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远山集团

    电话是从海外打来的,姚叶接的电话,当他得知电话对面是聂远山时,差点激动地把电话掉地上。孽畜和凌玲都在游戏中,她只好去敲孽畜的房门,敲了两声没听到里面有反应,于是她就直接推门而入,开门的一刹那,姚叶愣住了。

    孽畜今天玩游戏时是刚起来,现在正是中午,他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当然他不是(裸luǒ)奔狂人,内裤还是穿着的,不过好在孽畜的本钱够足,鼓鼓的一大坨。

    孽畜的体型还算标准,一(身shēn)的肌(肉ròu)虽然没有健美明星那么有型,但是好在(身shēn)材非常的匀称,白白净净的让女人看了不(禁jìn)有些着迷。姚叶现在就有些着迷了,姚叶在被抓去的那段时间,受到了非常的虐待与折磨。基本上仅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被调教的有模有样的。当初那个畜生般的表叔专门请了(日rì)本的调教师来调教的,据说花了十几万美元。不过那些都是姚叶不堪回的往事,她极力的想忘记那一个多月,本来经过这几天的调养,她的心(情qíng)明显的好转了。可是今天猛然看见了孽畜的(身shēn)体,她体内那些被调教的基因又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孽畜听到敲门后就开始退出游戏,刚摘下头盔就看见自己的岳母冲进了自己的房里,手里还拿着家里的移动座机。不用解释孽畜也知道是有人给他打电话了。

    “是我的电话么?谁呀?”

    姚叶猛地从迷茫中醒来,几步走到了孽畜的按摩椅旁边。“啊,哦,你父亲来的电话,你快点接吧,给”说着就把手中的电话递给了孽畜,而孽畜看着一(身shēn)主妇装的姚叶,心中也是小兴奋了一把,顺手在姚叶的手上摸了一把。

    姚叶的心瞬间一颤,她的(身shēn)体也跟着一颤,某些地方已经变得有些湿润了。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世界排名前几位的大富豪正在跟他的儿子通电话,这不是她可以旁听的。但是正在转(身shēn)要走的时候,孽畜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父亲么?”“楚儿,最近还好么?”

    “还好,父亲最近这两年怎么也不来看看母亲了,母亲最近很想你。”

    “最近这两年实在脱不开(身shēn),不过,过些(日rì)子就可以见面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想母亲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会很高兴的。”

    “楚儿,我听说最近你在玩那款叫做异世界的游戏,是么?”

    “什么都瞒不过您的父亲。”孽畜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这不废话么?一个资产千亿美金的船王,手底下如果什么都不知道那才真的见鬼了。老妈跟自己(身shēn)边时常都有的几个高级保镖们又都不是摆设,虽然普通人很难现他们,可是孽畜却是个奇人,不在普通人范围之内。

    “你在游戏中展的怎么样啊?我这里可是一点你的消息都没有,游戏公司对每个客户的资料保密程度可真不低。呵呵,给我说说吧。”

    船王关心游戏?孽畜在想自己是不是疯了,还是在想他老爸是不是疯了。不过,跟自己的父亲确实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展的还不错,因为一点点的运气,我这展的还算另自己满意了,不过这比起您给我的零花钱可就九牛一毛了。”

    “不错就好,不错就好,那么你在游戏中还是叫孽畜么?你怎么老是叫这个名字啊。看样你还是榜上有名啊。”

    “父亲,您怎么突然关心起了这款游戏啊?您以前可是不支持我玩游戏的。”

    聂远山自然知道孽畜想什么呢,“远山船舶准备进军大6市场了,但是在大6的影响力却不大,下个星期我们在各大电视台的广告就即将播放,各大网站也投放了不少广告。而我的一个顾问告诉我,现在国内有款游戏增长的势头很快,恐怕用不了几个月就能达到一亿的用户,如果在游戏中打造第一的势力,我们的宣传攻势将事半功倍。”

    说到这里孽畜就明白了,想做全方位广告啊,那么最好的效果就是打造一个城市或者大行会了,以集团的实力,随便拨点钱也能成立个级的大行会,可是游戏中的行会或公会却需要大批的忠心并且尽职的玩家,还有就是需要时间的磨练。这对现在的集团来说显然是来不及的了。不过倒是还有另一个方法,那就是打造一个城市,让这个城市出名,显然就比一个公会实用的多。

    “啊,我知道了,父亲的意思是占领一个城市吧。系统三十六城都挂名出售呢,而小城市应该影响力达不到您所要求的那样高度啊。”

    “儿子果然长大了,我的顾问早在几个月前就调拨了一个三百人的小队去玩这款游戏,而系统的中心大城,一号城也已经冠名成为了“远山城”。但是我们只享有冠名权,却没有像其他小城一样的管理开权。现在,我又加派了一千人的队伍进去。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想取得大城的管理开权需要十块英雄令。现在你明白了么?”

    “十块英雄令?父亲您真看的起我啊。”

    “我聂远山的儿子不会差的,我的顾问打听到,现在系统唯一一块出产的英雄令就是你帮忙打出来的。而我手下那群废物,两百人的战斗团队,半个英雄令牌没有打到。所以现在就看儿子你的了,下面的所有资源全部有你调配。晚些我会让他们给你联系的。”

    “父亲,我有一个条件,如果您答应了,那么我现在就去搞定这件事(情qíng),如果您不答应,我拒绝帮您。”

    “臭小子,敢跟我提条件了,你活的不耐烦了,有(屁pì)你就放吧。”

    孽畜一只有个心愿,就是让父亲多陪陪母亲。于是他就提出了一个要求。“您必须来陪陪母亲,只要十天,十天里您可以办公,但是您必须呆在这个城市。十天十块令牌,很公平吧。”

    “那是不可能的,我根本没有十天的时间,不过我可以答应你,下个月我会在我们新的游轮上度过一个月进行环球航行。到时候,你可以接着你母亲一起来。这一个月我保证我(身shēn)边没有别的女人,这样总可以了吧。臭小子,还没有人敢跟你老爸我谈条件的。也就是你,我唯一的儿子,我真是太迁就你了。”

    孽畜当然清楚父亲的能量,以他的财力真是跺跺脚就是个坑。他旗下的轮船停运一天国际油价就会涨个几美元。但是他是从小看见母亲的孤独,母亲是父亲的第三个太太,因为生了个儿子,所以一直被雪藏着。而虽然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但却只有他这一个男孩。所以聂远山这个非常传统的中国男人十分的宠(爱ài)这个儿子,但是却因为仇家和非常手段的竞争对手太多,这个唯一的儿子绝对不能出现在公众面前,除非他有了自保的能力,负责仅仅凭借保镖是绝对不够的。

    母亲为了能经常见到父亲,从一个书香门第的小姐一度打拼成了占据一方的大鳄,这条大鳄比父亲的资本来说,仅仅是壁虎遇见了咸水鳄,可以想象,母亲凭借现在的资本,就是再打拼几十年也不可能跟父亲站在一个高度上。虽然都是名流,但是一个全市的名流跟国际名流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母亲的执着却打动了孽畜,这也是孽畜为什么提出这个条件的原因。

    孽畜挂上了电话,心中盘算着该怎么去做,可是突然现,左手上还捏着一个圆润的小手。而自己的手却被牵扯着伸到了一片黑黑的丛林下。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亡灵天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