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秦久之初遇恩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钩映月 书名:黑白天使
    <---凤舞文学网--->    秦久跟随一个陌生人来到一处陌生的住所。--凤-舞-文-学-网--陌生人的住所很特别,这住所不是建在地面,而是建在地底。

    那陌生人按动手中一个类似遥控器的东西,沼泽地顿时裂开一道缝隙,一排台阶映入眼帘。

    陌生人引秦久来到自己的家家,和别人家一样,不同的是摆设的东西几乎都是金属制成的。这个家虽然建在地下,向房顶看去,竟然能看到蔚蓝的天空。

    秦久被这个陌生的环境深深吸引了,他好奇的看看这,摸摸那。终于,那陌生人又开口了,只听他柔和的道:“阿久,以后你就住在这里,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只希望你能把缠绵十三式传授给我。”

    秦久大惊,他打量了下陌生人,道:“你是谁?怎么会知道缠绵十三式?”

    陌生人大笑起来,他坐在一张金属制成的桌子前,示意秦久坐在另外一张椅子上。他并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细细打量了下秦久岁月变迁让这个当年的血少年变成这样,也难怪他不认识我了!我可一直都没有变呀!

    秦久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沉默,他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缠绵剑法?”

    陌生人笑而不语,只是从怀里掏出一张卡片地给秦久这卡片制作精细,古香古色,漆黑的卡片上画着一把宝剑,剑幽蓝,栩栩如生。宝剑被一捋金线缠绕,这捋金线分枝很多,遍布整张卡片,而下看之下,金线每处交叉点都没有重叠,而是刻意断开。

    宝剑左右各有两个烫金小字,用的都是地道的蝇头小楷:左书缠绵,右写断肠。秦久看了这张卡片更加吃惊,他盯着陌生人好久终于说出句话来:“怎么你也有缠绵断肠贴?”

    陌生人这才说话:“我叫刘川,数年前和你师傅有一面之缘,当时我帮他重铸缠绵剑,他赠我缠绵断肠贴。”

    重铸缠绵剑?听陌生人如此说,秦久的脑海里顿时闪过一件件往事……

    秦久的童年悲苦,他被人贩子拐走后卖给一家巡回演出的马戏团,过着生不如死的子。--凤舞文学网--

    班主根本没有人,当初把秦久买下只不过是看这孩子长得俊秀,又很聪明,稍加训练就能为马戏团赚到好处。

    秦久在马戏班里学的是一些高难度的动作,有时动作不到位,或者一动作坐不下来,就会受到挨饿的惩罚。但秦久天资聪明,十分用功,别人学三天才会的东西,他只要学几个时辰就能搞定。本来,班主对他还有三分提防,后来见他不哭不闹,用功刻苦,慢慢的就放松了警惕。

    很快,秦久就能为马戏班子撑起一片天了。但老板万万没有想到,秦久心中从来没有放弃过逃走的**头!这孩子主意很正,他知道现在无分文,别说跑出去再被抓回来,就是不被抓回来恐怕也得饿死。唯一的出路就是好好学艺,多多赚钱,等机会成熟了再一走了之。

    但人太出色会遭到别人的妒嫉,俗话说得好:同行是冤家,同行如此,同门师兄弟更是如此。秦久的师兄们见秦久后来居上,深受班主的赏识,不由心生恨**。

    一次,马戏团来到一处比较偏远的地方演出,这里地势较高,多见高山树木,少见房屋人烟。班主本不想在这演出,但穷山沟里的人没见过马戏团,一路追出好远。

    马戏班本来就是流动作业,哪里有人就往哪扎营,看这里有顾客,哪管多少,先演几场再说。

    秦久终于着了道,他走上了一条被动过手脚的钢丝高空走钢丝本就很危险,何况还有人成心陷害。

    秦久摔了下来,断了条腿。

    可班主管不了你断腿还是断胳膊,他看到的只是因为你表演失败,观众们纷纷退票出场的场面。本来就很光火的脑袋被那几个成心想要秦久命的师兄弟用蒲扇煽了两下,又到了点油这颗脑袋完全失去了理,班主作了决定,三天不给秦久吃饭,而且不给他正骨。

    上有伤,怎架得住饥肠辘辘?只过了两天秦久就不住了。他知道,有小人陷害,自己终究逃不过魔掌,所以拖着断腿连夜逃走。

    一个腿上有伤,并且连饿两天的孩子能逃到哪去?走出没有两里地就晕倒在地。

    老天爷不公道的很,偏偏在这个时候下起大雨,冰冷的雨水浇在秦久上,把他体内的量一丝丝带走。终于,他觉得眼皮有点沉,终于,他睡着了。

    他昏昏沉沉的睡呀睡,不知道睡了多久,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仿佛又回到了母亲的怀抱……

    终于,他睁开了眼睛。四下看了看,原来自己躺在一间小木屋中,木屋虽小,五脏俱全。他打量着四周的陈设,很朴实,但很得体,屋外鸟语花香,好像置人间仙境。

    他努力回忆着自己的遭遇自己明明是倒在了野外,当时天下着大雨……

    就在他努力思考的时候,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你醒了?”

    秦久顺声音看去,只见墙角处有一个火炉,火炉边上坐着个人,这人相貌平平,穿着也很朴素,唯一让人眼光一亮的是他手中的一把长剑。

    长剑没有剑鞘,通体幽蓝,剑狭长,剑柄镶金缀玉。无论是内行还是外行都能看出这把宝剑乃是无价之宝!一般人看都不能多看一眼的无价之宝竟落在一个如此平庸之人的手中,着时让人称奇。

    只见那人正在细心擦拭宝剑,看见秦久醒了,他手腕微晃,宝剑就如同面条般柔顺,像一条灵蛇窜进他腰间。

    秦久见那人挥动宝剑,还以为这人要对自己不利,连忙挣扎着坐起,没想到那人好快的法,眨眼间来到秦久近前,轻轻把他按在上,柔声道:“你的腿还没有长好,乱动会错位的。”

    说完,他在秦久的脑袋上轻轻抚摸了下,松口气道:“终于退烧了!”

    秦久这才知道自己是被这人救了。他感激得看这眼前这个陌生人,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那人笑了笑,道:“我叫剑峰,小弟弟,你叫什么?”

    秦久道:“秦久。”

    剑峰满意的点点头,轻轻抚摸着秦久的头,柔声道:“孩子,你有家吗?你怎么会一个人晕到在荒郊野外?”

    秦久说了自己的经过,剑峰唏嘘不止,安慰道:“你饿了吧,我给你做了点粥,你趁喝了吧!”

    他说着从火炉上取下一只小锅,小心地把里面的东西倒到一只小碗里,端到秦久前,一勺勺喂给他喝。

    粥其实不能叫粥,那简直就是一种说不出名来的奇怪液体,一种一般人看了一眼就绝对不会想喝的液体。但是秦久吃的很香他确实饿了。这些子他一直靠剑峰强灌到他嘴里的一颗‘索魂丹’才能保住命。

    一碗粥不够秦久吃,直到把一锅粥都吃完了他还觉得自己有很大的食。剑峰笑道:“一顿不要吃那么多,下顿我请你吃烤!”

    说完他把粥碗收拾下,起出门。

    秦久突然有了一股莫名的危机感,他连忙问道:“你去哪?”剑峰淡淡一笑,道:“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秦久没有说话,只是平躺在上,渐渐的又睡着了。

    这次他睡得很轻,他是被某种物体掷在地上的声音吵醒的。他睁开眼,看见剑峰正对着自己笑,再看地上,秦久险些晕了过去地上扔着四条人腿,两条舌头,一对耳朵。这几样东西显然是刚刚从活人上卸下来的,几乎还冒着气。

    秦久认出了鞋子好像是自己一个师兄的鞋这腿二师兄的!

    他吃惊得看这剑锋,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白天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