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秦久之欲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求推,求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钩映月 书名:黑白天使
    <---凤舞文学网--->    陌生人速度好快,只见他飞到秦久前,在他虎口上轻轻一弹,复又飞到封平跟前,故技重施。--凤舞文学网--

    两人手中兵器几乎是同时落地,而此时陌生人已经站回原来占这地方,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移动过一般。

    两个孩子同时吃了一惊,回头看时,陌生人抬头看天,嘴角挂着微笑。

    秦久细细打量着陌生人,只见他材高挑,穿一很随便的淡灰色休闲T恤,一条天蓝色牛仔裤,随随便便的穿双红黑相间的运动鞋令人费解的是,这人刚才打斗一场,杀人无数,但上竟然两一点点血点都没有。

    再细细看他的脸,那是一张俊美非常的脸,那张脸和那头柔顺的黑发简直就是绝配。如果不是刚刚看到这人打仗的狠劲,你真会以为这是个若不经风的英俊少年呢。

    封平脾气何等火爆?她马上怒道:“你干什么?”

    陌生人淡淡一笑,没有说话。封平又追问道:“为什么不让我杀他?”

    封平平时野惯了,说话办事难免有几分不讲理,倒是秦久自小家教甚严,比较明白事理。他见陌生人不说话,脸上带着不满之色,连忙跪到在地,咣咣咣磕了三个响头,道:“晚辈秦久,多谢前辈相救恩师,前辈之恩,恩同再造,晚辈们一时急,有理数不周之处,还望前辈见谅!”

    封平此时也感到自己有点急,连忙跪下,说道:“这两人是前辈治住的,要怎么发落,还请前辈示下!”

    陌生人开心地笑了,就像个孩子般笑了,他说道:“什么前辈不前辈的,我叫刘川,你们要觉得我不见外,就喊声哥哥吧!”

    秦久道:“前辈面前,怎敢造次?”

    封平紧接着道:“前辈留下这两人的狗命,莫非还有别的用处?”

    刘川笑道:“首先,尊师的所中剧毒的解药还没有到手,其次,你们不觉得这样杀了他们有点太便宜他们了?”

    秦久封平对视一眼,均是点头。刘川又来到剑锋,杨丹凤跟前,蹲下来,两只手分别搭在两人脉门之上,片刻,如释重负的站起,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刷刷点点在上面码了几个字,对两个孩子说道:“你们谁脚程快,赶紧去镇子里抓药!”

    秦久马上站起来,道:“我去!”封平马上阻拦道:“傻兄弟,你会用手机吗?”秦久愣了片刻,终于说道:“姐姐快去快回!”封平点点头,接过刘川的手机,看了下药方的保存位置,然后施展法,几个起落消失在树林之中。--凤舞文学网--

    秦久长出口气,道:“前辈想要解药,大可在这人上翻找一下,何苦如此大费周章?”

    刘川使劲敲敲自己的头,猛醒道:“这倒是!”说着他走到海兴浪跟前,手伸进他口袋去翻。

    海兴浪冷笑一声,道:“解药我怎么会带在上?”

    刘川摇摇头,站起来,豪不在乎地说:“那就算了,反正药方也开了,要不要你的解药也无所谓了!”

    海兴浪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只是他肩头剧痛,笑道第三声时,笑声已经被呻吟取代。他强忍剧痛,接着说道:“你要是对你的药方那样有信心,又怎么会再来问我?”

    这话当真点到了刘川的痛处,行医之道,刘川虽然略知一二,但四川唐门暗器上的剧毒又岂是轻易能解的?他那张药方只不过有五分把握。

    海兴风说到得意之处,眼神下意识的扫了眼不远处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喽们。

    这个举动虽然是下意识的,但并没有逃过秦久的眼睛,秦久顺着海兴浪的目光看去,见一个喽中有一个尚未断气,兀自挣扎。当他看见海兴浪向自己这边看,手下意识的护住口。

    秦久何等眼尖?那人口并没有伤,干什么要捂着?海兴浪说到得意之处,又为什么要想那人张望?

    想到此处,早飞到了那个尚未断气的喽前,探双手一只手形如钢钩,叼住那人手腕用力一拧,另只手在那人前翻找果然找到一个做工精致的小瓷瓶。打开瓶盖,顿时恶臭扑鼻,秦久一皱眉,马上又把瓶盖盖好,飞来到刘川边,把药瓶递给刘川。刘川接过药瓶,打开闻了闻,大喜,道:“赶紧给你师叔用药,一半外敷,一半内服!”

    秦久领命去办,不表。

    这时,刘川才想起陈虎的伤势陈虎的伤实在不轻,倘若再不救治,恐怕会死于非命。但此时他还不能死。他该死,但绝对不应该死的如此痛快!

    很快,两个伤者都得到了救治,只不过救治的目的不同其一是想让他活下去,另一个是想让他更加痛苦的死。刘川帮陈虎止血后怕他趁机逃走,又在他两条腿上重重的拍了一掌,将他的髌骨双双击碎。

    对症下药,这话说得一点都不假。阳天凤用过解药,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就已转醒。秦久高兴的哭了出来。

    阳天凤试着运行下真气,见无大碍,连忙对秦久说道:“阿久,快来帮我,给你师傅疗伤!我来毒,你来调理他的内伤……”

    秦久道:“是!”

    于是两人合力让剑锋子做起,一人接住剑锋双掌,一人双掌搭在剑锋后背,开始给剑锋疗伤。

    刘川在喽上找了部手机,然后四下扫视,从地上捡了一只断掉的胳膊,坐在上面。他先给封平打个电话,告诉只买一服药就行,然后竟悠闲的玩起了游戏。

    封平回来得比大家想象的快,而此时,剑锋体内,阳天凤跟秦久的两股内力已经交融在一起,打通了他受损的经脉。只见剑锋微微睁开眼睛,头一偏,一口黑血狂喷而出,血水中竟还夹杂着些许血块。

    刘川冲封平挥挥手,示意她赶紧去煎药。而他自己来到剑锋边,跪到在地,道:“前辈,小的是慕名前来……本想在前辈手下受教,谁知道……”说到这,语气却又哽住,眼中满是悲伤。

    剑锋声音虚弱,但还是勉强说道:“小兄弟不用难过,就是这帮人不来,小兄弟的心愿也未必能达成……”他说到着,顿了下。刘川马上截口道:“为什么?”剑锋笑了笑,看了眼阳天凤,喘足了气,复又说道:“这是我和小师妹定下的规矩,我们一生一世只能收一个徒弟,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无论这个徒弟天分如何,能学到我们几分本事,又或是他年少夭折,都不能再收第二个人为徒……”说到着,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阳天凤伸手在剑锋口轻轻抚摸,顺便把一股柔和的真气注入他体内,只见她眼中含泪,道:“三哥,都到了这时候,你还说这些干什么?”

    剑锋还想说话,却被刘川打断,只听他说道:“前辈的规矩,晚辈怎能轻易破坏,晚辈对前辈的敬仰之难道是假的?难道晚辈知道前辈不会收晚辈为徒,今之事就会袖手旁观吗?”

    他这几句话发自肺腑,颇有侠义之士的风范。剑锋点点头,眼中满是赞许,道:“要是我这条命能留住……倘若我有个好歹……那你就认了阿久这个……这个兄弟吧,以后阿久会的,你也会;他不会的,还请你多多指点一二……”他本想说:你就认了阿久当师傅,但又觉得这话说出口来着实不妥眼前这人看起来比秦久要大得多,又是自己一门救命恩人,如此说好像把人家看轻了。是以中途改口,让他跟秦久兄弟想称,今后半师半友。

    刘川何等聪明,连忙冲秦久恭恭敬敬的施礼,道:“师傅在上,受小徒一拜!”

    秦久顿时慌了手脚,连忙也跪下,冲刘川磕头,嘴里不住说道:“前辈救命之恩,恩同再造,恩同再造……”他连说两句‘恩同再造’一时间竟想不出很好的措辞,只好就跪在地上,道:“师傅之说,前辈休要再提……”

    剑锋笑道:“小兄弟学艺心切,不耻下问,当真令人佩服……”阳天凤截口道:“师兄,我们都落到了这般天地,还有什么好争的?从前说过的都是废话,你就教教他吧!”

    剑锋见刘川格豪爽,又有学艺的决心,当时打消了让他跟秦久平辈论交的**头,他笑道:“既然四妹你发话了,倘若我有三寸气在……我势必会将满绝学尽数传授这位兄弟!但你我之间只能兄弟想称,没有师徒名分!阿久,以后你就叫刘叔叔吧!”

    秦久恭敬的答道:“是!”然后又给刘川施礼,刘川连忙把他搀扶起来。

    三人交谈之时,封平已经把药煎好,药方开的很不错,剑锋喝下第一口的时候,觉得其苦无比,他知道,良药苦口,所以强忍着又喝了一口当他喝到第三口,竟然觉得这药不苦了,反而不比香甜于是他一扬脖,喝酒似的一饮而进,然后抹抹嘴上的药汁,朗声道:“再来一碗!”

    刘川笑了,道:“前辈,这是药!”

    剑锋嗔道:“你叫我什么?”

    刘川马上改口道:“大哥!”

    剑锋这才转嗔为喜,但马上又皱紧了眉头,双手紧紧捂着肚子,满是痛苦之色。

    秦久急忙问道:“师傅,你怎么了?”

    刘川道:“药犯了,带他上厕所!”众人连忙七手八脚地把他抬到茅厕。

    剑锋上下闸板同时打开,上吐下泄。他从来没有感觉到泻肚子竟然也能泄的这么舒服!

    刘川长出口气,对秦久说:“你师傅得拉一会,我们先出去受时下吧……”

    是呀,剑刃和剑钢的尸体还扔在外面,而且外面还有两个待宰的羔羊。

    他对封平道:“拉好了就一起出来……”

    秦久截口,狠狠道:“要解心头恨,拔剑斩仇人!”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白天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