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姚叶的决心

    坐在客厅里的是一对母女,凌玲以及她的母亲,姚叶。果然是有极品女儿就有极品妈妈啊。一对母女长的一个比一个(娇jiāo)艳,这两人在一起怎么看也不像母女更像是姐妹。怪不得,她那表叔要母女通吃啊,这看的孽畜也是畜血沸腾啊。不过想想归想想,孽畜还不至于堕落到如此程度。

    最后,姚叶也在孽畜的公寓里住了下来,还好孽畜的公寓比较大,复式结构足有二百多平方。这(套tào)房子是他的父亲送给他的,他自己还没有能力在市中心买这最贵的楼盘。

    凌玲也在玩异世界,从上个月在这里住下后,孽畜除了偶尔对她做做坏事意外,几乎都在玩游戏,吃的也都是叫外卖或者饭店给送餐。根本就没时间来陪她逛街聊天之类的。于是她就产生了在游戏中跟孽畜亲近的想法。

    不要认为美女就都很清高,以前凌玲也很清高,他的父亲凌再天在这个城市也是一方霸主级的人物,手下众多,对她们母女以前都是毕恭毕敬的。可是自从父亲意外重病(身shēn)亡后,世界一下子就全变了。以前在自己面前费心讨好自己的表叔,追求自己的公子哥们,一下子就全部变了一个脸色。本来按道理说她们母女是活不下去的,早就该被灭口了。可就是因为自己和母亲还有几分姿色,才得以保住(性xìng)命,这些衣冠禽兽们的目的无非就是想得到自己。现在虽然失去了父亲留给她们母女的财产,但是只要自己对孽畜这个男人还有吸引力,那么这一辈子的荣华富贵还是不用担心的。并且在她知道了孽畜的父亲竟然是赫赫有名的世界船王时,她彻底被打动了。以前虽然也是在上流社会出入,但是真正的世界名流社会她还是没有机会接触的,毕竟虽然长得足够本钱了,可世界上并不是你长得够漂亮就能进入上流社会的。花瓶多的是,没脑子和机遇是没有机会成为人上人的。而现在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自己的面前,如果不好好的把握住,那就真的是个花瓶了,等自己人老珠黄了,想翻(身shēn)都没有机会了。况且,凌玲还在夜总会中接触过那些小姐们,她们各个也都长得如花似玉,(娇jiāo)艳迷人。可是她们真正就比自己差什么么?除了没有自己这种高贵的气质外,她们可以说很多地方比自己更懂得如何笼络一个男人的心。可是她们却没有她这样的命,没有她这样的运气,落难了还能得到这么有力的支持和帮助,甚至说是拯救。她当时也在想,如果真正落到了表叔的手里,那么她和母亲恐怕最好的结局也就是沦为那畜生的奴隶,甚至连夜总会里的小姐都不如,至少夜总会里的小姐还有自由。而通过跟母亲的交流,她也知道了母亲这一段时间受的苦。两母女整整抱头痛苦了一个上午直到孽畜玩完游戏出来。

    而姚叶的心中则跟凌玲心中差不多的想法,她这一个月来受到的非人折磨让她明白了以前的自己有多么天真。自从失去了丈夫,她就失去了一切,让她更明白了权势的重要(性xìng)。以前丈夫在外面找小老婆,找(情qíng)人。自己还跟丈夫闹离婚,可现在的她算是想开了。当初真要是跟丈夫闹翻了,恐怕自己的(日rì)子还不如现在的(情qíng)形。并且在她知道了自己女儿之所有能把自己救了出来,完全是这个男人以及他的家族所起到的作用。并且她也知道,虽然自己与女儿所有的财产都转让给了这个男人的母亲,但是如果真让她们母女来守这份家业,还真就守不住。还不如现在这样,钱想花多少就花多少,生活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不过姚叶也非常清楚,这所有的一切就是屋里的那个男人或者称之为男孩也不过分的人所赐予的,如果没有他或者他的宠幸,自己跟自己的女儿恐怕很难在这个城市生存下去,毕竟在这个城市中,她老公以前的仇人也太多太多了。所以她要牢牢的帮女儿把这个男人的心拴住。

    凌玲是不会做饭的大小姐,孽畜虽然做饭非常好,但是他却实在是懒得做,毕竟每天的游戏生活就让他焦头烂额了。所以这个重任就落在了姚叶的(身shēn)上,要说姚叶毕竟是富豪的太太,手艺那真没得说,都说拴住一个男人的胃才能拴住一个男人的心,虽然孽畜认为这句话很白痴,但是现在不得不说,凌玲母亲的手艺确实不错,稍加指点完全可以登堂入室拜为名厨了。

    吃着美味的午餐,对面坐着一对妙人,让孽畜不(禁jìn)以为自己在做梦。梦总是会醒的,游戏还是要继续的,现在孽畜算是闹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的世家公子哥们都在玩这款并不怎么抢眼的游戏了,原来他们是在抢市场啊。这些个老家族的老家伙们眼光就是毒辣啊。这个游戏虽然表面上看似跟以前的游戏没什么区别,仅仅是多加了一个头盔而已,无非是让((操cāo)cāo)作更加的简便,并不像小说中写的那样又能在里面享受什么(爱ài)啊、(性xìng)啊的。但是从昨天公布的游戏数据以及介绍上,孽畜终于明白为什么了。

    这款游戏最大的特色就是,他不开放任何的道具出售,而玩家虽然可以从系统那里通过银行办理通汇业务。就是把银行里的钱通过比例与游戏中的金币对等兑换外,并不能从系统那里通过金钱买到什么好东西。当然普通的白板装还是可以买到的。但是有属(性xìng)的装备与道具都是从玩家手里出产的。要么是你打怪爆出来的,要么是你采集材料制作出来的,再或者是做任务奖励的。

    这里有些玩家们就纳闷了,这样游戏公司赚什么钱啊。赔本的买卖虽然有人会偶尔干上一干,但是像这么大规模的亏本买卖恐怕没人做的起。

    游戏公司当然是赚钱了,先是从广告入手,不过现在的效果还不太另游戏公司满意,不过也是初见成效。游戏中的很多地方都是可以做广告的,城墙上,布告栏上,甚至玩家喝的小血瓶都被一个制药公司给抢去了。玩家从此以后买不到小血瓶了,只能在未来的一年内买到某某口服液的东西,不过效果却比小血瓶效果好那么一点点,价钱还是一样。

    至于效果,还是蛮不错的,毕竟过百万的玩家都会经历一段时间喝某某口服液打怪的(日rì)子。印象不深刻那叫见鬼了。

    并且还有一个全国连锁的大型市在游戏中的每个大城都开了一家规模不小的商铺,名字跟现实中的市一个名字,里面的东西也是全游戏连锁,什么东西都囊括了,还算比较全面,因为进这一个商铺就相当于跑好几家的系统商店,什么饰店衣服店铠甲店武器店之类的,这个大商铺中都有。这让这个市的生意也是异常的火爆。

    仅仅是这些还是不够的,虽然这部分利润也很客观,但是相对于游戏公司的另一部分利润这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游戏中,玩家不论是打怪还是升级都是有消耗的。修装备要钱,买药品要钱,坐传送阵也要钱,甚至学技能也是要钱的。虽然前期不多,但是后期的魔法与技能学起来可都是天价。既然这么多地方要钱,那么玩家练级不是打怪能赚钱么?是的是能赚钱,但那时指运气好的,运气好了打怪掉的材料和金币还能够正常消耗的,运气再好点,经常掉点属(性xìng)装备,还能比小财。就算是像孽畜这种召唤系的职业消耗相对于少了点,但是孽畜每次出门也还是要带不少的药品以备不时之需。就像上次打boss如果不是孽畜的药品足够充足,并且装备足够好,那么被boss挂掉是肯定的,毕竟一般的boss都是比大多数玩家跑的快的。

    游戏公司的这部分利润相当惊人。有少数玩家可以在这个游戏中淘到金子,有一少部分玩家可以保持不亏不赚,还有的大部分玩家就需要在游戏中适当的兑换些金币才能有好(日rì)子过了。当然赚钱的人不会很多也不会很少,这里还是供有钱人享受的地方。

    至于游戏中金币的多少,那就是由游戏公司说了算了,适当的控制可以让游戏变的更有意思。并且,很多无业的青少年也是这个游戏的玩家,很多无业的宅男宅女们甚至通过在游戏中十几个小时的拼搏,可以赚取到足够养活自己的开销。这个游戏也真正让玩游戏变成了一种工作,虽然这种工作一点都不比别的工作轻松,也不比其他工作赚的多,但是确实为国家减轻了一些就业压力,这部分的压力就直接转嫁到了各大企业的(身shēn)上。毕竟人家都在游戏中做广告扩大影响力了,而你不做就显得你没啥实力一样。这就像在中央台做广告是一个道理。

    游戏的影响力在逐渐的加大,游戏玩家正在以飞增长,每天都有几十万的新玩家涌入游戏,这让游戏的运营商们很是兴奋。

    孽畜已经退出了风之小队,随着玩家的逐渐增多,以前空闲的练级地都逐渐出现了玩家的(身shēn)影,孽畜要想保住自己的秘密,那么就必须加快度练级了,要与玩家们拉开一定得距离,并且保持自己的优势。那么就需要去没有人的高级怪区练级。现在玩家越来越往更高级的怪区去了,再不赶紧的练级,那么就真的没有优势了,并且趁着现在很多三十五级以上怪区的boss都没人打过,自己赶紧去杀第一次兴许还能多得到不少好东西呢。

    于是孽畜补充完骨头和药水就出了,直奔三十三号城北的死亡山谷。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亡灵天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