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玲珑的大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玲 珑 书名:穿到异国找帅哥
    <---凤舞文学网--->

    :!

    小甲只是雪鹰部落训练的众多玩具中的其中一个命运从被选中训练成玩具那天起就已经注定和其他玩具一样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一个依靠平静地活下去。--凤舞文学网--唯一不同的是小甲对颜色极其的敏感画一幅好画。不过很可惜生错了时代这个世界的人们欣赏不了他画的东西。

    花娘娘是小甲的第一个主人小甲也和其他的玩具一样将希望寄托在第一次侍寝上。

    他很尽心很卖力然而第二天还是被丢弃到了一边。不受宠的玩具下场是十分凄惨的会叫更多的人们玩乐会成为更多人泄的玩偶。

    暴力的侵犯、尊严的践踏让他的格和心理开始扭曲。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随着体、心灵伤害的增加快要崩溃的时候找到了一个宣泄口——臆想。

    他所说的利用五年时间挖地洞逃跑、咬死一个人和刺杀花娘娘以及跟玲珑说他活不了多长时间了都是在说谎。谎说多了他也就将自己想象成了谎言中的那个自己至少心理得到了一个缓解。

    没有人在意他说的真假也没有人去在乎这些。

    当时花娘娘准备用小申他们四个去换玲玥并没有小甲后来觉得用四个去换有点少正好看见收拾干净整洁的小甲临时叫来充数。

    小甲幸运的就是长着一张五官精致的脸还没有毁容幸运的就是花娘娘知道小甲侍过寝但并不知道被太多人玩乐过幸运的就是当时小甲也像今天一样正打算赶赴战场所以才收拾的干净整洁。

    就这样小甲因为临时凑数来到了玲珑的边。

    小甲从小就被训练怎样去伺候人长大又过着一种非人的生活即使来到玲珑的边玲珑关心有加但那颗晦暗的心依然晦暗。

    今天之所以要杀玲珑就是想让自己的谎言成为现实。就算成为不了现实也想要得到一个结果和过去一样被丢给更多的人玩乐或者被杀死。

    自从来到涅槃谷安定下来小甲一直很烦躁。玲珑是不同于花娘娘的这里的人也不同于曾经所在环境里的那些人。没有谁来冒犯也没有谁瞧不起看到更多的是融洽的景这触动了一直沉积于内心深处的东西——原来也可以这样活着。

    可他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像微、冰翼他们那样甚至都不如小可他们。当玲珑看他的时候他就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扎自己的心无地自容越是这样他就越表现出一脸讥诮的笑。

    小甲很笑痛苦的时候、侮辱的时候、折磨的时候……

    这也是刺杀玲珑的又一个原因。

    他知道杀不了玲珑他只要后面的结果当这个结果太出乎他的意料时内心被一种巨大的恐惧包围上。

    他不想这样他一点都不想他很后悔想着一切都没有生该多好甚至还想过如果今晚给玲珑侍寝了也许可以继续曾经那个美好的希望。

    可是没有了。

    他没想到这世上还有这种恐惧。低垂着头整个体缩在一起不停地颤抖。

    他想说话却说不出来想笑却只觉得脸上僵硬。他很想很想告诉玲珑他不是想杀她是希望用这种方式来结束结束自己也好结束希望也好总之要一种结束。

    也许人得到的东西多了就会想得到更多。按理说小甲已经有了一个依靠可以平静地活下去可又在内心深处涌起了另一种希望——站到玲珑的边去!

    和他们一样……那该多好!

    这种希望简直就是一种至死的折磨!

    玲珑轻轻放开他的手拍拍他声音尽量放柔和。

    “今晚让你来是想告诉你你画的画非常好!如果你喜欢画我可以让人给你更多的颜料……回去睡吧小甲。”

    玲珑并不知道小甲的真实想法还以为是小甲以为自己要他侍寝心里不愿意才弄出这么一出。给他披好衣服。

    “去吧。--凤-舞-文-学-网--”

    小甲点了点头并不抬头等玲珑后退了一下准备起忽然道。

    “……大领……”

    “……嗯?什么?”

    “……上次大领在死亡之城和纳兰先生战八部天龙的时候谁都看见了……”

    “什么!”玲珑吃了一惊。

    “当时玲玥领下了死令不许外传更不许大领知道……”

    玲珑恍然怪不得一路上人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

    玲玥不叫外传大概是因为当时有一段着体与纳兰相对怕有损苍狼部落的体面。不告诉自己是怕自己有心理负担吧?

    “你为什么要说这些?”

    “……小甲告诉大领是小甲觉得大领应该知道……还有还有……我画上的那个人是……大领……”

    玲珑微怔并没有看画而是深深注视着小甲注视着这个……有点特别的金童。

    小甲终于抬起了头一种勇气慢慢生出对视上玲珑的目光。

    消失已久的灼目光是如此的火辣!

    ……

    第二天玲珑与绿色之羽将在次晚上大婚公布出来除了高娃、银花内外涅槃谷上下一片哗然!玲珑要跟绿色之羽大婚?一时谁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珍珠自嘲了一句。

    “我以为跟我大婚呢!”

    每一个相关人心里都非常不舒服!

    开始玲珑也没有觉得什么不过是为了高娃解毒而已可当次随着男方一批批的客人到来山上山下一片喜气洋洋才觉得大婚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仪式而是一件真正严肃的大事心里有些怪怪的。

    “玲珑……”高娃走了过来。

    玲珑笑道。

    “你怎么出来了?”

    “微告诉我出来走走对孩子好。”

    “这个微也知道啊!”

    高娃笑了停了半晌。

    “你是不是……不舒服?”

    “你指什么?跟绿色之羽大婚?哪能呢!说起来人家也是翩翩美少年我这便宜可是占大了!再说我这种女人谁娶了谁倒霉!”

    “……其实都怪我……当时……”

    “行了!高娃我心里开心的。你该知道我好色成羽人长得那么帅又有这么好的理由让我拥有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高娃盯着玲珑看了一会担忧一扫而光。

    “你呀!其实我觉得绿色之羽你要了他也不错……就是这种方式……”

    “行了!我知道自己很色不用再提醒我啦!”

    “呵呵!他们……不会打起来吧?”这才是高娃最担心的。

    “你还是关心肚子里的孩子吧!”玲珑没好气地道“快回去吧!小心点!”

    高娃笑着点点头走了。

    玲珑叹了口气打起来……不能吧?走了一会转去微那里溪水正好也在。

    溪水见玲珑来了起想走玲珑连忙拦住。

    “怎么我一来你就走呢坐下!”

    溪水笑了。

    “你找微有事我就不打搅了。”

    微笑了。

    自从在一次玲珑满月犯病微和溪水一起陪着度过难关三人之间无形中多了些微妙的感觉。

    “什么啊!”玲珑拉他坐下矮几上摆着一盘棋伸手推到一边。

    “微听说你酿了酒拿出来尝尝!”

    “……好!”微转去了。

    溪水手自然搭上玲珑的肩膀碰的正是玲珑受伤的位置玲珑本能地皱了下眉头闪了一下。

    那天在狐狸山庄古碑天图散出的灵力对别人来说是修复体伤势最好的良药可对玲珑来说除了精神力吸食个痛快外体半点好处都没得到。

    “怎么了?”

    “没事……”

    溪水不信非要看看。玲珑假装道。

    “不许非礼!”

    溪水怔了下气笑了不容分说解开了玲珑的衣服看到玲珑肩上胡乱缠着布条上面斑斑血迹一惊。

    “你受伤了!”

    “没事!别让微知道……”

    微正好托着酒坛走进来。

    “怎么了?”

    玲珑赶紧整理好衣服笑道。

    “溪水在调戏我呢。”

    “他调戏你正常的很。”

    溪水拉了拉微的袖子。

    “去拿些药来。”

    玲珑闷闷地道。

    “溪水你背叛我!”

    “你伤得太重了!”

    微连忙上前查看惊道。

    “谁伤的你!”

    玲珑回来自己偷偷拿了些药敷上由于伤口过深药物没能完全填满搞得伤口血模糊看上去很恐怖。

    “你……唉!”微转匆匆奔出。

    “都怪你你看微那样……我说没事的你偏不信!”玲珑去拿酒坛。

    溪水夺了过来。

    “你受了伤不能喝酒。”换上了茶水。

    玲珑不停地摇头叹气无意中小甲咬的那个伤口也暴露了出来。溪水眼睛一瞪。

    “这怎么也有伤!”

    茶水刚到喉咙就被他这句话呛得咳了几声玲珑赶紧道。

    “……没事……不小心碰的……溪水你就不要大惊小怪了!”

    微拿着药回来熟练地给玲珑清理伤口、敷药、包扎。

    玲珑被的只好说叫蛇咬了中了毒急之下用刀子将中毒的地方削去才弄成成这个样子。口气很轻松。

    不想告诉他们狐狸山庄的事那样解释起来太麻烦了。

    “……你们别用那种眼神看我…..”玲珑看看微和溪水满眼都流露着心疼口一

    “这里的伤呢?怎么像是咬的?”微指了指玲珑的手臂。

    玲珑还没等开口外面传来珍珠的声音。

    “可以进来吗?”

    玲珑立刻道。

    “进来吧!”悄悄对微和溪水道“再不要提我的伤了!”

    珍珠、冰翼、玲琦鱼贯走入。珍珠看到玲珑嘻嘻一笑。

    “我就说嘛玲珑一定在这里!”

    玲琦和冰翼都笑了笑过来围坐下。

    珍珠拿过玲珑面前的茶盏喝了一口。

    “好香啊!”

    微起取过一个水盆放在珍珠的脚边珍珠脱了鞋挽起衣服把两只脚放进水盆里。

    “这陆地还真不是人鱼呆的地方!”

    “那你还跑到陆地上来!”溪水半开玩笑道。

    珍珠笑了。

    “谁让咱们聪明又美丽可又大方的玲珑在陆地上我是苦苦寻觅才寻觅到的再不是人鱼呆的地方我这条人鱼也得呆啊!”

    玲珑瞪了他一眼。

    “我看你是有事!”

    珍珠嘿嘿笑了。

    “想你了!”

    其他人都忍俊不已。

    玲珑忽然现这几个人之间相处的非常自然。

    这时小甲端着酒菜进来。

    “大领小甲把饭菜送到这来了可以吗?”

    玲珑的脸不知为什么了一下。

    “小甲辛苦了放下吧一起吃!

    “不小甲还是……”

    溪水过去在他耳边说了句。

    “都是自家人别扫了大领的兴一起吃吧。”

    小甲愣了下点点头感激地看了溪水一眼低声道。

    “谢谢溪水哥哥!”

    “小甲你就不谢谢我们了!”珍珠一脸坏笑。

    弄得小甲很尴尬红着脸道。

    “谢谢在座的哥哥们!”

    “这就完了……”

    “珍珠!”玲珑拉小甲坐下“珍珠说吧什么事?”

    珍珠愣了下苦笑道。

    “连个过度都不让……好我说。是有关沧海桑田的事老鲸鱼跟我说一提你就知道了。”

    原来是来要龙龙了。玲珑面色肃然珍珠赶紧道。

    “这不关我的事我也是顺便……”

    “你回去告诉他我知道他的意思但那都是传说对沧海桑田不管用的。”玲珑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会想别的办法。”

    “……好好!”珍珠愣了下道。

    “那你主要来做什么了?”溪水道。

    珍珠点了点玲珑。

    溪水刚要笑只听玲琦忽然道。

    “玲珑为什么要和绿色之羽大婚?”

    冰翼这一问大家的目光都对上了玲珑。

    玲珑一时默然。

    “玲珑我觉得你跟谁大婚都跟我们有关系毕竟我们都是一起的。”

    玲珑叹了口气。

    “政治需要、实际需要。”

    “政治什么意思?”

    “羽人是天上民族他们有翅膀善技对我们以后打败雪鹰部落和雪鹰部落大有帮助。”

    “那实际需要又指什么?”

    玲珑不想将高娃中毒的事告诉他们看得出这件事溪水和微都不知

    “绿色之羽不好吗?”

    话一出口大家都有些意外没再说什么。

    “再好也不至于和他大婚啊……”半晌玲琦缓缓道。

    玲珑嘴角抽搐了下没说什么。

    “再说总得有个先来后到吧玲珑你可是先答应我的。”珍珠难得严肃地道。

    玲珑刚要说话阿美急急跑进来愣了下。

    “玲珑!纳兰先生找你!”

    玲珑一怔。

    “纳兰……你们先吃!”起跟阿美出来。

    阿美调笑道。

    “玲珑你真厉害……”

    “闭嘴!”

    ……

    玲珑走后气氛更是沉闷。珍珠道。

    “算了!既然玲珑喜欢就……凑合着吧……”

    “又一个!”玲琦手中的杯子捏得粉碎玲珑你知道吗?接受你一个人有多痛苦!

    冰翼仰头干了杯中的酒他什么都不能说与恩、与再不愿也不能说。

    “不是一个是两个……”珍珠道。

    微想了想道。

    “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事玲珑对珍珠推三阻四最终承诺订婚如今绿色之羽一来就大婚太不正常了……”

    “很突然。”溪水道。

    也许也只有微、溪水、小甲还能相对保持着平静。

    “玲珑一定有什么苦衷……”冰翼再次给自己倒上酒。

    “我觉得问问高娃和银花她们应该知道。”溪水道。

    “微你去问。”玲琦道。

    “好我去!”微转走了。

    小甲看着他们有点不安想离开又不敢。

    珍珠忽然想起什么。

    “那个纳兰怎么回事?”

    大家再次沉默。冰翼一杯一杯地喝酒其他人似乎也受了感染除了小甲外都喝起了闷酒。

    大婚的意义非凡特别是对这些人来说。

    (要过年了子好快....还没准备呢又长了一岁成绩没有生活平平看来注定要平庸一生了只好在故事里yy了。感慨啊....大大们看书愉快!)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到异国找帅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