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节第123章 假戏连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现在,在塞岛拉纳卡南的海面上,没主的飘着1700条大小不一的战船和1900条大小不一的商船。船的主人们现在都在塞岛上蹲着呐。扈东命令大怪出动,用拖锚勾扎了打包的船群往岛上拉;小怪则在勾扎一些散包了独自飘的单只船;飞艇在巡视着海面,看看有没有遗漏的、零星的落水者和船只,要及时营救和回收。

    一个上午,4400条船的混合船队被扈东很轻松的解决了,可是,俘虏们的登记、甄别、分类工作一直忙到傍晚。扈东的手下是忙得忘了吃喝;而俘虏们根本就免了他们的午餐和晚餐,免得吃饱了撑出什么事来。

    晚上,扈东看了下登记表的统计数据,当然,这里剔除了绿衣大食的200条船。

    原来,这4200条船共载了434250人。其中,2300条战船有大有小,但大小相差不大。

    大的战船有军官、士兵、水手70人左右、桨手200人左右,共270人左右;

    小的战船有军官、士兵、水手50人左右、桨手150人左右,共200人左右。

    所以,统计下来,2300条战船有军官、士兵、水手138000人,有桨手201250人,共339250人。

    这次来的商船随船人数少,因为跟相应的战船说好了,红利物资的搬运让桨手动手,这样1商船可以多装货,可以减少泄密这不光彩的打劫的可能,可以让战船多吃点返点。所以,商船平均每船也就50人,但1900条船也共有95000人。

    总计,这次扈东共俘虏了434250人。扈东分析了下,这434250人:

    其中的各战船的桨手201250人是苦命人,由奴隶、战俘、贫民组成,我们能留下,且也比较安全,不大会有后顾之忧;

    其中军官、士兵、水手138000人中的士兵和水手七八成也能收伏,约有110000人。而28000个大小军官,则需好好甄别,其中有拂菻国的前首相、有别国的皇子、大公等;也有一般的基层军官;

    其中,各国商船上的95000人,一成是头,是老板或二老板。九成是打工的。所以,可以争取85500人,那一成9500人要研究研究再说。

    次,扈东先让黑猫兵团的黑珍珠、黑寡妇先在沙滩上用怪物妈妈船载的扩音器先训了一次话。训话的目的就是要把有爵位、有地位、有财富的大老爷们给挑出来。现在的战俘都已经给剥光了,怎么挑?好办。黑珍珠和黑寡妇这件差使做得不赖,她们站在怪物妈妈高高的船舷上,利用扩声器,凶神恶煞地大声骂道:听好了!王八蛋们!昨天太忙,今天我们要来修理修理你们这些不讲信义的俘虏蛋了!第一步,老规矩,剜眼珠!普通人,双眼全剜!识字的人,剜一只眼!你们这些可恶的王八蛋们,自己不想过好子,还要拖累我们也不过好子。唉!我们被你们害得太辛苦了,领导说这剜眼球的活一天要干完,明天另有折磨你们的招,你们看看,你们想想,你们有四十三万多人,我一天内要往你们的眼框里剜出八十多万只眼珠子!我累不累?真是作孽啊。常言道,自作孽,不可活,这都是你们自己自找的。好了,看在大家都同是地中海人的份上,看在我也想稍微能轻松一点点的份上,你们中,如果有人是大官的,有人能说了算事的,有人能作些主的,有人是当权派的,或有人是很有钱的大富翁的,你们可以申请赎卖。花多少钱少剜一只眼球,花多少钱先给你松绑,花多少钱先给你点点饥喝口水,花多少钱让你小命活着,花多少钱给你自由,花多少钱让你回家,可以谈谈。好,名额有限,赎从速,价格随行就市,出价高者先签约,早签约早实惠,早签约早自由,早签约早回家,……

    说着说着,黑珍珠和黑寡妇还要在火上加一勺油,她俩命令手下的黑猫去拖几个人来怪物妈妈的船上,要开始干活了,要开始剜眼珠了。一会儿,在被拖上多个俘虏后,由男黑猫躲在船舱里表演出来的声响通过扩声器里传了出去了,海滩上的战俘听到了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叫痛声、上气不接下气的喘气声、颤抖着的咽呜声。还听到“当郎当郎”小刀扔瓷盘里的声音和“秃秃秃”的“眼球”落瓦罐的跌落声。一时,极度的恐怖笼罩了海滩。本来,大家就都知道这个东方女巫心狠手辣;本来,这次来围剿扈东就是因为她是一个新生的剜眼珠的屠夫……,一时,众人,又冷,又怕,整个沙滩上,四十多万人,都在擞擞打抖,个个脸色煞白,有不少人已经害怕得跪坐了下去。

    沙滩上不断有人被抓上怪物妈妈船上去,扩声器里一遍又一遍的传出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沙滩成了人间地狱……

    现在,被扒光了衣服的前首相伊萨克?安格鲁斯等显贵,起先很是为被扒光衣服感到羞耻。后来,金丝猫帮他们一一登记造册时,反正没有衣服,看不出尊贵职别,伊萨克?安格鲁斯等显贵就装聋卖傻,谎称自己是一般的小军官,企图混蒙过关,法不责众么。

    在一阵阵的惨叫声中,在一个个被抓过去中,现在,好像这样混下去也不是办法,神经绷不住了,首先眼珠子就先要保不住!唉!在人屋檐下,只能低下头了。伊萨克?安格鲁斯硬硬头皮、咬咬牙,率先,**的出列了,自首了。

    接着,被俘的阿拉伯帝国阿巴斯王朝的哈里发穆克塔迪手下的海军大将**的出列了,自首了。

    再接着,被俘的塞尔维亚皇帝米哈伊尔的儿子博丁**的出列了,自首了。

    接着,被俘的保加利亚皇帝彼得三世的亲信瓦西尔?列夫斯基**的出列了,自首了。

    接着,被俘的基辅罗斯公国的大公弗谢沃洛德一世?雅罗斯拉维奇的亲信维亚切斯拉夫?弗拉基米罗维奇**的出列了,自首了。

    再接着,被俘的耳曼人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法兰克人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利比亚人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帕帕尔人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意大利人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希腊人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黑海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地中海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里海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红海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然后,被俘的波斯湾的大老板的代理人**的出列了,自首了。

    ……

    结果,大小王族、官员、显贵、富翁陆陆续续的出来了四百多人。黑珍珠和黑寡妇把这四百多人领过来,交给了扈东,好,她们今天的任务顺利完成。退一边站着,伺候着。

    现在,扈东亲自刀的第二场秀开场了。

    现在,扈东站在一营房门口,后是一些娘子军、投掷兵和金丝猫。被带来的一百多权贵,赤**的站在扈东等女跟前。这,在大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

    比如,民间,常有势利丫头驱赶门口叫化时,丫头太势利,叫化太无奈。丐帮对此有秘传高招,叫化可因此解困。就是叫化把裤衩往下一掳,赤条条的,小丫头一般都会马上尖叫着、咒骂着落荒而逃。

    可是,这种招术,在这里肯定没用。这里是中世纪初的东罗马。在古罗马,达人贵族宴请时,常常叫自己的夫人**或半**的在宾客中游走敬酒。如海伦在特洛伊,她的毫无遮挡的展示,让所有为她而战的男人都觉得这是值得的。这时的男人认为,自己的美貌女人是很美的,很美的女人就不应该让人人可有的衣物掩蔽了仅此一家的美貌。我有美人,我展示美人,我自傲,我荣耀。不服的人,你也来一个,比一比,大家看看、评评。谁美丽谁不美丽,出在众人嘴里。在这种文化氛围中,人体艺术秀,比比皆是,秀五官,秀材,秀纤手,秀长腿,秀伟大,秀小蛮,秀拔,秀翘,秀沟壑,秀毛发,秀一切秀,人们已熟视无睹了。

    不过,现在,在扈东这里,还是太逆袭了。这里,不是美眉们来作秀,而是大老爷们被动的来献秀了。赤**,毫无遮掩,一览无余,彻底曝光了。尤其是那些010,大大小小的,衰老的,清新的,强壮的,雄起的,奔腾的,微软的,松下的,压缩版的,紧缺型的,真展示,高清直播,洋相百出,无奇不有。

    扈东大概是因为在大理寺监狱曾经被两个姓蔡的扒光过,心里一直很有气,凡是猥琐的男人都恨,不能找姓蔡的报复,那我眼中有一点点姓蔡的影子的人,哼!你们小心了!哪个男的我看得不爽,我就先把你扒了,让你羞!让你冷!让你不低头!让你继续牛!不服?还要牛?给010一棒!先趴下吧!

    今天,扈东要彻底治服这些权贵老爷,第一招已出,赤露体的,下马威了,没尊严了,牛不了了。但是,这些人,如果放了他们,一定会反噬,而且会更加凶狠、更加险的来报复我,怎么办?昨晚想了个妙法,不知成不成。曾经请示过王木木,回复是:你很聪明,想象力不错,但千万要小心,别玩过火,要把握好尺度,记住,过犹不及,别弄巧成拙了。

    扈东把这计划跟现在与自己已经很贴心的金丝猫的召集人黛妮一商量,这个小丫头兴奋得跳了起来,拍着手笑道:好玩!好玩!一定要玩!一定要玩!

    扈东说:那好,但是,这秘密你千万不能告诉你父母。

    黛妮道:我懂的,什么能讲,什么不能讲,我有分寸的。

    现在,扈东和黛妮就要一起开始玩了。

    现在,对着这些毫无掩饰的的、擞擞发抖的俘虏,扈东开口了:“各位远方来的贵宾,以前我很有点责怪你们,特别是拂菻国的人,我觉得你们做事不够光明、不够磊落、不够坦诚、总有点掖着藏着。今天怎么啦?你们吓着我了,你们还吓着我的小伙伴了。现在的你们是太光明了!你们是太脱落了!你们是太坦诚了!你们是太不掖着藏着了!今天怎么啦?脑筋急转弯啦?对我毫无保留啦?唉,早知今,何必当初!你们现在是怎么啦?是不同意我的观点?还是不想在这里站下去?不是的?那你为什么样体在左右小幅度的摇摆?喔——,本人恍然大悟了,你们这是在不由己的颤抖。是冻的?不会吧,你既然放弃了温度,怎么还会丢掉了风度?是吓的?不会吧,你们这些区区凡人,敢跟我这天堂地狱任我行的仙女、魔女斗,胆儿会小?那么,是饿的吧?嗯,看来是饿的了。那么,小黛妮!去取点点心来吧,他们的手脚不方便,小黛妮,辛苦点,就伺候伺候这些大小老爷们吧!”

    扈东的话一说完,小黛妮就从营房里端出一只盒子,打开盒子盖,里面有一个个像鸽蛋大小的圆子。小黛妮也不多说话,拿起一颗圆子,来到排在第一排的伊萨克?安格鲁斯跟前,看了一下成大圆子,对黑珍珠说:“记一下,伊萨克?安格鲁斯的神秘大丸的编号是7086。”边说边把神秘大丸递到伊萨克?安格鲁斯的嘴前。

    现在的伊萨克?安格鲁斯已经从心灵深处惧怕扈东了,听着扈东刚才一番阳怪气的反话,现在自己在朝堂上的冤家对头的女儿递过来的东西,哪能敢吃?所以,紧抿着嘴唇,呜呜呜的,就是不开口。

    一旁的黑寡妇可没那么好的耐心,拎了把小刀,伸到伊萨克?安格鲁斯的嘴边,意思很明显,你不开口,我就要撬了!

    唉!伊萨克?安格鲁斯想,今天逃不过去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就文明用餐吧,免得用强,张嘴吧。

    大圆子一进嘴,黑寡妇就过来一伸手,把伊萨克?安格鲁斯的喉咙一掐,下巴一托,头一仰,大圆子直接下肚了。

    大圆子直接下肚了,伊萨克?安格鲁斯直感觉肚中在火辣辣的发,同时,还有一股气直冲冲喉、口、鼻、眼,眼泪都要出来了。这是什么东西啊?

    伊萨克?安格鲁斯的感觉是正常的,因为小黛妮给他吃的圆子是昨晚扈东和小黛妮连夜赶制的神秘大丸。它是用醋和着辣椒面和芥末搓捏出来的,这样的配方,吞食者能不感觉火辣辣的?能不呛上几个冲头呃?

    伊萨克?安格鲁斯还在恐慌着,疑虑着。小黛妮才不管不顾呐,她和黑寡妇,一个红脸,一个白脸;同时小黛妮还唱票,谁谁谁,多少多少号,黑珍珠记录,极其认真。好一会儿,四百多人,都已像填鸭一样,由不得你,吃了!

    这时,黑珍珠牵来了两头大肥猪,黑寡妇过去,把大肥猪的嘴两手一掰,黑珍珠马上从小黛妮手持的盒子里取了颗大圆子扔进猪嘴。黑寡妇转手一掐猪喉咙,一提拉猪脑袋,大圆子进猪肚了,也同样有唱号和记录。再接着,同样程序,再来一遍,好,两只大肥猪搞定。

    伊萨克?安格鲁斯过心在想,什么意思?给我们吃了这个大圆子,又再给大肥猪吃这个大圆子,是继续羞辱我们?把我们等同于肥猪?干吗还要记录?要分别收费?

    在众人的一片惶惑中,扈东来解惑了:“各位,刚才喂大家的东西叫‘神秘大丸’,这‘神秘大丸’有什么神秘呐?我也不保守,给各位表演表演。”说着,把手一挥,黑寡妇和黑珍珠两人各拖着一辆小板车,把捆扎得不能动弹的肥猪放车上,然后,两人拖着小板车朝光秃秃的一无所有的沙滩分两个方向走去。走了四五十步,回头问扈东:“东东老师,够了吗?”

    扈东回道:“远点,再远点!”

    又是四五十步,又来了询问:“东东老师,够了吗?”

    扈东回道:“好吧,好吧,就那里吧,其实,再远个几百步、几千步也同样效果。只是那么远了,你们就看不清了,视力所及,那里差不多了。喂,两个黑丫头,别磨蹭,把猪推倒,好了,让一边,别挡住这些大老爷们的视线!再让远点,别溅了一血!”

    众光的显贵一头雾水,你们这是要干吗呀?

    扈东朝着疑惑不解的众显贵说:“刚才你们也都听到了那两头大肥猪吞食大圆子时编号,一是1414,是要死要死了;一是4646,就是要死啦死啦了。你们看,我现在手里拿的盒子就是盛放刚才喂你们大圆子的盒子,在这个盒子里,一共有500个大丸子,每个大丸子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今天你们和猪一起消费了四百三十八颗,盒子里还有六十二颗。好,你们再看看这盒子里的这块板,这板上也有500个编号,这500个编号是与这盒子里的大丸子上的编号是一一对应的。在这块板上的编号旁有一个小按钮,这个小按钮可不能乱碰,为啥?因为我们只要把这按钮往下一按,那么,吃过对应编号的大圆子的人也好,猪也好,随便什么地方,随便什么时间,这大丸子就会爆炸!而且是一种非常厉害的爆炸!你们不信?那,试试?喔,要小心,别把你们的号给按了。喂!小黛妮,两头猪是1414和4646,没错?好,没错是猪命关天的事,错了就是人命关天的事了。好,你们看,东面的猪是1414号,西面的猪是4646号,你们说,哪头猪先做浆?东面的?好,就东面的那头先吧。”

    说着,扈东按下了1414号按钮,刚按下,只听沙滩上一声巨响:“轰——!”,在原先放1414号猪的地方,一阵血雾,血横飞,连猪骨头、猪脑子、猪大肠、猪粪便都是飞得沙滩上一天世界,又腻心、又恶心、又血腥、又寒心。

    在436位显贵们还没回过神来时,扈东说,谁?来试试?没关系的,不另收费的,谁来?都不敢来?那,小黛妮,你玩玩?喔,千万小心,别按错号,你按错了号,虽然我们自己受不到伤害,但是,与这些光的人这么近,还不溅了一血,又得洗衣服了。好,看准,是4646号!按!

    沙滩上又是一声巨响:“轰——!”,在原先放4646号猪的地方,又是一阵血雾,又是血横飞,又是连猪骨头、猪脑子、猪大肠、猪粪便都是飞得沙滩上一天世界了,是再次的腻心了、是再次的恶心了、是再次的血腥了、是再次的寒心了。

    扈东转过来,对着436位权贵们说:“表演结束,我很简单,愿意跟我合作的,跪下!不愿意跟我合作的,请报上名来,我查一查,你刚才吞的是几号圆子,我按一按,你么早死早投生,我么也好省点粮食。当然,这按钮如果今天不按,那么我随便什么时候都是可以按的,谁不老实,谁对我阳奉违,谁对我三心二意,我就按谁。咦?你们不动?喔,都想让我按?”

    “哗——”的一声,436人全都颤抖着跪下了。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