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 人狼两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玲 珑 书名:穿到异国找帅哥
    <---凤舞文学网--->

    支持正版拜托!准确地址:

    那个时侯叫阿美站到自己这边也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毕竟阿美对她的贪图很简单稍加利用一下罢了没想到阿美表现的很痛快更没想到阿美斗气隐去将后背交给了自己。--凤-舞-文-学-网--这是一种认同伙伴后的表示。

    如果阿美是普通人也就没什么了关键阿美不是。这也让玲珑想到了高娃和银花。

    除去阿美的嗜好其实对这个人玲珑还是比较欣赏的。

    “哼!”玲珑不再理她。

    夜色苍茫饕餮营狱长的宅院其中一个客房散着浓浓的酒气。

    青青缓缓来到房门前。一青衣长飘飘从容淡定像月色下初绽的清荷。

    犹豫了一下推开房门先进入眼帘的是半敞着怀的子夜如墨一般的长散开斜卧在榻上一只手持着酒坛光洁如玉的脯泛着淡淡的玫瑰色。见到青青醉眼朦胧溢出一丝笑意朱唇媚流转着酒液。

    “青青你来了……”声音说不出的索然。

    “纳兰呢?”青青清冷的目光柔软下来进来关上了门。

    “他走了……快半个月了吧……”

    青青来到子夜边夺过子夜手中的酒坛喝了一口辛辣的酒像是带着火焰一般一路燃烧到肚腹体立时了起来。

    “这是饕餮酒烈着呢!”酒坛倒置将里面剩下的小半坛的酒全部倒在地上。

    “青青……”子夜喃喃开口“你知道吗?我很对不起你和纳兰……纳兰生气了离我而去……你会不会也生气离我而去呢?”

    青青过去坐在榻上扶起子夜让他靠在自己的上轻轻将他头理顺。

    “我不会。”

    子夜忽然转将头埋在青青的怀里痛哭出声。

    “……青青怎么会到了这种地步……怎么会是这样……”压抑的哭声和内心的痛苦让子夜全都在颤抖。

    青青低垂着目光淡淡地道。

    “子夜你若是觉得痛苦就放弃。你若是觉得快乐就做下去你。其实不必想太多……”

    子夜伸双臂紧紧搂着青青喃喃道。

    “你告诉我如果我一直做下去君天会不会回到我的边?”

    “即使会也不可能再回到当初的时候了……”

    子夜全一震扬起头满脸都是泪痕像个孩子一样定定地看着青青。

    “为什么?就因为我不是女人吗?”

    “这跟你是不是女人无关。”青青依然是淡淡的口气“你要知道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不可能再重来。无论千般好还是万般好一旦打上时间的烙印就不会再重来。”

    子夜一时间像丢了魂脑海里浮生出当年与君天在一起的景。

    君天抱着他告诉他子夜我们永远在一起永远都不分开天玄与地玄永远都是一家……

    他想到了两人一起修习法术为了君天不惜有损寿命去窥视天机……只要君天喜欢、只要能做他都去尽力……

    他追逐着君天背上的那双翅膀贪恋着君天对他绽开的笑颜在他眼里君天就如阳光一样让他温暖让他感到光明更何况还有十年之久的痴缠!

    他一次次地奉献寸寸的体寸寸的心可最终换来的却是他的君天要了一个女人!他永远地都忘不了君天第一眼见到天音的时候看天音的眼神。那是多年渴求的眼神从那一刻起他就感到君天抛弃了他。

    华堂之上红得如血一般的颜色子夜到现在为止都觉得像是将他淹没了或者说一直淹没着他。那天夜里君天与天音洞房花烛而他子夜却一个人大哭大笑甚至有了将一切毁灭的念头更甚至想将君天杀死可最终还是选择了逃避和遗忘。

    当心无法做到逃避遗忘也只能选择麻木了。

    纵声色、借酒消愁他不敢回想过去一幕幕但当知道了金童玉女的秘事、知道了狼神和魔舞选中的守护者、知道了神位这一个又一个的天机时一股冲动让他做出了整个计划君天是我的我一定要把他夺回来!这时君天出现在了面前。

    三年之久君天终于想起他来了其实并不是想起他而是因为天机因为那个天音的女人法力比起他子夜差、天机知道的不是很清楚罢了。

    尽管君天挂着歉疚、尽管眼神满是怜惜……尽管这个尽管那个好可终究没有给他的希望。一句对不起、一句都过去了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抹去了他子夜十年之久的深就抹去了他子夜三年来的殇不不可以!在那一刻子夜的委屈化成了愤慨在内心鼓动。

    他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顾甚至有时候他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单纯的因为君天。也许曾经是为了夺回他的君天而现在却是恨!但不管怎样在他子夜心里只能有一个君天无论是恨还是

    “……如果错就错下去吧!”子夜脸上漾出一个恍惚的微笑。

    “你不后悔吗?”青青注视着他。

    “青青你知道吗自从我的体和心给他君天的那一刻就再也容不得另外一个人了。无论结果如何……即使我下地狱我也要让他相陪。他说过生死都在一起我就让他兑现这个承诺!答应的事就一定要做到!”

    青青听了这如此果决的话轻轻道。

    “子夜我支持你。无论你是对还是错但你的感却是真实的。你放心我会尽力。”

    “青青我……”

    “我对神位不感兴趣我只想平平静静度过这剩下的子。我没有你那么坚强有些事承受不起。何况还要一直活着。”青青忽然笑了如同绽开的清荷撒上清凉的月光“像你这般我半都熬不住啊……”停了半晌低喃道“君天来了你要见吗?”

    子夜愣怔一刻。

    “他来了吗?那个女人呢也来了吗?”

    “没有只有君天一人。”

    作为天玄的大领君天饕餮营也有事务要处理。

    子夜冷笑几声。

    “他是玉帝的人……?”

    “我不知道……子夜窥视天机对你终究不是好事。”

    子夜起轻轻一撩丝掩上衣服。

    “天玄和地玄可是一家人呀。哼哼!”

    青青怔然有些明白。

    “他在驿馆。”

    “我这就去见他。你放心他什么也不知道。”说罢便出去了。

    不知道?是君天不知道你知道他是玉帝的人吗?青青起来到窗前看到那个紫衣人就那么融入了夜色里心里泛起凄凉之意。

    饕餮营有专门接待内部的人所设下的驿馆。--凤-舞-文-学-网--子夜踏着月色在这里见到了君天。

    君天并没有感到多少惊讶笑容跃上脸庞。

    “来了。”抬手给他倒了杯水。

    子夜呼吸一紧视线别开懒散地道。

    “听说你来了才过来看看。”

    “正好我有事和你商量。喝水。”

    子夜过去接过一饮而尽重重放下。

    “好啊你吩咐就是了我的天玄大领!”

    君天看了他一眼叹息了一声还是说出了来意。

    “你是知道的由于上次众神大战留在人间的神很多再有各种族类都在窥视着神位有没有我们一席之地还是两说。子夜能不能看看有关神位的事?”

    听到这里子夜哈哈大笑。

    “窥视天机?哈哈!原来你要商量的就是为了让我给你窥视天机?真是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子夜口郁塞地喘不过气来。

    明知道君天再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其它心思可这一次真的让他感到如一把刀刺进心窝里痛啊!真痛!

    “你的天音不是也可以窥视天机吗?你为何不找她?”语气仍是那样随便。

    “……她上次窥视天机伤了元气……”君天无奈地道“这关系到天玄地玄两脉、你我两人……”

    啪!的一声响子夜硬生生地将手中的茶碗捏得粉碎。

    “是吗?原来是这样原来她元气大伤了你很担心你就不怕我的元气大伤吗?”

    “子夜……”君天虽说不忍可眉目间还是流转着一抹肃然“我知道我对不住你可是这是神位我们唯一回家的机会是我们天玄地玄两脉千百年来的愿望!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不就是你和她希望做一对神仙眷侣吗?”

    “子夜!你有完没完?”君天话一出口有了一丝后悔。

    子夜一僵抬眼对视上君天的目光愕然、呆愣、痛楚、绝望……最后化为死灰般的冷然。他早就烦了、早就厌了……原来早就……自己是个傻瓜吗?

    君天在子夜这样的目光下转过了

    “子夜你我都长大了不再是那个懵懂的少年了……你忘了吧……过去的都忘了吧……”

    “那么你知不知道窥视天机的后果是什么嗯?”子夜空洞的目光盯着君天的后背或者是某处“你不想知道是不是……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眼帘垂下一步步退出转时打了个踉跄体拔地而起疾掠而去!

    他早就烦了、早就厌了……

    原来自始至终什么都没生过……原来如此啊!

    君天愣愣地站在那像是僵硬一般。

    第二天青青给了君天一个白色的卵石告诉君天这是子夜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青青走后君天抚着白色的卵石这块石头是他初次见到子夜给他的那年他十岁子夜八岁。

    “以后你有什么秘密想告诉我如果不方便的话就用法术留在石头上面只有我能看到……”

    他还记得呢……君天有些酸楚地想划破食指在石头上滴了一滴血石头逐渐红润显出字迹来。

    竟然是这样……看完君天面露惊讶疑惑之色手中的卵石捏得粉碎。

    这是子夜偷窥来的有关神位的事。

    一时间君天完全沉浸在关于神位的事随着那卵石的粉碎。子夜最后一点牵恋也化为了乌有。

    只是一向都没有骗过君天的子夜这次给他的真的就是神位的真相吗?

    君天没往这方面想。

    饕餮营由三百六十道结界、七十二道法阵交相作用而建成变化之中又化出真实的小天地极尽玄妙。第二天一早她们就被狱使带进了这种变化中的其中一个小天地里称之为“自由之地”。

    一夜无话沙娅不过是色厉内荏。

    来到自由之地除了玲珑都如释重负吐了一口气另外四人经历过了知道到了这里再没有顶替这一说。

    自由之地青山绿水百鸟放歌还真不负自由两字。前行不远是一个大台子听阿美说一会人狼会在这里拼斗胜出者可以自由一天。

    此时这里漫步着三三两两的人挂着轻重不一的伤可以想象争到这一天的自由是多么不易。

    除去狱使囚犯们并不多。想想看每个区域只有五名还得去掉神的区域男女加上不过三十人这还是不出意外。所以地方大人少越显得自由。

    狱使将她们带进来便不再理会。

    玲珑见人狼还没到场一个人来到河边想洗洗上的血污。这地方树木茂盛幽静隐秘倒是个好去处。

    其她四位各自找乐去了。阿美并没跟来想必也去享受自由去了。

    玲珑可没自作多到以为阿美上自己非自己不亲不。阿美和自己调笑不过是无聊加寂寞加空虚再加不良嗜好罢了。

    解开衣服玲珑看到伤口好多了心下稍宽那女人的药还真不错。忽然一阵窸窣的声音。

    “谁!”玲珑骤然体绷紧。

    “阿姐!是我。”树丛后闪出一人却是玲琦。

    “玲琦……”看到玲琦面色苍白眼睛里全是血丝微怔了下玲珑放松了体“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看到阿姐就跟着来了。”玲琦很开心地笑了坐在玲珑边“阿姐在这里看到你真好!”

    “我也是。”玲珑由衷道。

    几来虽然和玲琦隔着大网说话可也只是寥寥数语如今虽有了长谈的机会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玲珑忽然想起玲琦来到这里是为了寻找人狼三月而自己……心里隐隐地作痛。

    玲玥那里好像也是如此好端端的大领因为自己做不成玲琦一心想找到人狼三月统一人狼偏偏自己又……

    “玲琦……”猝不及防抬眼看见玲琦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你这是怎么……”

    玲琦马上用手遮掩住。

    “阿姐我很想你啊……想要你……”目光慢慢火起来。

    对玲琦大胆坦白的话玲珑一愣是急之下的掩饰吗?

    “欺负你的人出来了吗?”声音骤然冷肃。

    玲琦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一个声音欢喜地响起。

    “玲珑我来啦!”

    不用看也知道是小白。

    回头果然是小白跑跳过来上来就将玲珑搂主撒蹭上玲珑的肩。

    “我就知道你会想办法来出来的人狼……”

    玲珑及时地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小白你好重!”

    玲琦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快。

    “他是谁?”

    “我叫小白!”小白从玲珑怀里出来伸手拍了拍玲琦的肩“你呢?”

    玲琦眼一瞪没说什么。这家伙长的太过俊美又和玲珑亲密心里不太自在。

    “玲琦我弟弟。小白我朋友。”玲珑忙介绍道。

    小白没在看玲琦一眼而是再次缠上玲珑。

    “这河水好干净玲珑我们洗澡吧让他给我们望风。”

    玲琦眉头大皱。

    “好!你洗吧我也给你望风。”玲珑感到头疼小白再怎么说也跟自己过了几天人的子怎么还这么妖心未泯啊?

    “好!”

    小白转进了河里变成了一条白蛇不停地画着圈游动满的鳞片荧光闪闪非常好看。

    玲琦目瞪口呆地看着小白。

    玲珑干笑几声。

    “小白是蛇不要介意啊…...”

    玲琦还没说什么小白不满了蛇尾一拍水花。

    “我是蛇怎么了可比他强多了!”小白瞪了玲琦一眼这个玲珑的弟弟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

    “你洗吧我到前面给你看着人。”玲珑拉着玲琦离开。

    小白很生气可想到玲珑和那个玲琦会说什么又有了精神化出了人形悄悄隐过去偷听。

    “阿姐怎么和一条蛇在一起啊?”

    “我们是朋友。他因为帮我才被关进这里的。”

    “看样子阿姐很喜欢妖精啊?”

    玲珑怔了一下。

    “你是说小白?”

    玲琦没有说话。

    “他心太单纯了就是个孩子。对了玲琦欺负你的人是不是都在这里?”玲珑目光闪过一抹狠厉的血腥。最好在顺手干掉!

    不是玲珑忘掉自己不会斗气、法术而是杀人对她来说有的是办法。

    玲琦低下了头。

    “阿姐不要管这是玲琦自己的事!”

    其实来饕餮营这么久玲琦为了找到人狼三月每次自由这天都想方设法拿到名额即使再折辱都没放弃过。玲琦知道无论是因为人狼蛊还是自己将来尊位他都没得选!

    但玲琦不想把这些告诉玲珑那会伤害自己所剩的唯一一点自尊!

    “胡说!”

    以玲珑的手和经历在这里混的还尚且艰难何况玲琦了。他的那点本事玲珑还不知道?骑马、箭、摔跤、格斗还可以但在这里可就什么都不是。

    玲琦低下头道怔怔地道。

    “阿姐从小到大就只有你对我最好……只有阿姐是我最亲的人…..我知道阿姐喜欢玲玥跟玲玥很亲……可相比之下玲琦哪一点比不上玲玥?阿姐却总是围着他转……原来他是苍狼部落的大领现在他不是了和我一样可阿姐还是想着他…..阿姐!”抬头认真地看着玲珑坚定地道“我迟早会找到人狼三月的到时候我统一天下人狼我就是大领阿姐我们很般配呢……”

    “玲琦……唉!”玲珑心里更是愧疚“我没想到会坐上这个大领事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

    “不是狼图腾选中的你吗?当年我和玲玥一起在接受狼图腾选主的时候都失败了……”

    “玲琦!”玲珑打断他语重心长地道。

    “即使狼图腾选中了我我也只是挂个虚名实际上还是玲玥在掌管苍狼部落。”

    言下隐喻着即使有一天我聚齐了人狼三月也不是在跟你玲琦争夺人狼大领的。但这意思也知道玲琦一时是不会明白的。

    玲珑并没有告诉玲琦自己来找人狼三月。

    “阿姐你知道吗?我听到你没有死我简直开心极了!你被跳入大海我像具行尸走后来成了人狼的领原来那位人狼领让我找人狼三月我只想找到人狼三月替阿姐报仇。阿姐你知道吗?”

    玲珑低下头很不是滋味。

    “其实你们是兄弟不应该相互残杀……人狼是苍狼部落的一个分支也不应该相互残杀……”

    干巴巴地敷衍了这么一句话玲珑心里都骂自己更不敢看玲琦的眼睛了。

    这时就听见一阵阵的钟鸣声响起玲琦眼睛一亮。

    “是人狼拼斗开始了!我们快去看看也许有人狼三月呢!阿姐你不去吗?”

    “我……”玲珑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声音最近两天感觉极其灵敏一点动静都逃不过感知。

    “你先去。”玲珑轻声道。

    “好!”

    玲琦急着去看人狼没注意玲珑的变化。

    玲珑微微垂着目光却将传来声音的方向扫了一遍。

    “小美人想我不?”阿美分开草木走了出来衣衫不整头凌乱面色还带着红晕一邪气地笑着。

    玲珑立刻冷了脸。

    “你来这里干什么?”

    “看你啊?”阿美媚眼如丝。

    看她的样子像是刚来但步子还是一错上去卡住了阿美的脖子奇怪的是阿美并没有反抗也没有释放斗气就那么看着玲珑。

    “呵呵美人的度还是那么让人佩服……”

    玲珑冰冷的双眸没有任何的温度冷的如同寒冰彻骨这让阿美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你一直跟着我?”

    “是啊……”

    阿美硬气地道。

    这时一个急促的声音响起。

    “阿美!你跑哪去了?还没完事呢……啊!”看到玲珑正卡着阿美的脖子慌乱地道。

    “别乱来!你不要伤害她啊……”

    玲珑抬眼见一个男囚气喘吁吁地跑来手里还抱着一包衣服上着。

    “嗯?没想到你还是个双恋!”看来她是没听到自己和玲琦的谈话了玲珑放开她。

    “嘻嘻你才知道吗?不过小美人不要失落啊我也喜欢着你呢!”

    蓦地玲珑觉得冥冥中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更诡异的是和自己体内生了共鸣接着一声声的狼嚎传来。

    “是人狼决斗开始了。”阿美向那个方向望去。

    “玲珑我们快去看人狼!”

    小白再也忍不住窜出抱着玲珑向看台那边奔去。

    阿美愣了光着子的男人抱怨道。

    “阿美还没完事呢你……”

    阿美一笑。

    “不小心想起了她过来看看…….”

    她一直远远瞄着玲珑望见玲珑到这边来的也望见玲琦和小白来了本来想抓玩玩没想到……好不郁闷。心里却也疑惑究竟为什么让玲珑想杀自己呢?刚才玲珑眼里的冰冷几乎能杀人她还第一次看到这样一双寒冰的眼睛。

    他们回到看台下玲珑先前听到的召唤像是幻觉一样消失了。

    只见二十个人狼手脚都被绑住锁链一字排开地站在高台上四周传着叫喊声。

    玲珑这才现原来高台的四外高处另有座位很多人坐在那里隔着大网向台上望来。听着乱纷纷的叫喊声好像还在押哪个人狼胜利。

    台下的这些囚犯们也是高呼呐喊十分闹。但没有大网隔着。

    玲珑视线扫过那些人狼停在了其中的一个人狼上微愣他不是在月亮岛上密室那个叫什么玄月的人狼吗?

    尽管所有的人狼长得都差不多但是玲珑还是把他认出来了想起那些骷髅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而想到玄月最后望自己的目光中的愤恨至今还觉得寒意彻骨!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他。

    “你认识?”小白见玲珑神有些异样。

    玲珑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转头对小白道。

    “刚才你是不是一直在偷听?”

    “是啊你怎么知道?”小白诚实的可

    玲珑瞪了他一眼。

    “直觉!”其实直觉刚刚告诉她的。

    “直觉?我怎么没有?”小白某时是很好学的。

    玲珑没回答。

    “小白为什么当时我没听到你的动静?”看到小白出来的地方距自己并不是很远以现在的感知应该有所察觉啊?

    “我隐啦!”小白很自得地晃晃脑袋。

    该死!他是妖精会法术的我怎么把这个忘了!玲珑一想到这方面就像受打击了一样。

    “阿姐你来了。”玲琦过来打招呼看到小白冷冷地扫一眼。

    小白更拽直接无视。

    玲珑却注意到玲琦后面的两个男囚正对着玲琦投来特殊的目光对这样的目光玲珑太明白了。但只是淡淡地扫过便回到玲琦上心里已打定了主意。

    “你找到了……三月…..”低下了声音。

    倒不是担心其他人听见即使被人听见也听不明白只是涉及到人狼三月玲珑就感到了沉重。

    “没有……”玲琦摇头叹了口气。

    有狱使上台解开了两个人狼的锁链下来时两个人狼便拼上了。

    两个人狼低低地着咆哮的声音呼吸越加急。其中一个正是玄月。

    “快!上啊!”

    “杀死他!你就自由了!”

    “妈的你到是上啊!”

    ……

    台下的囚犯们挥动着拳头助着声势而坐在高处的人们也喧闹不断。

    当两个人狼疯狂进攻的时候冥冥中那种召唤再次在玲珑脑海响起带动着体内一阵阵悸动甚至迎合着台上两个人狼的动作电光火石一般闪出了一个念头玄月!他就是人狼三月其中的一月玄月!

    是了他说过他叫玄月我怎么才想起来……等等!目光转向另一个人狼那是那是弯月!

    她也不知道这种念头是从哪里来的好像是召唤的那个声音在告诉着她!

    玲珑被玄月和弯月突然的出现弄的不敢相信一时有点呆

    两个人狼斗的越来越凶狠玲珑体内的悸动越来越强烈若是再打下去很有可能同归于尽!

    不!不能死!玲珑双手一撑前面人的肩整个人跃起。被她撑肩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玲珑就已经向前窜去再次地踩上了其中人的肩膀就这样跃上了台上。

    她一上台所有人都哇了一声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惊愕住但反应也快不多时便爆出了烈的欢呼和大叫。

    “太好了!美女啊!”

    “美女对野兽啊!”

    “打他!美女支持你!”

    ……

    乱哄哄一片。

    玲珑并不知道这台子设计的十分巧妙周围暗藏法阵台上的人狼无法下去或到别的地方完全被法阵约束在了台子上但台外的人却可以随便上下。这是因为确保人狼不伤人只要你不上人狼就决不会伤到你。

    “阿姐!”

    玲琦不明白好端端的阿姐怎么突然上台上了刚要上去小白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玲珑找到人狼三月了!”声音很得意。

    小白知道玲珑要找人狼三月现在还知道了玲琦也在找所以才故意说给玲琦听。对这个玲珑的弟弟小白很不爽。

    人狼三月的意义玲琦再清楚不过听到小白这么一说脑袋一片空白!

    ……怪不得阿姐打破了玉帝的琉璃盏、怪不得阿姐对人狼三月的是那么上心怪不得阿姐此时没在苍狼部落当大领而是来到了这里……原来是为了人狼三月啊原来是想统一人狼啊……

    他一直没想过玲珑因为什么来到了饕餮营他只知道玲珑故意打破的琉璃盏他竟然一直没想过!甚至也没仔细问过!他见到玲珑就什么都忘了除了时不时地拿自己和玲玥比较真的就什么都忘了!

    玲琦傻了一样站在那里望着周围的一切像是在眼里消失了连玲珑凭什么认定台上的人狼是三月也没想。

    其实以玲琦的心根本就不适合做大领心理素质太差眼下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

    尽管伤还没好阵阵地疼痛但玲珑还是干净漂亮地稳稳站在了两个人狼边感到气氛立时怪异!可没来得及多想便费力地分开两个人狼却不知道在这一刻法阵被玲珑体内传出的一股莫名大力变换了将整个台上包住。也就是说现在台外的人也上不了台上了。

    其实此时也没人上都在惊呼。

    “啊——她要干什么!”

    周围的人都看得出玲珑不是想打而是在试图阻止出一片轻嘘。

    台上的景早有狱使去报狱长青青了只是青青一时没找到暗里饕餮营有点炸锅。

    两个人狼并没有因为玲珑的到来停止而夹在暴风骤雨一般攻击下的玲珑可想而知关键是没躲就那么承受着人狼们的拳脚相加。

    两个人狼对这个突然降临到边的人类并没有好感他们觉得这是为了自由而战玲珑算哪路的!

    而玄月在这一刻认出了玲珑愕然一刻是她!大吼一声。

    “我要杀了你!”

    (太累了这会大家过瘾了吧呵呵)

    本书。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穿到异国找帅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