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隐形的饕餮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玲 珑 书名:穿到异国找帅哥
    <---凤舞文学网--->

    17地址:

    药王并没有坚持给玲珑擦完头放下毛巾伸手轻轻抚着她的脸。--凤舞文学网--

    “随你吧。”

    玲珑把血骷髅的事说了一遍。

    “龙龙跑了你派人帮我找找。”

    要求药王做事玲珑越来越心安理得了不知道这是不是肌肤之亲后留给女人的后遗症。

    药王听完吩咐下去叫人去找面色虽然平静心里却着实吃了一惊。

    “我很担心龙龙……”

    “别担心从你的话里可以听出龙龙是一匹很有灵的马它会照顾好自己的。”

    玲珑犹疑地道。

    “我看到的那个些画面是怎么回事?”

    药王一时没有开口玲珑忙道。

    “你不说我反而更要胡思乱想。我猜和龙龙有关系不然它反应不会那么大。”

    “我也不太确定……”药王沉思一会讲了一件事。

    相传上次沧海桑田天上为了制止这次毁灭的灾难在断龙台上杀龙以龙血祭奠。不过事后天上全面封锁消息真正知道的人很少。

    而龙族的每一条龙出生后都会继承那份记忆它们并没有任何动作而是默默地在千年之后绝迹了。

    “龙血真的能制止得了沧海桑田吗?”玲珑诧异地道。

    药王苦笑低低地道。

    “没有什么能制止得了沧海桑田杀龙取龙血不过是一种形式。”

    玲珑略一惊愕。

    “…..天上……也需要形式?”

    “知道就好不要乱说了。沧海桑田就要开始至于龙龙我想你也猜出几分它的来历。”

    玲珑愣愣地点了点头药王言下之意就是龙龙是龙即将生的沧海桑田前兆刺激了它?不明白......龙龙不是马吗?我怎么没看出它是龙来呢?忽想到老鲸鱼的话心里一急。

    “如果……龙龙岂不危险!”玲珑脑海里闪过杀龙的场面。

    药王宠溺地看着玲珑柔声道。

    “有的形式只能举行一次何况是天上。明白吗?”

    “不明白!假如这种仪式传开有些人还是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玲珑一脸严肃。

    看的药王目光越的温柔。

    “要么怎么说你的龙龙很有灵呢它以马的样子现来到这里……玲珑你没那么笨吧?”口气有点淡淡的调笑。

    玲珑怔了下瞪了他一眼。

    “你聪明就说清楚些!”

    药王笑意溢出眼眸。

    “龙族消失其他的族找了很久都一无所获。我猜龙族就隐秘在人间某处你的龙龙也许是有意出来看看这个时候回家报信去了。”

    其实药王猜对了一半龙龙是龙族的可出来却是因为贪玩无意中出了结界一时对外面的世界好奇越跑越远从没出过远门又是个路盲的龙龙回不了家了。

    药王玩笑似得玲珑翻了个白眼给他心里踏实了很多。

    “对了我听子夜说饕餮营地下的灵力遭到破坏镇压的那些死去的神的精魂和血化作的怪物与凶物会现出世间那些血骷髅也是吗?”

    “是只是要比那些凶物、怪物法力大些。”

    “你知道那个红衣少年是谁吗?”

    药王苦笑。

    “饕餮营下镇压的东西太多了我一时也想不起来他是什么。”

    “小白说他是妖精可不知道是什么妖精……我好多了……”玲珑感到体不再僵硬、冰冷伸出胳膊活动了下随便地道“你是怎么做上饕餮营的狱长的?给天上贿赂了什么东西?”

    药王愣了下看玲珑精神好了很多便将子夜和君天那的事简单讲了。

    玲珑听完后呆了呆没想的子夜会那么厉害又那么的损感叹道。

    “看来惹怒了小受还真没好下场啊!”

    “小受?”药王很是不解但随即明白了玲珑的意思立时忍俊不已“小受……你怎么想得出来!那君天是什么?”

    “小攻啊。”玲珑认真地道。

    药王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玲珑一呆和药王相处了几次这是第一次听到药王这么爽朗的笑声直笑得心怦怦乱跳脸有点烧。

    药王平时看起来总是淡淡的没想到还有这么忘形的一面玲珑的目光扫描仪似得在药王上游走感到这一时刻的药王上散着阳光之气。

    “你这小脑袋都装了些什么啊……”药王点点玲珑的头才现了玲珑异样的目光大笑慢慢化为了微笑探究式的深深注视着玲珑的眼睛低低地有些不怀好意地道“那我们算不算小攻与小受?”

    怎么也没想到一向正经的药王也会开这样的玩笑这无形中给他平添了一份魅惑。可玲珑却觉得很没面子咬着唇不语狠狠瞪着药王。

    药王看着她的样子笑的上都在颤抖停了半刻认真地道。

    “玲珑你知道吗饕餮营着火的那一刻我好害怕怕再也见不到你了……怕见不到你我该怎么办…..”

    无论药王什么样的神对玲珑眼里的温柔从没有消失过。

    望着药王那脉脉深的样子玲珑故意伸出手臂勾上药王的脖子。

    “这个时候你说出这么可的话是在勾引我吗?”

    药王微愣贴近了她。

    “是我在勾引吗?嗯……”

    玲珑赶紧收回手臂往被子里缩了缩。

    “看我可是很老实的!”

    看着她那可的样子药王实在是煞不已声音有些微颤声音也微哑了。

    “晚了……”

    这次犯病她并没得到满足一直难过着后又强行进入黑暗境地更有一种抑郁得不到疏解如今药王在这个时候……自然就如何如何了。

    事后玲珑心说不出的舒畅与轻松趴在药王的怀里闷闷地想到现在才感到其实自己很贪恋他啊。--凤-舞-文-学-网--在那一刻难以置信的投入和专注什么都忘了只有单纯地放纵自己去体会无法言喻的漏点!

    记得以前和药王在一起脑海里还出现过一些画面不过不真实也不清楚很快就飘飘忽忽消失了现在没有了大脑一片空白。

    玲珑在心里面叹了口气感到药王手抚着她的背轻重适中的给她按着而另一只手在她的肚子上轻轻揉着。

    玲珑低低地笑了。

    “没想到你很体贴呢…..”

    药王动作一停轻轻唤了一声。

    “玲珑……”

    玲珑抬起头药王翻将她半压在下手臂放在她的头两侧在她唇上落了一吻。

    “想什么呢?”

    药王的双眉如远山之黛双目似高山之水。神采气度即使在这一时刻也是高贵的无可攀附容貌中的温柔秀色渲染出玫瑰般的颜色玲珑不得不感到自己的好福气能结识这样一个俊逸的人不枉此生了!腰调笑道。

    “是不是法力越高这方面就越强呀?”

    药王哑然双目流转着都是无限的温柔和宠溺还有淡淡的讶异。

    这个玉女在他的印象里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不同的说不出的感觉。

    她如火又神秘的如迷一颦一笑都勾着你的心让你不住甘愿地沉沦。

    这样的景药王想起来都有种做梦的感觉也就是这种感觉令他有些害怕怕失去她。

    也许再没见到玲珑之前他只是因为心目中那七世的执念无法割舍见到玲珑之后他是欢喜的因为他的心愿得以实现。可几次的亲密却让他越来越觉得真的是上了这个玲珑得让他从内心深处想呵护着她、宠着她、恨不得将她放在心间上!他无法用言语表达出自己的那种感觉只知道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

    听到玲珑这么说药王的念再次复燃。

    “不要说这种可的话了……”他学着玲珑的口气道“我会忍不住想吞了你。”

    玲珑嗔地看着他。

    “是不是让我理解为你是要准备用行动来回答我吗?”

    药王将玲珑小心地搂入怀中紧紧地紧紧地。玲珑很自然地也伸出手臂搂住了药王的腰真的很踏实好像是很久很久以前就曾经如此过。可是怎么会有一种淡淡的距离呢?

    这种距离说不出来有多远只知道它是存在的。

    只听药王喃喃地道。

    “能留在我边吗?不要走了……”

    玲珑没有说话将脸完全埋在药王的肩窝里不能真的不能啊。

    无论这个怀抱有多么令她踏实、有多么令她温暖、多么令她留恋她也不能留下。

    玲珑不想依赖某个人即使再喜欢、再怎么也不可以。将快乐和幸福建立在某个人上、将生命的重心建立某个人上那很危险。

    即使那个人不会背叛。

    另外来到这个世界目的就是寻找金童。五个前世美女说过金童也许是六个、也许是七个只要集中第七世里的所有金童天咒才能解除。

    玲珑不知道这个也许到底意味着几个金童但不管几个只要不是一个她就无法做到专一。无论是感还是其它做不到这一点又怎么能承诺药王呢?她没有这个权利!

    何况还有个纳兰。

    玲珑不知道如果此时此刻纳兰拥抱着自己说出这种话她会不会答应。一时有些思绪繁乱。

    药王轻轻将玲珑推开捧着她的脸深深地注视着她。

    “让你为难了?我知道你不会留下的……”

    玲珑有些躲闪他的目光。

    “不过没关系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

    药王用一种带着伤痛的口气柔声道。

    “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想着其他人好吗?”

    玲珑愣住药王话里有话刚要开口。药王又补充了一句。

    “特别是他……纳兰……”

    玲珑暗自一惊难道自己想什么他都知道?

    她多虑了药王并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不过是因为她体中了花施种者是纳兰他又对花很了解自然认为她想的是纳兰。

    药王有把握在他边的玲珑只会因为花而想纳兰绝不会是其他人。一想到和玲珑在一起总有一个第三者的影子横在他们中间就极其的不舒服!

    玲珑怔了半刻吃吃笑了。

    “你这是在吃醋吗?”

    玲珑轻松地调笑口气让药王神一缓默然一会点了点头认真地道。

    “……是我是吃他的醋。”

    玲珑的手爬上药王的脸低柔地道。

    “跟你在一起我只会想着你……尽管你能吃醋我感到很开心……可是不要吃得太多啊?”半认真半玩笑地道。

    药王笑了抱着她缠吻起来。

    “……真不知道我们一直这样下去你能坚持多久……”

    “想试试?”

    药王的手顺着玲珑的腰往下滑动玲珑抓住了他的手。

    “还来真的?”

    药王与她耳鬓厮磨起来嘶哑的声音溢出喉咙。

    “你不想吗?你真的是一个……”

    剩下的话全付诸烈的抚上只剩下了喘息和呻吟药王听到这种声音再次地体会到了那绝妙的巅峰时刻。

    漏点过后药王带着歉意地道。

    “你休息一下我要到前厅看一看那里应该有很多人在等着呢……”

    玲珑点了点头很乖巧地道。

    “嗯你去吧。”

    面对玲珑的乖巧和柔顺药王疼地亲了又亲、吻了又吻才起驱车而去。

    玲珑一个人躺在边索绕着都是药王的淡淡的药香一时间体还没有平息下来过了一会轻笑出声他的功夫可真……是好!想了想还是穿上衣服走了出去。

    院子里种着几排开满花朵的树木向远望去起起伏伏的山脉郁郁葱葱。

    从院外站的丫头那里打听到鼠子和小白在什么地方。

    丫头指了指左边一个院落的客房。

    “公子交代过等姑娘醒来便告诉你。”

    玲珑笑笑去了见到小白和鼠子平安无事心才放下。

    从那里出来听到了有人在唱歌玲珑慢慢顺着歌声寻去过了游廊来到个花园式的地方一个白衣女子斜倚在栏杆边边喂着鱼边唱着歌。

    “卿泪雨纷纷

    绕过红尘

    哽咽怆然了空魂。

    惊醒了梦中人!

    我一路狂奔

    斩断三生羁绊的痕

    青丝飘零余恨

    饮不尽长安的浊浑!

    那回的音容

    血染尽落红

    玉蟾凌乱云袖的影

    我仗剑共行

    翩跹踏遍虚空

    挽歌沦落的注定!

    双手紧握的余温

    飘渺

    结束了前生

    我路过不该的竹门!

    又恰似梦中

    你纸鸢裹挟

    鲛绡泪水了几回

    多少个花水月夜

    凋谢

    我轮回的烛火

    已熄灭!

    ……

    歌声好美的好清婉的带着丝丝的怅然随着清风飘绿水

    当女子意识到外人的存在转头看到了玲珑惊讶了一下止住了歌声。

    “你是?”

    “你唱的真好听。”玲珑走过去坐在女子对面的栏杆上。

    女子笑了自我介绍道。

    “我叫冰雪是药王公子的妹妹。你是?”

    药王的妹妹?我怎么没听他说起过?

    “我叫玲珑是药王的朋友。”

    冰雪的脸上的笑容微微迟钝了一下便上下打量起了玲珑。

    玲珑莹白的肌肤在黑色紧衣的掩映下呈现出难言的魔魅黑亮飘逸的丝随意地束起山泉般清冽的眼隐着惑的波光薄唇畔挂着的饕足坏笑透露着无限的风

    阳光洒在她上映出恍如神祇般绝美的轮廓。微微袒露的颈上印着无数吻痕、两颊的淡淡红晕分明就是漏点过后的慵懒和饕足。

    这令人窒息的感绝对是另类的风华充满蛊惑与烈!

    冰雪打量了很久很久才道。

    “……你真美……真的……”

    玲珑懒散一笑。

    “你也不差啊。”

    眼前的女孩年纪只有十六、七岁生的肌肤晶莹如雪、眉目如画体更是散着不可代替的圣洁纯净之气。这便是大多数男人喜欢的类型吧?玲珑忽然想起了冰翼他们的气质倒有几分相似……冰雪?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冰雪像是看出玲珑的疑惑。

    “我是雪鹰部落的公主。”

    玲珑恍然诧异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冰雪将前前后后的事说了一遍。

    “我父亲死后是药王公子把我带回来的我认了他做哥哥。”

    这么一个美丽的人玲琦都能为自己而抛弃不能不说玲珑心里面有点沾沾自喜。却不知道这位冰雪已非是昔的冰雪了。

    玲珑避开自己的份随便地聊起来。冰雪有点像小孩子好奇地问这问那。玲珑索将山川秀美、各地风、人文地理胡侃一遍听得冰雪一脸的羡慕。

    “玲珑!”小白的声音忽然响起。

    玲珑忙转头对小白摆摆手。

    “我朋友来找我了过会再聊。”

    “好你忙。”冰雪善解人意地道。

    玲珑笑了下过去。

    “怎么了?”

    小白拉她匆匆离开。

    冰雪起一直注视着玲珑离开目光一点点冷却下来。

    本来小幽魂的怨气就重在继承冰雪记忆的同时无形中也继承了冰雪的所有怨气。

    当年冰雪喜欢玲玥那种感觉随着玲玥那句你嫁的是我弟弟玲琦王爷的委屈一直以来都缺少一个宣泄点如今恰逢玲珑连同小幽魂的怨气同时涌了上来。

    玲珑!哼哼!冰雪在心底冷笑着。

    小白将玲珑拉到没人的地方趴在玲珑的耳边说了几句。

    玲珑顿时惊愕住。

    “你确定?”

    小白点点头。

    “我亲耳听到……”

    玲珑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小白我相信你不要说了就当什么也没听到……”

    小白告诉她从饕餮营里侥幸逃出的奴隶有的关进了另一个饕餮营而这个饕餮营却是饕餮家族自己的奴隶集中营。

    记得小白说过饕餮营是拥有饕餮另一血统种族的奴隶集中营虽然进了饕餮营感到与小白说得有些出入可也没怎么在意。没想到背后竟然还有个隐形的饕餮营!

    “玲珑我们离开这里吧……我很怕……”小白当时无意听到心都快跳出来本能地感到一旦对方知道自己听到自己就完了!想到这里抓紧了玲珑的衣角。

    玲珑理解小白的心里想到了药王这么大的事他肯定知道而没有对她说就证明这件事一定是机密的机密再呆下去迟早会会有麻烦。

    她感觉很不好像是在药王上看到了一个势力的漩涡低声道。

    “我们今就走一会我跟药王说。”唉龙龙你去哪了呢?

    “玲珑你放心我带着你和鼠子飞逝明天天亮我们就能离开饕餮国……我们去哪呢?”小白看出玲珑的担心。

    “到时再说你告诉鼠子一声老实地呆在那等着别乱走。”

    “我知道。”小白去了。

    药王此时在前厅前面坐着两排饕餮家族的各支族长一共八位。

    桌前都放着茶、果盘和点心有点像开茶话会只是每一个人都十分狼狈灰头土脸衣衫破碎像是刚从战场上下来一样。

    他们刚把饕餮营侥幸逃出的犯人抓了回来又和血骷髅打了一场才如此模样。

    在座的都是饕餮家族的人郝思嘉属于魔族自然不在内。

    药王缓缓道。

    “大家说的我都知道了下面我们来商议一下以后的事。饕餮营不在了天玄、地玄、我们共同掌管饕餮营他们是天上、地下神仙一脉的人类相对来说比我们高贵到时候天上怪罪下来有可能我们要多承担一些。另外沧海桑田就要到了我们要做好应险准备。还有我很担心我们的饕餮营。”

    药王目光落在了饕餮家族最大的一个分支族长卡罗上。

    卡罗五十岁左右一彪悍的肌散着异域男人的野。黄褐色的头扎在脑后穿一件软甲上面血迹斑斑桌上放着他的大剑黑漆漆的让人看了心里冷。

    只听他瓮声瓮气地道。

    “请公子放心我们的饕餮营绝不会泄露的。”

    “有道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还请卡罗大族长谨慎为是。”

    卡罗略一点头。

    “是谨尊公子吩咐!”然后视线转向其他的在座的族长“众位族长不用我卡罗说你们也清楚我们的饕餮营是饕餮家族未来争天下的武器我们八个分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饕餮营不但是我们卡罗的也是我们大家的。”

    其他族长都陆续点头。

    药王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一直逃避的就是这个。

    到南疆去住一个是为了在第七世遇上玉女另外就是因为饕餮家族里有一个饕餮营。

    这个饕餮营是直属于他们饕餮家族的人们知道的只有饕餮国的象征、压着神妖魔人的饕餮营谁也不会想到在背后还有一个隐形的饕餮营而这个才是真正的人间利器也是饕餮家族一把未出的利器。

    可玲珑却在这个时候因为打破了玉帝的琉璃盏关进饕餮营里使他不得不跟青青合作令他苦笑的是玲珑竟然靠自己出了饕餮营。

    饕餮家族八位族长所在的也是八支人丁最盛的家族。他们极力推崇药王坐上这个位置药王活了七世善行阳两道无论是从法力还是从各方面的关系都能为饕餮家族打开新的局面。

    药王心里清楚得很饕餮家族历来的族长野心都不小不满足一个饕餮国这个地方也许是人间的整个天下也可能是整个一界更有可能的是天上!而他处在这个位置为饕餮家族的人除了为饕餮家族谋利益外别无选择。

    在没有天旨下达之前他是不可能离开饕餮营狱长的位置。

    抵抗天旨将灭全族他药王承担不起这个代价。

    他并不知道这个天旨是子夜下达的而且把饕餮家族推上风口浪尖也是子夜临死前布的一颗棋为的就是对付天玄。果然一切如子夜所料。

    卡罗此时开口道。

    “其实饕餮营毁灭对我们饕餮家族来说是件好事世人再也不知道背后还有一个饕餮营我们可以借此压制天玄、地玄的势力暗里做到最强到那个时候天上即使怪罪下来天玄、地玄和我们饕餮家族相比一个弱一个强天上定会选择强者。”

    这话十分有道理药王暗自点头世上不过是就那么几条道理你强你就有用你弱众人就来推。这也是饕餮家族唯一的一条可行的路——做到最强!

    其他的族长连连称是最后目光都对上了药王眼中现出期待的切。

    药王沉吟半刻斟酌地道。

    “卡罗族长说得不错不过我们需要做两件事第一就是将所有抓回来的囚犯交给郝思嘉全权处理我们配合就是了。第二天玄、地玄作为天上神仙两脉的人类绝不可能徒有虚名在我们行动之前一定要查清楚他们的底细从外面渗透进去一点一点慢慢地来决不可之过急。这要制定一个详细的计划。最好是将他们的锋芒牵制到其他势力上比如魔族。我们才有更大的把握。这件事只有在座的八位族长、我知道其他的人即使亲信、家人也不可说。当然这些都是慢慢来的等我们查清楚再说。眼下沧海桑田的事最为重要。”

    有了药王这句话他们也就放心了这就表示药王已经为饕餮家族出力了。

    第二族长道。

    “公子我的人抓了几个女囚犯孩子们很喜欢……这个没有关系吧?”

    药王听了有些不悦。这话明摆着提醒药王将饕餮营逃出来的玲珑、鼠子、小白三个囚犯带回饕餮山庄一旦说有关系也是你药王带头。

    表面上不动声色药王淡淡地道。

    “留下几个女囚犯或者男囚犯没什么不过需要告诉郝思嘉一声让她时刻感到我们是尊重她这个二狱长的。她知道后不会难为你们的以后有了什么麻烦也有她一份。卡罗族长你代我告诉郝思嘉我留下了饕餮营逃出来的三个囚犯让她将他们的名字勾去吧。”

    药王不了解实际况也把鼠子也算在内了。其实就算鼠子不是饕餮营的囚犯带着一群老鼠挖通了饕餮营也是大罪。

    卡罗八位族长互相看了一眼卡罗犹豫地道。

    “公子别怪卡罗多嘴那个女囚……还望公子不要因为美色而坏了大计。”

    别忘了她再美也是打破了玉帝的琉璃盏也是从饕餮营里跑出来的囚犯将来天上真要追查起来卡罗怕药王受到牵连。

    这回药王真的生气了冷声道。

    “我喜欢那个玲珑你们明白了吗?”

    (本文的歌是snowsky 所写在这里非常感谢他!谢谢!希望大家喜欢!玲珑天天更新的支持吧谢谢!)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到异国找帅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