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第 八 章 奸雄失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雨田共 书名:正邪天下
    牧野静风进入死谷,没有任何人会拦阻,这是(阴yīn)苍的命令!

    他在心中默默祈祷:这是杀(阴yīn)苍的绝好机会,但愿上天能助我一臂之力!

    牧野静风在死谷最核心层的那间戒备极为森严的屋子里见到了(阴yīn)苍。牧野静风已发现这间屋子四周有不下百名顶尖高手!

    也就是说,即使他杀得了(阴yīn)苍,想要从这儿脱(身shēn)而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然,这有些遗憾,但杀(阴yīn)苍才是最重要的!

    如能在这数月之内完成师祖的心愿,已是极为幸运了!

    屋内只有(阴yīn)苍一人!

    这是因为他的自信。同时,更因为他不愿让太多的人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谈话内容。

    他希望牧野静风成为他的致命秘密武器。

    牧野静风一跨入屋内,房门便被人带上了。

    屋子并不算小,但因为有(阴yīn)苍与牧野静风同时存在,却似乎一下子变得格外拥挤狭窄!

    他们两人,本就是无法共存于一个空间的!

    就像水与火那般无法共存!

    两人默默对视了有一袋烟的工夫!目光相碰处,宛如有火星冒出!

    然后,牧野静风开口了:“水姑娘在什么地方?”(阴yīn)苍道:“她很好,我知道你会为她而来的。”

    牧野静风冷冷地道:“不仅仅为她,同时也为你而来,因为我要取你的(性xìng)命!”

    (阴yīn)苍诡异一笑,道:“你我之间,也许有别的路子可以走,比如……我们可以合作!”

    牧野静风神(情qíng)肃然道:“绝无可能!”

    (阴yīn)苍道:“为什么这么自信?也许当我告诉你某个事实时,你就会改变主意了。”牧野静风傲然一笑。

    (阴yīn)苍继续道:“难道,你未曾觉得自己的(身shēn)体有什么异样吗?”

    牧野静风警惕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阴yīn)苍微微一笑,道:“你曾经服食过‘忘(情qíng)水’吧?”

    牧野静风道:“是又如何?”

    (阴yīn)苍得意地一笑,道:“既然你已承认服食了‘忘(情qíng)水’,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在药中做了手脚,此时的你,体内已潜伏有剧毒,从中毒之(日rì)起,一个月内如得不到解药,你将经脉尽爆而亡!”

    牧野静风心道:“果然与悬壶老人说的一模一样!”

    口中却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阴yīn)苍叹了一口气,道:“可这是事实,你不妨以内家真力冲击‘气海(穴xué)’试试!”

    牧野静风不屑地道:“我倒要看看你能耍出什么样的伎俩!”当下,他便提运真力,然后向气海(穴xué)冲去——这一切,全是做给(阴yīn)苍看的,他深知(阴yīn)苍老(奸jiān)巨滑,如果残演得不够真切,只怕会有露馅的危险!

    便见他忽然轻轻地“啊”了一声,神色剧变,惊骇地道:“这……这是为何?”

    为了加强效果,他甚至以内力((逼bī)bī)出一头细密的汗水来,眉头深深锁作一团!

    (阴yīn)苍仰天长笑!

    牧野静风咬牙道:“用这等手段,算什么英雄?”(阴yīn)苍戛然而止,道:“英雄?不错!

    我根本不是英雄,我亦从未打算做什么英雄,英雄的下场总是可悲的,比如卓老儿,如果他不是一心想当什么英雄,也许现在他还是好好地活着!”顿了一顿,又道:“所谓的正义侠道全是虚伪的,权力与地位才是真实的东西!”牧野静风的手按在剑柄上,缓缓拔剑。(阴yīn)苍很平静地看着他,用那种(胸xiōng)有成竹的目光看着他。

    他不相信世间真的有不怕死之人。

    何况,牧野静风应该明白他自己就算出手了也未必能杀了(阴yīn)苍。

    既然如此,他又何必拿自己的(性xìng)命开玩笑?

    牧野静风拔剑的速度很慢,慢得让人怀疑他的剑是否已与剑鞘锈作一处!

    他目光中的凌人杀意却在一点一点地减弱,(阴yīn)苍发现牧野静风的喉节滑动了一下,似乎在费力地咽下一口口水。

    这绝不是一个绝世高手在临战前应有的动作!

    绝世高手在出手之前,他的所有精气之神乃至(情qíng)感、思想都是集于一处。在那一时刻,他所有的动作都是为了出招。

    而多余的动作,哪怕仅仅是细微如咽唾液也是绝对不会出现的!

    但牧野静风却有了这种本不该有的动作!

    这只能说明他的内心深处有了矛盾与动摇——察觉到这一点,(阴yīn)苍的嘴角处不由挂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他已完全相信自己的计划即将成功!牧野静风会成为他座下最出色的一员战将!

    他知道人的心灵便如江河之堤一般,只要有一点点的缺口,便会越冲越大,最后整个大堤便完全崩溃!

    比如姬冷,当年也曾与牧野静风一样怀有一腔(热rè)血与所谓的侠义之心,但他终是被(阴yīn)苍的邪魔魅力所折服,成了如今(阴yīn)苍最为得意的心腹战将。

    现在,(阴yīn)苍便在等待着牧野静风心灵中出现一个缺口。

    在剑(身shēn)即将脱离剑鞘前的一瞬间,牧野静风的动作凝住了!

    (阴yīn)苍的心中一阵狂喜!但他绝不会把这种心(情qíng)表露在脸上,否则很可能会刺激牧野静风的斗志!

    牧野静风的眼中闪过一种复杂的光芒。

    终于,他开口道:“我有三个要求。”他的声音已有些嘶哑。

    (阴yīn)苍心中大石终于落地!他点头道:“你说吧。”牧野静风道:“第一,先放了水姑娘。”(阴yīn)苍未加任何思索,便点头应(允yǔn)。

    接着,便见他拍了拍掌,姬冷应声而入。

    (阴yīn)苍道:“立即放了水姑娘。”当年他为了笼络姬冷,连自己手下的护法也不惜杀之,何况现在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水红袖?再说他将水红袖擒来,其目的本就是为了牧野静风。

    一旦得到了牧野静风,他便可以让牧野静风潜回白道内部,在这一点上,牧野静风所能起的作用是他人无法替代的!

    一个连卓英雄都可以二次为之做出重大牺牲的年轻人,江湖中人怎不对他刮目相看?

    姬冷看了牧野静风一眼,恭(身shēn)而退。

    牧野静风又道:“我不希望此事让江湖中人知道。”(阴yīn)苍同样是立即答应下来了,他本就不会让江湖中人知道此事,如今的牧野静风在江湖中已是名声鹊起的少侠,他可以借此(身shēn)份为死谷做许多事。

    (阴yīn)苍道:“那么,第三件是什么事呢?”牧野静风“铮”地一声收回了剑,他道:“我要得到可以化解一年毒(性xìng)的解药。”

    (阴yīn)苍在极短的时间里转念无数。

    他心想:“难道他是希望能在这一年内把自己所中的毒化去?这并非绝无可能,但可能(性xìng)不大,我只需及时将悬壶老人除去,他要化开此毒就更是困难了。再说这一年中,他一定会为死谷做出不少事。这便可以成为我心中的把柄,因此到时就是骑虎难下了。”当下,他应(允yǔn)道:“我答应你的条件,但现在我(身shēn)上只有三个月的解药,你先将它服下,剩下的我立即让人送来!”言罢,他探手入怀,掏出一个精致小巧的皮囊,小心地打开木塞子,然后从里面倒出三粒紫色的似乎有些透明的药丸来,道:“这便是解药,你自己来取。”他伸出手,将药丸摊在手心。

    牧野静风走近(阴yīn)苍,似乎便要去拿,但忽然改变了主意,收回手来,道:“将药丸放到桌上即可。”(阴yīn)苍一笑,他想对方定是担心自己在给药的时候乘机发难,于是便依言将三粒药丸放在桌上。

    牧野静风神(情qíng)颇为警惕,似乎对(阴yīn)苍心存戒备,他的手甚至是握在剑柄上的。

    为了打消牧野静风心中的顾虑,(阴yīn)苍使自己全(身shēn)心地放松,他不希望让牧野静风感觉到任何危险的气息,以免前功尽弃。

    牧野静风微弯(身shēn)形,拾起桌上的三粒药丸,看了看,忽然道:“如果这并不是真正的解药,而是剧毒之物,我服下之后,岂不是中了你的圈(套tào)?”(阴yīn)苍一怔,正待开口,牧野静风却又道:“我相信你不会用这种不入流的伎俩骗人。”言罢,他手一扬,三粒药丸便落入他自己的口中。

    (阴yīn)苍终于松了一口气。

    几乎便在这时,牧野静风的剑突然如电一般闪(射shè)而出!

    出手便是一招“魔消道长”!

    (阴yīn)苍顿时有遍体生寒的感觉!牧野静风的剑势所能攻击的方位已不仅仅是对手的(身shēn)躯,还有对手的心灵!

    而(阴yīn)苍为了打消牧野静风的顾虑,他当然是尽可能地让自己全(身shēn)放松,面对牧野静风突如其来的攻击,顿时陷入被动之困境!

    重重剑浪,如风起云涌般向(阴yīn)苍卷去!室内顿时光芒闪烁,劲气狂飚!

    (阴yīn)苍的(身shēn)躯便如同一片毫无分量的羽毛,顺着剑势飘飞!

    牧野静风决不会失去这等先机,他那举世无双的”平天剑法”绵绵密密而出,不留一丝一毫的间隙!

    (阴yīn)苍一直没有反击的机会!因为牧野静风的剑已快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再配以他独步天下之轻功,使得他的攻击便如水银流泄一般,只要对方有一丝可乘之机,他便可乘势而入!

    但(阴yīn)苍终究是(阴yīn)苍!他的武功之高,远出牧野静风的想象!

    当牧野静风攻至第四招的时候,(阴yīn)苍竟在对方似乎要席卷一切的剑势下缓过劲来,开始反击!

    拳风如啸!

    牧野静风惊骇地发现对方的拳术远在自己拳术之上——尽管(阴yīn)苍所练的极可能就是平天拳术,与他的拳法同出一辙,但(阴yīn)苍的拳法之精绝凌厉,显然已超出了牧野静风已领悟的范围!

    两人在室内倏退迅进,疾快无伦!转眼间,两人已激斗了百多招!

    屋内物什已在剑气拳风中四散纷飞!瞬息之间,屋内已是一片狼籍!

    (阴yīn)苍又惊又怒,沉声喝道:“小子,难道你不怕三个月后血脉尽爆而亡吗?”

    牧野静风长笑道:“老贼,便是死我也要拉个垫背的。”他没有说出实(情qíng),是担心自己如果胜不了(阴yīn)苍,事后(阴yīn)苍势必对悬壶老人有所不利。虽然悬壶老人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但牧野静风不可能再去连累他。

    (阴yīn)苍吃亏之处便在于他的拳法大多是已为牧野静风所熟知的,所以无形之中,牧野静风便几乎有一种“未卜先知”的优势了。

    好在他自己的天份资质极高,已从“平天拳法”中挖掘捉摸出了其他的一些东西,因此他方可以勉力与牧野静风平分秋色!

    (阴yīn)苍不知内(情qíng),见牧野静风对自己的绝世拳法竟并不畏怯,心中惊惑不已。

    “轰”地一声,整间屋于终于承受不起两个绝世高手的先天真气的汹涌激((荡dàng)dàng),轰然塌落!

    尘埃碎木漫天飞舞,声势骇人!

    两个人都冲天而起,无论碎石断木,一接近他们的(身shēn)躯,立即倒飞!

    尘埃落定!

    (身shēn)形飘落!

    而此时在这片废墟四周,立即有数十人团团围住!

    很快,数十人变为一百多人,然后再增!没过多久,在这片废墟四周,已密密麻麻地围上了近千人!他们并没有出现惊慌失措的迹象,而是在姬冷的指挥下,分成三层,将这片废墟层层包围!

    牧野静风心中明白,此时即使能杀了(阴yīn)苍,要想全(身shēn)退出死谷,也是难比登天了。

    但这一切本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如果能杀了(阴yīn)苍,其他的一切就不足为虑!

    死谷中人没有对牧野静风群击而攻之,(阴yīn)苍与牧野静风之间的决战,不是寻常之人所能插上手的!

    若贸然攻入,不仅仅是可能白送一条(性xìng)命,而且还可能妨碍了(阴yīn)苍!

    牧野静风没有想到自己突出杀手,却未能收到奇袭之功效,不免有些懊恼!

    一声清叱,剑势如虹,直((逼bī)bī)而出!

    剑法堪称旷古绝今,蕴含着天地至理,有君临天下之气象!

    (阴yīn)苍并未示弱,大喝一声,拳道如涛翻浪卷,劲气激((荡dàng)dàng),无边拳影,径直迎向漫天寒刃!

    他双拳又是如铜铁铸造,不灭不朽!

    一连串的如同金铁交鸣之声响彻死谷!

    若非亲见,谁能相信这是一双(肉ròu)拳与剑(身shēn)相击之声?

    两人一合乍分!

    牧野静风的脸色已有些苍白了,看样子定是受了内伤。

    而(阴yīn)苍则踉跑退了几步,强自站定,鲜血自他的右肩处不断涌出,染红了他的半边(身shēn)子!

    两人几乎是旗鼓相当,平分秋色。

    牧野静风决不能让单打独斗的局面变成被(阴yīn)苍属众围攻!当即沉喝一声,(身shēn)如弹簧般着地即起,飞速弹(射shè)向(阴yīn)苍!

    森冷剑气如潮涌出,场内气劲奔流如迭,使人心颤胆寒!

    (阴yīn)苍发现对方已是豁命一搏,不惜同死,心中震怒至极!因为无论是他胜还是牧野静风胜,他促使牧野静风归顺的计划都已落空了!

    这其中本已凝入了他不少的心思。

    当即他奋起数拳,兜头迎上牧野静风,同时发问:“姬冷,那姓水的丫头可曾走出了死谷?”一听此言,牧野静风心中一震,暗自叫苦,后悔不该求战心切,以至于忽视了这一点。

    如果水红袖虽被放走,但一时还未离开死谷,自己与(阴yīn)苍已经翻脸,岂不是等于亲手把水红袖往绝路上送了?

    却听得姬冷一怔,方道:“她……她尚未出谷,我立即派人将她拿下!”牧野静风听出他的语气先是有些迟疑,又有些沮丧,不由暗忖道:“看样子也许他已意识到如果水红袖未出死谷对我将大大不利,所以便以此言使我心神不定!而事实上水红袖已经离开了死谷!”

    但愿的确如自己推测的一样!

    同时心中也有些佩服姬冷的心思慎密!能在仓促之间迅速看出事(情qíng)之关键——

    幻剑书盟连载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正邪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