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第 一 章 死而复生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如霜曾奉师命潜入霸天城,自然是认识眉儿的。眼见这被认定已死之人竟出现在自己面前,如霜心中的惊愕程度可想而知!

    但她曾是烟雨楼最杰出的弟子,而烟雨门平(日rì)行踪诡秘,行事怪癖,对这种“死而复生”

    之事,自然不会太过惊讶,所以如霜很快又恢复了冷静!

    屋内侍奉如霜之人是她的贴(身shēn)丫环小绿,她被这不速之客吓了一大跳,忙喝道:“什么人如此无礼!”

    眉儿目光落在如霜的脸上,忽然冷笑道:“我真不明白范书怎么可以忍受你这样丑的女人,而且还与你有了孽种!”

    如霜乍闻“孽种”二字,脸色倏变,眼中(射shè)出令人不由心生凉意的光芒!

    她本是一个冷漠如冰山的女人,只是婚后(性xìng)(情qíng)变了不少,今(日rì)眉儿一见,亦不由略生惧意!

    这时,脚步声纷沓而至,抢先进来的是孙密,紧随其后的又有七人,其中有二人已受了伤,这些人平(日rì)皆是侍卫如霜的人。

    众人立即将眉儿团团围住!眉儿本是他们的主人,加上除孙密外,再无他人知道眉儿还活着并被范书藏于地下石室中,所以在眉儿强行闯进如霜的居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以至于被她闯了进来!

    孙密向如霜施礼道:“属下救护不及,惊吓了夫人,乞求夫人降罪!”

    如霜又怎么会责怪这个忠心辅佐自己丈夫的人?她忙道:“孙兄弟不必如此,以她的武功,也惊吓不了我!”顿了一顿,又道:“只是先前皆言朴笑师兄妹都已死,今(日rì)她怎么会在这儿出现?”

    孙密的额头上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他道:“属下一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言罢,回头对其他人道:”还不快快拿下她!“众人齐声应是。

    眉儿大喝一声:“谁敢!”她将酥(胸xiōng)一(挺tǐng),傲然道:“我是你们城主最心(爱ài)的女人,一年后我就是你们的城主夫人!今(日rì)谁若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日rì)后我必让他付出百倍代价!”

    众护卫不由一愣。

    孙密大吼一声:“蠢货,这样的谎言也骗得了你们?还不动手!谁再迟缓,严惩不贷!”

    众人不敢怠慢,纷纷拔出刀来,向眉儿攻去!

    眉儿气得柳眉倒竖,抢在最前面的人已一刀向她拦腰斩来!

    只见她(身shēn)形一晃,已一脚踩在那人的膝盖上。

    “咔嚓”一声,惨叫如嗥!

    几乎便在同时,眉儿的手在对方手腕处一拍一托,刀已落于她的手中!刀一在手,不作丝毫停顿,反手挡开了一刀一剑!

    屋内顿时刀光剑影,人影闪晃!

    眉儿边打边大叫道:“你们好大胆子,竟然以下犯上,城主回来之时,便是你们的死期!

    你们以为城主真的会喜欢这个丑婆娘吗?城主最喜欢的人是我……”

    一人独斗七人,很快便已是钗横发乱,岌岌可危了!

    她久在石室中,除了伺侯偶尔来此的范书之外,再无其他事(情qíng),时间久了,武功自然荒废了不少,加上对方有七人,所以很快她已是危机百出了。

    “嗖”地一声,她的前(胸xiōng)已被划了一剑,鲜血登时在她的衣衫上洇开!

    与此同时,她的刀已插进了一个人的腹部!

    屋内登时充满了血腥气息!

    如霜不由皱了皱眉头,自从怀了孩子之后,她突然变得对血腥之气特别厌恶。

    孙密看在眼里,立即“铮”地一声拔出刀来,加入了战圈!

    孙密的加入使战局立即强弱悬殊!

    “当”地一声,眉儿手中的刀便脱手而飞,“笃”地一声没入了一根木柱中!

    孙密的刀闪电般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屋内登时静了下来!

    孙密出手如电,连点眉儿数处(穴xué)位,同时沉声道:“拖出去!”

    事已至此,他知道眉儿的下场只能是死了,范书不可能让她继续活下去。

    只不过孙密不能在如霜面前杀死她而已,他还得按如霜的意思去“审问”眉儿,当然,最后的审问结果一定是可以让如霜感到满意的。

    眉儿再糊涂,也能猜出接下来等待她的将是什么了。

    一种绝望顿时涌上心头!她的脸色一下子苍白如纸!同时又暗自后悔,后悔自己行事过于莽撞,以至于可能连范书的面都未见着便要魂归九泉了。若是多些耐心,只需一年时间,如霜产下腹中婴儿后,城主夫人的位置岂不是顺理成章地成为她的了?

    由怕生悔,由悔生恨,最后眉儿的精神已几近崩溃!

    就在将被拖出门外的时候,她突然声嘶竭力地大叫道:“夫人救我!我有话要说!今(日rì)我若就此死去,那么一年后夫人必将步我后尘!夫人!……”

    孙密一咬牙,一掌掴出,狠狠地扇在眉儿的脸颊上,眉儿那吹弹可破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指印,且很快肿起!

    “且慢!”

    如霜终于说话7.孙密一震,暗叫不妙,但又不便明着违抗如霜的命令,只好停了下来。

    如霜缓缓地道:“她是老城主的人,刚才突然出现,其中必有缘故。今(日rì)城主不在,我要代他分忧,好好审问这女人。”

    孙密忙道:“此事怎敢烦劳夫人?夫人(身shēn)有不便,若有什么差错,属下如何向霸天城三千弟兄交代?如何向城主交代?属下一定会全力办好此事!”

    眉儿心知这是自己最后的希望了,当即大声道:“夫人,我只愿回答你的问话,外人休想让我吐出一字!”

    若不是被点了(穴xué)道,她早就向如霜跪下了。

    如霜缓缓地点了点头,对孙密道:“孙兄弟,她的话你可都听见了?”

    孙密迟疑道:“这……”

    如霜道:“她的(穴xué)道被封,又岂能对我构成威胁?何况我也不是(娇jiāo)弱女子,你们退下去吧,小绿,送他们出去。”

    “是!”小绿走至孙密的(身shēn)边,垂首道:“孙统领请!”

    孙密只好无奈地道:“夫人多多保重。”又对小绿道:“好好保护夫人。”

    言罢,这才与众人一起退下,退下时自然将重伤倒地的人带了出去。

    如霜对小绿道:“将她扶到椅上坐好,你到门外去,把门关上,不要让任何人靠近这间屋子!”

    小绿愕然道:“这……”

    如霜淡淡地道:“照我说的去做,我不会有事的!”。

    小绿只好依言而行。

    如霜静静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眉儿,她的表(情qíng),冷如千年不化的寒冰!

    眉儿心中发寒,她忽然感觉到留下来也许并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同时也感觉到如霜比自己更有内涵更有心计!

    她的目光已不敢与如霜的目光相碰,原先的凶悍也已((荡dàng)dàng)然无存!

    如霜终于开口?。

    如霜道:“现在我是惟一一个可以让你活下来的人,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仅此一句,立即使眉儿的精神防线一溃千里!

    她本就不是一个不怕死的人!

    范书人未回霸天城,他的不凡事迹已先飞回了霸天城。霸天城属众知道城主在青城山巅已一战而名动天下,无不欢欣鼓舞!

    所以,迎接范书回城的队伍延伸了足足有二里多路!

    如霜没有在此列。众人对此已习以为常了。知道如霜是不愿因为自己被毁的容貌展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有损范书的威望。

    孙密一见范书,立即上前,附耳将眉儿之事告诉了范书。

    范书神色立变!他迅速扫视了四周一眼,然后方以极低的声音道:“她现在如何?”

    孙密以同样低的声音道:“押在牢中。”范书沉默了片刻,脸色慢慢地恢复了正常,他向孙密使了一个眼色,孙密知趣地退后了。

    范书便如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在属众的前呼后拥下回到了霸天城中。

    回到城中,他立即赶到如霜那儿。

    如霜一如往昔地迎接他,亲自为他沏上茶,小绿知趣地告退了。

    他们分开已有半个多月了,范书在小绿退出后,便立即坐到如霜的(身shēn)边,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疼(爱ài)地抚摸着她的腹部,高兴地道:“孩子又长大了不少。”

    如霜羞赧一笑,轻轻地道:“红袖在你之后也去了青城山,回来了为何不来见我这做师姐的?”

    范书道:“水姑娘她未曾与我一道回来。”

    如霜(身shēn)子微微一颤,有些慌乱地道:“她……她怎么了?”

    水红袖虽然年轻,但江湖经验却十分丰富,以前她离开霸天城,如霜从未如此为她担心过,可今(日rì)却有些反常了。

    范书忙道:“你放心,她没有出事。她之所以没有回来,是因为她遇见了穆风。”

    如霜“哦”了一声,惊喜地道:“没想到师妹对穆大哥竟是这般(情qíng)深意重!穆大哥自死谷一战失踪后今(日rì)终于再现,也算是好人有好报了!两人若是能走到一起,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范书轻叹道:“事与愿违,穆风他已死了,而且即使他不死,水姑娘与他在一起,也不会开心快乐的。”

    如霜大吃一惊,失声道:“穆大哥他……他怎么又会死了?”

    范书道:“想必你已知道我在青城山曾为助武帝祖诰而战,武帝(身shēn)怀绝世神功,之所以会有危险是因为在此之前,他已被穆风所伤!穆风是一个化名,他的真正姓名叫牧野静风!”

    如霜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穆大哥怎么会对武帝祖诰出手呢?

    她慌乱地道:“那么穆大哥他……他是死于武帝之手?对不对?”

    范书摇了摇头,便将青城山所发生的一切大致地说了一遍,其中自然有不少事隐瞒了。

    听罢,如霜喃喃自语:“他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想到穆风对自己及师妹的恩义,不觉黯然神伤。

    范书继续道:“牧野静风与那女人一起跳崖后,水姑娘她伤心(欲yù)绝,无论我如何劝说,她也不肯与我一同回霸天城,大概她对我拦阻了她而心怀不满吧。”

    如霜道:“穆大哥的武功那么高,从悬崖跳下去未必会有什么事。”

    范书摇头道:“那悬崖深不可测,少说也有上百丈高,何况当时他们是三人一起落下,速度自然会更快些,想必绝无生还的可能了。这事在江湖中传开后,立即掀起了轩然大波!

    谁也不明白(日rì)剑那天的举止是出于什么缘故。据说(日rì)剑前辈他本有一妻一女,大概那女人真是他的女儿吧。”

    他握着如霜的手,又柔声道:“我知道你对穆风一直心怀感激之(情qíng),可他已不再是从前的他了,我也为他这种变化感到惋惜。”

    说到这儿,范书突然话锋一转,似乎不经意地道:“听说前几天朴笑的师妹眉儿曾闯进此屋?”

    如霜慢慢地坐下了(身shēn)子,看着范书的眼睛,点头道:“不错,我一直不明白她怎么还会活着,并且竟能闯进戒备森严的霸天城城主夫人的居所。”

    她的目光并不十分的咄咄((逼bī)bī)人,但范书却有些不自然了。

    他当然不会畏怕如霜,他更不会害怕失去如霜,他是担心失去自己孩子的母亲后,从而导致失去自己的孩子。

    没有人会料到像范书这样的人,也会如此看重孩子,连孙密这样他最亲信的人也不能明白这一点。

    范书心中暗叹一声:“当断不断,必受其乱,此言不假!若是在决定让如霜生下孩子再作打算的那时便解决了眉儿,事(情qíng)也不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

    他站起(身shēn)来,缓缓地踱了几步,然后停了下来,长吁了一口气,道:“这件事我不该瞒你这么久……”

    如霜心中“咯噔”了一下,慌乱至极!听他语气,似乎已完全承认了眉儿所说的一切!

    同时眉儿所说的事(情qíng)全是有板有眼,不像在说谎。

    只听得范书继续道:“其实曾眉儿可以算是我的未婚妻子。”

    如霜没曾料到他会这么说,顿时惊呆了,半晌,方显得有些吃力地道:“此……此言当真?”

    范书道:“原霸天城主觉察出城伯怀有野心后,为笼络我,曾在私底下将他的女弟子曾眉儿许配给我。我一直希望有朝一(日rì)能将霸天城引向崭新之路,同时也可借霸天城的力量为家人报仇,所以我没有违背他的意思,他把实(情qíng)告诉我就等于给了我两条路:一条路是答应他;若是不答应,便只能走另外那条路——死路!他不能让一个不愿与他协力合作之人知道他的秘密!”

    他苦笑了一下,道:“也许,我太虚伪了,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可以违心地接受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未婚妻。老实说,当时我对此事并不如何在意,毕竟曾眉儿并不丑,但后来我才知道我犯下了一个多么大的错误!我发现她与她的师兄朴笑早有私(情qíng)!从发现这一点后,我便已不可能接受她了。后来的发展你都已知道,我成了新霸天城城主,并且一步一步地实现当初我的心愿,同时我找到了我真心喜欢的人,那就是你,曾眉儿更是不可能被我的感(情qíng)接受!”

    他的神(情qíng)显得有些复杂,沉默了片刻,方接着往下道:“只是我念及曾眉儿与我毕竟有着未婚妻的名份,虽然知道这一事的人只有几个,而现在还活着的只有我与她,但我仍是无法做到完全不顾这一点,以对待朴笑的方式对待她。我自知自己并不是大英雄大侠客,完全可以干脆利落地把这件事(情qíng)解决了,世间就根本不会再有人知道我与她之间还有这一层关系!

    但我却没能做到!”

    范书在如霜面前站定,深(情qíng)地凝视着她,接着道:“我瞒着你把她藏在霸天城中,希望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把这一切全告诉你,但这么久过去了,因为一(日rì)比一(日rì)(爱ài)你,所以我越发不敢说出来,我怕你不能原谅我,我怕因此失去你,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你的(日rì)子,我将如何度过!”

    他的眼圈红了。

    如霜心中的寒冰一点一点地被融化,不知什么时候,已有泪水从她的眼中滑落!

    她的眼睛仍是那么的美!

    原来曾眉儿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原来她与范书之间本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如霜心道:“一定是曾眉儿见范大哥如今越来越出色,成了江湖年轻一辈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人,于是便希望能够凭借她的特殊(身shēn)份,得到范大哥,成为地位显赫的城主夫人,但范大哥没有为之所动,于是她便把希望寄托在我(身shēn)上,希望我与范大哥反目,她好从中谋取渔翁之利!”

    沉浸在(爱ài)(情qíng)中的女人是世界上最盲目的女人,即使原本精明能干像如霜这样的人也不例外!她们总是能原谅她们(爱ài)着的人,甚至把原谅他们的理由也代他们想好了。

    于是,如霜感动地道:“其实,你应该早一些把事(情qíng)告诉我,换了从前的我,只怕她已不在人世了。”

    范书有些感慨地道:“她为人虽然浮了些,但尚无大恶,罪不至死。”

    如霜故意道:“你这么为她开罪,不怕我生气吗?”

    范书哈哈一笑!

    一场一触即发的狂风暴雨终于被范书成功地化解了,所以他的笑容显得很轻松!

    孙密见到范书的神色还不算太坏,便知道范书已把让自己心惊(肉ròu)跳了好几天的事(情qíng)化解了。

    他不由暗暗佩服范书!

    孙密道:“她一直关在牢中,为防再有变故,是不是……”

    他做了一个范书能心领神会的动作。

    范书摇了摇头,道:“不,我们非但不能对付曾眉儿,相反还要好好地保护好她。”

    孙密的脸上有了惊疑之色。

    范书笑了笑,道:“我不是舍不得杀她,而是因为她若是有什么差错,以夫人的心智,又岂能看不出是我们做的手脚?”

    在孩子顺利出生之前,他不愿与如霜产生任何矛盾。

    他在心中暗道:“从此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一亲眉儿芳泽了。”想到眉儿的万般风(情qíng),心中多少有些惋惜。

    范书对孙密道:“依你看,牧野静风活下来的机会有多大?”

    孙密不假思索地道:“微乎其微,几近于无!”

    范书摇了摇头,道:“你错了。如果没有(日rì)剑蒙悦,他活下来的可能(性xìng)极大!与他在一起的女人颇不简单,他们两人主动跳崖,这其中定有蹊跷,也许他们早已有脱(身shēn)之计,也正是因为想到了这一点,我才建议以废了牧野静风的武功代替取他的(性xìng)命,可惜最后没有成功。

    不过最后(日rì)剑蒙悦的意外举动也许会打乱他们的计划!”

    顿了一顿,又道:“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继续关注青城山,更要关注从青城山走脱的黑衣人。”

    孙密迟疑了一下,方道:“依城主之见,牧野静风为何会出现如此惊人的变化?”

    范书沉吟良久,终是摇了摇头——

    幻剑书盟连载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卷 第 一 章 死而复生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