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雪鹰部落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玲 珑 书名:穿到异国找帅哥
    <---凤舞文学网--->

    他们极其狼狈。--凤舞文学网--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阿美嘟囔着骂着要起来。

    玲珑抓住她。

    “不要!保护好小可!”

    玲珑说完进入了黑暗境地。体窜跳起来的同时抽出了腰中软剑挡开密集如雨的羽箭然而意想不到的事生了手中的剑竟然被羽箭给还穿了再穿过三四只羽箭后手里只剩下了个剑柄。精神很快做出判断扔掉剑柄改用芒刃。

    芒刃现在用的虽说有点别扭但至少还不会被羽箭穿折断。就这样勉力地抵挡下了数十支羽箭。

    羽箭黑漆漆的势如同暴雨一样数量密集的铺天盖地!人都说蚂蚁多了还能咬死大象呢看来这话不假。玲珑只得双臂不停地挥舞体不停地呈一条线作着36o度的旋转就像一溜高下运转的风车只见一团团虚影所有沾边的羽箭不停地被撞飞。

    场面有点滑稽。

    阿美和小可就在玲珑运转的这条线的后面半躺着。

    “我的乖乖…….这是什么度啊……”阿美呆了。

    她并不知道这时迄今为止玲珑挥出的最快运动度!

    因为度太快在黑暗境地的玲珑很快算出了自己撑不了多久了。就在这紧要关头一声声奇怪的吆喝响起一条黑绫从贩马的商队那里急展过来快地卷起了玲珑前的羽箭猛地向高空一扬羽箭不见了黑绫也不见了。

    玲珑砰的一下倒在地上跟着退出了黑暗境地全不但僵冷而且天旋地转五脏翻滚视力、听力一片混乱。

    阿美和小可爬了过来。

    “玲珑!”

    “……我…..没……事……”玲珑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迸。

    她一时听不见谁喊她只是下意识地说着这几个字因为每次从黑暗境地出来第一句话都会说这几个字早养成习惯了。

    “玲珑!”阿美看到玲珑面色惨白如纸两只眼睛空洞地睁着双唇哆嗦着不停地往外挤着“我没事”这三个字好不心痛。

    “我的小美人你可不要吓我!”也顾不得小可了抱起玲珑拍着她的脸“再不醒醒我就拔你衣服了啊!我可是女人!玲珑——”她才感到玲珑上僵冷僵冷的“玲珑你不要死啊!”

    她这一喊不要紧后面的小可还以为玲珑真的死了连吓带惊再加上一路上劳累两眼一黑晕倒在地。

    黑绫卷着羽箭再次出现虚空之际狠狠反击回去只见遥远处一股黑色的烟尘散开大地也随之一晃天边的沙暴奇迹般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小白愣了下听到阿美的叫声迅捷地飞过来夺过玲珑仔细查看长舒口气还好玲珑没事这才瞪向阿美。

    “你才死了呢!不许咒玲珑!”

    阿美愕然。

    “你说她没死……”

    “你才死了呢!”

    “可……”

    “这是玲珑的盖世神功!”小白边说边从腰上站下水囊喂给玲珑些水。

    阿美大大撇嘴回头看到了昏倒的小可连忙过去扶起。

    “我的小祖宗哟你这是用过度还是伤心过度啊…..”

    玲玥从虚空中落下手一张先前出的羽箭模样的东西化作一道光消失进掌心中。

    苏娜她们斩杀了数十人剩下的几个直接钻入地下不见了。

    而那边的贩马商队自从出黑绫后便不见了影踪。好像从没有过这些人似得。

    他们回到玲珑边玲珑已经清醒过来了就是体好像还在旋转着心里明白刚才高度转圈一时半会还恢复不过来。

    玲玥查看了下玲珑轻声道。

    “玲珑你先歇着。”

    玲珑点头。

    “我没事。估计他们暂时不会再来这次只是试探。”

    玲玥听到玲珑还能说出这样清楚的话放心了。起到一边询问伤亡。士兵死了两百三十人受伤六十几人骆驼多半死伤还有的在打斗混乱中跑掉了。况很不乐观。

    过了一会玲珑站起来阿美夸张地道。

    “你可把我们吓死了!”

    小可则是用一种十分动人的眼神看着玲珑。

    玲珑看着大家关切的目光抱歉地笑笑。

    “对不住叫大家担心了。”抬眼没看到贩马的商队奇怪道。

    “贩马的商队呢?”

    小白讲了一遍。

    “他们绝不是人!”

    “好像是……鬼……”阿美嘿嘿笑道。

    其他人缩缩脖子。

    “不会吧……鬼可都在半夜里出来……这还没黑天呢……”

    不是人……没有恶意……鬼……百鬼阵……玲珑想到了药王。是他在暗中保护?

    玲玥过来见玲珑精神好些了说起目前的处境。

    “……就是这样我想连夜赶路你说呢?”

    玲珑思索了下点头同意。

    “好我们先把死的士兵埋了。礼品能减就减让受伤的人骑骆驼。骆驼不够我们没受伤的人背着。”

    玲玥愣了下没想到玲珑这么决定张了张嘴没说出什么。

    就这样一个伤员都没丢弃或骑骆驼或叫人背着蹒跚地向前行走去。

    玲玥这个时候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巴特愿意跟着玲珑。

    玲珑对受伤的士兵说只要你们有一口气我就不会丢下你们不管所以你们一定要撑住!一定要拖住这口气!

    玲玥不是很理解即使丢了这些受伤的人他们也不会有怨言。他们都是苍狼部落的最好的勇士识大体知进退。

    玲珑淡淡地道。

    “我知道他们甚至还会要求留下自生自灭我也知道寿礼太少到时会丢苍狼部落的脸可我还会这么做。因为我自私因为我不是个合格的大领。”

    她不想受到良心的谴责所以不会成全那些受伤要求留下的人。这是自私。

    她不在乎什么大局、大体、颜面她眼里只有边的生命看不见的东西从来都无视存在。特别是所谓的大局、大体。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大领所应该做的。

    在曾经的时空经历中使她对生命有着近乎扭曲的认识一面执行任务漠视面对的目标生命。而另一面对不是目标的生命、只要和她有关她就一定会尽她所能让那个人活下去。

    跟她没关的看也不会看一眼。用她的话说你的死活管我事!

    她执着地活着所以她就认为人在生死的时候第一个愿望就是活所以她不放弃她也不许边的人放弃。

    然而她却剥夺了一个又一个的生命……

    矛盾!

    玲玥虽然用复杂的目光看着玲珑但至少相信在某一天玲珑绝不会为了权势、或者什么不管他的生死。

    玲珑忽然轻笑了下。

    “我自私所以我掠夺!”

    “喜欢掠夺什么?”玲玥随口道。

    光走路实在是太过沉闷聊着天轻松多了。

    “帅哥哥啊!我这人唯一的优点就是好色!”玲珑摇摇头一副无奈自己的优点的样子。

    玲玥忍俊不已。

    “还花心!”阿美开了口。

    “花心是指喜新厌旧我喜新可我绝不厌旧!”

    “那就是贪。”玲玥接口。

    “有点吧。”可能是无论以前的时空还是现在的这个时空属于自己的东西都太少了才让她有着强烈的贪。--凤-舞-文-学-网--

    “玲珑唱个歌听吧。”玲玥道建议道。

    玲珑还没说什么后面的阿美几人连连道。

    “唱个歌!”

    难得大家有这么好的兴致玲珑呵呵一笑。

    “好唱个歌!”开口唱道“……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也许认识某一人过着平凡的子。不知道会不会也有甜如蜜?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离开你。除了你我不能感到一丝丝意。如果有那么一天你说即将要离去我会迷失我自己走入无边人海里。不要什么诺言只要天天在一起。我不能只依靠片片回忆活下去。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心甘愿感染你的气息……”

    夜里的戈壁滩寒冷异常玲珑温柔的歌体贴地抚慰着每个人的心索绕上暖意伴随着脚下的路静静地延伸……

    另一边早有人报知了雪鹰部落的大领。

    ……派出的人多半折损没有查处特殊大礼是什么……队伍里有饕餮国会斗气的人、灵聚出的人、魔鬼箭、妖精……蒙蒙看着密使回报越疑惑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队伍?怎么连妖精都有?这是来给我拜寿的吗?

    魔鬼箭?难道就是传说死神造出的那个怪物的法术?苍狼部落什么时候跟魔鬼有了关系?灵、饕餮国……哪一个掂量掂量分量都不轻啊这里面的信息太多了。

    “把所有布下的人都撤回来!”

    蒙蒙忽然感到有些恼怒可这恼怒又无处作只能闷闷地压在了心上。

    雪莲大师和白鹰王准备给蒙蒙过完生再走这些子白鹰王为了怎么才能将通天锦拿去结界算是伤痛了脑筋。

    “你就那么肯定结界一定需要通天锦吗?”雪莲大师道。

    白鹰王显得很委屈从怀里拿出一物有巴掌大小晶莹剔透很薄像是上等的玉片隐隐约约显示着字迹。

    “这是什么?”雪莲大师接过。

    “你猜?”

    雪莲大师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名堂。

    “这是一块神骨。”

    “神骨?”雪莲大师吃惊非小。

    “对神骨。我也是偶然得到的。上面记载着很多结界的宝物名称、出处不然我哪知道通天锦和冥棍。没想到……”他连连叹气“即使结界可以用其他宝物代替这上面没有记载我也不知道用什么啊……你说那个通天锦说的有缘人我怎么感觉纳兰好像知道什么。”

    “等给蒙蒙过完生我们再想想办法。”雪莲大师把神骨还给了白鹰王。

    “对了纳兰呢?”

    “纳兰?不太清楚。”雪莲大师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而此时纳兰正在蒙蒙的寝宫内与蒙蒙并肩站在水池边。

    蒙蒙的寝宫设施很简单一张还有一个水池。

    室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蒙蒙淡淡地道。

    “这座池子是由一块巨型的雪山灵玉凿成的它含着一种灵力也不知为什么会和宫图相容。从我第一次在雪莲大师那里借来宫图的时候它就自动与这灵玉相容了。还给雪莲大师的时候又会自觉地脱离。当它们相容的时候池水会消失换上的则是用灵力化出来的水。”

    现在宫图已经和灵玉融在一起了灵力所化出的水和正常的水不太一样很清很稳像一面镜面没有任何的波动。即使手伸进去感觉是水却不会因你的动作而变化出涟漪。

    还有就是这种灵力水映不出任何影子。

    最奇妙的是宫图和灵玉相容后会显现出一种奇妙的宫图上的男女姿态真正活了一样不停地演绎着无限的一刻。

    然而看上去像是在另一个世界进行着中间隔着玻璃看似很近认真感觉一下就会现其实距离很远。

    但不管近还是远风月的细节却是很清楚的。

    好在纳兰有着千年的道行对这种事只当只当明月与清风寻常风景。而蒙蒙又是活了百年的人精尽管与纳兰站在一起面对这心里有些然但还是能克制自己做到自然、淡然、漠然三然来。

    “最好是男女一同在池中沐浴功力大增不说对体悟自然与本也有好处。”

    半晌不见纳兰说一句不得不抬头望向纳兰见纳兰正怔怔注视着池水若有所思。那样子真叫人……越的想怜惜!

    蒙蒙心里不止一次地哀叹狐狸精果然是最能迷惑人的!何况还知道纳兰并没有刻意为之怕是这世上还没有人会令纳兰刻意去迷惑吧?

    也许这种心态让蒙蒙的有点乱失口道。

    “而且那女子一定是非常之人。”

    纳兰像是回神来缓缓道。

    “如果大领不介意的话我想请我一个朋友来入池沐浴一晚。”

    蒙蒙立刻意识到自己目光太过莽撞了忙收拾起心事淡淡地道。

    “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所请何人?”

    “一个朋友。”

    蒙蒙立时哑口无言。站了一会知趣地道。

    “我去别处住这里就让给纳兰先生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纳兰点了下头。

    “多谢。”对蒙蒙化开了一点笑容。

    在这一刻蒙蒙忽觉得心跳的慢了一拍真想留下来哪怕纳兰不说话就这么陪着也好可是不可以啊怕自己太殷勤纳兰看出端倪。只得快步离开。

    一直离开寝宫很远蒙蒙还感到脸在不免有些担心他不会看出什么来吧?一时对自己的表现有些懊恼怎么还跟一个怀的少女一样!

    纳兰望着蒙蒙离去的方向目光逐渐冷却。

    这一玲珑的队伍终于到达了雪鹰部落还有五天便是雪鹰部落大领的寿辰。

    紧赶慢赶算是赶过来了玲珑如释重负。

    雪鹰部落跟苍狼部落、饕餮部落、饕餮国都不一样。对玲珑而言苍狼部落太过荒蛮饕餮部落太过远古饕餮国太过异域真正有着熟识的人类政权、生活、文化就是雪鹰部落了。大小城池整齐的街道、林立的店铺人们穿绸带丝过着很富庶悠闲的生活。

    特别是雪鹰部落的雪鹰城。

    此时正是六月份周围远处点点白雪山峰伫立在蓝天下环绕着城池。城里夏季的暖风熏得人醉熏熏的从外往骨子里渗透着慵懒。

    这是一个让人意志瓦解的地方。

    他们到来后受到了最高礼仪的接待并移架到独立的明月宫。听说明月宫只有雪鹰部落大领偶尔住上一住这自然是大领级别的礼遇了。

    除此之外各方面雪鹰部落都给足了面子、做足了排场。

    进城便是清水洗街、撒鲜花、美少年美少女焚香、闲人回避、红毡直铺到明月宫……

    玲珑虽说不大懂得这个时空的礼仪但也能看出雪鹰部落对他们尊重的程度。

    玲玥作为前任的苍狼部落大领对这些自然很清楚在心里面不住暗暗佩服雪鹰部落的大领来。

    招待他们的主要负责人叫阿峰地位仅次雪鹰部落大领的领。听说是雪鹰部落大领面之一。

    雪鹰部落大领所中意的男子皆是才貌双全光好看不行还得能分担事务可谓的事业两不误。

    阿峰三十多岁的样子长的很刚毅成熟稳重男人味十足。举手投足亲切得体言谈进退有致办事且又滴水不漏细节做得很好。

    总之一句话无论事还是人最能挑刺的都挑不出来一根刺。

    玲珑等人在明月宫歇息两天后见雪鹰部落大领。

    寿礼多半扔掉了玲珑只能指望那份特殊的大礼叫准备演出的人单独演练一遍。还不错这些准备演出人记忆力和适应力都非同一般。

    明就要见雪鹰部落的大领了玲珑跟玲玥猜测是他们去雪鹰宫还是雪鹰部落大领来这里呢。按理说他们拜寿的应该前去雪鹰宫可是玲珑的份毕竟是一个部落的大领特别还是个战胜部落这样一来就得雪鹰部落大领前来拜见他们。但人家毕竟是寿星老儿主角……反正猜来猜去也拿不准。一直到了下午那位阿峰才亲自前来告知明雪鹰部落大领请她们到朝阳宫会见。

    朝阳宫紧挨着雪鹰宫是雪鹰部落举行一些重大仪式、招待贵宾的地方。应该说这样的安排最为合理。

    阿峰还说了明雪鹰部落大领在朝阳宫除了宴请苍狼部落的人还有其他拜寿的一些名流和领。

    阿峰走后玲珑、玲玥相视一笑。

    “你看我们猜来猜去还是人家雪鹰部落聪明单独找个地方。”

    玲珑笑道。

    “可是朝阳宫毕竟离雪鹰宫近离咱们远。”

    玲玥道。

    “其实这也算是理之中你刚才不是说了吗人家是寿星老儿。”

    他们进了雪鹰部落领地后对路上遇袭的事只字不提包括私下里。

    正说笑着有人来报花娘娘来访。

    花娘娘是雪鹰部落的一位领跟雪鹰部落大领沾亲带故皇亲贵族。和阿峰一起接待过他们见过一面只是寒暄了几句。

    这个时候她来做什么?

    “快请!”玲珑道。

    玲玥道。

    “我回避了。”说完逃似地离开。

    玲珑暗笑玲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上次那个花娘娘当众夸奖了玲玥如何的英俊潇洒很羡慕玲珑等等。很显然花娘娘把玲玥当作玲珑的男侍了。玲玥自然有些不快这次怕是再听到花娘娘那些话才躲开。

    据得来的密报称花娘娘好男色已是公开的事实。

    玲珑叫来小可和苏娜准备迎接这位花娘娘。

    花娘娘一简单的装束长的虽是小玲珑可格却极为豪爽花容月貌之中透着一股男儿的英气。

    玲珑还没等看到花娘娘就已经听到对方的笑声了咯咯的很是

    “玲珑大领一直想来看你就是不得空今可算逮个机会来了!”

    玲珑笑着略略欠

    “欢迎啊快请!”

    花娘娘笑的满脸真诚。

    “打搅玲珑大领了。”

    “客气了!坐。”

    雪鹰部落没有太高的桌子也没有太高的椅子由于地上都是铺着厚厚的毡毯一般就再放个蒲团权当座椅了。

    两人隔着个小案坐下小可奉上茶水。

    花娘娘笑道。

    “住的还惯吧?”

    “还好。”玲珑道。

    “自从上次我见到你我就觉得亲很想你的……”说着看了一眼玲珑后又装作慢不尽心地扫了一下室内。

    玲珑垂下眼掩饰起笑意有点猜到了花娘娘的来意了这是想我吗?

    花娘娘像是没看到要看的人有点失望目光停在苏娜上。

    “这位女子真美呀。”

    苏娜笑着躬了躬表示谢谢。

    “你边的人一个比一个美!”

    玲珑调笑道。

    “花领不会是因为我边的人美才来看我的吧?”

    花娘娘连忙笑道。

    “哪里!哪里!来这是我们雪鹰部落的干果你尝尝。”

    玲珑象征地吃了一个。

    “不错好吃。”

    “新鲜的水果要过一个多月才能下来。你住上一个月到我那里坐坐我有一大片果园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先谢过了。”

    “谢啥也不是什么稀罕物……”花娘娘的眼神又开始飘了。

    眼前的花娘娘年仅四十样子却年轻得像是二十岁体散着成熟女人的风韵。

    玲珑感到这位花娘娘倒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心想按理说这类的人不适于参政不过听说她在权利和美男之间游刃有余看来人还真不能只凭几句话就能了解的。

    花娘娘眼神飘玲珑也不急跟着飘。这次花娘娘来后还带着五个少年十六七岁的样子容貌俊美体质文弱。半低着头乖顺的样子。很像小可的气质。不过只扫了一眼便不想看了。

    美少年看多了也会腻的。

    花娘娘忽然指了指站的小可。

    “这是你的玩具?”

    玲珑愣了一下有些不悦干嘛说得这么直接。!点了点头。

    “他叫小可。还是你们雪鹰部落冰领送给我的呢。”

    花娘娘马上一副恍然的模样连忙道。

    “我想起来了!说起来他还是我选的呢。”

    玲珑有些意外心生警惕她这话什么意思?

    其实玲珑真是多疑了人家花娘娘只是随口提了提不过是邀个功卖个好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含义。

    “怎么样伺候的还可以吧?”

    玲珑含笑点了下头。

    “花领您这百忙之中来我这一定有什么事吧?”还是快快把这位大了吧。

    花娘娘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是呀……有件小事……还请你这位大领割呀。”

    “什么?”

    玲珑喝了口茶可接下来这口茶差点叫花娘娘的话喷出来。

    花娘娘道。

    “我想用这五个侍人换你边的玲玥。”

    玲珑听了好不容易将茶咽下去真想暴笑出声换玲玥?她竟然把玲玥当成自己……这要让玲玥听到了不知会什么反应暴跳如雷吧?

    花娘娘见玲珑没有马上回答急道。

    “你放心我这几个人除了这个是我调教过的…..”也就是她用过了“……其他人都是清白子。他们个个机灵懂事。如果你觉得吃亏我那里还有我再给你送来你说个数!”

    玲珑赶紧摆手转过头捂着嘴强忍下笑。而苏娜已经实在忍不住笑跑出去了。

    “怎么了?”花娘娘一副不解的样子。

    这种事应该在这里很平常。玲珑好容易平息了下绪道。

    “这个不可以的……”

    “为什么?是你舍不得?”

    玲珑忙道。

    “花领有所不知玲玥是我弟弟苍狼部落前任大领。即使现在他也握着苍狼部落的实权。”

    花娘娘道。

    “玲珑大领你也不用瞒我对于你坐上大领的事我也有所耳闻。何况你和玲玥又不是亲生……”

    靠!这个她都知道!转念一想当年玲琦刻意地宣扬她是奴隶的份早闹的天下尽知了!自己是普通人还好关键是在这个位置上有太多人关注着。

    “……现在你是大领他当然得听你的了。”

    玲珑苦笑。

    “既然花领什么都知道那也应该知道我真实的份吧?”

    花娘娘一时愣住。

    玲珑接着道。

    “我这个大领全靠人家辅佐你说我能在这个时候这样对人家吗?再者说玲玥现在不管怎么说也是个领这于理也不合呀。要是换一个人我也就没什么说的了。”说到这里有意无意地向小可瞄了一眼。

    小可哆嗦了一下露出了惊恐的神

    不过这个花娘娘对小可可不感兴趣一连摇头。

    “你真是有有意!只是太可惜了!今天怎么没有见到他?”

    “他出去了说是好好逛逛雪鹰城。”

    花娘娘立刻露出哀伤的神想了想道。

    “那这样吧你把我的意思跟他说一下你就告诉他我可以跟他重建一座府邸还会找来侍奉他的人……”

    说到最后那简直是只要玲玥点头跟她去一切都可以谈!

    玲珑强忍着笑连连点头。

    “好的我会转告的。”

    “好那我就先走了。”说完起向外走去丢下了一句“那五个玩具就送给你了!”

    玲珑赶紧追出去。

    “花领这不可以!”

    “没事就是几个玩具嫌弃了说声我那还有!可别忘了跟玲玥说啊!”说完上马走了。

    玲珑没想到人家还是骑马来的装五个美少年的车停在门口显得孤零零的。又不能叫人再给花娘娘送去那样可就是太不识抬举了。

    这叫什么事啊!转回来五个少年一齐跪倒。

    “见过大领!”声音清脆好听招人怜

    可玲珑无心享受这些一脸的无奈。

    “起来吧。小可你招呼一下。”转出去。

    还没走出几步就听见苏娜和阿美她们在那边边说花娘娘留下的少年边哈哈大笑。这几个该死的家伙!玲珑赶紧绕道去找玲玥玲玥正站在那看花刚要告诉他哪知玲玥头也不抬地道。

    “我听见了。”

    玲珑一愣。

    玲玥忽然又道。

    “如果让你做决定你换吗?”

    玲珑皱了下眉头。

    “我是说用我换那五个少年或者换更多的少年你愿意吗?”玲玥回过头来看着玲珑道。

    玲珑撇了下嘴。

    “命题错误回答亦错误。”

    玲玥怔了下笑道。

    “事实上狼图腾选中了你无论我们私下什么关系在外人我们始终都是那种关系所以你有权利来处置我。”

    玲珑呵呵笑了。

    “看来做大领还真是不错呀不过这种权利再多一些我估计我很快就会被累死。”

    “什么意思?”

    “你想想啊谁的命运都由我来决定我不累死才怪呢!”

    “你这么想?”

    “你不这么想?自己的命运自己把握怎么可以由别人来决定……”

    “可是有些人的命运自己是决定不了的……”

    “但那些人绝对不会包括你玲玥。不是吗?”玲珑斜倚在门边似笑非笑的样子一双黑漆的双眸由阳光折出的神采像是最美的风华而那背后却像深不可测的星空令玲玥的心里突然凝聚出一股疯狂。

    “……你到底是什么人……”玲玥喃喃地道。

    “普通人。”

    “你从未普通过……”

    “我只是个有点好色的普通人……”玲珑自嘲地道。

    ……

    玲珑离开后小可道。

    “没想到是你们。”

    长得有些瘦小的少年道。

    “我们也没想到在这里会见到你。”

    他们都认识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名字也很怪依次叫小甲、小由、小申、小旦、小田。都是“”字加一笔。

    “我带你们去歇息。”小可说着抓了些干果。

    小甲很惊讶。

    “这样可以吗?”

    小可道。

    “没事。”俨然像个主人一样带他们来到了他的住所。

    “你一个人住?”

    小可点点头。

    小由等道。

    “她对你好吗?”

    小可又是点头。

    这里头的人只有小甲侍过寝其他人都是纸上谈兵看过没做过纷纷过来好奇地道。

    “小可你告诉我们她都喜欢什么?”

    小可看到他们每个人的手里拿着的小箱子想起自己也拿过的后来被玲珑给扔了。

    “她不喜欢这个。”指了指他们手中的箱子。

    小甲愣了一下。

    “为什么?”

    小可摇摇头。

    “我不知道。我的被她扔了你们最好也不要在她面前拿这个。”

    小甲哼了一声。

    “我才不相信呢!都一样!”

    这时小可看到小甲胳膊肿的老高。

    “你受伤了?”

    “啊。”小甲满不在乎“花领说过只有受伤才好看。”

    “你不是她的人吗?她为什么还要留下你啊。”

    “腻了呗。”小甲依然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小申道。

    “不是的我听说那个玲玥也是已经伺候过人了花领就是想自己不要太委屈才让小甲过来的。”

    小甲没说话过了半晌道。

    “还记得小河吗?他死了。”

    “小河!”

    小河和小可还有这个小甲以前关系很好。

    听到这里小可吃了一惊。

    “怎么会死了呢?我离开的时候他不是……”

    “就因为有主人了在侍寝第二天就死了。听说是他主人喝醉了酒把他的肚子给豁开了。”小甲依然是漠然或者说是麻木。

    “死了……”小可失神地坐在了那。

    小河比他大一岁样子并不是很出众但肌肤却是特别的好。他们常常开玩笑说小河一定能有个好主人心疼他临走的时候小河还很兴奋地祝福他们两个都找到好主人。小河跟他们不一样他是很向往有主人的生活的。

    只听小甲道。

    “死了也好省的活受罪。活着真没多大意思。对了这个大领有什么嗜好吗?”

    小可摇了摇头。

    “我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

    “我还没有侍过寝。”

    小甲呆了呆嘻嘻地笑了有点恶意地道。

    “她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小甲的声音很清亮这一句话说得又很大屋内又很安静当说完了才看到了玲珑就站在门口吓了一跳立刻训练有素地跪了下去。

    “小甲给大领请安。”害怕吗?有点吧不过更多的是无所谓了。惩罚也就那些东西。

    其他人也都跪下只有小可躬施了一礼。

    玲珑来到这里正好听见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自从上次听了小可说他所学的东西和来到这里通过暗查明白了其实自己误解了。

    (不好意思更晚了。呵呵。祝大家晚安)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到异国找帅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