂树叶草丛的声音将两个人的说话声全都掩盖住了,站在二丈之外,就根本听不清他们的声音。

    秦楼忽道:“范公子可知我为何会同意你借刀杀人的计谋?”

    范书道:“在下不敢妄猜秦夫人心意。”

    秦楼对他自称姓秦,所以范书便一直以秦夫人相称,他却并未能因此而联想到十几年前的那场公案以及秦楼这个人。

    他一直称她为秦夫人,如今方知事实上她应该被称叶夫人才对。但范书心中暗忖:“她所经历的事,一定让她不愿再被称作叶夫人了,我这种称呼正好歪打正着。”

    秦楼冷冷地道:“我不妨告诉你,这座破落的山庄本就是数十年前名扬天下的纵横山庄,而被江湖中人以‘黑衣人’相称的人曾在这里为婿!”

    范书惊愕不已。

    五十多年前,纵横山庄声势如(日rì)中天,几乎有取代少林成为白道之首的趋势,当时的庄主巫化天凭着一(套tào)“纵横剑法”名动天下,声望与今(日rì)“(日rì)剑”蒙悦一般无二!

    但其后纵横山庄势力却逐步衰退,到了三十多年前,庄主之位传给巫化天的孙子巫古月。

    但巫古月无论武功、人品、心智都远远不及他的父亲巫山岳,更不用说与他的爷爷巫化天相比。

    但不知为何,巫古月虽然不才,纵横山庄却也颓而不废,一直维持了好几年。

    谁知二十六年前,纵横山庄突然毁于一旦,庄内所有人全都不知去向,连尸首也未见一具,只有遍地废墟……

    与“万刀堂”的覆灭不同的是纵横山庄突然消亡的原因至今无人知晓。

    范书自然听说过纵横山庄的名字,但却从未曾听人说过纵横山庄在何处,今(日rì)忽听秦楼这么一说,他如何不惊?更何况秦楼还说黑衣人是纵横山庄之婿,谁会想到这样残败破落的山庄在数十年前只要咳嗽一声,整个武林都会为之一震。

    范书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迟疑道:“秦夫人的话,我自然是信的,可它是纵横山庄又能说明什么呢?”

    秦楼道:“你知道纵横山庄一夜之间突然灰飞烟灭之事吗?”

    “知道,据说当时连具尸体也没有留下!”范书道。

    秦楼又道:“那你知道它为什么会覆灭吗?”

    范书摇了摇头,道:“这是武林百年来四大难解谜团之一。”

    秦楼轻轻地笑了笑,然后道:“纵横山庄比当年的万刀堂强上数倍,数百号人突然一夜之间全无踪影,除了死了,还有别的原因吗?”

    “死了?”范书很是惊愕,他虽然听到过关于不少对纵横山庄突然消失的原因的猜测,其中有不少说法都认定纵横山庄的人全已遇害,因为将数百个大活人藏起来着实不易,而要藏数百具尸体,则相对容易得多了。

    但这只是“相对”的容易。

    秦楼看了范书一眼,道:“你应该能猜出那些尸体去了何处了!”

    范书“啊”了一声,脱口道:“我明白了,当年纵横山庄的所有尸首全都被隐入了地下山庄,谁也不会想到尸体就在这一片废墟之下!”

    他越说越快,道:“既然当时‘黑衣人’是在纵横山庄为婿,按理他也应该死于那场变故才是,而事实上他却活了下来,因此这事一定是他一手炮制出来的!”

    秦楼微微颔首。

    范书忽又皱眉道:“可当时纵横山庄庄主巫古月年不过三十,又怎么会有女婿?”

    秦楼一笑,道:“你果然心细,不错,巫古月不但没有女婿,连女儿也没有。”

    “啊……”范书目瞪口呆。

    秦楼道:“我只说黑衣人是纵横山庄的女婿,并末说他是巫古月的女婿,事实上嫁给他的是巫古月的妹妹巫秋水。”——

    幻剑书盟连载夜鹰OCR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