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很黄很暴力(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碧江 书名:杀手法则
    <---凤舞文学网--->    在遇到梦中人之前,上天也许会安排我们先遇到别的人;在我们终于遇见心仪的人时,便应当心存感激。--凤舞文学网--

    “呼……”这次张采却没有飞跃起来,而是抬着双拳直朝龙飞冲过来。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击,可当中的力度只有处在战斗中的两人才可以明白,单是张采发拳所带过的拳风判断的话至少可以击倒一头牛。

    丫的,特种部也实在是太变态了。龙飞从来没有跟这种人较量过,想不到居然张采的力量可以到了这种境界,已经超出平常人体极限的数倍了。

    明知硬接不得,龙飞只好在张采击中自已之前把力卸掉或者躲掉,龙飞这次却没有躲,只是在张采击中之前准备用后助力全把她的力量全化解掉,他对这个还是有信心的。

    眼看张采的攻击到面前,龙飞刚想起手把她的拳击化掉,可张采却在击中龙飞的时候来个大变速,双手却突然停止下来,双脚迅速一提直朝龙飞的双脚扫过去。

    刚才那招只是虚招,这次才是真的。

    眼看着已经骗过龙飞双脚已经用尽力气的攻击张采脸上露出了一点欣喜的微笑,这一击龙飞再高明一定也躲不过了吧。

    可偏偏龙飞却躲掉了。

    当龙飞明白张采的意思的时候的确有点迟了,可是他却用了很多高手都不愿意用的招数,干脆向后一仰直接来个老驴打滚刚好躲掉张采的猛腿一扫。

    张采顾不上脑海里面的不可思议,直接快步跟上再一脚朝龙飞打滚的方向踢过去。

    快,狠,准。

    在地上打滚着的龙飞看到张采再接连的一击,如此态势自已一定再也躲不过了,只有用没有功力的体硬接一击了,希望别受伤才好。

    当张采和龙飞都觉得这一击都中的时候,奇怪的事却发生了。龙飞好像全不受重心力量一样,居然可以体不受任何作用力,体向后飘半米左右,然后再站了起来。

    龙飞还在疑惑着这奇怪的一幕的时候,脑海里面却响起小白的声音:“呼还好及时,主人是不是很喜欢小白啊,这次救你了。Oh….oh…yes…yes…这次主人一定死人家了。”

    “小白你怎么能控制我的体的?”龙飞脑里想起了这个**头。

    小白好像也读明白一样得意地嘿嘿笑道:“很难才控制得到的机率不一定成功呢,嘿嘿,不过最后还是在危险的时候救了主人,嘿嘿。哎呀,小心主人那恶女人又攻过来了。”

    正当龙飞和小白在神交的时候,张采的拳风已经到了龙飞的耳朵。

    龙飞在小白的提醒下迅速地一把力量借助脚法一卸卸掉。

    虽然已经有很多奇怪的招数出现在龙飞的上了,可是对于龙飞这样的高手来说并不奇怪,这样反而激起张采无限的斗意,她相信这次是她今生所见过的最让人期待的战斗。

    顾不得透气她又重拾力气狂风暴雨的拳脚都向龙飞砸过去,全都是她在特种部队所学的最狠的招数,不过也是最正统的格斗之术。对上龙飞这些只为杀人而学习的功夫的确各有所长了。

    龙飞明知张采是好斗之人,可是想不到她却那么好斗,她每一招都是放弃了防守而达到最好的攻击。

    可是这时候最好的攻击就是最好的防守了。--凤舞文学网--

    跟她斗的绝对不能是力量,唯一只能斗速度。龙飞左闪右避地躲着张采的攻击,不过还是被击中了几拳,幸好也是不重不轻的几拳。

    更让龙飞郁闷的是小白就刚才一阵子可以控制龙飞的体外其它都没有什么好的表现,反而在龙飞的脑海中拼命地打着死,“oh……ye….ye…干掉那恶女人,干掉那恶女人,主人是最好的”在龙飞的脑海里面响个不停。

    说是对决,看起来更像两人的生死搏斗,张采像一只饿了几天的狼王见到一只温绵的小白羊双眼通红地用出平生所学的的招数的力气,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将龙飞击倒。

    高速的战斗,拼命的撕杀,狠命的战争,是最耗体力活的。

    两人快激斗一个小时后,张采和龙飞都显得有点疲倦起来,可张采到现在都没有有效地击倒龙飞,龙飞也没法近到张采体将她击倒。

    现时的龙飞已经被张采到擂台角落,张采找准机会再来狠命一击,这时的龙飞已经退无可退,躲无可躲也只好激起全仅有的力气硬拼了。

    从来没有见过龙飞硬拼的张采这次也好奇起来了,可是她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有加大力度以久这一击将龙飞击倒,最好是击败。

    “碰……”两人体的相互碰撞发出了一声闷响,然后张采体居然被击发出一米以外,龙飞也不好受整个人被重击得顺着擂台的绳子滑在地上,闷痛不起。

    一声闷响过后,两人都同时倒在地上,两人的体力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龙飞前的肌已经沾满了汗水而且肌已经红了起来,刚才接张采一击所留下来的伤痕。

    倒在一米外的张采也不好受,倒在擂台上喘着大气,白色衫衣更是因为汗水的渗湿,连里面白色罩都露了出来,硕大的**一起一动地跳动着,证明她也已经都了极限了。

    静默的擂台只剩下两个人的喘气声,粗重的,频繁的,急速的。

    这个时候两人都不愿意说话,不愿意力气,现时谁最先积蓄到力气完成最后一击谁就算赢。

    张采用力气来战斗,龙飞用力气来逃避。

    几分钟过后果然还是有功力潜在的张采先恢复过力气来,她徐徐地站起来,虽然脚跟还是很不稳,可是比龙飞好很多了,这时候的龙飞想动都没有力气动。

    看着张采向这边拖着体走过来,龙飞只有暗骂一句,现在看来只有被她打了,毕竟认输两字从来没有在龙飞字典里面出现过。

    张采走到龙飞的跟前,并没有继续攻击,而是体再次受不了力整个人跌倒在龙飞的体的上面。

    跌下来的张采被龙飞的第一反应就是抱住她防止她跌伤,已经被汗沉湿的两具**马上来了个亲密接触,龙飞明显感觉到张采那两团东西给来的极大挑逗感,自已的膛很清淅地感觉到张采那两团还在跳动的**所给的挤感。

    张采也料不了有如始一幕,可是现在都没有体力的两人根本没有分力气分开,她感觉到龙飞那灼膛在刺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而且已经湿透的衣服已经躲不了自已最骄傲的东西顶着别人的膛,张采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羞红不敢和龙飞对视着。

    “张队,不如我们打平吧。”被压着的龙飞喘着气说道。

    “不可以,这次一定要决出一个胜负来。”张采倔强地回绝龙飞,虽然她现在羞地伏在男人的膛上,可是她对胜利这个东西却更加看重。

    张采倔强,龙飞是见识到了,她死不认输的表让龙飞束手无策,暂时两人又不能移动体,上女人体的感觉太过清晰,眼前这张漂亮的脸蛋,鼻息间能嗅到她上的体香,距离太近,她口齿间的芬芳也直往他鼻孔里钻,要老命了,龙飞心里窝火,男人该死的反应竟然突显,靠,这都什么时候了,他感到无奈但又无法控制。

    上的张采感觉到了,腰腹处感觉到了细微的变化,变化越来越强烈,她心里委屈,心跳加快,她从来没被男人这样欺负过,她本想偷袭的挣扎的体不敢乱动,她怕那羞人的东西,这时,她心底深处感到一丝害怕,表不再倔强,取而代之的是害羞,是害怕,现在两人都是不能移动着,自己的被他肆意的压迫,他下男子的气息放肆的侵入自己的鼻息,这家伙的心跳怎么这么快?他想干什么?

    张采脸红得快滴出水来,她不敢瞧着他人的目光,她的体不由自主的放软,她害怕自己刺激着他,她恼怒,但又无奈。

    最后张采想想还是绷紧着从来没有跟男人有那么亲密接触过的体,用尽所有的力气支撑起前半,离开了龙飞的膛,可是她整个人还是站不起来,只有坐着龙飞的腿,抬着拳头看着龙飞。

    “龙飞,你还是认输吧。”她这时也筋疲力尽了,她相信她挥出的拳一定会很软弱无力的,现在就连坐也坐得那么困难。

    可不服输的她只能先龙飞输,因为她心中有那一个可怕的誓言,她真的不想那么快实现。

    第一将她击败的男人,她就要服待她一辈子,这是她当年年轻气盛时候所发的誓言,现在也不能用来开玩笑的。

    龙飞摇摇头,他也不能认输,认输在他心中只有是死亡。他也明白他连张采的一招都会挡不了的,连最后就算是自由落体的拳都已经接不了。

    张采抬拳准备最后一次冲拳,心里忽然有点不忍。

    龙飞闭上眼睛等待最后一击,落在自已体任何一个部位上面。

    “主人,快借用我体的力量。刚才我建立了力量通道了。Oh…ye…我果然是超级无敌的宇宙第一的美少女小白,又聪明又美丽,主人一定死人家了。”正当龙飞闭上眼睛等死的时候,小白的声音又在他的耳边响起。

    “恩。”龙飞应了一声,这个时候只有拼过了。

    张采忍了一忍最后还是挥拳向龙飞,可就在拳快落到龙飞的脸上时候,龙飞却突然睁开了眼睛,两眼还散发出冲满力量的金光。

    张采还没有把拳挥下去就发现龙飞的双手已经动了起来,而且还可以看到两个手如游龙般在自已面前舞动的影子。

    一阵风过后,张采都还在发呆着没有明白什么回事,就发现自已上的衣服居然碎成碎片一片一片地掉了下来,连里面的白色罩也不能免受其害,一双硕大的**马上暴露在擂台的灯光之下,散发着人的光芒。

    张采理会不了那么多,女人的矜持另她惊呼一声后,就用最后的力气抱紧了自已无法阻止泄出来的光,最后才发现自已一点力气都用尽了,整个**的上直接和龙飞着的膛再来一次亲密接触。龙飞也感觉到了张采跌下来那时候的弹,可是他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至少应对这样的场面,他只是借助小白的力量使用了还不太熟悉的双游龙指,但是他敢担保那是急之下才用出来的,并不是有意之举,可是现在却发生这样的事,他苦啊。

    只是脑海里现的小白还在高兴地叫着,拍着手掌为龙飞兴祝着。“oh…ye…主人太棒了,撕了那恶女人的衣服,太爽了。主人人家越来越喜欢你了。Ye…….ye…”

    我输了,我真的输了。就是刚才那招张采就明白自已再练多十年的话也赶不上龙飞,而且还是输得那么惨,居然现在着上来和他亲密接触。输得有点惊喜,又有点害怕。接下来应该如何面对的种种问题呢?

    可龙飞看到张采的时候却惊呆了,张采中间居然出现了一个很特别的胎记,像一只凤凰那样的胎记。难道她就是我要保护的人吗?龙飞心里激起了千层浪地看着张采

    这该死的都什么时候了还看啊。看着在下已经变成呆子还看着自已体的龙飞,张采心里突如奇来的一个嗔怪,这笨蛋这时候难道一点东西都不会做吗?

    “我输了,抱我起来吧,左边第三间房间是洗澡室,我在里面有衣服,你抱我去那里吧。我知道你还有力气的。”张采看着还在脸红发呆的龙飞就下令嗔道。

    “哦,哦,哦。”被张采惊醒过来的龙飞傻地回答着,然后抱着张采站了起来,可是更让龙飞难堪的是,这次张采居然没有放手遮住她那**,而是让它暴露在灯光之下,任由龙飞观赏,可是龙飞这样的小男人也只是偷偷地看着不敢光明正大地看。

    当然这些都落在张采的眼睛里面,她对龙飞这样的状态觉得十分好笑,不过也有几分欣喜,至少自已还是有一点东西吸引他的,接下来的只有慢慢来了,或者另辟蹊径了。

    蒙蒙混混的龙飞按照张采的指引把她抱进洗澡间里面,其中也不免地看到那让他又害羞又激动人心的光了。

    洗澡间也不少,分开了几个少的洗澡房,看来平时是集体用的。龙飞把张采抱进来的时候,她已经可以有力气站起来了,不过走起来还是有点吃力的。

    “我先出去了,你慢慢洗,我在外面等你。”这时的龙飞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得头在那里小声地说着,而且还一边向房外移去。

    “喂,你去那里。你整都是汗,你不用洗啊?”张采看到龙飞这个样子觉得更加好笑了,这个男人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啊?好像特别害怕自已引以为豪的两个东西一样的,还是害怕女人啊?害了,姑且当他是一个害怕女人的高手吧。

    “你,你,你先洗吧。我在外面等你,你洗完了我再洗。”龙飞连说话都感觉都有点吃力了,张采那两个重量级的东西给他太大压力了。

    “那不用了,这里有几个洗澡房,我们一起洗吧。这里边也有别人干净的衣服,你先用吧,你现在出去一会吸到汗感冒就不好了。”张采这时倒会关心龙飞起来了。

    “啊…….一起洗啊….我,我,我看还是不用了吧。我强壮,不怕感冒。”龙飞真的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女人都那么开放,反而搞到他都脸红害羞钻地洞了。

    “卟哧”看到龙飞这个样张采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是高手吗?怕女人的,说出来谁都不相信。

    “好啦,一起洗吧。你怕什么啊?怕我吃了你啊,反正你又看不到。一个大男人还扭扭宁宁的算什么大男人啊。这是你的毛巾和衣服,洗完后我们喝酒去。”张采把东西全抛给龙飞,然后就进入洗浴房里面了。

    “哦。”龙飞也像听话的小孩子一样,抱着东西进入另一间洗浴房。

    只有一墙之隔能让人不心动吗?更何况刚才还在跳动的两个大白兔,龙飞还是****不忘的。

    偷吃果的小孩,一边开心着,一边害怕担心着。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杀手法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