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凶案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吴钩映月 书名:黑白天使
    <---凤舞文学网--->    雁影孤,只难觅南归路。--凤舞文学网--凄凄泪,一天甘露,碧珠如洒。极珍玉酿全难咽,思乡泪,储满膛。昏昏沉。一帘青梦。难解相思。

    一段秦楼月道出宫文笛在异乡为异客的思乡之

    但是现在,这种心没有了,取代他的是快乐,舒畅他回家了。

    文笛坐在沙发上,自己家的沙发,沙发有点旧,不是高档货,但却说不出的舒服。他闭上了疲惫的双眼。

    警察可不是件好差使,即使是报分析科。

    报分析科的工作就是把案件的资料汇总,就像把零星的点汇成一条线。这条线往往是破案的关键。一个好的报分析员是一个案子能否顺利侦破的关键。

    宫文笛作的就是这样的工作。他思维缜密,无论怎样棘手的案子到了他手中都会迎刃而解。工作得出色,并不代表他对这项工作的喜,他真正的志愿是当一名刑警。

    现在,他回家了。不仅是他回来了,跟着他的还有一张一路上被他亲了不知道多少下的调职报告他今后就要在山泉自己的故乡做刑警了用他的话讲就是真正的警察。

    他兴奋,但更疲劳。所以他睡着了。

    “万里静夜薄云覆,依稀月影九州明。清风微微拂人面,甘霖细细润苍穹。闷腹愁肠空对月,月影如钩几时圆?”一个少年的声音轻轻震文笛的耳膜这声音好熟悉他想起来,但是浑好像被强力胶粘在沙发上一般,经过一番强烈的思想斗争,他又睡着了。

    那少年打开客厅的灯,一眼就看出多了好多行李哥哥!哥哥回来了!他本想大叫,但当他看见哥哥疲惫的躺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把这声喊咽进肚里,小心翼翼的从房间里取出毯子,把哥哥盖好,悄悄走进厨房做饭去了。

    这少年是文笛的弟弟,宫文笙。文笙今年上高二。是第三中学篮球队的主将。这些年哥哥不在家,父母也忙着各自的事他只有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会做的只有面条。好在宫家祖产丰厚,文笙有的是零用钱到饭店去打牙祭。眼下,做饭不止是填饱肚子这么简单,还有个更深的意义:让哥哥吃上顿自己做的面条!爸爸妈妈都说我的手艺好,要是哥哥也这么说,那就是真的了!

    就在文笙聚精会神地做他最拿手的面条的时候,厨房门刷的开了道缝隙,宫文笛搔着脑袋,睡眼惺忪的向厨房里张望。

    “哥哥!”他转过,兴奋的叫道,“你醒了!”

    文笛的嘴张得老大,眼睛都看直了这是自己的弟弟么?只是两年多没见,这小子竟长得这样的高大了!“文笙,你好像长高了?”

    “刚好184公分!”如果文笙注意到哥哥的眼睛的话,他会发现那双眼睛已经像血一样红了。--凤舞文学网--

    “嗯,变化很大呢!妈妈他们呢?”文笛心中很不平衡:为什么自己的高自从初中起就定了型呢?我难道就不能再长高些?那种没有别人高的痛苦,那些比自己高的人的嘲笑……每当他想起这些,心中都会烧起一把火。但无论如何弟弟长高也是件好事,他还真害怕弟弟也会和自己一样高呢。

    “他们体棒得很!老爸一拳能打死一匹,老妈一顿能吃掉一匹马!咱们开饭吧!”文笙说着已经摆好碗筷。

    文笛这才留意桌上放着一大锅面条,再看拌面条的,什么荤卤、素卤、豆腐卤,麻酱、炸酱、豆瓣酱,醋油、蒜油、辣椒油,应有尽有。

    一锅面条刚刚能添饱两个人的肚子。

    “面条很好吃!”文笛由衷的夸奖。

    “那当然了,我可是下过功夫的!”文笙打着饱嗝,满意地笑了。

    “你们现在分班了吧?”文笛问起了弟弟的学业,“你是学理?”

    “嗯!”文笙点点头,又说道:“文弱哥哥和杨平哥哥经常**到你,本来大家打算抽个机会集体去找你要知道,从前篮球队的人只有你一个被分到外地去了!”

    “这说不准又是老爸搞得鬼!”文笛心中闪现一个影像:四十多岁,英俊洒脱,善于言辞,卑鄙险的老头子。

    文笙觉得哥哥的表有点太夸张了,他和老爸总有炒不完的嘴,从一开始的真心实意的吵到后来条件反的吵,父子俩人可以说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

    “可是,”文笛收起那副比想象中险的老爸更加险的表,“可是,我宫文笛又回来了!而且从此不走了!”

    “哥哥,”文笙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追问道,“是真的么?”

    “我从来没有和你开过玩笑可对呀?”文笛温柔地说。

    “哥哥!你真是太伟大了!”文笙从座位上跳起来,扑到哥哥怀里。

    这场面滑稽得很,一个184cm的弟弟扑进163cm的哥哥的怀里……

    哥哥变得更强壮了。体触到哥哥那硬邦邦的肌,文笙就明白哥哥这一年来是怎么过的了。

    后者看出他惊讶的眼神,随口说:“你也变强了,只是你是上学,我是工作,这是不一样的。”

    文笙听到哥哥的话美滋滋的,他感觉哥哥变了。从前哥哥的嘴里说不出这种温柔的话语的。他就像一个受宠若惊的孩子,把冰箱里所有的零食翻腾出来,摆在哥哥面前整整齐齐的分好类:薯片,话梅,巧克力,蓝莓蛋糕,口香糖就像一只等待文笛检阅的零食军队。

    文笛笑着打开一包薯片,抓了一把塞进嘴里。

    “要是妈妈知道这件事她一定会更高兴的!”文笙满脸是笑,好像今时今,甚至遥远的将来,自己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是呀,老妈没的说,关键是老爸,他知道了会不会再想别的办法把我弄走呢?”文笛若有所思,“老头子现在还生我气么?”

    “哪年哪月的事了!老爸是那么小气的人么?”文笙坏笑道,“再说,老爸这几个月都在外地,先把老妈这条线疏通了,到时候……”

    “聪明!”文笛赞道。

    有时候,文笙觉得在险上,哥哥和老爸有一拼的。只是哥哥从来只承认老爸险,而称自己的伎俩叫做韬略。

    兄弟两说来说去,又说回了吃。

    这也难怪,民以食为天。宫文笛更是如此。他从来不肯委曲了自己的肚子,同样更不想自己心的弟弟在吃食上受委曲。于是他试探地问了句:“除了面条你还会做别的么?”

    这话刺痛了文笙的痛处,他红着脸摇摇头,小声道:“不会了!”

    “那怎么行?”火爆的文笛立刻拉着弟弟进了厨房。转眼间炒了三荤三素六个菜,又用家里现成的材料作了六打巧克力饼干。

    文笛擦擦汗,笑道:“现做现尝!吃吃看,味道怎么样?”

    文笙尝了尝,不由赞叹:“真的很好吃!哥,怎么做的?教教我!”文笛自负地笑道:“当然好吃了,想当初有多少女孩子拜倒在我的围裙下!”看着开心的弟弟,文笛倍感内疚:这些菜我一早就会做,但是我拿它当作追女孩子的法宝;就像我打篮球,别人是为了运动,而我是为了在女孩子面前出风头,而且还用篮球来赌博。我干这些荒唐事的时候跟弟弟一般大,弟弟这样懂事,知道为爸妈做一碗面条,我呢?空有一厨艺,却没有给家人做过一顿饭!倒是经常打架闹事,送了不少气给爸妈‘吃’!

    “当然可以!”看着弟弟渴求的目光,文笛怜地说,“我能教你篮球,自由搏击,刑侦鉴定,就能教你做饭!”

    文笛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快8点了。他打个哈欠,揉揉眼道:“我困了,先睡了。明天……学做饭吧!”说着拍拍弟弟,走进自己房间。

    自己的房间还保持着原样,而且一尘不染。文笛连衣服都没脱就躺在了上。但是他的内心深处总是有一种东西缠绕着他虽然不愿承认,但他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东西的名字:愧疚。对家人的愧疚。

    这些年来他体会到了独立生活的难处,处事越深越觉得父亲从前的絮絮叨叨是真正的金石良言。他很想为自己从前的任向爸妈认真地道个歉。

    想来想去,他终于翻坐起,从行李中取出一张自己升职时的照片,在照片的背面写了几个字:爸爸,妈妈,我一定会成为你们的骄傲!

    他钻进老爸的房间,想把照片放在头。

    当他开开门,看见一台架在窗边的数码摄像机时,刚刚还是很有意义的想法就被好奇心赶得无影无踪了。在窗边放一台数码相机,并且正在运转,这绝对不是因为好玩。他随手关灯,仔细观察。镜头对着对面公寓二层,正好将一间两居室的房间尽收眼底。

    文笛一时好奇,随手取过边的多功能望远镜望去。

    细看对面屋子的装潢,屋主恨不得金砖垫地,翡翠铺墙,这装修下来快赶上房子的价钱了!房主是个胖子,其时正坐在沙发上看报喝茶。突然,胖子机警的抬起头,向这边望了眼被发现了!文笛心中一惊,但是胖子并没有把目光过多地停留在这边的窗子,而是缓慢得站了起来,向大门走去。只见他小心翼翼的向门镜望了望,把门打开。

    访客是个英俊的年轻人,穿一棕色的风衣,长发。他一股坐在沙发上,冷冷的说道摄像机竟传出访客冷的言语:“我再和你说一次,我要密码。”

    老天,**都装上了?文笛暗暗吃惊。

    胖子笑道:“我已经把密码给了你,只是你看不懂!这是你太笨,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访客还是冷冷的重复那句话:“把密码给我!”

    胖子仍是不慌不忙:“没错,这次能亏空这么多公款,的确有你一份功劳,但你要明白你的处境,要是我把你的秘密说出去,你还能享受现在的生活么?”他看了看沉默的访客,得意地笑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已经把全部的公款换成了黄金,就放在凯特酒店106号保险柜,我把密码写成了暗号,就是我交给你的那张纸。好好研究研究吧!只要你能解开密码,保险箱里的东西都归你!”

    听完胖子的话,访客站了起来,“你不了解我,我从来不研究那些繁琐的暗号。看来我又是白来一趟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趟,只是希望你保守我的秘密。”说完他转要走。

    胖子喜出望外,起送客,心满意足的说:“你的份我不会泄露半句的!”

    访客的一只脚已经踏出门外,突然转过来,冷冷的道:“那么就去死吧!”话音出口,就见胖子的上溅起了一团血雾。他吃惊的看着访客,吃惊得看着访客手中的转轮手枪,又低头看看自己正在冒血的口,临死前他终于又学会了一句成语:玩火**。他像一滩烂泥倒在地上。访客左手握着的那把装有消音器的转轮手枪正冒着青烟,“死人才能保守秘密。这也是你我的。收好你那愚蠢的暗号吧!”访客说着从口袋了掏出一张硬纸片,扔在胖子的尸体上,转离开。这一幕早被文笛用望远镜的拍摄功能拍了下来。看见凶手要离开,文笛扔掉望远镜,飞速跑出家门。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黑白天使》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