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章 一一一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翻了一天的嘴皮子,转了一天的脑瓜子。共进晚餐时又对诸多模糊的问题作了解释,总算,酒尽人散,扈东扶着脚步略有踉跄的王木木回内宅了。

    内宅现在三缺一,长公主因为有辽人在,所以,尽量徊避;宇文柔奴则总是陪着长公主,尤其现在是怀着孕,寸步不离;扈三娘对做生意不感兴趣,听了没几句就来陪二位领导了。现在她和宇文柔奴一左一右的坐在长公主的两边。三人刚用完晚餐,见王木木现在的工作都挪到家里来办公了,那么说是陪长公主一直到生产的话不是打马虎眼了,那么这个整天忙东忙西的王木木可以和大家在一起相处好长一段时间了,所以,为此,都有一点小兴奋,都了一点小红酒,在高高兴兴的说天道地找乐子呐。

    王木木和扈东一进来,那坐在沿边上的三个人,一下子倒下了两个。长公主什么份,现在又怀着孕,当然慢条斯理的稳重得很,不会跟这两个二八少女瞎胡闹,稳坐中央。

    倒下的宇文柔奴和扈三娘两人动作一致的把两条腿垂直于地面举得高高的、笔直的、一动不动的。

    王木木想,干吗呐?这两人,发什么疯?是存心把大股对着我,算是给我大面子了?不至于吧,你们可以笑脸相迎嘛,夹道欢迎嘛,现在这个样子,算是哪一款呀?

    长公主笑得快弯了腰了,王木木赶紧过去,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说:“疯什么呀?小柔柔你咋也跟着三三这疯丫头瞎疯呐?要是长公主把我儿子女儿笑出来了,看我怎样来收拾你们俩!”

    长公主笑着对王木木说:“没事,我脸笑肚不笑,惊不着你的儿子和女儿。她俩今天这模样事前跟我是通过气的,说,要考考你的智商,要考考你对她俩的关心程度,这个动作,就是今天的一道考题。”

    王木木笑了,哈哈,来行为艺术了?不过,这倒下的两人算是什么呐,王木木一时没有方向。看着四条圆规腿,两条标准型的,两条加长型的,这算什么呐?

    长公主最想维护王木木一家之主的绝对权威了,她见王木木在抓耳挠腮、不知所以。就赶紧提示一下,指指自已的肚子,又指指四条长腿,划了从上到下的四画,看着王木木笑。

    长公主见王木木还没觉悟,就启发道:“喂,木木啊,今天是个好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子,打开了家门咱迎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舞蹈送来天天的欢腾,阳光的油彩涂红了今天的子哟,生活的花朵是我们的笑容。今天是个好子,有才华的可以吟诗作对;今天是个好子,长相好的可以四处约会;今天是个好子,脸皮厚的上街耍嘴;今天是个好子,脸皮薄的回家去睡;今天是个好子,玩浪漫的买点玫瑰;今天是个好子,没调的慢慢排队;今天是个好子,人缘好的随便喝醉;今天是个好子,人缘差的赶紧赔罪。今天是个好子,不管属于哪一类,快乐幸福都加倍。当然,今天是个好子,傻傻笨笨的也可以光站着、看着、打量着自已老婆的圆规腿!……”

    王木木想,今天是个好子?什么好子?又没封官进爵,又没大发横财,又没技术突破,又没人生“四喜”,又没世界大同,看着没心没肺的扈三娘还在偏着头边偷看自已边乐;看看自己的小柔柔在——,哎哟,俺家的小柔柔最好了,她在发莫尔斯呐:“哥,今天是什么子?”

    今天?大宋元丰四年(公元1081年)十一月十一,就是11月11啦!哎唷,这是光棍节嗳。不过,宋朝人也过光棍节?不管了啦,这个小三三最喜欢的是翻自已的草稿啊,笔记啊,大概从中发现了自已对前世的一些的各种各样节的回忆,今天来实践了。唉,一个千年之后穿越过来的人哪能猜到千年之前的人会拿千年之后的东西来考已经穿到千年之前去的千年之后的人呐,i服了you!

    好啊,来而不往非礼也。四条圆规腿,就是四个“1”,长公主居中,指指肚子,岂有此理,把我儿子做逗号,不,还有我女儿呐,那就是分号,上面的是妹妹,下面的带把的是哥哥了。

    王木木说:“三位,我是每天早晨要笑醒的,你们知道我今天早晨是为了什么而笑醒的吗?告诉你们,今天早晨我看动画片了:一根大葱抖啊抖的走过来对我说:我是一根一清二白的光棍;一支竹签跳着机器舞对我说:我是一支宁折不弯的光棍;一只油腻亮光的筷子对我说:我是一只见多识广的光棍;一条胡萝卜羞答答地对我说:我是一条红得发紫的光棍;一根油条扭七扭八的对我说:我是一根心太软而备受煎熬的光棍。柔柔啊,三三啊,我要十二万分真诚地对你俩说:你俩的11路圆规,无论是全铜的还是半铜的,都是我最最欢迎的光棍。好,哈哈,祝你俩光棍节快乐,早脱光,早生贵子。怎么样?你们老公不笨吧,哈哈,第一题是过关!不过,你俩已经和我老王拜过堂了,不能算光棍了。我知道,你俩想说,拜过堂,没圆房,形式上‘脱光’,实质上,还是‘光’着。唉,不都是为了你俩好呗,年龄不到生儿育女对母子都不好嘛。好啦,好啦,我呆会还得写预案,还得做策划。今天的光棍节,你俩怎么过就怎么过。我的建议是,有n种过法,你们自已选择一种吧:快乐法:一笑而过;认命法:得过且过;潇洒法:飘过;实诚法:路过;忏悔法:闭门思过;伤心法:一个人过;恶搞法:让别人不好过;有想法:咋过咋过;哭无泪法:是不是正在过?反正,今天,你俩两个假光棍,不管你俩怎么过,都祝你俩逍遥快乐!”

    扈三娘刚才看见宇文柔奴的手指动了几动,想,又是我小三最傻蛋,于是乎,又叹又嗔地自我解嘲道:“我光棍我骄傲,别人约会我睡觉。七姑八姨把心闹,心如止水烦恼抛,成双成对固然好,江湖飘零亦逍遥。今朝把酒谋一醉,随心而动是正道。光棍快乐!王爷吉祥!”

    宇文柔奴看了看扈三娘,心想,傻三,我们又不是硬货真光棍,我们是来打趣的假光棍,开个玩笑,闹着玩的,别让王爷误会了,不开心了,于是就吟颂道:“假棍二个有,把酒问青天,难道王爷心里,另有女朋友?咱脱光而去,又恐王爷不依。孤不胜寒,单枕在心间?愿哥哥,莫忘吾,丫环命。不应有恨,何时才能把房圆?女已十五及笄,男要十八足岁,此事古难全,但愿不长久,假棍不再有!”

    长公主也第一次听说有什么光棍节,更不知道女的也可以叫光棍,还很难理解两个拜过堂的妹妹会说自已还是两个女光棍。所以,从两妹妹先前的奇谈怪论中在省悟:原来,单的叫“光棍”,结婚的叫“脱光”,初婚的叫“开光”,二婚的叫“反光”,离婚的叫“抛光”,闪婚闪离叫“闪光”,单聚会叫“借光”,四处相亲叫“走光”,公开征婚叫“暴光”。唉,光棍节,不管你“光”没“光”,不就是人为的一个节嘛,大家沾沾“光”,让生活充满灿烂的阳光!

    扈三娘的子有点急,想起老爸扈太公说,前些子祝家庄的祝彪鲜格格的来搭三搭四,对方没想到扈家庄一下子会发到如此,后悔了,在找补丁呐。所以,嘴里就嘟哝起了:“光棍一回头,此地空余黄鹤楼;光棍二回头,几家欢乐几家愁;光棍三回头,借问酒家何处有;光棍四回头,牛郎织女闹分手;光棍五回头,一江水倒起流;光棍六回头,吃糟喝醋到处走。假光棍也盼转正、上岗、当长工。唉,愿君快回头,桃花运在手,快快圆了房,幸福跟你走。”

    宇文柔奴觉得扈三娘还不是很理解王木木,心想,哥是好心,但哥不知道我们的心思,我们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刀山火海何足惧,所以,是劝慰,也是感叹,自言自语道:“茶要喝浓的,直到芳香犹在;路要走难的,直到苦尽甘来;人要感深的,直到下辈子还能再!今天是光棍节,我们早已是王爷的人了,脱不脱光无所谓了,嘻嘻,大家节快乐!”

    王木木也是这个观点,古代人太较真,现代人太游戏,想想,她们一定看了我的节备忘了,那么,干脆开导开导三位古典美女吧:“什么叫儿童节?萌呗!什么叫人节?晒呗!什么叫国庆节?挤呗!什么叫光棍节?穷开心呗!单不怕,光棍节一起乐呵呗!其实啊,人生有时很无奈,你们看过我写的节备忘录了,是吗?可你们有没有看见了隐藏在这些节背后的天意呐?男人节是8?3,知道了,对不?妇女节是3?8,知道了,对不?那么,它们相加,121,12月1是世界艾滋病,曾经的主题是“liveandletlive”(相互关,共享生命)。可以这样认为,男人节与女人节加起来,叠一起,就是‘相互关,共享生命’了;但如果,男人节和女人节加一起,月跟月加,加,不相叠,那就是11?11,就是光棍节了;还有,要是男人节和女人节它们相减则就是4?5,就是清明节了,家庭不和睦了,那就等着‘雨纷纷’、‘断魂’了。这个你们知道了没有?没想到吧,沉重啊!”

    扈三娘是真真心心的深着王木木,他救了自已的命,救了自已的,救了自已的心,救了自已的梦:“王爷,我每晚每夜都在用自已的心跳在布置你梦的星空;我每时每刻都在用内心的微笑在点缀你生活的色彩,在每一个漫漫白昼长夜里,我一个人时,寂寞与孤独编出的绳圈,都深深地住了我想你的心。值此光棍节,我终于大胆地借酒壮胆、装疯卖傻的说了出来,王爷,我想你想你好想你,我你好你!”

    宇文柔奴觉得扈三娘是有点醉了,就悠悠地说道:“世界上最美的不是梦,而是有你存在的记忆;世界上最浪漫的不是‘我你’,而是‘我等你’;世界上最快乐的不是牵你的手,而是我们已经心心相印,虽然不在咫尺,但仍是你在我边,我在你边。三姐,王爷在等着我们长高大、长结实、长好看、长丰润呐;王爷早已跟我们心心相印了;王爷关我们的心思从来没有减少过、离开过我们。”

    长公主想,本来开开玩笑的,怎么有点忧伤了,赶紧插嘴:“时间总有褪色的记忆,岁月总有苍老的诗章,不论多么华丽的旋律总有一段是穿越心房的一线阳光,妹妹们,请让的太阳升起在我们彼此生命最美的时光。”

    王木木想,前人说得不错,女人是感的动物,那,今天,哄哄吧。

    王木木说:“三位娘子,喔,这里还有一位小娘子。四位,今天光棍节。那我问你们,你们今天要过光棍节,不,长公主不用过,长公主早就脱光了……”

    “喂!木头王爷,你咋说得这样难听呐?你得打上引号,要不然,哎唷,说什么呀,多难听啊!”长公主红着脸指责着。

    王木木很喜欢看长公主那副羞万分、满脸通红的样子,心里快乐,很是享受,走过去搂着长公主说:“喂,你们三位,问你们,你们今天早晨都吃的是什么早点呐?别大眼瞪小眼的,如实招来,一定是跟平时差不多,各吃自已喜欢的。小柔柔喜欢羊水饺,小三三喜欢生煎加小馄饨,小东东喜欢汉堡包。对不?没错?那,我告诉你们这些假光棍:原装正牌行货纯种光棍,今天早晨,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全世界光棍统一都是2根油条加1个白煮蛋。而且,这两根油条得一掰四。那样,四根单挑的不完全的半油条就是“11。11”中的四个“1”,白煮蛋就代表中间的那个点。这是光棍们的早点宣言,也是“光棍节”的吉祥物。说白了,光棍们要藉此寻找些欢聚和快乐。

    嘿嘿,你们呐?咬着像半片股的水饺,着满是汁水的生煎,啃着夹心是鱼蛋蔬的汉堡,还自怨自艾自已是光棍,好了,废话少说,马上都给我脱光,老公要教训老婆了。喂,喂,长脚螺丝不要逃,三三啊,叫我怎么说你好?说你是大光棍吧,你没那么老;说你小光棍吧,你又长得这么饱;你就一个超级假光棍,好了,祝你,天天:傻笑没烦恼,桃花把你找,光棍也打假,福快来到。

    小柔柔啊,今天你放开了,本来嘛,都是自家人,逗逗乐乐,笑口常开,长命百岁。不过,你们从假光棍上传递出的信息我接收到了,我知道,柔柔的天空很高远,是为了等待我那高大的企想和高大的企想的弟弟;我知道,柔柔的大海很宽广,是为了等待我那宽阔的梦想和宽阔的梦想那宽阔的膛;我知道,柔柔的心很空旷,是为了等待我来将你填满、吹大,好生几个好儿郎。

    唉,四位大美女啊,如果我是一颗纽扣,我一定做你们心口紧贴的那一颗;如果我是一颗星星,我一定做你们一抬头就能望见的那一颗;如果我是一道点心,我一定做一道又美味又耍赖的那一种,为什么?因为美味,你们一定一口把我吞下;因为耍赖,我进了铁扇公主的肚子,就赖在里面了,不耍赖的话,你们把我从后门泻出来,那我怎么办?那不叫一朵鲜花插在牛粪里,而是叫一个牛人被鲜花吐在了花粪里……”

    “哎唷,打住,打住,王爷怎么可以是点心呐,女人不可以吃男人的,都是男人吃女人的,上上下下的,不说了,怪不好意思的,木头王爷,这个比方不好,前两个比方听了舒心,后一个比方听了挠心,木头王爷,你一会儿风雅,一会儿又很不文明,以后,慢三步,想好了再说!真是的,我们吃你?我们吃你最多一小截了,到末了,还得吐出来,你不是常唱‘拿了我的给我送回来,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哎唷!我怎么也说这种话了?我怎么也被这小木匠给带坏了?!”长公主脸红耳赤的羞睨着王木木。

    “哈哈,我们家王爷真要进了我肚子,我就把‘后门’塞住,我不吃不喝,我不吐不泻,我还怕我家王爷趁我不注意溜了呐。所以,我还得加个大号的‘防侧漏’。”扈三娘得意洋洋地在自语,好像王木木已经在她肚子里了。

    “哎唷,腻心死了,什么‘后门’啊,‘泻’啊,‘吐’啊,哥,亏你想得出来,别乱说,我不要我哥做点心,我要我哥做纽扣,天天窝在我心头!真要这样,我睡觉也不脱衣服了,如此,我愿意永远不脱光了。”小柔柔双手抱着襟,一脸陶醉地在说。

    “王爷,其实我愿意做一份你最吃的点心,你要我时,吞了我;你不要我时,弃了我……”扈东在王木木的背后轻轻地说。

    “喂!扈东!什么意思?如果王爷一道点心不够,又想要你了呐?咋办?”扈三娘瞪着扈东问道。

    “那就,饿了,再吞;不要了,再弃;一切,王爷随意,我没意见。”扈东弱弱地解释着。

    “你没意见?我有意见!你已经被王爷弃了,再给王爷吞,你不消毒啦?你不洗涮涮了?卫生吗?恶心吗?这前门后门能直通吗?能反复利用吗?……”扈三娘继续瞪着眼问扈东。

    “姐,姐,你想哪里去了?我哪是那种意思呐,我的意思……”扈东紧张地分辨着。

    “哥,今天好歹是个节,哥,咱们唱个应景的歌吧。”宇文柔奴乖巧地打着岔,转移了话题。

    王木木把宇文柔奴也拉了过来,两人对哼了起来:

    ……

    (王木木)轻轻的

    我唱首歌

    送给最心的你们

    让你们聆听这个世界的美丽

    慢慢地

    用心听

    冰雪融化的声音

    艰辛的路程

    还有我陪着你们

    (宇文柔奴)亲

    我谢谢你

    陪我共度夜的黑

    拂去我心中

    深深的伤和痛

    我会去

    用心听

    慢慢感受你的心

    有你的

    在

    如影随行

    (王木木)有首歌

    这样唱

    相的人不受伤

    (宇文柔奴)有句话

    这样讲

    相守的人不能忘

    (王木木)一辈子

    一段

    一份甜蜜蜜的时光

    ……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