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怪物来袭

    退出了游戏主页,孽畜看了看在(身shēn)边熟睡的母女俩,心中有了些许的愧疚,这么长时间没有好好陪陪她们了。

    孽畜把手轻轻的伸到了姚叶的背后,把她温柔的搂入怀中。说句心里话,孽畜喜欢姚叶胜过凌玲,因为姚叶那种知(性xìng)与母(性xìng)并存的(爱ài)意是这个从小就没有得到很多母(爱ài)的孽畜所无法抵挡的。就连每次的荒唐,姚叶都是让着凌玲的,那种伟大的母(爱ài)让孽畜感到了一些羞愧。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性xìng)趣。

    手轻轻的拂过姚叶如水般的肌肤,双唇吻上了已经睁开了朦胧睡眼的脸上,感觉到轻轻的拥抱以及(胸xiōng)前柔软的山峰。孽畜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抄起了(娇jiāo)柔的(身shēn)体走向了卧室。

    姚叶趴在孽畜的怀里,双手勾着孽畜的脖子,脑袋埋在孽畜的肩上在他耳边轻轻的说到。“你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碰玲玲了,我想你该去(爱ài)(爱ài)她了。”

    “难道你就不吃醋么?这种时候还想着自己的女儿?”

    “她毕竟是我的女儿,虽然我们有这种不伦的关系,但是我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她的(性xìng)格有些好强,希望你能多让着她些。这样我就满足了”

    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凌玲就表现出了她的强势的一面,在远山集团的公会中,凌玲已经当上了副会长,带领着一帮的娘子军在游戏中打出了不小的名气。

    凌玲知道孽畜不会喜欢自己经常跟其他的男人混在一起,所以很聪明的找到了一帮娘子军。通过一些势力与投资,她成功的当上了这些女人的头,并且在这些女人中的威望也空前的高。毕竟一个别无所求的领导是非常受大家喜(爱ài)的。

    但是她并不知道的,孽畜是个比较传统的中国男人,虽然在国外生活了很多年,但是他骨子里还是个中国的传统男人,跟他的老爸一个德行。聂远山也是传统中的传统。

    孽畜心目中的好妻子是那种安稳的在家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他老爸亦是如此。可是不论是他的母亲还是凌玲,两个人都不是这种人,就连他的贵族未婚妻,据他的了解,也并不是个安稳的女人。相比之下,姚叶虽然年纪比自己大很多,但是那种传统的中国式妻子的美却深深的打动了孽畜的心。

    轻轻的把姚叶放在了(床chuáng)上,他又回头去了书房,跟对待姚叶不一样,孽畜对待凌玲就有些显得粗暴,一把就把凌玲抗在了肩上奔向了卧室。凌玲在刚才就已经醒了,不过看见孽畜抱着母亲出去的背影,心中有了一些的失落。当孽畜从新回到了她面前的时候,她又有了一些欣喜。虽然这种不伦的关系经常让她受到良心的谴责,但是真正到了欢愉的时候,她就忘掉了一切的不快。

    孽畜的(身shēn)材非常的完美,简直就像世界先生般的棱角分明,这种(身shēn)体让所有的女人看了都会引起巨大的生理反应。而凌玲的(身shēn)材更趋于魔鬼化,那种s型的(身shēn)材就连国际名模中都非常罕见,姚叶却是略微丰满的体型,不过却绝对不会让人感觉到胖。只能说是特别的有女人味。

    当三条滚到一起的时候,就连楼下的保姆都感觉到整个楼在颤抖,当然这个保姆并不是什么老太太,她还是一个花季少女。凌玲从高级的保姆公司雇佣了两个年轻美貌的保姆。她当然不是单纯的让这两个美貌的保姆来干家务的。她是不想让孽畜出去花,要花也要在自己的面前。虽然心中有些吃醋,但是在这种高级的公司中出来的保姆们,早就受到了这方面的培训,并且完全没有后顾之忧。绝对不会出现敲诈勒索等(情qíng)况,这些高级的保姆公司绝对不会让客户受到任何的伤害。其实说白了,这些高级保姆也仅仅是高级鸡罢了。只不过那每月一万块的月薪让她们干的无比快乐。

    虽然孽畜并不认识这个叫精灵的保姆,但是这个保姆却对孽畜非常的熟悉,因为她以前叫蓝兰。

    放着好好的警花不做来当职业保姆,这也是她为了接触孽畜所做的第一步牺牲。

    好像一切都逃不过孽畜的眼神,凌玲所做的一切孽畜都了然于(胸xiōng)。就连这个叫精灵心中对自己那淡淡的仇恨孽畜都一清二楚。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对自己有那么大的仇恨,但是他并不担心这些。因为不论是刺杀还是下毒,这个女孩对自己和凌玲她们都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蓝兰已经有些绝望了,他看见过孽畜在楼顶上锻炼(身shēn)体,那一(身shēn)的肌(肉ròu)以及疯狂的攻击,蓝兰已经彻底的放弃了用普通手段干掉孽畜的想法,为什么?当你看见一个人在拿钢柱子练拳的时候你就不会再有这个想法了,一根纯铁的柱子被打扁再被拉圆,在孽畜的手中,那一人抱的柱子就像一块橡皮泥,想让它扁就扁,想让它圆就圆。最诡异的是那么强的打击却没有任何的声音,这已经过正常人类的理解范畴了,不过对于一个在警队待了一段时间的她来说,这种灵异现象她早就有些了解。不过真正的见到这种非正常的人类,她还是产生了深深的震惊。

    不过她并不知道的是,孽畜立在楼顶那根巨大的金属柱并不是什么铁柱和钢柱,而是钛鉻合金的特殊制品,其延展(性xìng)与坚硬度是黄金的几倍,广泛的运用在了空间科技领域。孽畜手中的这块足够制造一个大型的空间站了。

    这种合金就算是用一万度的高温也不会让其融化。只有通过巨大的力量来改变它的外形,

    第二天,孽畜从新登6了游戏。他收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短信,父亲聂远山的短信,让他赶快到城主府相聚,有要事相商。

    到了城主府以后,他终于见到了父亲的形象,在游戏中父亲的形象竟然是个弓箭手,那风度翩翩的打扮,谁能想到游戏登6器后是个白苍苍的老人啊。所以说网络对面的话你千万别信,谁知道对面坐的是个什么,兴许是条狗也说不定。

    “楚儿,昨天我们接到了怪物攻城的通知,五天后怪物将对我们的所有城市进行攻击,根据游戏公司内线提供的信息,这次怪物攻城我们的四座卫城可能守不住了,并且主城也非常的危险。所以我想看看你有什么办法。”

    孽畜当然没什么好办法了,怪物攻城不是去打物攻城的时候是怪物多人少,虽然城市人口已经达到了几百万,可是真正能上城墙对抗的却并不会太多。孽畜的骷髅是多,可是真正面对海量的怪物的时候,恐怕也没有那么乐观了,前期的小怪倒是没什么可怕的,孽畜的骷髅法师群几个大范围魔法就能解决大半面城墙的威胁。可是后期的五十级以上怪物就不是骷髅法师们能够解决的了。

    “我有个机会可以尝试一下另类的展模式,但是需要整个公会的配合。”孽畜现在想的是如果转化成了巫妖,兴许对付这次的怪物攻城将有很大的帮助。

    “好的,整个公会现在全部为你而动,说吧你现在需要什么,直接找高主管去要吧。”

    现在的远山公会已经非常的庞大了,在游戏中的产业总资产已经过了二十个亿。这么庞大的产业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面对着怪物攻城的考验,所有的人都调动起了极大的积极(性xìng)。

    孽畜现在正在铁匠铺中练习技能,他练习技能的方法跟普通玩家完全不同。异世界中的生活技能熟练度的增长模式很有趣,一般便宜实惠的东西给的经验值很少,当然原料成本也非常低。而有的奇怪的东西给的经验就非常的多,不过原料成本非常的高,并且制造出来的东西并不一定实用。

    而孽畜所用的办法就是制造经验最高的东西,所有的原材料都是从公会的仓库里直接提取的。当然这个办法在别的玩家(身shēn)上是不适用的,因为制造物品同样需要消耗魔法值,普通的玩家可没有孽畜这么高的回蓝,孽畜现在的回蓝相当的变态,根本就不担心蓝不够用的问题了。

    五个小时的时间,孽畜就制造了四百多件东西,而这些高级的东西直接让孽畜的铁匠与工匠等级提升到了大师级。而其他的普通玩家想要升到高级至少需要三个月左右的辛苦制造。当然价值一千多万金币的材料也打了水漂,制造出来的东西大部分都不怎么实用。

    孽畜还在辛苦的制造着,他现在是在跟时间赛跑,因为再过四天的时间就是系统怪物攻城了,而想把召唤骷髅从九级提升到十级最快也要四天的时间,他现在就是在赌,赌十一级的召唤骷髅技能会十分的变态,

    今天之内就需要把巫妖的命匣制造出来,并且还要完成巫妖的转换模式。

    终于在耗费了总价值大约两千万金币的材料后,孽畜的工匠和铁匠等级终于达到了专家级。

    现在摆放在孽畜面前的是一个完美的巫妖命匣,本着能造多好就造多好的原则,孽畜足足花费了五百万金币打造这个完美的巫妖命匣。可以说整个命匣用了最好的金属,最好的木材,最好的宝石以及最好的手工。这么完美的命匣可以抵挡无数次的(禁jìn)咒攻击,任何的神兵利器也休想劈开这个坚固的命匣。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金币。孽畜就悄悄的假公济私了一次。

    巫妖的转换形式并不是十分困难,之需要找一副完整的骨骼就可以了,把自己的原(身shēn)和灵魂封存在命匣中,自己可以凭借着另一具(身shēn)体存活于世。这其实跟中国道家的(身shēn)外化(身shēn)是一个道理。

    剩下的就是练习枯燥的召唤骷髅了,以及等待着怪物们的送死。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亡灵天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