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第 十 章 夺顶之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牧野静风的心(情qíng)顿时紧张起来,暗忖:虽然我颇想知道究竟是谁杀了庞予、戴可,当此人由铁链攀上时我立即可知晓谜底,而一旦黑衣人脱离绝谷,对崖底下众人的攻击将更加肆无忌惮。如此一来,他们的处境就更为危险了。

    心中闪念无数,不知该不该让那些人将铁链放下,而在此之前他本是一心要放下铁链,救出谷内众人的。

    轱辘在几名大汉的((操cāo)cāo)纵下,吱吱咯咯地把长长的铁链垂放下去,那声音清晰地贯入牧野静风的耳中,仿佛在催促着他早作决定。

    牧野静风的手心开始冒汗了,他仿佛看到黑衣人从崖边一窜而上,然后千万支利箭肆无忌惮地(射shè)向谷中。

    不!不能让黑衣人抢先离谷,这样既可让对方投鼠忌器,而方才的尖啸声也已暴露了黑衣人的(身shēn)份,到时他对其他人不再有防不胜防的威胁了。

    如此一想,牧野静风决定阻止他们将铁链垂放下去,待让谷底众人收拾了黑衣人后,再将他们救出。无论黑衣人是谁,都不可能以一人之力,对付其余七人!

    没想到就在他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附体四鬼”对他的攻击又已开始!

    ※※※

    牧野静风心道:也罢,先将你们悉数解决了再说。

    他已尝到了被对方贴(身shēn)攻击的苦头,当下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也要在远距离便将对方格杀于剑下。

    “附体四鬼”以其独特方式向牧野静风迅速靠近,或滚或弹,仿佛组成他们的躯体不是肌(肉ròu)与骨胳,而是充满了弹力的弹簧。

    牧野静风目光倏闪,“破(日rì)神剑”已电闪而出。

    “附体四鬼”(身shēn)形一晃,牧野静风目光所及,看到的竟然只剩一人。原来四人心念如一,各自利用同伴的躯体作为掩护。

    牧野静风并不在意,他想:我与尔等乃生死决战,又不是玩捉迷藏!

    心里想着,剑已刺在最前面的那人(身shēn)上。

    如此轻易地得手,反倒让牧野静风吃了一惊,本已想好的应付对方接下来可能会有的诸般变化的招式,全毫无用处!

    “哧”地一声,剑已划破了对方幽黑色的皮制衣服。

    但牧野静风的脸色却已变了。

    因为在剑即将破体而入的一刹那,对手已然(身shēn)躯一晃,牧野静风凭着手感,便知自己的剑并未插入对方的肌肤之中。

    甚至,他从剑(身shēn)的轻颤中感觉到与自己的剑磨擦的不是血(肉ròu)骨骼,而是金铁之物。

    难道对方的(身shēn)躯中还长着铜铁?或是他们本就已瘦如竹竿的躯体外面,还暗藏了护(身shēn)之物?

    可如此紧贴的皮衣穿在(身shēn)上,若是有护(身shēn)物品藏于其中,应该可以一眼看出。

    不及细想,牧野静风一沉肘,(欲yù)抽出自己的剑。

    但就这么一抽之力,竟把对方的(身shēn)躯带了过来,仿佛对方的(身shēn)子已与他的剑融为一体,再也无法分开。

    难道对方的(身shēn)体是毫无分量的一片柳叶经受不了他回抽利剑时产生的气流的吸附。

    牧野静风如何肯让对方的(身shēn)躯接近,既然剑一时抽不出来,他便左拳倏扬,向“吸住”

    他剑的人疾挥一拳。

    对方如被击中,只怕要被击个粉碎。

    但就在此时,又有人如同地下突然生长出来的植物般跌走过来,双手箕张,抱向牧野静风的左拳。

    牧野静风冷喝道:“找死!”

    拳头方向立变,已直取后者心窝!

    “砰”地一声,牧野静风的拳头已击中对方的(胸xiōng)口。

    但见对方的(身shēn)躯如陀螺般疾旋,久久不落。

    牧野静风顿时有一种不祥之感,断定对方一定以某种独特的方式化去了他的一拳之力。

    不过他的拳势实在骇人,自非可轻易化去,但见那人径直转了三十几个圈,方落了下来,脸色已是苍白如纸。

    但能在中了牧野静风一拳之后而不倒的人,天下又有几人?

    牧野静风的剑仍未拔出,脚下两道黑影一闪,牧野静风暗叫不好,急中生智,左手反手抽出另一把“有(情qíng)剑”来,闪电般刺向困住他的“破(日rì)神剑”的人的咽喉。

    咽喉与咽喉之间总不会有太大的区别,所以这一次,牧野静风顺利地切断了对方的喉管,鲜血如喷泉般涌出。

    也许,对方未曾留意到牧野静风(身shēn)上会有两把剑——使单手剑的剑客极少会带着两把剑!

    牧野静风一剑封喉时,他自己的腰也已被一双枯瘦但力道奇大的手臂抱住,同时,他的双脚也已被另一个人抱住,两人一起用力,牧野静风顿时无法把握自己的重心,向后倒去,因为他的右手尚未松开“破(日rì)神剑”,所以死者也与他一起倒下。

    “砰”地一声,重重地砸在地上,牧野静风痛得倒吸一口冷气。

    抱着他的腰的人眼露凶残光芒,双手突然猛地一抽,牧野静风听得“嘶”地一声,顿觉自己腰部像是同时有万柄小刀扎入。虽然他无暇去察看伤势如何,但只凭感觉他就知道自己腰部定是一片血(肉ròu)模糊,惨不忍睹。

    不等他有喘息之机,中了他一拳的人已凌空下踏,径直踩向牧野静风的脸,其招式之狠辣(阴yīn)毒,让人心惊(肉ròu)跳。

    这哪像是高手之间的决战?无异于野兽之搏杀!

    牧野静风手臂刚(欲yù)格挡,已被一双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的“鬼手”扣牢。

    牧野静风大急。

    眼看脸庞就要被踩成稀烂之际,牧野静风突然吐出一口唾沫。

    这一口唾沫乃是被他深厚无匹之内力送出,其声势绝不在暗器高手所(射shè)出的暗器之下。

    因为自己(性xìng)命堪忧,牧野静风自是选择对手最薄弱的地方攻击。

    他的那一口唾沫径直(射shè)向对手的裆部。

    一声怪叫如鬼啸,那只大脚在离牧野静风的鼻尖不过二寸的地方倏然收回,整个(身shēn)躯不由自主地佝偻起来,向后便倒。

    牧野静风暗道一声:惭愧,竟靠这等手段取胜。

    心念未了,左脚突然痛彻心脾,痛过之后,已丝毫用不上一分力气,原来竟被一人生生拗得脱臼了。

    痛极!怒极!

    而这时守候在轱辘边上的几个人已将铁链放至谷底,现在正在慢慢摇动扶手,把铁链重新收回,无疑,黑衣人已在铁链上。

    牧野静风所剩的时间已不多,一旦黑衣人上到崖顶,后果堪忧。

    伤了他左脚之人亦是伤他腰部之人。牧野静风此时双手双脚分别被一人缠住,如同缠绵的青藤一般,以奇特的姿势,紧紧依附在牧野静风的(身shēn)上,牧野静风一时竟根本无法使出力来。

    三个人几乎便要融为一体了。

    牧野静风自觉自己的(身shēn)躯极为别扭古怪,全(身shēn)骨骼被压迫得似乎立即便要断裂,尤其是颈椎骨,被一只瘦而有力的手反搂着,用力压((逼bī)bī),似乎一定要把牧野静风的头部压断。

    牧野静风一(身shēn)惊世骇俗的内力无从发挥。为了不让对手腾出手来对他攻击,他便竭力挣扎挥剑,双方顿时成了相持之僵局,“附体四鬼”便如附体之蛆般紧紧地依附在牧野静风的(身shēn)上。

    看上去,不似高手相搏,倒像是顽童戏耍,而事实上形势却极为凶险,稍有不慎,便会招至可怕的后果。

    牧野静风看了轱辘那边一眼,发现铁链已上了一半。

    也就是说,黑衣人已上到一半的高度,甚至有可能更高一些。

    一旦黑衣人加入战团,自己可谓是死无葬(身shēn)之地了。

    他左手所握的“有(情qíng)剑”用力划了一个圈,但扑了个空,因为手臂被控制,仅凭手腕,剑的活动范围太小。

    而“破(日rì)神剑”仍是插在那已死亡的“附体四鬼”之一的前(胸xiōng)。牧野静风心知“破(日rì)神剑”乃蒙悦心(爱ài)之物,怕用力过猛损失了这一千古绝器,所以只好仍插在尸体上。

    一不留神,对方两个人已联作一处,互为依托,牧野静风顿觉压力更是大增。

    忽闻那八个摇动轱辘的人中有一人沉声道:“活该这小子倒霉了!”

    牧野静风先乍一惊,不明其意,忽又明白过来,他们所说的“小子”应是自己!

    双目余光一瞥,正好看见有一个人向自己这边奔来,手持一把利剑。

    显然,此人要趁自己难以动弹的机会将自己杀了。

    心中一急,奋力一挣,无奈力不从心,“附体四鬼”论内力只怕远不如绝世高手,但他们能够利用他们独具一格的手法,极大地限制对方内力的发挥。

    偷袭者的脸上露出狰狞笑容,手中之剑飞速插向牧野静风的(胸xiōng)口。

    在面临死亡之时,牧野静风的生命潜能一下子爆发出来,他几乎未经过自己大脑的思索,竟凭借新学会的“逆天**”的招式,吸纳天地间的浑浊之气引为己用,再凭借自己体内的浩然内力,生生将十余招绝世剑法一下子((逼bī)bī)入压在自己(身shēn)上的“附体二鬼”心魄之中。

    “附体二鬼”本以为已是胜券在握,只需同伴补上一剑,便可取了牧野静风的(性xìng)命,不料瞬息之间,(情qíng)况突变,在他们感觉中,牧野静风竟在极短的时间内向他们疾攻十余剑,而且剑剑惊心。

    大骇之下,两人(身shēn)不由己地向后倒掠,因为在他们的感觉中,是根本不可能接下牧野静风惊世剑法的——只是他们不明白双手双脚被牢牢固住的牧野静风,怎会突然攻出这样的致命之剑?

    一切的变化都太快,快得让人根本无暇去思索其中因由,只是出于一种生命的本能去应付这样的变化。

    瞬息之间,“变化”已转化为结果!

    结果便是“附体二鬼”双双毙命。

    其中一人被准备偷袭牧野静风的人的剑从背后插入,透(胸xiōng)而出,他的表(情qíng)已凝固于脸上,目光死死地盯在(胸xiōng)前出现的犹带着血珠的剑尖上,眼神是极度的惊骇与不信。

    而另一个人则是被牧野静风一剑刺断了喉咙。

    重获自由的牧野静风无疑是极其可怕的了,就在此人被虚幻的感觉中的剑招((逼bī)bī)退数步时,牧野静风手中的“有(情qíng)剑”已如一抹寒芒闪过,把冰凉的寒意留在了他的咽喉处!

    而牧野静风一剑使敌毙命后,竟神色一变,重新跌回地上,脸色煞白。

    这不是因为左脚的骨伤,而是因为他以“逆天**”强摧内力,顿时使体内邪气上升,正气一时压制不了邪气,相搏之中受了伤。

    倘若这时有人及时向牧野静风进攻,只怕他已无法应付。

    但偷袭者也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他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的剑怎么不是插入牧野静风的体内,而是扎入了同伴的(胸xiōng)口。

    直到“附体二鬼”已缓缓倒下,他仍是未能缓过神来,更不用说向牧野静风发起进攻了。

    倒是另外几人,一见牧野静风毙敌之后,突然又跌坐于地,虽不明原因,但都知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立即有三个人拔出兵器,向牧野静风围攻过来。

    牧野静风忽然朗声道:“野有蔓草,清扬婉兮…

    三人吃了一惊,一时不知他所说的是什么话,但见他神色自若,似乎(胸xiōng)有成竹,想起方才他在转眼间转败为胜,心中惧意顿生,躇踌不前。

    牧野静风双目微垂,继续朗声道:“……城之北矣,云谁思之?习习谷风……”

    众人惊愕地望着他,不明白他(身shēn)处险境,为何突然读起诗词来,面面相觑,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牧野静风似乎忘了(身shēn)边还有八个虎视眈眈的敌人,而一心沉浸于他的百字剑诀之中。起初他的声音微有颤抖,可惜对手并非高明之士,没有由此听出他(身shēn)有内伤,而错失了良机。

    到后来,他的声音越来越顿挫起伏有致,吐字清晰圆润,连脸色也渐渐地变得红润了。

    众人见他一直未有动作,只如疯癫了般,朗读不止,终于失去耐心。

    其中一人道:“也许他这是缓兵之计,我看他定是受了伤!”

    壮了壮胆,四人齐齐向牧野静风((逼bī)bī)去,牧野静风浑如末觉,仍是一心一意念诵百字剑诀!

    “你道装神弄鬼,我们便放过你了么?”一矮胖之人暴喝一声,抢先挥刀劈向牧野静风。

    牧野静风双目倏睁,目光如电,精元内蕴,何尝像一个受了内伤的人?

    矮胖之人一直提心吊胆,倏见牧野静风安然无恙,顿时心胆(欲yù)裂,“妈呀”一声,扭头便走。

    牧野静风一声长笑,剑交右手,左手在地上一拍,人已如巨鸟飞起。

    剑光一闪,已有一颗头颅抛飞而起。

    但牧野静风的去势未停,他的左脚尖在对方躯体上一借力,(身shēn)形暴旋,剑影暴掠如虹,所及之处,又有一人如稻草人般仰天倒下。

    牧野静风受够了“附体四鬼”的压制之苦,这二次全然暴发,举手投足间毙敌二人,仍未停下,左手向地面遥击一掌,借着反弹劲风,他的(身shēn)躯再一次掠空而起,右脚扫处,又有一人头颅碎裂。

    几个起落之后,他已落在轱辘边上,守在轱辘边上的四个人中,必须有两个人抓着轱辘的摇把,否则铁链定会重新落下去,黑衣人此时定在铁链上,岂不遭殃?

    但区区两个武功平平之人,又如何抵挡得了牧野静风。

    一边诵念:“杨柳依依,雨雪菲……”一边顺手挥剑。剑起剑落间,又有两个人倒下!

    如此一来,守在轱辘旁的两个人神色大变,不知该不该松手逃命!

    牧野静风哈哈一笑,“有(情qíng)剑”倏出,又有一个倒下。

    剩下的一个人抓着摇把,已支撑不了铁锁链及黑衣人的重量,但又不肯松开手来,结果竟被摇把将他的(身shēn)躯一同带着急速旋转。

    牧野静风见状立即伸出左手,将另一边的摇把挡住,轱辘便不再倒转,而牧野静风亦藉此站稳了(身shēn)子。

    这时,弓弦之声响起,四周的乱箭又再次向牧野静风这边(射shè)来。

    牧野静风挥剑挑飞(射shè)来的乱箭,从容不迫,但另一个抓着摇把的人可就手忙脚乱了,虽然误(射shè)向他的箭少了些,但应付起来却比牧野静风更困难些!

    没多久,他已中了一箭,正中(臀tún)部,“啊哟”一声惨叫,他的双手不由自土地松开摇把,乍一松开,立觉不妥,赶紧又死命抱住,任凭插在他(身shēn)上的箭在那儿摇颤。

    牧野静风见乱箭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不由大为着急。

    正在这时,忽听得远处厮杀声飞速((逼bī)bī)近,牧野静风大喜,猜知定是十大门派的人已取得了重大胜利。

    果然,过了片刻,(射shè)向这边的箭开始变少了,显然是对方被迫抽调人手去援助同伴,以抵挡十大门派的进攻。

    牧野静风刚刚松了一口气,乱箭忽停,又见从草木丛中奔出七八个人来,直向牧野静风这边冲来,看样子(身shēn)手都颇为不弱。

    想必地下山庄的人都已知道大势已去,当务之急是救出黑衣人。而要救出黑衣人,就必须除去牧野静风,否则牧野静风站在崖顶,居高临下,一旦黑衣人掠(身shēn)上来,岂不正好被牧野静风迎个正着?

    牧野静风估计这时候黑衣人大约已接近崖顶了,一转念,突然闪开(身shēn)去。

    轱辘再一次带着那人飞快倒转,转了几圈,那人头晕眼花,再也支持不住,竟被摇把甩得飞了出去。

    所飞的方向是绝崖那边。

    《正邪天下》卷十二终——

    幻剑书盟连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