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篇 分兵派将(下)

    <---凤舞文学网--->    负愈哦了一声,心说: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啊?你这加班休息的地方,是肯定是加班但加班的内容就不一定,就看你门口接待员就啥都明白了。--凤舞文学网--

    心里虽然这么想,可负愈表面还是颇为平静。刘局长站起给负愈沏了杯茶。负愈端起来小酌了一口,感叹道:“好茶!”

    “兄弟也茶?”

    “略微有些研究吧!”

    “哦!”

    两人又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刘局抢先开口道:“负老弟,今天来这里为了什么事啊?”负愈喝了口茶,开口道:“不瞒你说,我今天来确实就是为了上班,怎么说我也是这的一份子,哪能一天班也不上呢?为党的干部要起到领头羊的作用嘛…”

    刘局长一笑,“负老弟所言极是,哦,对了,我们正好有个会,你要不要去视察一下!”

    负愈点点头,“视察可不敢,只是发表点意见还是可以的!”说完起随着刘局长走出办公室,向会议室走去。

    坐在会议桌前,听着一群**的官员发表着废话连篇的演讲,内容无非是什么加强党风廉正建设、什么三个代表又多么邓小平理论的话。而底下的人呢无非就是拍拍马,称赞下领导的功绩,而这位刘大局长偏偏总是在负愈昏昏睡的时候让他发表点意见。弄的负愈是一个头好几个大啊!就在会议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后,负愈实在是受不了了,借口有电话溜出了会议室。

    站在走廊上,打开旁边的窗户,负愈贪婪的呼吸着户外的空气,从来没有感觉到原来家乡的空气竟然这么好,站在窗口吸了枝烟,活动了下筋骨,缓步往会议室走去,毕竟开会也是工作的一部分嘛,总得坚持下去。可是就当他要用手推开会议室大门的一瞬间,他听到了一个消息,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消息。原来就在他要开门的时候,忽然听到刘局的声音在里面响起:“各位,想必大家都看过了那份文件了,这件事上面盯的很紧,数百名本山口组成员来到东北,具体的目的还不详…”刘局长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唠叨了很长时间,可后面的话负愈一句也没有听进去,他的脑子机器般运转了起来:山口组?数百人?瞬间他的双眼出两道寒光,一股无形的却犹如实质般的杀气从他体内冲出。在会议室里的刘局长背对着大门正在狂喷唾沫星子,猛的打了个寒战,感觉后背鸡皮疙瘩起了好几层,心里暗骂:这天怎么这么他妈的冷呢!随即大吼道:“把空调的温度调高点,这么TMD冷!”

    会议室里面的其他人都傻了,今天这位大领导怎么了,发这么大脾气!把空调开大?都快要死了,还要开大啊?屋子里面的人个个面前一堆纸巾,额头上的汗水还在不断往外渗可是人家是一把手,敢怒不敢言啊!只能忍着了!

    众人心里正在暗骂的时候,只听咣当一声,会议室的门被踢开了,负愈大步走了进来,脸上挂着让人不寒而立的表。刘局回头一看是负愈。只见负愈的双眼通红,脸上云密布,不知所谓何故?忙问道:“负老弟,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体不舒服?”

    负愈的表瞬间180℃大转弯,“啊?呵呵不是,我没有事,是家里面出了点事,哎,这不在一会都不行!”脸上带着灿烂的让人不能直视的笑容,众人心中疑惑,这是什么况啊?瞬间变脸,比变魔术变的都快。

    刘局长微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啊,那负老弟赶紧回家处理吧,正事要紧!”

    负愈点了点头,冲周围人一抱拳:“那刘局、各位,小弟就先行一步了啊!”说完,转走出会议室大门,当走出安全局大门,负愈的脸上就像要冻上了似的,也没有几叫司机来接他,直接打了辆出租车就回到了别墅。

    众小弟一见大哥回来了,赶紧去把负愈接进别墅。坐在客厅里面,负愈的脑子飞快的旋转了起来:“家里的兄弟全都外派了出去,各方都抽调不出人手,就算能抽出人手,现在远水也不解近渴啊!家里面就剩下几百个兄弟,依照以往跟本人的对决来看,恐怕这几百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付!怎么办才好呢?…心中划着弧,脸上的表晴不定,手下的人看出大哥有心事,可是却没有人敢问,一个个的站在负愈周围呆呆的看着老大,好半天,猛的他想到了一个人,暗呼:有救了!抬起头,一看手下的兄弟一个个的木呆呆的看着自己,负愈楞了下,从上到下打量下自己,没发现任何不正常的地方。--凤-舞-文-学-网--

    “恩哼!”负愈咳嗽一声,兄弟们反映过来,“怎么?都没有事干了吗?还是我上长草了?”众小弟楞了一下,便散开了,各自找事去做。

    负愈微微一笑,随手拿起边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嘟…嘟,谁啊?”

    “鹰哥,怎么那么大火气啊?”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哎呀,原来是负老弟啊,怎么想起大哥我来了,我还以为是谁呢!”电话里面隐隐的传来女人呢喃的声音。负愈一笑,“哦?我说鹰哥那么大火气呢,是不是那小妞没有伺候好大哥啊?没想到啊…”

    “啊?没想到什么啊?”

    “哈哈,没想到大哥白天还有这种雅兴啊!”

    鹰老大无奈的叹口气:“哎,这上了年纪啦!这方面也不行事啦!对了,不说这些了。说正经的吧,你给我打电话不是为了就和我唠家常吧?”

    负愈嘴角的笑更深了,“大哥,就是聪明啊!”然后负愈把今天听到的跟鹰老大说了一遍。听后鹰老大皱了皱眉:“那兄弟的意思是…”

    “我这面的人手紧缺,所以希望大哥派点人过来支援下,而且要快!”

    “哦!”鹰老大长叹了一声,“那这样吧,明天我就带500人过去吧”

    “不必了吧!大哥那么忙,而且这面又危险,怎么好意思让大哥受累呢?”

    “没说的,咱们这关系你还跟我客气什么呢?就这样定了。”说完,鹰老大就把电话撂了。眼中冒出一丝寒光,“妈的,正好借这次老子就整死你,等着瞧吧!负愈!”嘟囔完,看了看上赤**在那呢喃的小美人,猛的扑了过去,紧接着就响起了女人的呻吟声。

    次清晨,漠河东进会的成员开始紧张的调度起来,陈有强因为昨天接到负愈的电话,所以没有任何动作,只是呆呆的看着鹰老大在那忙的火朝天。他没有动作也正和鹰老大的意,此次,鹰老大把自己培养出来的心腹手下尽数调出,万一陈有强要是带人跟着去,他心里还真就没有底。一看陈有强没有要跟去的意思,干脆他就吩咐他看家。

    10:30分,鹰老大将自己的500人分五组以不同的方式直奔S。而他自己则带着十几个精英手下坐飞机抢先抵达了S。他一出机场,就见到负愈满面笑容的站在他那总也不换的黑色奥迪前面,一见。老大几个来了,负愈的笑更加的灿烂了,张开双臂迎了上来,鹰老大也张开双臂给了负愈一个大大的拥抱。

    “鹰哥果然讲信用啊、够义气,急兄弟之所急,这么快就赶了过来,兄弟谢过了!”负愈对着鹰老大抱了抱拳!

    “哪里?兄弟之间还用那么客气嘛!再说了,我是你的手下,老大的一句话,就是油锅我不也得跳吗?”

    “鹰哥言重了,就象您说的那样,我们是兄弟!”负愈微微笑笑。

    两人携手揽腕的上了负愈的车,鹰老大的手下跟负愈的手下上了后面的车,几辆车一溜烟的开回了别墅。

    进了别墅,鹰老大四处打量了一下,“兄弟好大的手笔啊!”

    负愈一笑,“这些都是我不在的时候,手下的兄弟们弄的,还算可以吧,不过分跟谁比,要是跟哥哥你的别墅比,那就太寒酸了,我这就跟贫民窟差不多了!”

    “哎!兄弟过谦了!”虽然嘴上这么说,可他的脸上的笑容已经告诉负愈他心中也是这个想法。

    手下的小弟给沏上茶,负愈喝了一口,脸上洋溢着回味无穷的表。“鹰哥,喝啊!上等的龙井!”

    “呵呵,我是粗人,可不懂得品茶!”负愈摇头一笑。

    猛然间负愈想到了个事,这才吩咐手下人,领鹰老大的手下进房间去休息。他自己则领着鹰老大来到一个房间,将他让了进去,他也跟着走了进去。鹰老大四处打量了一下,点点头,道声不错。

    两人落座后,鹰老大将自己的人数跟负愈说了一下,然后告诉他这几天内所有人都能到齐,自己先领几个兄弟过来看看况。要是都坐飞机过来的话,怕这面的家伙不够,所以只能从不同的渠道走…

    负愈点点头,又和他唠了会家常,便让鹰老大休息,他走出房间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脑子却在飞速的旋转着,他看出了鹰老大有想干掉他的意思。当他收下鹰老大就想到他必然有反叛那天,可是如今的这个况也容不得他多想了,虽然是种潜在的危险,可必须得用他。心中盘算着怎么能够两全其美呢…

    转眼间夜幕已经降临,东北的冬天天黑的很早,五点左右就基本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负愈也甚是大方,在万豪酒店为鹰老大摆酒接风,并将自己的‘人’叫来一起喝酒。席间,鹰老大一直夸负愈义气,又不断的称赞弟妹漂亮,并且眼睛不断的往这位‘弟妹’上瞄,负愈不是没有看见,可也并没有怎么在意,毕竟在道上抢兄弟女人的事很少发生,一旦发生之后在道上是没有立足之地的,为人所不齿的。

    一顿饭吃了4个多小时,大部分的人都吃到了桌子底下去了,负愈也有了七分的醉意,可脑子还算清醒,打了个电话叫了些兄弟来把这里的人抬回家去,吩咐完他便沉沉的睡去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负愈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头特别的沉,自语了一句,打开窗帘一看天都大亮了,头甚是晕,咣当一他整个体跌到了上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啊!好觉啊!”负愈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脸上露出了发自心底的灿烂的笑容,也只有这个时候他的脸上才能卸下伪装。梳洗完毕,换了休闲装,走下楼去,一看鹰老大正坐在客厅里悠闲的品着茶,脸上带着得意且满足的笑容。

    “咳!”负愈轻轻的咳嗽一声,“鹰兄好雅兴啊!”脸上挂着他那阳光般的微笑。只见鹰老大的表微变,随即露出笑容,“哪里,还不是老弟招待的到位,让哥哥心俱爽!呵呵!”这时,负愈已经走下楼梯坐到了鹰老大的对面,鹰老大脸上一闪即逝的表没有逃脱他的眼睛,心中犯着合计,定然是有什么事发生。表面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叫手下人沏上茶,轻酌口茶水,脸上呈现出享受的表,跟鹰老大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正在闲谈的时候,手下一个小弟走过来,伏在负愈耳边嘀咕了几句,负愈点了点头,跟那个小弟说了几句让他下去。

    鹰老大眼睛一闪,随即笑道:“怎么?负老弟,什么事这么秘密啊?还不让人知道!”

    “哈哈”,负愈笑了下,“兄弟可没有隐瞒大哥的,我兄弟说大哥你的手下都到了,请示我怎么安排,我就交代了一下,就是这样子!”

    “哦!是这样啊!呵呵!”鹰老大面露尴尬之色。

    “那老哥哥以为是什么呢?”说着负愈两个眼睛放出两道寒光在了鹰老大脸上,鹰老大感觉到灼人的目光,脑门瞬间见了汗,忙答道:“没,没有什么!”心中却暗暗发狠:你不用现在给老子狂,你等着的,老子尝完了你的妞,让你带过瘾绿帽子,然后老子在给你脑袋上来一枪。负愈捕捉到鹰老大眼里的变化,心说,好啊,狗急想跳墙,现在就想动手了,那好,那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其实负愈只是猜对了一半,还有些事他并不知道。他要是知道了现在也不可能还装的那么平静。也幸亏他现在不知道,否则现在动手对他后的影响很大,可这个事也成为他后险些丧命的导火琐。

    就在昨天晚上众人都喝醉的时候,负愈叫来兄弟将所有的人抬回别墅。在这所有人当中就鹰老大没有喝醉,可是他心中有个计划,所以他明明没有醉却装做已经喝醉了的样子。回到别墅后,他还坚持着在客厅里面喝了点茶,装做醒了点酒的样子,告诉负愈手下的人说他们的老大吩咐放他们一天假,愿意去哪就去哪玩!那些人也都知道负愈和他的关系,隐隐的他就是东进除了负愈和兴华外的最有地位的人,所以众人就听信了他的话纷纷跑出去逍遥快活去了,现在整个别墅里面就剩下他一个人还是清醒的了。(当然院子里面还有巡逻的)他坐在沙发上,回忆着‘弟妹’的天使般的面孔和魔鬼般的材,老鹰的色心顿起,心说负愈是他妈的什么东西,可他却发展起来了而且发展的那么快,边还有这么正点的小妞,我就要取代他。干掉他,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这么个尤物留着不是浪费了吗,不如…

    想到这,他就趁着夜色摸到了负愈的女朋友所在的那个房间,没敢开灯。进到屋子中,窗户上没有挂窗帘,就见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洒在上,照在小人儿的脸上,呈现出的是说不出的清丽动人。鹰老大从来就没见过这么清纯的小姑娘,在他边的一般都是些胭脂俗粉,看到了这么美丽的个美女,心底的唯一的一点点顾虑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匆忙的脱掉自己的衣服,一下子扑到了上,压在了小人儿的上,手法娴熟的几下就将上人儿的衣服解了下来,扔到了一边,双手揉捏着拔饱满的双峰。小人儿轻声的呻吟着,口中还**道着:“恩,负哥,你好坏啊,轻点!人家会疼的!”

    鹰老大的火蹭的就窜到脑门,妈的睡觉还想着那小子!可转**一想,管他呢,反正今天晚上你是我的,嘿嘿!脸上露出了的笑容,左手继续揉捏着上面的大山,右手顺着她的洁白细嫩的大腿向百花丛中探去,手指停留在花丛的最深处反复的摩挲。

    上人儿由缓慢的轻吟逐渐变的急促,口中叫着:“不要,负愈不要这样!”鹰老大听着这仿若仙音的呻吟声,已经按耐不住自己澎湃的血液,久违的激又回来了…一把拽下她的裙子,拉下了她已经湿漉漉的内裤,猛的进入了她的体。她惊呼了一声,接着开始持续的呻吟起来。猛的鹰老大感觉自己的下体触碰到什么东西,突然一使劲感觉那个东西破裂开来,紧接着一些液状的黏糊糊的东西流了出来,微微楞了一下,他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原来这个小妞负愈那小子还没上过,竟然还是个雏,看来老天还是真照顾我啊,哈哈…

    所以今天早上当负愈看鹰老大的时候,他的脸上带着那种得意洋洋的表,这些事由于是发生在晚上,而且当时的所有人都因为喝醉了,根本无从知道。要是知道了,这个后果…

    鹰老大一看负愈的表,忙谎称自己累了,要上去休息了!负愈也没有阻拦,看到鹰老大上了楼,他走出别墅给去接人的小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把鹰老大来的人都安排到外面的酒店了,不要带回来!手下的小弟不明白怎么回事可也不敢问,只能照做。然后负愈又给陈有强打去电话告诉他把那面都控制下来,鹰老大有反心,然后说等他把那面稳定好后去吉林找刚子然后速度过来支援。

    最后负愈又把电话打给黄铁柱,跟他聊了约莫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最后告诉他‘不要声张,带人去办就可以了!’(具体内容后文会有所交代)

    一切安排完毕,负愈将还留在别墅里面的小头目都集中起来叫到了密室里面开了个会,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他们叫心腹手下盯紧鹰老大的人的一举一动,一旦有异动,立刻向我汇报…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路之社会潜规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