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真假关胜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第二天晚上,扈太公带来了二十多位老大爷。据介绍,王木木知道了这些人都是与这36人有关的里长、族长什么的。这些人,一年多来,因为扈家庄犯案了,所以,有人就趁火打劫,占了不少便宜:有圈了扈家庄的地的,有砍了扈家庄的树的,有偷了扈家庄的牛羊的,有搬了扈家庄的水车的,更有抢了扈家庄的女人的,拿了扈家庄的收藏的,最好的也就是远远的躲着一脸不关我事的,等等。

    现在,扈家庄咸鱼大翻了,鬼门关变成了龙门了,女婿是二品封疆大吏二字王,女儿是四品诰命,不知从哪里还冒出来两个什么义女和外甥女,更牛,义女是三品诰命,外甥女是一品诰命。所以,这些人不用叫已经一直在候机会来说明况,想说说清楚,那些有损扈家庄的行为与本人无关,与本家族也无关,是那些人自己的个人行为,与我们无关;还有的人是冒着我们的名号干的,我们根本不知道;也有些是临时工、合同工干的,我们已经把他们开除了。都是乡里乡亲的,我们哪能干这种缺德的事啊!所以,这些事跟我们毫无关系。但是,不管怎样,他们是假借了我们的名义,我们也要很勇敢、很负责任地承担起相应的监管不力的责任、用人不当的责任、教导无方的责任、守望不勤的责任。所以,我们愿意加倍赔偿扈家庄的损失……

    王木木现在不关心这些秋后算帐的事,这些宋朝老古董的狡招他在前世见多了:

    什么?开发商打人了?开发商抛粪便了?那不可能!我们开发商是经国家批准的,盖了几十个红图章的人,我们这城市建设者是不会知法犯法的!都是动口不动手的人。就是有人这样干,也是临时工、借调工,不可能是我们的正式员工的。反正现在已经清退了、处理了,你再闹,就是无理取闹,就抓你!为什么?破坏动迁!破坏改革!阻碍一部分人先富!你没破坏?说你破坏就破坏了,你破坏了,你的自辩证词就无效了,我的陈述就是证词了,别人不相信?反正我是相信了,反正领导只要我相信就可以了,反正法院总是相信我们的,媒体总是相信我们的,于是大家就都相信我们的了,包括你自己最后也会相信我们的,干吗呀,多累,你现在直接相信我们不就好了吗?我们也不必花力气自卫了。

    什么?赵总会用红包、包去贿赂人?为国企、上市公司、事业单位、政府部门的领导会大胆地把这些糖衣炮弹的外衣剥了吞吃了里面的金和玉?那不可能!我们的领导都是每年考核并过关的,我们的交往都是在国家定点的五星级宾馆里开着几十盏大灯正大光明的干的,我们在职在位的人是不会知法犯法的!就是有人这样干,也是临时工、借调工,不可能是我们的正式员工的。反正现在已经清退了、处理了,你再闹,就是无理取闹,就抓你!为什么?破坏安定团结!破坏领导形象!阻碍政府工作!你没破坏?说你破坏就破坏了,你破坏了,你的自辩证词就无效了,我的陈述就是证词了,别人不相信?反正我是相信了,反正领导只要我相信就可以了,反正法院总是相信我们的,媒体总是相信我们的,于是大家就都相信我们的了,包括你自己最后也会相信我们的,干吗呀,多累,你现在直接相信我们不就好了吗?我们也不必花力气自卫了。

    什么?警察招鸡了?打人了?那不可能!我们公检法是不会知法犯法的!就是有人这样干,也是临时工、借调工,不可能是什么什么长的。反正现在已经清退了、处理了,你再闹,就是无理取闹,就抓你!为什么?袭警!你没袭警?说你袭警就袭警了,你袭警了,你的自辩证词就无效了,我的陈述就是证词了,别人不相信?反正我是相信了,反正领导只要我相信就可以了,反正法院总是相信我们的,媒体总是相信我们的,于是大家就都相信我们的了,包括你自己最后也会相信我们的,干吗呀,多累,你现在直接相信我们不就好了吗?我们也不必花力气自卫了。

    ……

    王木木不想让一片云遮住一个天,过去另星的不快别影响自己对大局的期盼。今天开这个老头会,不忙去翻老帐,今天他是来搞清历史真相的,这是穿越人士生存的基本法则。

    扈成已经将失踪潜逃的宋江等36人名单整理好,交给了王木木。

    王木木一看,好家伙,都是熟人:宋江、晁盖、吴用、卢俊义、关胜、史进、柴进、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刘唐、张青、燕青、孙立、张顺、张横、呼延绰、李俊、花荣、秦明、李逵、雷横、戴宗、索超、杨志、杨雄、董平、解珍、解宝、朱仝、穆横、石秀、徐宁、李英、花和尚、武松。

    那好,排队看门诊了,而且是专家门诊了。一个一个的来吧,第一个,宋江,那——,就免了吧,刚为“三个宋江”组织了一万多文字,江郎才尽,就第二个吧。

    第二个是晁盖,王木木知道,晁盖在中的表述是:原是梁山泊的总寨主,山东郓城县人,东溪村保正,本乡财主。他武功超群,神武过人,平生仗义疏财,为人义薄云天,专结交天下好汉,闻名江湖。喜欢刺枪使棒,强力壮,不娶妻室,终打熬筋骨,是一个真正敢于为民请命的好汉,如沧海横流般尽显英雄本色。传说邻村西溪村闹鬼,村人凿了一个青石宝塔镇在溪边,鬼就被赶到了东溪村。晁盖大怒,就去西溪村独自将青石宝塔夺了过来在东溪村放下,因此人称托塔天王。

    王木木问,谁知道晁盖的详细况,一个坐得比较远的老头说话了:“禀报王爷,晁盖本是我们金坛登冠东溪村的保正,晁家庄庄主,离你们扬州仪征的扈家庄约110公里。晁盖在本村有不少田产,是个富户,但不安份,刺枪使棒的,交往很杂。据老人们私下传说,说前两年这晁盖与人在扬州地界犯下了什么大案,宋江是扬州府的录事参军,他为扬州府僚属之长,总揽内外事务。宋江来东溪拘人时,晁盖红包、包一起上,关起门来,重口味的轰炸把宋江拿下了。据天香楼的妈妈桑说:她们的‘头牌’,歌舞辞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香名泥雪饺的阎婆惜就是那晚外包时给他们玩死的。这些里君子,夜里疯子,把泥雪饺所有的对外通道都给堵上了,结果窒息而亡了。于是,拘人的人被要拘的人反拘了。坐下来谈谈吧,终于,双方达成协议成为好朋友了。

    现在,宋江陷诬皇亲,自知大难临头,所以,逃之夭夭了。他很聪明,知道逃,一个人根本无法生存,早晚会被缉拿。所以,老朽估计,这诈的宋江一定是又威胁又利,把晁大官人和他好友吴用等35人一起诳了去,一起去打家劫舍了。”

    王木木问:“前辈,你可知晁盖有个绰号,叫托塔天王?”

    老者惊讶:“王爷真神人也,这个也知道?是的,我们东溪村的西边有个西溪村,有一年,西溪村闹鬼,村人凿了一个青石宝塔镇在溪边,想把鬼赶到我们东溪村。晁盖大怒,就去西溪村独自将青石宝塔夺了过来在东溪村放下,后来,就有人开始称他为托塔天王了,他也很享受。”

    王木木继续问:“前辈,那你可知晁盖与吴用的关系?吴用的绰号是否叫智多星?善使两条铜链?”

    老者更惊讶了:“哎唷!王爷你什么都知道啊,是的,我们东溪村有一个教书匠,叫吴用,自以为自己是诸葛亮再世,一直想做大事,不安心本份工作。还有,善使两条铜链?不,一读书人,使什么武器啊,就是与宋江同流合污后,把衙门里锁人的铁链常拎在手里,狐假虎威罢了。所以,这次36人结伙,老朽觉得,宋江应是走投无路,晁盖应是被无奈,吴用则是趁机起事,煽风点火、推波助澜、兴风作浪、无事生非少不了他。”

    王木木回忆,在中,天机星智多星吴用,梁山排名第三。山东济州郓城县东溪村人。满腹经纶,通晓六韬三略,足智多谋,常以诸葛亮自比,道号“加亮先生”,人称“智多星“。在财主家任门馆教授,善使两条铜链。与晁盖自幼结交。与晁盖等智取了大名府梁中书给蔡京献寿的十万贯生辰纲,为避免官府追缉而上梁山。为山寨的掌管机密军师。梁山几乎所有的军事行动都是由他一手策划。受招安后,因见宋江被害,与花荣一同自缢于楚州南门外蓼儿洼宋江墓前,尸葬于宋江墓侧。

    王木木想,这个施大作家经理得真不错,变生意人了,真真假假,把江苏金坛登冠东溪村换成了山东济州郓城县东溪村;把扬州府的录事参军换成了押司,不过,这也很相当。因为在宋代县衙门中,有押司、录事、手分、贴司等职,押司是长吏,常负责某一方面事务,如负责粮料者,称粮料押司等,而宋押司没被定位某一方面,所以,他应该能管事几方面或多方面了,也算是县里最高级的属吏了。施经理还把教书匠换成了门馆教授,把锁人的铁链换成了独门武器铜链?哈哈,有趣,有趣。别比较了,等36人全问了再来理思路。

    现在要问卢俊义的况了,回忆一下,在中,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梁山排名第二。相貌丰伟、武艺高超,故称“玉麒麟”,祖居北京大名府,原是富家,一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双。被梁山泊吴用用计骗到梁山,卢俊义与梁山英雄大战,不敌而逃,乘船逃走时被浪里白条张顺活捉。受招安后,征讨有功升了官,后被蔡京所害,吃了有水银的饭菜,痛得失足落水溺死。

    王木木定了定神,就继续问道:“哪位前辈知道卢俊义的况?”

    一位老者接口道:“禀王爷,卢俊义是我们阜宁县永丰大卢庄人,我们那里距扈家庄这里约270公里。卢大官人是大卢庄的庄主,一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双,又极重义气,说一不二,但不识水。是前年吧,坐船,莫名其妙的船有洞了,漏了,沉了,落水了,被人救起了,遂义结金兰了。我前天去询问时,庄里的人说卢庄主带着燕青与曾救过他的恩公兄弟一起出去了,说是去见扬州的贵人,方向是樊梁湖(今高邮湖)。”

    王木木佩服施经理写功,写人物,把人物的格特点把握得极准,卢大官人又被忽悠了,唉,很可惜,他的格决定了他的命运了。嗯,把燕青一起解决吧。在中,天巧星浪子燕青燕青,排名36。燕青,帅哥,原是卢俊义的心腹亲随,会吹箫唱曲,又一手好箭,有百步穿杨之功。看来,在历史中,燕青仍然是卢俊义的心腹亲随,同出同进了。

    下一位吧。

    下一位是关胜,王木木第一核狂转,回忆起了,在中,天勇星大刀关胜,梁山排名第五。关胜是关羽后代,使一把青龙偃月刀,精通兵法。原来是蒲东的巡检,因梁山攻打北京,宣赞将其推荐给童贯,领兵攻打梁山以解北京之围。宋江不能取胜,呼延灼用假投降的办法引关胜兵马进入宋江的大寨,被挠挂钩拖下马鞍活捉。关胜感到宋江有胆识重义气,便归顺了梁山。受招安后,被封兵马总管。后喝醉堕马,不久病死。

    王木木问:“哪位前辈了解关胜的?”

    一个老者说:“禀王爷大人,这关胜可远远的比不了前面的宋江、晁盖、吴用和卢俊义四人。这人是穷光蛋,是个蹩脚的神棍,他是我们扬州江都关帝庙中管管香火的庙祝,那里离扈家庄约50公里。这个人啊,原是不知哪里流来的闲散人员,在街头卖艺,嘴巴功夫了得,半瓶子晃,拿了一把山寨的大刀,说自己会耍关王刀,手中的刀即青龙偃月刀是也。

    老朽知道,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刀长九尺五寸,重八十二斤,刀上镶有蟠龙吞月的图案。那人手中的刀虽有点象,但从不让人碰,看上去制作粗糙,又轻飘飘的,应该是山寨货,拿来唬人的。后来,府里造了座关帝庙,就录用他做了个管管香火的庙祝。他也随着关帝庙姓关了,为了表示自己有真功夫,强调他能决胜千里,他取名‘胜’,这样,他就叫‘关胜’了。这个关胜,当年能当上庙祝,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和免费的食宿,应该是离不开录事参军宋江的,所以,这次宋江外逃,拉上一个号称能决胜千里的关胜,很正常。再说,这关胜是个光棍,许以金钱,容易拉拢。”

    王木木本打算听到的故事没出现,原来这个关胜仅是个小混混而已。那,施经理,你这又玩的是哪出啊?

    王木木的第二核加速狂转,整合了一下:唐总章三年,陈政、陈元光奉旨开发闽南,带来了家乡所奉祀的关羽神像香火入闽,作为战士们心灵依托。后来,历代帝王为了颂扬关羽的忠义精神,不断加封,由侯而公而王而帝,宋祥符年间,赵恒皇帝召颁天下崇祀关公。所以,全国开始有了许许多多的关帝庙。

    另,在南宋初,说,金人南下攻打济南府,知府刘豫叛宋,杀守将关胜,降金。此事在曰:挞懒攻济南,有关胜者,济南骁将也,屡出城拒战,豫遂杀关胜出降。根据这段史料记载,历史上的关胜并非梁山好汉。历史上的关胜乃三国名将关羽嫡传子孙,长相与祖上关云长颇为相似,也使一把青龙偃月刀,精通兵法,绰号“大刀”。

    王木木理解施经理了,小说里,关胜,关羽之后,多有面啊!又好好写戏喔!至于小混混关胜,桃代李僵,关冠关戴,我文学创作了,连莫愁姑娘都说了:“为什么不可以?”

    好,下一位,史进。

    王木木的第一核稍息后再次运转,记忆中,在中,天微星九纹龙史进,梁山中排名23。史进是华县史家庄史太公的儿子,从小喜欢舞枪弄棒,东京八十万军王进的徒弟,因上纹有九条青龙,人称“九纹龙”。史进和朱武、陈达、杨聚义少华山之后,三山聚义打青州,众虎同心归降水泊梁山。梁山好汉征讨方腊时,“九纹龙”史进在昱岭关前中箭死。

    王木木请教老者:“各位前辈,有谁知道些史进的况吗?”

    一位老者出列,拱手道:“王爷,史进乃我常州市天宁史家庄人,史家庄在常州唐建古刹天宁寺和一片桃园间,离扈家庄约120公里。史进其人,年少不更事,易冲动,打斗,不读书,厌文章,喜酒,好炫耀,没事在上纹了九条青龙,自我感觉良好,到处招摇。前年乌台诗案发,苏轼苏大人一诗:‘凛然相对敢相欺,直干凌空未要奇。根到九泉无曲处,世间惟有蛰龙知。’而致狱灾。那史进黄口小儿,要九龙附,他想干什么呀?在这个问号下,史进被宋江刑拘了,在宋江为大宋多抓一个不同政见者与为自己多培育一个鞍前马后者之间,史进的又吃软和又吃硬使他把自己归于后类了。现在,宋江要用人了,史进是理所当然的鞍前马后了,置偌大的家业不顾,跟随宋江去打天下了。”

    王木木闭目养神,心中感叹施经理的笔头活,江苏常州天宁史家庄的史进,换成了陕西华史家庄的史进了。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创作需要嘛。

    王木木期待下一位的被演绎,人家可是皇亲啊,有史可循的呀。王木木的第一核在搜索关于柴进的信息。在中,天贵星小旋风柴进,梁山中排名第10。柴进,沧州横海郡人,精通武艺,仗义疏财,专结交江湖好汉,人称柴大官人,江湖上又唤做“小旋风”。后周世宗柴荣的嫡派子孙,因陈桥让位有德,宋太祖敕赐丹书铁券在家中。

    王木木过去一直想不通,既然柴家祖上能陈桥让位,又是“仗义疏财”之人。那么,柴家应是不怎么在乎权势、更不会去觊觎皇位、去在乎金钱。那么,历史上的柴进跟着历史上的宋江瞎折腾点啥?别自寻烦恼了,听听老先生们怎么说的吧。王木木请出了自称了解柴进的人,他的回答让王木木很无语了。他说:“王爷,小民是南京**横梁人,我们离扈家庄约40公里。我们横梁有一做白喜生意的白龙堂,人家白喜的活是一条龙服务,所以叫‘白龙堂’。‘白龙堂’的少东家叫柴进,王爷,你懂的,做白喜活的人,没有社会地位,是民中的人。柴进在**,到处点头哈腰的,象条哈巴狗。‘白龙堂’的一条龙服务中,有不同价位,不同档次。有钱人家总会有请来人神鬼的三界文武,作捧场的节目。而‘白龙堂’的少当家就常常扮演达官贵人,甚至是帝王将相。本来,这是几百年留下来的老风俗,人们已经习已为常。前年,乌台诗案时,这个柴进和‘九纹龙’史进遭一样的罪了。宋江带人过来说,有人举报,柴家有龙袍、皇冠、丹书铁券等等的违制、违的物品;柴家的‘白龙堂’又是明目张胆的想‘白’了龙,也就是想殊君。这样,柴家可是要满门抄斩的。慌了神的柴进百般讨饶,请求饶恕,放一马。结果,放了马头,上了船头。从此后,白喜堂的大股东就是宋江了,柴进也由着他们随叫随唤了。我来时去‘白龙堂’看了下,小二说柴进与宋江派来的人一起走了,走时说,近段时间不大会回来了。”

    王木木觉得,眼前的宋江借了乌台诗案的力,威,打击扩大化了,聚拢了一些人。而施经理则将这宋江更艺术化、戏剧化,在中成功地打造成了一鲜活的文学形象。至于这个柴进嘛,施经理的思想够活跃,他把装神弄鬼的白喜戏子当作货真价值的天潢贵胄来构架节,假作真来真亦假,嘿,还“天贵星”呐,**横梁换沧州横海了,够能掰的。

    王木木想,阮氏三雄一起来吧。在中,天剑星立地太岁阮小二,排名27;天罪星短命二郎阮小五,排名29;天败星活阎罗阮小七,排名31。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三兄弟,是梁山泊旁边石碣村人,个个武艺出众,义气当先,敢为兄弟赴汤蹈火。抢生辰纲、灭何涛、败高俅、干下了许多惊天动地的大事。

    一老者向王木木介绍了阮氏三雄:“王爷,小老儿住樊梁湖西‘樊良镇’,本镇离扈家庄约80公里。本镇在樊梁湖里有一村,叫‘石碣村’,村上有三渔民叫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三兄弟打鱼为生,水极好。阮家本很贫穷,去年突然小康,某老板举报,熟人的案子绿色通道了,官府拘之,阮家辩答,称因出售自已开发采集的湖珠致富。某老板说那些湖珠的开发专利是他的,阮氏三雄称:湖是天然的,你采你的,我采我的,有何相干?某老板自知自已根本一无所知,脱离了阮氏三雄根本采不到珠,但又极眼红湖珠,意图利用自已与公检法的黑关系,****,压阮氏三雄乖乖地为自已打工。

    对于阮家的辩答,官府不予采信,以持大额不明来源资产罪要拷走三兄弟,想给三人施施压力。恰逢及时雨及时偶遇,吃了番讲茶后,官府的人走了,宋江成了三兄弟的救命恩人,从此,风里来,雨里去,已成宋江办事的三得力干将了。”

    王木木觉得这个宋江进步了,从赤膊上阵演变到“英雄救美”型了,黑胖子白相白相三个渔民还应该是驾轻就熟的。

    至于那个施经理,不错,把扬州周围的景都北移了,樊梁湖和神居山换成了水泊梁山了,樊良镇石碣村换成了梁山泊石碣村了。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