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聚齐金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玲 珑 书名:穿到异国找帅哥
    <---凤舞文学网--->

    玲珑转头看去小旦站在最前面。--凤-舞-文-学-网--小甲、小由、小申、小田都站在后面和小旦有一段距离。

    此时不但是玲珑的目光盯过去所有人的目光都盯过去了小旦满面涨红。

    小可吓呆了翻了酒。

    微皱了下眉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又听到小甲清凉的声音道。

    “你是大领哪朵雪莲花啊敢到这里讨酒喝!”口气说不出的讥讽。

    晕!这个更不懂规矩!微大皱眉头。

    在这种况下谁都不好说什么站在哪一边都不合适唯有回避可回避也要有个好理由。这时只听玲珑吩咐。

    “来人加碗筷!”招呼他们过来坐在小可的边。

    小旦似乎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忙道。

    “我在一边喝酒就行了。”

    其实玲珑也看得出来他并不是真的想喝酒而是想凑个闹。可能是小可坐在这里的原因吧。

    玲珑笑笑。

    “就坐在里吧。”

    外面传来了笑声。

    “玲珑我们大老远来你也不出来迎一下!”

    听声音就知道是珍珠。玲珑起出来见高娃、银花引着珍珠、绿色之羽意外的是绿色之羽后还跟着瀛空。

    瀛海长空瀛寰遗世玲玲盈耳珑者为贵。玲珑想到当时景对上瀛空的目光笑了。

    瀛空错愕了下展开个拘谨的笑容。

    绿色之羽一副不不愿的样子却又勉强自然地打着招呼。

    珍珠嘻嘻哈哈。

    “玲珑我可是很想你的你回来也不说声!”

    “忙啊忙着招待贵客那还顾得上你!”玲珑半认真半开玩笑道目光落到高娃的脸上“这么晚你怎么出来了?”

    高娃有些歉疚。

    “没事过来看看!”故作轻松地道“很好奇呢!”

    玲珑翻了个白眼请珍珠、绿色之羽、瀛空他们进去。

    珍珠贴上来对玲珑低声道。

    “看样子宴席要很长时间才能结束啊能不能对我体贴点?”

    玲珑明白他要什么吩咐人端来只装满水的木盆。

    珍珠满意地走进。

    珍珠和羽人的到来让第一次见到他们的人微微惊讶。这个时空中羽人、人鱼无论男女都是最俊美的跟天仙画人一般。

    玲珑把高娃劝回去叫银花搬来面大鼓找来用红纱结成的大花。

    “这酒喝的沉闷我们来做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吧。一会银花会敲鼓这个过程大家互相传花鼓声突然停止这时花在谁的手里谁就表演个节目。不可以拒绝不可以喝酒代替更不可以用武力、法术。就是图一乐大家最好别用法力逃避做那种没品的事。”

    虽然击鼓传花是一个很俗的游戏不过玲珑看出在座的人都没有玩过。

    大家同意了。

    银花开始击鼓从玲珑开始传给药王再依次传下去鼓声急促的敲响一阵停下来的时候红花落在齐格的手中。

    玲珑道。

    “欢迎齐格给我们表演个节目!”

    齐格稍加思索。

    “讲故事可以吧?”

    玲珑点点头。

    “好!”为的就是想让这些人开口不至于拘束别说叫故事说顺口溜都行。

    齐格讲了一个魔界的传说。

    听了开头玲珑就知道在封印群里曾经听到的玉女妲己那一世与其中一个金童之间的故事。

    玲珑没想到的这个齐格还是讲故事的高手娓娓道来将悲调到极致让人听起来有种临其境的感觉。

    讲完大家都有点意犹未尽小甲忍不住道。

    “后来呢?”

    “只是个传说没有后来。”齐格道。

    小甲不再问了。

    玲珑道。

    “来我们再开始!”

    鼓声响起红花开传传到了冰翼手里。

    冰翼想了想。

    “我也讲个故事吧。”

    也是一个传说有点类似笑话。

    讲完大家都微微露出了笑意。

    ……

    当红花落在了小旦上小旦一双亮晶晶的眼睛露出了激动的神面孔也因兴奋而微红。

    “小旦跳舞!”

    兴冲冲地起跳起了舞。

    绿色之羽看了眼显得十分不屑。

    大家现在也感到这个小旦有些傻。

    小旦跳完舞后看着玲珑。

    “大领小旦跳得好吗?”

    玲珑鼓起掌来。--凤-舞-文-学-网--

    “好!小旦跳的真好!”

    她也看出来比起小可、小甲他们小旦是单纯的可越是单纯的人就越需要承认鼓励不然他会不知所措。自己能为小旦做的似乎也只有这些。何况小旦跳的舞真的很好看。

    其他人愣了下随即明白玲珑的意思符合地鼓起掌。

    得到这么多人的认可小但有点晕。

    “大领让小旦今晚给你侍寝吧!”

    绿色之羽并没有鼓掌而是喝了口酒听到这里被刚咽下的那口酒呛住。

    “……咳咳!”

    气氛顿时有了异样。都有点小旦真可怜的意思。

    玲珑笑了让他坐下。

    “这件事我们一会谈。”

    小旦听话地连连点头。

    大家愣了下。齐格道。

    “玲珑大领有什么事还是说吧。天色太晚了也该散了。”

    玲珑摆摆手。

    “我没什么事只是想让大家聚一聚。你是魔界的他们是羽人他又是海族的我们这些人能聚在一起就是一个缘以后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来为了我们这个缘干一杯!”

    干完了酒玲琦忽然道。

    “玲珑你刚才不是说要讲笑话吗?讲啊!”

    玲珑愣了一下。

    “……好…..”

    讲个什么呢?不能太黄毕竟面对的都是些男人可又不能太雅还没多大意思搜肠刮肚了半天也没找出一个。

    其实玲珑有点注意力不集中自从羽人和珍珠忽然来访、小旦他们过来就觉得有事要生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见玲珑半天没开口冰翼道。

    “玲珑唱支歌吧。”

    玲珑讪讪笑了点头唱道。

    “……我们往意相投

    让我们紧握手

    让我们来举杯畅饮

    友谊地久天长

    ……”

    大家听完都是意犹未尽请玲珑再唱一支对唱歌玲珑可不是一般的擅长一一下来。都是类似朋友、友谊这类的歌。

    唱的人舒服听的人也舒服。

    唱了几玲珑趁着大家绪很高将话题转到了别处众人慢慢聊起来直到提起沧海桑田聊的更是起劲有齐格与药王两个经历百世的人在场使有关沧海桑田的种种传闻秘密令人大饱耳福。

    齐格道。

    “……沧海桑田并非像人们所想的山崩地裂生灵尽毁。据说有时是开辟另一个天地有时又是与另外一个天地相溶。还有时两个世间出现界门。”

    “这个我听说过一直以为是以高深的法力打通另一个世间。”药王道。

    “你说的是另结一界和这个不一样。”齐格道。

    “能举个例子吗?”冰翼道。

    “以魔界为例魔界创立后在一次沧海桑田中只和这个世间出现了界门。”

    “是不是你们行走两个世间消耗法力很大?”珍珠道。

    齐格摇摇头。

    “只要找到这个门和行走在这个世间一样。不过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走。”

    药王道。

    “当年魔兽大战怎么回事?”

    齐格有点动容。

    “可能是我们突然出现兽王他们害怕了才打起来的后来打来打去也说不清除了。”

    “怎么过了几百年你们才来?”冰翼道。

    “界门的出现是没有规律的我刚才也说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出入。”

    “依你看这次沧海桑田怎么收场?”玲琦道。

    “这个不好说”

    ……

    玲珑起打银花去睡觉在一边火炉上烧起了水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对沧海桑田的见解终于有点融洽的意思了会心一笑却无意中现他们下位置散着一圈光晕。

    她一愣不动声色地仔细瞧去光晕很淡还像是在旋转不住进入了黑暗境地一下子惊愕住。

    那圈光晕清楚了百倍像一个光环一样围住再坐的他们上面刻着尺子一般的刻度看上去十分精确。

    光环缓缓来回转动有规律地在每一个人的位置停下一小会再次转动。

    看了半天也没有找出它们停下的规律忽然光晕不见了愣怔之际感觉有气息传来退出黑暗境地看到了微。

    “玲珑你坐在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微你坐回去。”

    微笑了。

    “他们说的我不太懂让我陪你吧。”

    玲珑摇头。

    “微坐回去。”

    见玲珑一再坚持微只好顺从地坐回去了。

    当微坐回再次看到了那一圈光晕她试着分别叫开了小可、冰翼、玲琦、玲玥、溪水……现每叫走一个光晕就消失了只有他们同时坐在那里光晕才会出现。

    所有人轮流叫了一遍大家也住了口不解地看着玲珑不知道玲珑要做什么。

    玲珑呆呆的一时大脑一片空白。

    ……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把人打走的当现最后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喃喃道。

    “冷静……你要冷静……”在他们围坐的位置画着圈走一圈又一圈什么意思……什么意思……那光晕代表着什么?

    突然!金童两个字特写一般闪现出来!

    他们都是金童!

    玲珑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勉强冷静下来的心再次混乱……

    他们都是金童……

    他们都是金童……

    ……

    太突然了……

    太意外了……

    ……

    金童玉女蟠桃宴期间做下之事被玉帝撞见贬下凡间并背上七世分离魂的天咒。

    前五世的玉女为了能有一个解除天咒的机会付出了魂飞魄散的代价……

    玲珑本是第六世的玉女出杀手行走在孤独寂寞中……

    前五世的玉女以法力将玲珑的灵魂送到了第七世来解除天咒……

    解除天咒只有聚齐金童。

    玲珑经历了重生、险阻、磨难、生死……

    前尘往事今生之约尽在桎梏……

    多少个午夜梦回不知道在何处……

    多少个夜煎熬为命、为、为己、为人……

    寻觅苦苦寻觅……

    金童你们究竟有多少个?

    你们都是谁?

    当这一天以这种方式实现的时候玲珑不敢相信了。

    这是真的吗?

    他们都是金童?

    十七个!

    这未免太……怎么会是这个数字?

    ……

    ……不管怎么说找到了聚齐了所有的金童了!

    做到了终于做到了!

    玲珑呆呆地望着十七个金童坐过的地方相聚的景浮现眼前忽然笑了这是玉女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直到天亮玲珑才心才稍稍平静金童聚齐然后呢?然后做什么?难道这样就解除天咒了?不用再玩什么一统天下的游戏了吧?

    “破世立世涅槃石上解天咒!”一个声音由脑海里响起。

    玲珑吓了一跳这个熟悉的声音正是当时见溪水的时候告诉她有七个金童的。

    “你是谁?”

    “……”

    “上次你不是说第七世有七个金童吗?怎么多出这么多?”

    玲珑清楚地记得当时面对溪水、目光对上的刹那就是这个声音告诉自己溪水是金童。

    那声音还告诉她溪水是七个金童中的其中一个也是最关键的一个!只有把他留在边其他的金童会自然出现。但不能告诉溪水他是金童。

    她照做了事实上无论因不因为溪水金童都出现了可数量上却相差的太多。不是说好七个现在怎么是十七个?

    “你说话啊!你……”

    “不要吵啦算错了……真奇怪明明是七个怎么多出十个……”后面好像在自言自语。

    “……你到底是谁?”当玲珑听到对方说算错了有点真晕这…….也能算错?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说完再没动静了。

    “别走你说清楚……”

    “玲珑……”银花不知什么时候走近“你在跟谁说话?玲珑!”

    叫了半天玲珑目光才聚焦上银花。

    “……嗯?哦没跟谁……怎么了?”

    “你脸色很差不是生病了吧?”银花见玲珑脸上布满了薄薄的一层汗“怎么满头大汗?”

    “……没有!”玲珑定定神“什么事?”

    “……药王让我告诉你他要走了……”

    “他在哪?”玲珑急道。

    “在山下……玲珑……”

    玲珑早没了影。

    药王置在一片苍绿的山色前白衣轻绵神高雅悠远浮冰碎雪一般。看到玲珑笑了。

    玲珑快走几步蹲在药王的膝下。

    “怎么不直接找我?”

    药王手抚上玲珑的头。

    “昨天晚上你那样赶我们我哪敢去找你。”半真半假地道。

    玲珑微微地撇嘴。

    “你怎么了?”

    “没什么。银花说你要走了。”

    “我去界一趟再回饕餮国。”

    “兵很难借吗?”玲珑知道药王去做什么。

    “不难也不简单。这个你就不用心了。”

    “好我不问。”玲珑起推着药王的竹车缓缓向前走。

    “你不用送了那个羽人和人鱼不是找你……”见玲珑不语药王没再说下去。

    玲珑推药王到丛林的深处站到药王的前弯下腰深深地注视着药王吻了吻药王的眼睛退后几步缓缓褪去了衣服铺在地上如此专注如此神圣一般望着药王。

    药王微微怔住。

    …….

    “……我不想让你走了……”玲珑头埋在药王的怀里“在涅槃谷生活无忧无虑…..多好……”

    药王紧紧抱了抱玲珑半晌道。

    “……唱支歌吧。”

    不知为什么玲珑不自地就唱出了。

    “那天的云是否都已料到所以脚步才轻巧以免打扰到我们的时光因为注定那么少。风吹着白云飘你到那里去了想你的时候喔抬头微笑知道不知道……”

    ……

    药王听着玲珑的歌离开的谁都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

    也许是冥冥中的注定玲珑从没有单独给药王唱过歌这是第一次而这第一次也成了最后一次。

    也许是冥冥中的感应玲珑看着药王的影消失在眼前曾经第一次见药王的时候那种心痛生出。

    药王告诉玲珑多则两个月少则一个月安排好就会回来。可玲珑还是万分难过聚齐金童的喜悦不见了。

    他又不是第一次离开……自己这是怎么了。玲珑呆呆地望着天空。

    十万大山的深处某一神秘之地。

    一面巨大的铜镜铜镜一边坐着一个女子长或飘或扬覆盖着的体别有一番说不出的韵味。

    那是一种秉承自然树木山石精华的一种美。她来自世间却没有俗气胜似仙人却又有不尽的烟火色。

    女子上散出的气息压得人喘气都有些困难。

    而女子的脸……

    那是一张怎样的脸呢?好像不是一张脸是由千千万万的脸堆积而成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却又能让你看到另外那些脸的本相。或美或丑或善或恶……千千万万的脸一起幻出不同的表喜怒哀乐悲苦怨憎生死别离……

    那些脸、那些表何止千何止万几乎包罗了世间所有的荣与枯最终又一次化成了一张脸、一种表望着你看似平淡看似清澈不过是历经出世与入世闲看云卷云舒罢了。

    你看完像是在世间走了一圈看得不是轮回却胜似轮回。

    你看完像是有种东西在心底打破却又没破彻底让你有点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

    她便是山鬼是守望世间的神灵。

    而那面铜镜是天镜。

    天镜里有天盘命数。

    冰雪此时就站在了这个女子的面前。

    “你是来看天镜的?”

    冰雪恭敬地施了一礼。

    “是。我听闻天盘命数在天镜之中由山鬼大神守护特来拜见。冰雪看一眼便走恳请大神成全。”

    “即使拥有无上法术、神通、福祉看了天镜都会不得善终、不得生、不得轮回、不得安宁。还想看吗?”

    冰雪一愣深深舒口气。

    “想。本来活着也是不得快乐、不得幸福死后又有何惧!”

    山鬼叹了口气。

    “时间多疾苦人生多磨难。既如此请吧。”说着只见天镜凭空掀起一道轻雾。

    冰雪万分感激对山鬼拜了又拜望向天镜。

    天镜分有阳交错化为庞大的天数命盘。冰雪站在那里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像被吸进其中边如同细细的蜘蛛网线一般纵横交错纠缠再纠缠。

    冰雪以法力努力看去。

    …..

    山鬼望着苍茫的远方轻轻道。

    “问世间为何物……”

    ……

    (玲珑唱的第一歌叫《友谊地久天长》给药王唱的叫《知道不知道》呵呵终于努力这么久金童聚齐了我也松口气了。不容易啊真是不容易....)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到异国找帅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