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错位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红豆蔻 书名:古镜奇谈
    <---凤舞文学网--->    夜幕缓缓的降了下来,把那种不安和惶惑也渲染的更加强烈起来。--凤舞文学网--夏晓、安欣、田雯语呆坐在客厅里,三人无语。夏晓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墙上的钟表,一动也不动。田雯语打着呵欠,现在在这里度过的每一秒钟,都是煎熬。安欣揉着太阳,她觉得头好疼。一直处于混乱的神经终于绷不住了,一跳一跳的疼。她看了看田雯语,她也是一脸的无奈。夏晓从和夏妈妈争吵过以后,绪就一直不稳定。她非要安欣和田雯语陪她,她说一定要让她们见一见姐姐。

    时钟嘀嗒嘀嗒的响着,像唱着一首催眠曲。安欣用手托着下巴,眼皮不住打起架来。猛听钟声敲了十下,把她从迷朦中惊醒。忽觉眼前一暗,顿失光明所在,安欣惊呼了一声。“嘘”的一声,打断了安欣的惊慌。她的眼睛慢慢适应了黑暗,头脑也慢慢清醒过来,才明白是夏晓忽然拉灭了客厅的灯。她感到黑暗中的田雯语和她一样的惊慌不安。夏晓要做什么?

    “嘎!嘎!”一声清脆的皮鞋声在客厅里响起。安欣顿时觉得汗毛都树了起来。黑暗模糊了周围事物的轮廓,四周的东西在黑暗的吞噬下一点点扭曲变形。可是,唯一一个例外,就是一抹柔媚的影,在黑暗里清晰的飘过。有节奏的摆动的腰,拖着及脚背的裙摆,踏着“嘎嘎”的皮鞋声,从面前晃过。安欣分辨不了,现在是醒着,还是做梦。

    “姐姐!”夏晓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那么急切,那么迫不及待。骤然间,灯光又亮了起来。像是不能适应骤然的黑暗一样,眼睛也同样适应不了骤然的光亮。就在安欣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她觉得有一双眼睛,若有似无的朝着她这边瞟了一眼。“姐姐!”安欣把眼睛睁开,视线里只有空的大厅和其他两个人,那个诡异的影早已消失了痕迹。

    “你看到了吗?刚刚?姐姐明明在这儿的?”夏晓的声音都带着些哭腔:“我看见的!我看见的!姐姐穿着旗袍,姐姐最喜欢那件旗袍,她常常偷偷去穿的!”

    “啪”的一声,夏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楼梯上。她本人也一副摇摇坠的样子。安欣怕她会跌下来,急忙跑过去掺住她。老人颤抖着子,似乎连一步也没有力气迈了。--凤舞文学网--她顺着台阶坐下来,把子靠在楼梯扶手上。

    “妈!你怎么了?”夏妈妈从楼上下来,急切的问。

    “人!那个人……”夏恨恨得说。

    “!那是姐姐啊!”夏晓哭了。

    “不!我说过你姐姐死了!”夏妈妈呵斥夏晓。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那就是姐姐!她不愿见我们,所以躲了起来!”夏晓哭着说。

    “对,她躲起来了……”夏小声嘟囔着,像是在窃窃私语。

    “不!她死了!”夏妈妈的声音都有些歇斯底里了,看来这个话题对她的折磨,已经达到了极限。

    “不!没有!”

    “她死了!”夏妈妈厉声喝斥,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你说谎!我不信!”夏晓用手捂着脸,很痛苦的样子。

    “我说过了,她死了!”夏妈妈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她死了!你到底要纠缠多久?”

    “永远!姐姐她还活的好好的!”夏晓大声说。

    “不!她死了!因为……”夏妈妈的表忽然变得很诡异:“是我亲手杀死她的!”

    不光是夏晓,安欣和田雯语都吃了一惊,她们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夏妈妈。

    夏妈妈笑了:“你们信了吗?对!她死了!是我亲手杀死她的!都是她!如果那天她没有闹着去看马戏,你爸爸就不会出事!都是这个孩子,夺走了我最亲的人!那天,我去医院,你爸爸冰冷的尸体就躺在太平间里。而她,那个小恶魔,她还没有死,她还活着!我到病房里去,病房里只有她自己,她躺在病上,脸上还戴着呼吸机。这个小恶魔,夺走了我的丈夫,她却还活在这个世上!我不能容忍!于是,我只轻轻的取下了她的氧气罩,她便顿时呼吸困难,脸色铁青,心跳也变得疯狂起来。这个小恶魔,那是她应有的下场!她忽然从昏迷中苏醒,最后用祈求的眼神看着我……呵呵!我知道她喜欢爸爸!我就让她去了,这样我丈夫他九泉之下也不会寂寞!我亲眼看到她咽气的!她死了!她死了!”

    “魔鬼!你才是魔鬼!”夏晓惊恐的用手指着那个她叫做母亲的人。

    “魔鬼?对!魔鬼!”一直在一旁呓语的夏忽然高喊着,像从噩梦中惊醒了一样。安欣吓得手一抖,赶忙撒开了夏

    “哈哈哈哈!魔鬼!你这个女人!”夏大笑着,她现在的样子才像个魔鬼。“可是你还是死了!死了!”

    安欣强忍住内心的恐惧,轻声问道:“您还好吧?”

    “好!我很好!”夏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客厅的地板。“这是诅咒啊!是那个女人的诅咒!可是我还活着,只要我活着,她就永远都翻不了!”

    “夏!”安欣惊恐的看着夏那张有点扭曲的脸。

    “你知道那地板下面埋着什么吗?秘密!是我的秘密!那里,有我亲手埋藏的那个女人的尸体!你知道那幅油画上的女人是谁吗?就是那个女人!”夏悄声说,可是她诡异的声音,在静悄悄的屋子里,听得分外清晰。“那个女人啊,四十年前,闯进我的家门,勾引我的丈夫!我痛苦极了!可是,最让我不能忍受的是,我丈夫竟然背着我,把我最心的旗袍拿去给那个女人穿!那是我的陪嫁,我最珍视的东西!我不能原谅,决不!趁着丈夫不在,我把她骗来,杀了,就埋在地板下。死去的她,就穿着那件旗袍,我把它当作她的陪葬!可恨我的丈夫,找不到那个女人,竟然悲伤的茶饭不思!还特地请了画家,照着照片给那个女人画了一幅画像,一直到死,都记挂着她!我不能容忍,四十年了,我一直恨着!她也恨我吧!所以四十年了,她一直都不肯罢休,她还在这个家里出没着,仇视着!她死得很惨,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恨她!我永远都不会原谅她!”

    屋子里忽然沉默了。夏妈妈,夏,都陷入了自己的沉思,她们都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安欣和田雯语,被真想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夏晓则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她脸色惨白,摇摇晃晃的跌坐在沙发上。

    不知过了多久,夏晓忽然笑了,她笑着看着田雯语:“魔鬼?对了!就是魔鬼!我们一家人,都是魔鬼!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朋友吗?我记起来了!我四岁那一年,带朋友一起回家来玩。我们一起玩捉迷藏,她藏进了大衣柜里!可是,大衣柜不知为什么忽然倒了,我亲眼看见,她被衣柜砸在地下,只有一只手露在外面,还不停的挣扎。我怕极了,我怕有人看到会说是我害的!所以我跑了,跑的远远的,没有和任何人说。她就那样死在了衣柜下,所有人都以为那是意外,没有人知道,她是和我在玩捉迷藏!从那时候起,我就再没交过任何朋友,因为我是魔鬼!我是魔鬼!”

    夏晓笑着,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安欣和田雯语已经在震惊中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夏晓忽然抬起头,一脸沉静的看着她们:“你们走吧!快点走吧!”安欣和田雯语还在错愕里,反应不过来。夏晓却很坚定的走上楼,把她们的东西拿出来,塞在她们手里,把她们推出了门。“走吧!你们走吧!很抱歉,你们差点和一个魔鬼做了朋友!”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有了泪水。

    安欣和田雯语被推上了车,她们无奈的发动车子,缓缓驶离了夏家。这疯狂的一家人,到底是可怜,还是可恨?车子还没有走多远,夏家的房子忽然燃起大火来,熊熊的大火从一楼的窗子,二楼的阳台冒出来,翻着滚滚的浓烟。过了很久,也没有人从房子里走出来。安欣和田雯语面面相觑,等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房子几乎被大火完全吞没了。她们奋力的呼救,可是赶来的人也只能望着大火叹息。有那么一瞬间,安欣在二楼的窗子上看到一个穿着旗袍的影,它缓缓的在火海里消失了踪影。这一切,都是旗袍的怨恨吗?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古镜奇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