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 二 章 灵女失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范书猜测得没错,因为(日rì)剑蒙悦的意外之举,使敏儿的计划受到了重大的影响!

    在(日rì)剑蒙悦抓住敏儿的脚踝的一刹那,敏儿心中之震惊无人能知!她怎么也没有料到蒙悦会不顾一切——包括他自己的(性xìng)命——只因为听到了她的那句话!

    凭着这一点,她几乎完全可以断定蒙悦就是她这十几年来一直想着念着的父亲!

    有这样的父亲,无疑是一种自豪!是一种幸福!

    所以有那么一刻,敏儿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凶险处境!三个人便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联作一体,飞速下落!

    耳边是呼吁的风声,(身shēn)边是薄纱一般的山雾!

    敏儿清醒过来了,她用自己的左手取出一只小巧的竹哨,用力一吹。

    竹哨的尖啸声在绝崖下回((荡dàng)dàng)开来!

    此时牧野静风的脑子几乎是一片空白,在听到尖啸声后,方回过神来,不知敏儿发出此声又有何用意。

    一声刺耳的尖锐鸣叫在尖啸声后随之响起,此乃鸟鸣之声,显得有些(阴yīn)森!

    牧野静风心中顿时有些明白过来了。

    尖锐鸣叫声响起时,尚在一里之外,但转眼之间三人却已听到了振翅声,一道黑色的光弧如同闪电般(射shè)向这边!

    果然是牧野静风在倚弦山庄曾见过的二只硕大无比的巨禽!

    此时,三人下坠的速度更快了,已可以看见地面以惊人之速向他们((逼bī)bī)近,地面凸凹耸立的乱石隐约可见,因为速度太快,加上又有云雾妨碍视线,所以地面的景物扑面而来,对人的视觉产生了一种极为强烈的富有震撼力的冲击!

    感觉上,就像是一片浑沌之物向自己铺天盖地当头罩下!

    很少有人在这样的(情qíng)形下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即使并不把生死放在心上的人,也一样会感觉到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下意识恐惧!

    连牧野静风都已脸色发白!

    一声尖叫,巨翅扑肩声响起时,敏儿的双臂已被巨禽的双爪牢牢扣住!

    下落之速顿时一缓!

    但三个人的体重绝非一只巨禽所能承受的,何况他们下落了一定的时间,自然有巨大的冲力!

    黑色巨禽—声怪嘶,竟喷出一口血来!

    显然,它已用力过度受了内伤!

    几乎就在同时,又有一道金黄色的弧线划空而至,牧野静风只觉右手一痛,已被一对铁一般的利爪扣住!

    下坠的速度又慢了不少!

    双禽奋力振翅,无奈因为分量过重,加上其中那只黑色的巨禽已受了伤,所以三个人仍是不可避免地向地上落去!

    双禽力道逐渐衰减,本已减缓的速度又加快了!

    形势万分危急!

    地面上的东西已变得很大了,因为视觉角度的变化,看上去它们都已变了形,如同一只只狰狞可怖的猛兽般向他们扑来!

    敏儿心生绝望之感!她没想到自己精心布置好的退路,竟未能发挥作用!

    倏地,一直抓着她脚踝的蒙悦之手突然松开了!

    双禽忽觉分量一减,双嘶一声,下落之速大减!

    忽闻“轰”地一声响,敏儿闻之,悲呼一声:“爹!——”竟自昏迷了过去!

    等她悠悠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簇低矮的草丛里,牧野静风在一旁关切地看着自己。

    她忙支撑起(身shēn)体,急切地道:“我们目前在什么地方?”

    牧野静风见她清醒过来,暗松了一口气,忙道:“我们就在绝崖下的峡谷中。”

    敏儿忙向两侧望去,果然,只见两边都是高不可攀的绝崖,几只小鸟在绝崖的半腰处盘旋飞舞,从地上看去,已小成了一个个的黑点儿。绝崖峭壁陡立,乱石突兀!

    敏儿“啊”地一声低呼,失声道:“我爹呢?我爹在什么地方?”

    牧野静风先是一呆,半晌明白过来,道:“你说的是蒙前辈吧?他……他落了下来,自然也是在这绝谷中……只是……只是两只巨鸟带着我们又飞了一段距离才落地,所以离蒙前辈落地的地方恐怕有些远了。”

    迟疑了一下,他才接着道:“你已断定蒙前辈是你爹了?”

    敏儿像是没有听见他的问话,喃喃自语:“我一定要找到我爹!我一定要找到我爹……”

    十几年的亲(情qíng)被压抑得太久,今(日rì)蒙悦可以为了她而不顾自己的(性xìng)命,这不但使她断定对方一定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而且在那一刻,她已明白了血脉相连的深刻内涵!

    那是一种永远无法超越、无法割舍的东西,纵是曾经被岁月与磨难重重包裹,但有朝一(日rì)它仍是会发出难以阻挡的光辉!

    十几年,数千个(日rì)(日rì)夜夜的沉淀,一旦爆发,便不可抑止!

    敏儿站了起来,这才发现此山谷极为狭长,谷内长满了奇花怪木,地上纵横交错着各种各样的藤葛!

    这儿的阳光极其稀少,风也被绝崖挡在两侧,于是谷中一直是潮湿的——独特的环境所能造就的、生长的自然也是独特的东西!

    地上已积累了厚厚的一层落叶,年复一年的积累,使下面的开始腐烂成厚厚的一层,上边则是新落的枯叶,脚踩上去,先是“沙”的一声,上边的枯叶脆裂了,然后就是“咕‘的一声,下边的腐叶陷了下去,好像脚下踩着的不是真真切切的地面,而是一个不真实的梦。

    (阴yīn)暗处,角落里,有不知名的鸟鸣虫啾,因为山谷狭长幽深,声音在其中回旋飘((荡dàng)dàng),反而更增添其寂寥之感。

    敏儿与牧野静风一同向“(日rì)剑蒙悦”跌落的地方走去,一路上磕磕碰碰,因为山谷中根本没有任何路,仿佛千百年来,这儿只有土石鸟兽林木而没有人迹。

    头顶上的太阳因为有山峰的遮挡,而变得很是朦胧。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腐叶枯枝上,两只巨禽则在他们头上盘旋着,其中黑色的那只因为受了伤,不时会在树梢、山岩上栖息片刻。

    牧野静风忍不住地道:“这两只巨禽怎么会听你的使唤?”他记起了在倚弦庄受巨禽攻击的(情qíng)景。

    敏儿道:“那天在倚弦庄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一出戏,我是旦乐手下的人,这两只巨禽也是我们的人所驯服的,我自然知道使唤它们的方法。”

    说到这儿,她不由抬头向山崖上看了看,有些担忧地道:“按计划我的人是在对面山崖带着这两只巨禽等侯我,一旦我从青城山撤下来时,他们便可以接应我,现在我却意外地落在了山谷里,不知他们会不会因此而焦虑不安,贸然行事?”

    牧野静风有些意外地道:“你的人?”

    敏儿点头道:“不错,跟随我的人有六七十名,我之所以作如此选择,是想借他们的力量查找你的下落。”

    牧野静风道:“难怪你能够出现在青城山巅而不为别人所知,原来是仗着双禽帮忙。”

    敏儿道:“我相信此时江湖中人大概都以为你我必死无疑,这样一来,你我就可以免受世人的围杀。”

    说到这儿,她忽然话锋一转,道:“穆大哥,借你的剑一用。”

    她仍是称牧野静风为穆大哥,未曾改口。

    牧野静风疑惑地抽出剑来,交给敏儿。

    敏儿挥剑“嘶”地一声削下一块衣襟,在地上摊开,然后伸出右手中指,在锋利的剑刃上轻轻一抹,便有殷红的鲜血渗出!

    牧野静风惊道:“敏儿,你……”

    敏儿已用中指渗出的鲜血飞快地在布块上写下了一行字。

    写罢,将剑交还给牧野静风,然后卷起布块,轻啸一声,在头顶上盘旋着的那只金黄色巨禽已一头扎下,准确地抓住了敏儿手中的布团,然后长嘶一声,飘然升空!

    牧野静风心疼地看着她完成这一切动作,道:“这样的事本该由我来做。”

    敏儿笑了笑,道:“我要向等侯我的人报平安,免得他们见我以竹哨声引来双禽后再不见双禽飞回,会担心我出了什么事,慌乱之下,说不定就会出什么差错。”

    牧野静风道:“你用这种方法离开青城山,岂不是要冒着巨大的风险?”

    敏儿道:“在我设定这个计划时,并没有想到会出现今天这样的局面,所以原先以为可以在任何地方引来巨禽助我离开,而今天若是其他人知道我们被双禽救出,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一个人再有本事,也不可能与整个武林对抗。何况双禽久经训练,本是不会有什么意外,没想到我爹他……”

    说到这儿,大概她又想起了生死未卜的(日rì)剑蒙悦,脸色变了变,不再往下说,而是加快了步子。

    牧野静风理解她的心(情qíng),却不知该怎么安慰她,只好与之一起沉默。

    突然,敏儿一把拉住牧野静风,压低声音道:“有人!”

    她的神(情qíng)有些异样。

    牧野静风赶紧停下步子,凝神一听,果然听见不远处有男人的声音在低声细语,话语中充满了温(情qíng),听起来倒像是有人在对自己的女人说着(情qíng)话。

    两人的神色骤变,相顾而失色!难道在这绝谷中还有人生活着?

    显然此人不可能是(日rì)剑蒙悦,不仅声音不一样,而且蒙悦就算幸存下来,也不可能在这绝谷中对别人说这样的一番话!

    两人定了定神,屏息凝神,小心翼翼地向声音响起的方向走去。

    当他们穿过一丛灌木,从林子中向外望去时,赫然发现有一个人盘腿坐在地上,头发蓬乱如草,怀中偎依着一个人,从体形上看,大致能看出是一个女人。

    这绝谷中果然有人!

    一不留神,敏儿的肩碰断了一棵枯枝,发出了轻微的响声。

    盘腿坐着的人闻声霍然抬头!

    牧野静风一看,失声惊呼:“姬冷!”

    姬冷?

    敏儿惊愕至极!

    姬冷居然还活着?

    这时,那人已一跃而起,一把抓起放在他(身shēn)旁的刀鞘,嘶声道:“什么人?”

    神(情qíng)极度的吃惊与不安!显然他也没有想到这儿还有外人!

    牧野静风眼力非凡,他已发现姬冷已双目尽盲!

    江湖中人只知道姬冷、巫姒已死在范书手上,至于具体的细节却无一人知晓,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

    那么,他(身shēn)边的女人无疑就是巫姒了。

    此时,巫姒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就如睡着了一般。

    牧野静风与敏儿相视一眼,走出灌木丛,向姬冷这边慢慢地靠近!

    此时他们的内心极度吃惊,几乎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姬冷怎么会出现在这儿?若是被范书((逼bī)bī)下悬崖,又怎能不死?方才牧野静风两人有巨禽相助,尚历尽九死一生,何况是双目失明的姬冷?

    牧野静风与敏儿的((逼bī)bī)近使姬冷显得极度的不安,此时他脸上污垢不堪,双眼微陷,脸色苍白,而且削瘦得不堪入目,再也没有了昔(日rì)叱咤江湖的风采!

    但他始终不愧是一名武功卓绝的年轻刀客,在这样的局势中,他仍能伫立原地,刀鞘横封,严阵以待!

    这位曾让江湖万众瞩目的死谷年轻统领的那把刀已不在了,只剩下一柄刀鞘!

    他的口中一直在低声说着什么,牧野静风走近了一些,方听明白他是在说:“巫姐,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样一句话!

    牧野静风心中一动,一个念头不期然地升上了心头:“难道他的神智已不正常了吗?”

    目光便扫向了地上的巫姒,因为走近了些,可将她大致看清,这么一看,牧野静风感到惊骇不已!

    只见地上巫姒的脸色已绝非是正常人所有的颜色,而是一种幽绿色,她的脸已肿大,而且皮肤还有一种淡淡的白色绒毛!

    她已经死了!连她(身shēn)上穿着的衣衫也已朽烂不堪,好几处露出了幽绿色的肌肤!

    她已不再是以前美艳不可方物的“毒美人”巫姒!

    一股凉意由心底升起,牧野静风只觉头皮发麻,浑(身shēn)似乎有千万只小虫子在蠕动,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这时,敏儿也已看到了这可怖的一幕,她脸色顿时变得苍白如纸,不由自主地向牧野静风靠拢,紧紧地偎依着他,一只手用力握着他的手,手心一片冰凉!

    姬冷为何要对一具尸体说这种(情qíng)意绵绵的话?

    莫非他真的疯了?

    姬冷手中刀鞘一震,嘶声道:“你们究竟是何人?为何要闯入我与巫姐姐的家?”

    家?难道他竟把这诡异(阴yīn)森的绝谷当作了他的家?

    牧野静风看着这位本是极其出色的年轻人,轻轻地叹息了一声,缓缓地道:“我是牧野静风——也就是穆风。”

    “穆风?”姬冷茫然地重复了一遍,然后道:“我记起来了,你就是杀了死谷谷主(阴yīn)苍的穆风?”

    牧野静风一愕。

    听姬冷此言,他的神智尚在,否则也不会记起牧野静风与(阴yīn)苍之间的恩怨仇杀。但他的神(情qíng)没有丝毫的愤怒,而且直呼(阴yīn)苍之名,这似乎又很不正常!

    敏儿忽然道:“你(身shēn)为死谷统领,如今有杀了你的谷主之人在你面前,难道你不想为他报仇吗?”

    姬冷冷漠地道:“死谷不是已经全军覆亡了吗,又何需再有报仇之事?姬统领已为他的谷主死了一次,他们之间的恩怨也该就此了结了。而我不过是巫姐姐的姬兄弟而已,我们在这儿幸福地共同生活,我不希望有任何人任何事打扰我们。”

    敏儿吃惊地望着眼前的姬冷:他竟然把与已是隔世之人的巫姒呆在一起视作幸福的生活!

    一种极不舒服的感觉爬上了她的心头,她忍了再忍,仍是忍不住地道:“她明明已死了……”

    “住口!”姬冷本已变得古怪丑陋的脸容此时变得更为可怕,他大声道:“刚才她还说天气凉了,她要亲手为我缝制一件秋衣!”

    敏儿不由自主地向后退缩了一步,怯生生地看着这个古怪的人,怎么也弄不明白姬冷到底是正常的人,还是已经疯了。

    姬冷喃喃自语:“我的命是巫姐姐救下的,我知道她对我好,希望我好好地活下去,我会听她的话,永远陪着她。在这个世上,只有她一人会完全不计回报地帮我,(爱ài)护我,为我做出牺牲……”

    他缓缓地蹲下(身shēn)来,将巫姒的尸体拥在怀里。

    敏儿突然发现他已失明的双目中有泪水滑落!而泪水竟是血红色的!

    敏儿心中不由一颤,定了定神,柔声道:“我相信她的灵魂能够感受到一切。”

    言罢,便拉着牧野静风的手,慢慢地绕过姬冷——姬冷沉默如石,神(情qíng)凝重,似乎还沉浸在敏儿的那句话中。

    牧野静风与敏儿走出了半里之遥,方道:“没想到姬冷会变成这个模样,也不知他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听他的语气,大概是巫姒设法救了他,可从这么高的绝崖上落下,巫姒又怎能救下姬冷?更奇怪的是巫姒按理已死了半个月,为什么尸体至今尚未腐烂?”

    敏儿有些感慨地道:“他是如何活下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至于巫姒的尸体为什么没有腐烂,我倒能猜出个大概。”——

    幻剑书盟连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