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封印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玲 珑 书名:穿到异国找帅哥
    <---凤舞文学网--->

    请支持正版正确地址:

    感谢大家支持谢谢呵呵

    药王也不废话直截了当地道。--凤舞文学网--

    “我要带她走。”

    “不行!”君天飞过来。既然玲珑进了饕餮营虽说不知道是不是有意安排但总归是安排不能让这个药王给破坏了。

    “你想试试?”

    药王丝毫没有将君天放在眼里远山之黛的眉一挑。人虽然是坐在车上可看起来神采气度却高贵的无可攀附高山流水般的双眼丝毫不掩饰翻滚的杀气。玲珑尽管命可保可药王还是满怀一腔怒火越燃越烈!

    青青暗里轻叹淡然道。

    “她受伤不轻饕餮营有专给特殊犯人的地方不如你暂且先到那里照料她吧。”

    药王刚要表示反对青青又道。

    “我知道你的手不错家世显赫尊贵可是你应该知道饕餮营是什么地方她是饕餮营的犯人是不可以随便被带走的。”

    药王深地注视着玲珑隐隐的伤痛跃上了脸轻轻点了下头。

    玲珑再次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晚上。

    虽然已经清醒但并没有马上睁开眼睛而是本能地绷紧了体蓄势待冷静下来。这是她的习惯以前做任务期间一旦昏死醒来总要先感觉一下周围有没有危险。这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方式。

    不过这也牵动着周的伤口大痛冷汗冒出玲珑感到自己体缠裹着布条接着嗅到一股浓浓的药香、听到沸腾的水声平和的气氛慢慢让她安心放松了体。眼睛睁开一条缝隙看去陌生的环境却有一个熟悉的人他……药王?惊讶地睁开了眼睛。

    他前是火炉上面吊着药罐火舌着药罐低端药罐里着咕嘟咕嘟的水声药香散出。

    一袭白衣、披开的乌从侧面看去恬静柔和的线条显得药王平易纯净…….视线移下是车子的碧绿根根竹节青碧剔透……唉拥有这副不俗的容貌却腿脚残疾真是可惜。

    玲珑忍不住不感叹道忽想起与药王曾经缠绵的景脸上微有些赫然。只是他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是什么地方?

    药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看见玲珑正望着他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眉宇间的忧虑瞬间化开玲珑看了一呆如同舒展开的羽翼一般立时使药王散出了清润的光彩。药王的手轻轻抚上玲珑的头。

    “觉得怎么样还好吗?”

    玲珑暗汗了一下这个药王好能迷惑人啊!点了下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她目前最想知道的。

    药王微微笑着转抬手将药罐拎起从桌上取过碗倒出浓浓的药汁。

    “等你好些我在说给你听。”

    “……很复杂?还是说来话长?”

    “你被人狼抓伤了需要休息……没事留不下伤疤的。”像是怕玲珑担心药王安慰似地道。

    玲珑轻笑出声。

    “留下伤疤又怎样你嫌弃?”说完就后悔了干嘛这么无聊和人家啊。

    药王却不以为意认真地道。

    “我不会让你留下伤疤的。来喝药吧。”药王吹了吹碗里的药一勺一勺地喂着玲珑“有些苦吧?”

    “良药苦口利于病……”玲珑懒懒地道。

    药王见她精神很好脸上的笑意加深了。

    喝完药药王十分体贴地给玲珑擦了擦嘴上的药汁。

    “睡一会吧。”

    玲珑点了点头听话地闭上眼睛。虽然还不想睡也没有多少睡意但现在需要平静地回想一下先前经历的一切。在那虚无的空间里获得的信息太多以至于退出来都没有完全消化。

    其实进入黑暗境地对事物的理解和正常状态的对事物的理解有着很大的区别。在黑暗里所见的东西都是冷冰冰的鲜活却又机械分析也是理的像机器的程序。就像个一个外人一样打量着自己的体和一切其实说成像机器人更为贴切。除了上没有痛苦感、动作更精确、出手更准确外感觉并不是很好。确切来说也没什么感觉。

    而退出这种状态分析事物就会带着个人绪和感也许不够客观但至少很灵活。

    以前因为直觉灵敏玲珑也就大多数都靠它来判断事物。直觉没有规律可循就是一种感觉一种绪上的反应。现在重新把那个声音所说的回想了一遍现了很多。

    一直以为人狼三月是聚齐三个代表三支人狼的三月原来并不是那么回事人狼体内封印的绝世之刀才是关键。

    另外所修习的弑天和三把绝世之刀有关系这更让她感到万分震惊。可有一点不太明白记得冰翼告诉过她在饕餮营里是玄月和啸月而弯月在西部为什么在饕餮营里遇到的却是弯月和玄月呢?怎么回事?冰翼弄错了?不过现在显然也不重要了。

    玲珑哪里知道这是子夜胡乱散布出去的。

    想到体内的那两把刀很酷的样子玲珑就很兴奋。对于兵器玲珑偏刀特别是组装成小巧的刀。可惜还得找到那个弯月人狼才能使用它们。

    不知那个弯月人狼体内封印的是什么样的?还真是期待!

    那个狼神还真是……能故弄玄虚!

    体内如今多了两把刀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玲珑不由觉得好笑这个世界真奇妙真呀真奇妙……想到这里苍白的脸上流转着一抹笑意两颊上现出淡淡的嫣红。--凤-舞-文-学-网--

    但想到没有把欺负玲琦的那两个人杀掉玲珑不由有些懊恼唉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机会了。真是对不起他。

    药王知道玲珑没有睡他不过是希望让玲珑冷静地呆一会。玲珑不同与其她的女子在这个时候需要人安慰、需要倾诉委屈这是一个喜欢自己承受心事的女子。这份内在的坚韧有时让药王很苦恼。

    玲珑过于坚强的心智让他不忍折断玲珑这份独立的心他一面欣赏着玲珑这种独特的个一面又有些抱怨不能表现柔弱一些吗?他好希望以守护的方式呵护这个与他有着命运纠葛的玉女。

    可是也正因为玲珑的这份心才让玲珑骨子里燃烧出火一样的和阳光一样的奔放药王从未在任何女子上见过。她有着谜一般的也有着抓不住的心让药王痛着、恨着、伤心着。

    难道就是因为花的缘故吗?离开玲珑直到现在他一直在寻找着花的解药可惜一直无果。

    药王一想起玲珑不解花心里就会想念着纳兰心里就不舒服很不舒服!

    “玲珑你在想什么?”不是在想那个纳兰吧?不过药王看到玲珑那毫无戒备的神跃动着些许的心事让他有了些许的安慰。至少玲珑是信赖他的在她边是安心的。

    的确有药王在边玲珑感到格外的放松、踏实。睁开眼睛有些撒地道。

    “我饿了……我想吃东西。”

    药王微怔继而笑着宠溺地道。

    “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啊只要吃的就好。”

    和其他人一样自从进饕餮营玲珑就没吃饱过。

    药王稍加思索俯下轻轻在她的额头亲了一下。

    “我去给你做。”

    玲珑却叫住了他并看看周围。

    “你的侍女呢?叫她们去不好吗?”

    “当然!”玲珑这么说让心低落的药王一下子开心起来冲着门外喊“小红!小绿!”

    应声进来两位女子正是在自由之地看人狼争斗的那两个女子。恭谨地道。

    “见过公子。”

    药王在桌上铺开一张纸挥笔写下了一些什么叠好给她们。

    “按着上面去准备。”

    “是公子!”两个女子接过转去了。

    玲珑听到小红、小绿强忍住笑这都是些什么名字呀!

    “我记得你以前的侍女不是这个模样。怎么你又换了?”

    药王手轻轻地理着玲珑的头洋溢着笑。

    “我的侍女很多名字都胡起的。以前你看的那个气太重对你体不好。”

    玲珑愣了一下调皮地道。

    “她们是鬼吧?”

    药王笑了。

    “不累吗?要不要歇歇?”手很自然地滑过玲珑的脸颊。

    “告诉我吧这里是什么地方?不然我没法休息。”玲珑央求着。

    很可、很动人药王心下一赶紧收住心神。

    “……这里是饕餮营专给一些特殊的犯人准备的狱室。”

    “特殊犯人?你也进来了。”意识到不对马上改口“难道我成了特殊犯人了?”

    “不这只是暂时的等你体好些还是要回原来的狱室。”

    说到这里药王有些生气饕餮营具体什么样并不清楚但也能想象出一些。青青昨天告诉他只因玲珑打破了玉帝的琉璃盏才来到了这里。神不由有些严肃。

    “玲珑你是不是故意打破琉璃盏的?”药王一直觉得玲珑是故意的不可能无缘无故。要知道琉璃盏可是在天地宝库里不是说打破就打破的。

    玲珑却无视药王脸色的变化只是道。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又怎么会在这里。”

    药王无奈只好简短道。

    “我来到饕餮营……有点事。你为什么在这里你不知道吗?”说着语气又有些严厉了“你竟然敢上台去打人狼为什么?”又是故意?

    玲珑不想把自己来饕餮营的事告诉药王悄声道。

    “小心隔墙有耳。”

    药王略怔了下怜惜地看了她。

    “知道吗我很担心你……”声音放柔了。

    “……嗯。知道的……”玲珑很乖的样子。

    药王一时没有说话痴痴地看着玲珑真想就这么一直看着她永远……永远……

    很快小红、小绿拎着食盒回来一股食物的香气冲淡了屋内浓郁的药香。玲珑眼睛顿时亮了。

    “你们下去吧。”

    药王接过食盒从食盒取出一碟碟菜素的青碧色、荤的红润色还有一碗汤珍珠翡翠色。好勾人的食

    玲珑挣扎着要起来药王按住了她。

    “躺着别动。”拿过一个枕头将玲珑的头垫高开始喂她“这是饕餮城里最好的调理体的汤菜多吃点。”

    玲珑重重点头边吃边含糊地道。

    “这才是人过的子啊……”

    “你还知道!”药王语气重了些。

    “我都这样了你还说我。”玲珑委屈地道。

    药王摇了摇头。

    “好不说了。”

    这次玲珑受伤比以前任何时候都重感觉全都是空的虚弱无力而体除了麻痒全是疼痛。吃过饭体内充实了很多。

    三四天之后玲珑勉强能活动了这期间玲珑回忆起进入那黑暗境地的感觉记得第一次进入出来的时候浑是僵硬的冰冷的而这次进入出来却没有。不然也不会再次强行进入了。不过听药王讲起她抱着她的时候她的体却是僵硬的。

    难道我先前进入那个状态是因为那个声音的召唤后来进入那个状态是因为自己?

    试着调整精神力那丝一样的脉络隐隐地好像在哪个地方有节奏地动着。这东西在跳舞?玲珑闪出个荒唐的念头。

    药王讲完当时的景玲珑虽觉得有些后怕但还是半认真半开玩笑地道。

    “……不然也不会饕餮营的狱长都来救我啊。”

    药王轻轻拍了她几下。

    玲珑想到了另一件事奇怪地道。

    “那些高处座位上的人是什么人?”看起来不像是囚犯饕餮营不是秘密的吗?不是囚犯也能来饕餮营?

    “那些是饕餮营内部人的家人。”

    玲珑听了直皱眉。

    “是那些狱使的家人?”

    “是。”

    “你呢你也是?”不然药王怎么会在那里看到她。

    “算是吧。”

    “说的详细些。”

    “知道的太多可不是什么好事。”

    玲珑撇了一下嘴不以为然。

    药王神肃然。

    “这个很复杂简单来说这里的狱使是天上、地下神仙遗留的人类的一脉。他们都来自天巅部落……”

    天巅部落?我怎么没听过?玲珑暗里不解但没打断药王认真听了下去。

    “天巅部落分两部一个叫天玄一个叫地玄他们共同替天守护着饕餮营。除了他们以外还有饕餮族也就是饕餮部落的另一支种族拥有着饕餮血统高贵的贵族也在尽守护饕餮营的职责。你所看见的那些人有的是天玄的人有的是地玄的人另外一些是饕餮族的人。”

    “天下的饕餮都是贵族?”这么说小强也是贵族?玲珑很惊讶可没看出它有贵族样。

    “是的只是有很多分支。”

    “我明白了。”这就是相当于那些皇子们得宠的自然就混得好不得宠的自然就混的差。看来小强属于后者混到和狐狸在一起了。想到纳兰心生暖意。真想他啊。

    “那你呢你属于哪个?”

    “饕餮。”

    玲珑听了扑哧笑了。

    “原来还是贵族呢失敬失敬!”

    药王莞尔。

    “那你怎么去了十万大山?我记得我是在火烧山遇到你的。”

    药王注视着玲珑去十万大山不过是为了寻找这一世的玉女也就是玲珑……只是却不能说轻轻叹了口气。

    “和家里意见不合很早就出来了。”

    玲珑诧异地看着药王半刻同地道

    “原来你是离家出走真是有趣!”口气可没有半点同

    药王嗔怪地看了她一眼。

    “你听过印有火焰的门在饕餮营哪里吗?”

    如今玲珑已经自己达到了目的拿到了那两把刀接下来就该去兑现曾经答应过人家的事然后离开饕餮营。

    听那十六位神说什么封印玲珑祈祷这个印有火焰的门千万不要是什么封印。封印是需要法力感知说什么他们可以等一千年如果那样他们能等自己可等不了!

    而药王刚才不是说他们是守护饕餮营的吗?应该知道那十六位神的封印估计也应该知道。

    “印有火焰的门?”药王当然听说过也清楚火焰门是什么愣了一下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只是问问你紧张什么?”玲珑似笑非笑看来他是知道了。

    药王一本正经地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

    玲珑低声道。

    “你是不是不方便说害怕有人听见?”

    药王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表讲起来。

    “具体来说每个封印由一扇门代表带有火焰的门实际上就是一个封印。在饕餮营里有一个封印群每一个封印都关着一个、或者两个的神识。也有的是封印着神力。具体我就不太清楚了。”

    玲珑思索着。

    “饕餮营里的那些神也在那里被封印了神识?”

    药王扶正她的头。

    “你想要干什么嗯?”

    玲珑见药王有点焦急嘘了一声。

    “淡定。”

    玲珑那调皮的模样让药王实在是煞极了轻轻亲着她。

    “别胡闹了我想办法让你从饕餮营里救出来。”

    玲珑伤势痊愈已是十天后了。回到狱室很多人看她的目光都很异样玲珑倒也不在乎所担心的只是快要满月了又要犯病了。

    “其实你那天表现的像个神一样。”

    阿美时不时凑过来道。

    玲珑看了她一眼意外的是阿美很正经这倒不太习惯。

    “人狼很厉害的……你竟然不怕……”阿美看玲珑的目光有点崇拜。

    “如果是你快被两个人狼撕成碎片的时候反抗会更过神。”说着转离开。

    玲珑走后阿美望着那个背影陷入了沉思就单纯地想在人狼手上活下来吗?怎么可能!对玲珑阿美谈不上了解但仍能感觉到并不像玲珑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女人一般都是靠直觉来判断事物阿美也不例外从那以后阿美就用心留意上了玲珑。

    除了她以外沙娅、惠特尼等也留意上了玲珑无形中达成了一个默契。

    当再次在炼丹室里见到小白小白满眼的神采像灿烂的星光上来将玲珑抱住。

    “玲珑!我想你……”

    上次狱使用棍子晃乱了所有囚犯的心识小白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被赶了回去

    玲珑听药王说过狱使们为了顺利地将囚犯赶进狱室不惜用棍子吸取大量的灵力以至于这些囚犯们在那一瞬间都受了不轻的伤。

    玲珑问起小白伤得怎样小白说他没事这次放下心问起小白。

    “可知道饕餮营的封印群在哪里吗?”

    小白惊得一呆封印群听说过自然也知道那里是什么地方。

    “玲珑……你要做大事…..啦……”说不出的激动。

    玲珑瞪了他一眼。

    “别乱说!”

    “嗯!我一定给你打听到!”小白信誓旦旦地道。看起来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

    小白的话兑现的很快再次在炼丹室见到玲珑的时候就带来了消息。

    “准确吗?”

    “不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的?”

    “打听的啊我们那的妖精很厉害的!”小白认真道。

    玲珑笑了点点头试试再说吧。

    因为古斯塔夫一直没调回来也没人再带着她去那十六位神那里去了想找个专业人士商量下都没有。幸好玲珑做事向来都是独来独往。

    晚饭后玲珑照常和沙娅去打短工。最近的短工队伍有点特别沙娅、惠特尼、阿美、凤凰、苏娜、尼雅来的都是熟人。

    今晚她们做的活是挖药材。

    这是一片很大的药材地比上次那片药材地要大得多而玲珑却知道这片药材地的某处有一个封印群。

    难道真的是老天照顾?想什么就来什么?玲珑正愁怎么接近这么快就来了机会!既然有了机会就要试试。

    留意着其她几个人、一边的狱使们都很正常玲珑慢慢地接近了那个位置这里长着一棵名叫银红花的药材。

    银红花长的像灌木不高却极茂盛开着淡淡的白色花朵。

    玲珑刚要刨这棵药材那边的狱使忽然大声喝道。

    “不要动!”

    玲珑也不害怕大声争辩。

    “为什么它都成熟了!”

    “那是一棵种药材!”

    玲珑耸了耸肩转刨另外一颗药材。

    狱使们不再注意玲珑飞快地狠狠刨了几下那棵棵药材。就在第二下的时候脚下的土地颤抖了到第三下一团光凭空现出将玲珑包裹住一下就消失了。而那棵药材也变了位置。

    阿美她们没现玲珑怎么没的当找不到玲珑第一个反应就是玲珑跑了大声喊。

    “有犯人跑了!”

    狱使们一面将阿美她们赶回狱室一面开始寻找玲珑。

    玲珑被一团光芒包裹着感到了脚下的土地一颤抖,像是周围的景物忽然变了再睁开眼睛站在了一个深深的长廊里左右两边都是门一直延伸到看不见尽头。

    玲珑站在长廊上感到冷森寒。这种冷森寒并不是温度上的而是气氛像鬼片营造出来的一样。

    如果玲珑不是训练出来的杀手有着良好的心理素质现在早就吓趴下了。尽管如此心里也有些突。

    这就是封印群?虽然这里是黑暗的但夜能视物的玲珑看得很清楚每一道门都印着图案五花八门什么都有。边走边看不觉有点疑惑看到的神只有十六位按照药王的话应该每一个神有一个封印门就算一个封印门封有两个神也不可能这么多的门啊?还是神不止是自己看到的那些?再说也没有那十六位神所说的图案。

    走了很长一段距离左边的一个门引起了玲珑的注意里面正着声音门上的图案很古怪的图形玲珑本来想再往前走可这古怪的图案却死死地锁住了目光。

    (呵呵今天早更了祝大家快乐。)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到异国找帅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