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变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钩映月 书名:黑白天使
    <---凤舞文学网--->    友推荐:《公子的锋》,一部光看简介就能吸引你的作品。--凤舞文学网--

    http://www./w_sharebook.php?bid=65419&uid=3330932

    “大夫!”姜剑平背着朱明冲进山泉市第一医院,“大夫,快来看看,出人命了!”

    他胡喊乱叫,还真引起一个人的注意那人正是文静。文静和姜剑平认识,但谈不上有多熟。她连忙迎了上去,道:“哟,老爷子,子骨不错么,背着老伴上医院?”她嘴上开着玩笑,但是手脚麻利得很,早找来一张病,道:“来,把病号放上面!”

    朱明的后背和病接触的那一霎那闷闷的哼了一声。

    姜剑平见她双眉紧锁,嘴唇不住地颤抖,显然是忍着剧痛。

    “她怎么了?”文静问。

    “扭着腰了,你看看是不是很严重?”姜剑平焦急的说道。

    “好吧,你到那边去挂个号,我带她去照个相。”文静说着把朱明推进放科。

    这时,文笛和珠儿以及昔篮球队的旧部正在刘川家做客。

    这个家可不是沼泽地里的那个,而是刘川在市中心租的一间房子。这段时间,刘川基本上是在打游击,不愿意钻研剑术的时候就到市里来,跟几个朋友聚下会,疯玩几天。

    刘川正在拿文笛练习易容术这也是秦久教的。(汗,刚学会就出来显摆……)

    “大家看呀,”历经3个小时,刘川终于完成了他的作品,“怎么样,文弱,和你像不像?”

    文笛接过刘川递过来的镜子,一照之下顿时吓了一跳镜子里的脸分明是文弱!

    杨平仔细端详了下,道:“恩,像嗑药了。”(杨平没事喜欢看看柯南,他其实是说:吃了APTX4869,然后变小了。)

    常箫附和道:“没错,真像。”

    “快给他卸妆,”文弱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了,连忙摆手,“让他变成我的模样简直就是对我的侮辱!”

    “老大,您圣明!”杨平在一边起哄。

    “你们真没有眼光,我就觉得文笛这个样子还不错。”珠儿当然是站在文笛这边。她使劲拍拍文笛的背,笑嘻嘻道:“背直,这样还显得你个子高点……”

    “嘿嘿,这个东西只不过是玩玩而已,”刘川道,“要是每个人都会了这种易容术,那么这个世界不就乱了么?”

    “说得对,”文笛道,“我站在警察的角度上反对这种易容术。”

    “对呀,对呀,”杨平一本正经得道,“要是跟谁有仇的话,直接变妆成那个人去干些坏事,那还真够我们警察忙的了。”

    “我真不知道你研究这东西干什么?”常箫真觉得刘川这个人有点不可思议,“这种发明到底有什么用?”

    此时晨曦和莫愁压根没有参与讨论,他们你一杯我一杯喝的正痛快。

    “杨平,你和他们瞎研究什么?”晨曦晕乎乎的说,“咱们来喝……喝一杯!”

    “来,喝酒!”杨平是个十足的酒鬼,只见他满满得倒了一杯一饮而尽,“来,咱们再干一杯!”

    “珠儿,你觉得是现在的我长得帅,还是原来的我长得帅?”文笛笑道。

    “当然是原来的你了!”珠儿说着摸了摸文笛的脸蛋,“冰冰的一层皮革,没有一点生命力,怎么能和你那张有血有的面孔相比呢?”

    文笛赞同道:“那倒是,我这就把这妆卸了。”

    正说话间,珠儿的手机铃声大作,原来是姜剑平的电话。--凤舞文学网--珠儿对待这个从小照看自己长大的男人十分的敬重,她多次劝说妈妈和姜叔叔结合,但是总碰了一鼻子灰。

    “叔叔……什么?在哪?我马上到!”她接通电话,只是简单说了几个词,就站起,焦急地对大家说:“我妈受伤了,现在在医院,你们慢慢吃,我要去趟医院……”珠儿说完,,转就走。

    “等等我!我也去!”文笛追了出去。这是向丈母娘献殷的最好时机,怎能错过?

    文笛在路上买了两个果篮,和珠而分封伙伙地赶到医院。

    朱明已经可以坐着了。

    “妈妈,您怎么这么不小心?”珠儿见了妈妈才说了两句话就放声大哭,“都怪我不好,我要是去接您,您就不会受伤了。”

    “傻孩子,你去有什么用?”朱明柔声道,“有你姜叔叔呢。”

    “那您的是怎么受的伤呢?”珠儿哽咽得说。

    朱明怜惜的摸摸女儿的头,轻轻擦去挂在她脸上的泪花,刚想开口,就被姜剑平抢过话头,这个老头可真是说瞎话不脸红,他的瞎话连酝酿都不用就脱口而出:“是因为两个小流氓抢劫,我本想把两个都收拾了,但是你妈妈不让,非得叫我留一个给她。哎,也不想想自己都大年纪了!”

    “放!”朱明大怒,“是谁出的主意说比赛来的?”

    “妈,你就被生气了,当心体!”珠儿解劝道。

    “这个人是谁呀?”姜剑平知道再往下说总是自己没理,于是岔开了话题。

    文笛何等机灵,他连忙把手中的果篮放在桌上,恭恭敬敬地说:“伯父,我叫宫文笛,您叫我文笛就好了……”

    珠儿顿时粉面微红,小声对文笛说道:“干什么避重就轻呀!”然后她又对姜剑平说:“其实,他是……是我的……”

    “男朋友?”姜剑平一语道破。

    珠儿害羞的点点头。

    “是么?”朱明顿时觉得自己的腰好多了,“这小伙子怎么看怎么精神,就是脸色有点苍白,是不是体不好呢?”

    其时,文笛的脸还是文弱的模样,面目英俊,但是没有一点血色。

    珠儿就像推销货物一般把文笛拽到老妈近前,道:“妈,你看!怎么样?”

    朱明上下打量了下文笛,沉吟道:“个子小了点,脸色好像不是很健康。他一定很孱弱吧?”

    “哪呀,他抓起贼来可是龙精虎猛的!”珠儿本想夸夸文笛的工作,没想到母亲听到这容颜大变。

    “你说什么?”朱明反问道,“你刚刚说他是干什么的?”

    “他是我们同事……”珠儿被老妈的反常惊出一头冷汗,小心翼翼的回答。

    “姜剑平!”朱明吼道。

    “在这呢!”姜剑平行个礼。(就是李莲英给慈禧行的那种礼……汗!)

    “你,你给我把这个人轰走!我的女儿绝不能和警察交往!赶他走!”朱明大吼道。

    姜剑平道:“扎!”然后作了抖袍袖的动作,退了一步,站起来。

    “伯母!”文笛刚想解释,只见眼前黑影一晃,姜剑平已然探出食指,点向文笛口,文笛稍微迟愣,已然被对方制住,姜剑平施展神力,像拎包般把文笛拎出门外。

    珠儿急道:“妈,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人家?”

    “我跟你说,你交男朋友,必须过关我这关,你妈妈我,嫁了个警察,落得守寡半生,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犯同样的错误!你嫁猪也好,嫁狗也好,就是不能嫁给警察!”

    “可是……”珠儿本还想说什么,却被朱明打断,“你别再说了,儿女婚事父母作主!”朱明厉声道。

    珠儿怕妈妈着急,也不敢再说。悄悄退出病房。其实朱明不止一次向女儿灌输她的思想千万别嫁给警察但是真到来之时还管得了什么警察不警察么?想金老爷子笔下的穆**慈不也是迷恋杨康不能自拔么?难道她不知道杨康是个卖国求荣见利忘义之辈么?窦初开,遇到心之人哪还管得那么多?何况文笛又是个何等优秀的男人。

    现下珠儿想起了妈妈从前的话之前他还只是当成妈妈伤心之极所说的气话,谁知道竟是真的。

    “我回来了!”正在朱明和女儿争执的时候,姜剑平回来了,他邀功般的说道,“我点了他的麻,又把他扔进了一辆出租车……”

    “你点他的道干嘛?”珠儿深知姜剑平手指头上的功夫可不是闹着玩的,她想生气,但对方是自己的长辈,她觉得委曲,又很担心文笛,一时只有干跺脚的份。

    “你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只是破点财而已。”姜剑平坏笑道。

    “破财?”珠儿听他这么说,心下稍安。

    “我让出租车带着他绕市区转几圈,到时候,他要是不刷卡就别想下车!”姜剑平说完哈哈大笑,好像自己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事一般。

    当时的出租车全部是无人驾驶,你上车时可以选择先刷卡,也可以选择后刷卡,但到达目的地后你没有刷够足够的金额,车门是绝对不会打开的。

    “姜叔叔你……”珠儿差点哭出来,“你……”

    “我怎么了?”姜剑平理直气壮得道,“这可是你妈妈的意思!”

    “可是……”珠儿还想争辩。

    朱明截口道:“没有什么可是!哼,我告诉你,你不早早跟这小子一刀两断,你迟早是要后悔的!”

    “没错!和这小子一刀两断,你迟早是要后悔的!”姜剑平鹦鹉学舌般重复到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只重复了半句。朱明狠狠瞪了他一眼,心说:你不会说就别说!

    “迟早是要后悔的!”姜剑平好像没有注意到珠儿妈妈的眼神,继续说。这句话说得更是含糊。

    “住口!”朱明怒道,“你倒是帮我还是帮他?”

    “帮你呀!”姜剑平笑道,“我始终是站在你这边的!”说完又对珠儿正色道:“快点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我也不用你,你负责送我女儿回家,这些天你要帮我看着她,让她和那个该死的小子赶紧的一刀两断!”

    “是!”姜剑平笑呵呵的答应。

    “哼!谁要你们陪,我自己回去就是了!”珠儿气得一跺脚,转离开了病房。姜剑平紧紧跟随。

    “姜叔叔,你回去陪我妈妈去吧!我自己能回家!”珠儿道。姜剑平从小到大陪了她十多年,在珠儿的心中,早把姜剑平当作父亲般的尊重。平里一天不见就想,可现在却不同了。她想尽快找到文笛,确定他是否安全。

    可她的鬼心思怎能瞒得过姜剑平?他知道她是想把自己支开,然后去找自己的心上人。

    姜剑平正色道:“那不行,你妈妈的话就是圣旨,我怎么能不听呢?我送你回家,然后就回来。”

    珠儿怒道:“那好吧,你就跟着吧!”然后做个鬼脸,小嘴撅起老高,都能拴头驴了。

    文笛被姜剑平扔进出租车姜剑平认得这张脸老林家的男人都是这么面无血色。所以他在车子的导航仪上画了一条去林文弱家路线。于是,车子平稳的开到了文弱家。

    文笛苦于被人点了道,不能行动,好在嘴还是能说话的。于是他大声呼喊着文弱的名字喊了两声之后,他发现自己是在白费力气。

    文弱现在大概在刘川家还没回来,文静好像在医院值班……这时,电话响起。听铃声就知道是珠儿打来的电话。

    但是自己哪有手去接呢?

    这一夜,文笛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世界上有一种痛苦叫等待。

    不知等了多久,文笛觉得他的手能动了他立刻掏出计程车卡,试了试刚好够到划卡器他在划卡器上艰难的划了一下,仪表盘弹出一个导航仪,他在上面画了一条回家的路线,随即命令开车。

    之后就是给珠儿回电话。

    “你怎么不接电话呀?”珠儿的声音带着哭腔,“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我就是生气也是生你妈的气,怎么会生你的气?”文笛委屈得道。

    “那你为什么不接电话?还有,告诉你,我妈妈的气你也不能生!”珠儿的声音略带欢喜。

    “我被那个老头点了道,动都动不了怎么接电话?”文笛更加委屈了,自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回被对手出一招就制得服服贴贴的。

    “哈哈,姜叔叔就是这样,跟个小孩子一样。”珠儿想起自小到大和姜剑平的相处,不由笑出声来。

    “(委屈,抽泣)你还笑!我现在回不了家了!”

    “(猛醒)阿,对了,你现在在哪?姜叔叔说把你扔到城市的边缘了,你现在有足够的钱回家么?”

    “(剧烈抽泣)没有,我现在一毛钱都没有了!!!你快来接我吧!”

    “(焦急)你在什么地方?”

    “这里像是泉山,但又不像,到处是狼虫虎豹的叫声,好怕人呀!你还是别来了,要不然给野兽当了点心可不好!”

    “你打开车子的卫星定位器,我马上联络交通部的同僚!”珠儿语气带着焦急,关切,和百种柔,听得文笛乎乎的。

    “喂,别着急,我和你闹着玩呢!”文笛终于不忍再让心上人担心害怕,“我现在正在回家的路上!那个老头把我送回了文弱家。”

    “笨蛋!你想吓死我?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可怎么办?”

    “没事,没事,我这么强壮,就是有几打狮子老虎的我也不放在心上。”

    “吹牛!连个老人家都打不过,还想和狮子老虎单挑?”

    “天地良心,他偷袭我!”

    “好了,不和你说了,明天休息,到哪玩去?”

    “到单位打篮球怎么样?”

    “好是好,但是就咱们两个么?”

    “篮球队的旧部我可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唉,谁说现行国法修改的完美无缺?”

    “什么呀?我倒是觉得现在的法律是很健全的!”

    “哼,应该加上一条吹牛者枪毙!”

    “好呀,你是不是没过门就像守寡了?”文笛这句话正说到了珠儿的痛处她自小受到母亲的熏陶,心灵深处已经埋下了一个意识:嫁给警察就会像妈妈一样守寡,一生不幸!现下听到文笛说起守寡二字,心中一惊,暗暗思索:难道我嫁给他真的会守寡么?我嫁给他真的会终生不幸么?

    “好了,不说了,明天见面再谈吧!”珠儿道。

    “好的,再见!”文笛挂电话之前还没忘了在话筒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明天,人们总是向往着明天明天有梦想,明天有希望如果一个人失去了梦想和希望,它就失去了明天,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白天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