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元宵灯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一夜无眠,全城无眠。

    皇上宋神宗赵顼无眠了,兴奋啊。向来,有祥兽献瑞已要记入史册,可今晚金龙、玉凰绕我皇城,贺我大宋,与我互动,听我号令,有面啊有面,牛叉啊牛叉。哈哈,把浅予妹妹嫁给王木木没错,妹妹享福,大宋沾光,我嘛,想想,明天再从王木木这鬼东西那儿再抠点什么出来。抠什么呐?哎唷,想不出来。

    皇后和众嫔妃也无眠了,兴奋啊,前几天那个小神医给每人几新款的贴羞人的小内衣,把那两个跳跳撑得伟大、示得晃涌;又每人给了件华贵长裙,又高贵、又华丽、又神气、又舒服、又暖和,大家正乐着呐。可今晚的惊喜是做梦也没想到的,哈哈,我们能与凤凰交流,能指挥着它点头哈腰,太牛了,太有面了。这个王木木真开眼,人家都是龙凤呈祥、龙飞凤舞。王木木则请了玉凰,本来嘛,金龙飞舞,你那个凤来干吗,咱皇上又没断袖之癖,咱凰与龙共舞,后宫生活一定会风起云涌,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了。皇后更是兴奋,多有面啊,今天天上还飘着过“皇后千岁”,这可没有什么婕妤、美人、贵妃、贤妃的事,我一个人的,哈哈,太有面了。

    太后无眠了,也兴奋啊,高太后与女儿和宇文柔奴唠了两天,说哈佛的事,说马罗岛的事,说普陀山的事,说秀山岛的事,起先总觉得二人一定在夸大其辞,可今晚一过,啥都相信了。高太后现在可比皇后和众嫔妃们知得多了,知道这都是王木木的手笔,那个“太后吉祥”当然也是他的作品。这个小木匠,还真开眼,还真能干活,鬼主意也真多,就是,能尽快给我添个小外孙吗?

    曹王赵頵无眠了,太兴奋了,王木木今天也替他长脸了,在皇帝面前,赵頵也曾唠过什么滑翔伞、三角翼、“喜从天降”、“空中开花”、“金龙飞舞”、“莲花盛开”等等的,可在唠时,皇上总是似笑非笑,好像自己在说梦话,在编故事。好,今天的一龙、一凰、一球表演,完全能说明那些“喜从天降”、“空中开花”、“金龙飞舞”、“莲花盛开”还初级着呐。

    长公主无眠了,长公主兴奋了三天了,今晚达到了高氵朝。王木木给了600万贯,王木木策划了龙凰呈祥,皇上现在是名利双收,皇家现在也是名利双收。过去,20大车的礼品都算是哈佛大学的呈献;现在,这一切,长公主都开始算是自己小老公的呈献了,太增面了。这个乐女打扮的赵浅予,腰杆得比谁都直。

    宇文柔奴无眠了,却不是因为兴奋,相反,绪有些低落。自青歌大赛后,宇文柔奴一直和长公主在一起,与王木木的面对面少了。这次又关在宫里,心里不爽,哥,妹什么时候才能与你朝夕相处啊。

    扈三娘是无眠加不眠,看着累得呼呼大睡的王木木,守候在旁的三娘心满意足。扈三娘象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上下反复的打量着王木木。看了一会,扈三娘把头凑近了王木木的口鼻,王木木的呼吸,汗毛都知道了。

    王木木来自21世纪,所以天天刷牙漱口是必须的,而且特洗澡,卫生工作特立独行。所以,王木木的口气和鼻息很清新,还掺有龙涎香,不象一般的宋人,都是黄板牙加口臭再加酒气什么的,熏人、恶心人。扈三娘有洁癖,就是打架也是用绳去人,不愿用手去触及这些臭男人,所以,象王木木这样“纯洁”的男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见所未见啊。越看越喜欢,真想钻进被窝去。

    今晚全城无眠,全城的无眠是因为兴奋,而且是体力行的兴奋。为什么?因为前述这些人的无眠和兴奋都是精神层面的,而城里的一般人都在四肢运动,在走街穿巷,在翻墙上房,干吗?都在寻找和收集刚才天空中瓢下来的降落伞和彩色的小纸片。因为人们发现这些降落伞和小纸片有内容、有实惠。

    降落伞的下面有的吊了些鱼干、糖果、海菜、海苔等小吃食;有的吊了些海贝、海螺、海星等制的小工艺品;等等。这些东西旁总有一张小纸条,写着:如果喜欢,敬请光临……等广告语。

    那些彩色小纸片,似乎给人的遐想更连翩。因为,这些小纸片上都是两面有字,一面总是千遍一律的写着皇上万岁、皇后千岁等敬语,而反面,则有的写着一些贺词;有的写着一些应景的诗词;有的介绍一些哈佛大学新产品的产品知识:最令人感兴趣的是一些纸片上出了一些谜语、脑筋急转弯、趣味数学题等,旁边都有说明,说,若有正确答案,可换取香皂、蜡烛等物品,也能优先报名上哈佛。

    有人是为了换物品,有人是为了上哈佛,从深夜到凌晨,从凌晨到东方既白,没纸的找纸,有纸的做题,做出来的人藏着掖着,做不出来的人到处叩门,汴京今夜很忙。

    皇宫里也有飘来的降落伞和纸片,太监和宫女上不了哈佛,所以扣留了小实惠后,纸片全部上交了。

    宋神宗的案桌上堆着一级级交上来的小纸片,他过去翻着看看,皱起了眉头,想,这个王木木的鬼主意也太多了些吧。好,既然你一肚子的鬼计,我也休息休息了,不再伤脑筋去想如何抠你的法子了,我就直接问你了,我大宋要富康,用什么法子,你来帮我想!我是皇帝,这话是圣旨,你一定得遵旨,你一定得想出个抠你自己的法子来。

    对!想起来了,赵頵说过,这个王木木对曾巩的论国用,抽象肯定,具体否定,一面说支持节约,反对浪费;一面又说,要消费拉动经济。哈哈,我现在就要消费你了,能拉动你这个经济吗?咱这个妹夫得敲骨吸髓,多榨榨,要不白做二世人了,哈哈,王木木,别怨我,这是你教的,这叫开源!哈哈哈——。

    今天是正月十九,是元霄国定假的第四天。宋神宗让人通知,下午在御花园开元霄茶话会,一干大臣巨头都在邀请之例,王木木当然逃不了,曾巩被点名了,郭逵被点名了,皇上还点了两浙路经略使冯国顺和杭州知州陆惜禹的名。

    御花园里人头涌动,摩肩接踵。因为不是正式的朝会,所以比较随便,拼桌就少了不少的讲究。

    宋神宗这一桌九个人,满座了:宋神宗、曹王赵顼、靖海王王木木、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王珪、参知政事章惇、两浙路经略使冯国顺、杭州知州陆惜禹、沧州(今河北)知州曾巩、卫将军郭逵。

    王木木看了看这一桌的人员构成,显然,是要谈些与自己有关的事或是要自己谈些相关的事;显然这事对王木木比较友好,能从现管(冯国顺、陆惜禹)处得到绿灯;显然这事事关经济(曾巩)和民事(王珪、章惇);显然皇上还信任王木木(赵顼、郭逵);显然,王木木得有好应对、新思路(赵顼、郭逵、曾巩)。

    一番虚礼后,皇上开口了:“绪位卿,昨晚靖海王王大人请来金龙、玉凰,朕与母后及众妃与金龙、玉凰互动,与金龙、玉凰共舞,与金龙、玉凰共度元霄,快哉,快哉。当时朕高兴是高兴,但也很累,所以,昨晚,不,其实是今凌晨,朕一人倒头便睡,也没任何人侍寝。谁知,头与枕刚一接触,就见金龙逶迤而来,对朕嗷嗷嗷嗷的,朕是天子,当然懂得龙语,朕知道金龙的意思了。朕很感谢金龙对大宋的庇护,再说,在天空中跳了一晚街舞,一定是累坏了,朕想请金龙下来喝杯茶,可金龙客气,摇了摇头。可朕想,大宋礼义之邦,朋友来了有好酒,哪能干聊呐,朕就招手了,谁知朕一招手,这手又不知被什么力量给推了回来;朕有点奇怪,朕就再招手,结果,朕的手又糊里糊涂的被未知的力量给推了回来;朕不心甘,朕这次花大力了,猛的一下,用尽全力把手甩出去,只听得‘奴才该死’、‘奴婢该死’声不绝。喔,原来朕是在做梦,那些太监和宫女见朕手伸出了被窝,就把朕的手塞回了被窝;朕再伸,他们再塞。二次以后,朕力用大了,一碰撞,朕就醒来了。

    朕醒来了,可梦中的景记忆犹新,朕去母后处请安,顺便把那梦给母后说了,谁知母后说,她也做了个梦,梦见了玉凰,玉凰还对着母后足足足足的鸣了半天。朕与母后正说着话呐,皇后和一众嫔妃也过来了,听了母后说的话,她们都一一的说自己也做了类似的梦,内容与母后的梦境相同。金龙和玉凰究竟跟我们说了些什么呐,我们学了三国的诸葛亮与周瑜,将上天的教喻分别写于纸上,然后比对,看!这是朕的字,这是母后的字,这是皇后和婕妤、美人、贵妃、贤妃的字,请看!”

    宋神宗说完,掏出三张纸,其中一张是**的,显然是宋神宗的,上面写着:“金龙言:君皇一言,快马一鞭,木木激扬,大宋福康”另一张是淡紫色的,显然是高太后的,上面写着:“玉凰言:海晏河清,足食丰衣,行与不行,问计木木。”还有一张纸,是粉色的,一定是向皇后的了,上面写着:“玉凰语:大宋能好上加好,木木须再接再厉。”下面还有朱婕妤、陈美人、宋贵妃、林贤妃、武贤妃五人签名,认同此言。

    王木木买帐了,心想:这个神宗皇帝,够神,也能诳。我好玩,给你弄了个“龙凰呈祥”,好,你够聪明,顺杆子爬,你说你与金龙梦唔了,末了,借金龙口,再要给我一鞭,还要我继续激扬,让我哑口无言,说白了,今天你还想榨榨我,看看还有多少油水,人心不足蛇夺象啊,真是皇家无啊。唉,这个高太后也是个角色,皇上有梦,她马上也有梦,一拍一唱,一搭一档,一个龙言,一个凰语,一个逗乐,一个捧哏,一个长机,一个僚机,一个中锋,一个左锋,那,右锋就是向皇后了。这些嫔妃也都够机灵,竟然也都能同梦,也都能认同,应变能力真不差,后宫的土壤真肥沃。

    王木木心里有气,我都出600万贯了,还要加码?太过份了吧?老子我不敢得罪你,老子我就装傻,你还能明火执仗?还能明言乞讨?

    王木木装模作样的看着桌上的纸,欣赏着纸上的字。王木木也不便评头品足,王木木就是傻傻的看着那些字,似乎在点头,似笑非笑,神古怪。

    曹王赵顼一看,这不和谐了,皇兄也真是的,本来上次去普陀山原是打算开口60万的,这已是在原来的标准上涨了十倍了,那时自己看到的大船、飞艇等,哪样不是价值连城,当时,心黑了一下,所以,冒了一冒,漫天开价,说600万了,本还准备王木木就地还价呐,谁知这小木匠竟答应了,为此,我还偷着乐了好几天呐。现在皇兄你还要快马加鞭,还要再接再厉,太过份了,即使王木木拿得出,也不能杀鸡取卵吧,明天不活了?细水长流吧。所以,赵顼出来打圆场了,说道:“王大人,皇上和太后、皇后及娘娘们的意思是‘豆无压力不出油,人无压力轻飘飘’。攀过山,才知道山的险峻;涉过海,才了解海的壮阔。所以说,攀了,涉了,压力就是动力了,是有道理滴。不过山再高也在脚底,浪再大也在船底。适时的压力,可当作对人生的考验,忍受今天的苦楚,寄希望于明天的甘甜,这样的人,上帝对他都无能为力。有的人,人无压力的时候会轻飘飘起来,无所事事,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甚至倒退颓废。而有的人休整片刻立即指定新的目标,即新的压力,继续努力,继续战斗,继续攀登,继续折腾;周而复始,直至生命的尽头。如此人生即使不成功也精采!人,是需要一种压力的。没有寒风的凛冽,怎会知道天的温暖?没有生活的历练,怎会知道责任的沉重?惟有感知了,才能知道客观的存在,才能知道主观能动的可贵。王大人,皇上和太后、皇后及娘娘们的意思是你马上要成家立业了,为了你更好,所以,再给你点假想的压力吧,哈哈,王大人啊,你又是我弟弟,又是我姐夫,我也有压力啊。大家办事,如履薄冰,认真负责,心想事成。对不?好不?”

    王木木心里不爽,口中可不能不敬:“回皇上和太后、皇后及各位娘娘们的话,说实在的,600万贯对我的压力不小了。当然,奉献无止境,上交不封顶,作为大宋一子民、朝廷一官员、王爷一弟弟、太后一准女婿,要我咋样都对的。我刚才一直在想,我还能帮大宋个什么忙,而且要忽略小忙、要大忙。常言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感谢阎王爷的回魂汤,刚才我看见御花园一花盆中种有一种观赏植物,我心头一,我叫它为棉花。棉花的原产地是印度和阿拉伯。在棉花传入中国之前,中国只有可供充填枕褥的木棉,没有可以织布的棉花。宋以前,中国只有带丝旁的“绵”字,没有带木旁的“棉”字。棉花植株呈灌木状,一般为1到2米。花朵白色,开花后不久转成深红色然后凋谢,留下绿色小型的蒴果,称为棉铃。锦铃内有棉籽,棉籽上的茸毛从棉籽表皮长出,塞满棉铃内部。棉铃成熟时裂开,露出柔软的纤维。纤维白色至白中带黄,长约2至4厘米,含纤维素约87~90%%uff0c水5~8%%uff0c其他物质4~6%%u3002棉花很重要,它产量多、成本低,棉纤维能制成多种规格的织物,从轻盈透明的巴里纱到厚实的帆布和厚平绒,适于制作各类衣服、家具布和工业用布。棉织物坚牢耐磨,能够洗涤和在高温下熨烫。棉布由于吸湿和脱湿快速而使穿着舒服。如果要求保暖好,可通过拉绒整理使织物表面起绒。通过其他整理工序,还能使棉织物防污、防水、防霉;提高织物抗皱能,使棉织物少烫甚至不需要熨烫;降低织物洗涤时的缩水,使缩水率不超过1%%u2026…”

    王木木继续:“地府冷,幸亏棉花;其实高处不胜寒,天**也寒冷;故天上地狱,大小神鬼,皆能保暖的神器棉花,他们有专咏棉花的佳句,我还记得一些,如::‘不恋虚名列夏花,洁碧野布云霞。寒来舍子图宏志,飞雪冰冬暖万家。’又如::‘花开不为人赞美,花放不求谁闻香。只是献花送温暖,只是用花作衣裳。’……”

    王木木继续:“常言道:‘衣食无忧’,‘丰衣足食’,‘衣食住行’,‘但求温饱’,等等,这些都是以‘衣’为要,而现在的大宋,富穿绸缎穷穿葛,作为衣被的原材料就是蚕桑和麻葛,当然也有学胡人的用皮毛御寒,凡此种种,要让大宋能‘丰衣’,差远着呐。所以,本人以二世人的名誉,向朝廷建议,大力、全面推广栽种棉花,开发棉花。至于其中的相关技术要素,本人可以以文字形式无偿呈献皇上。估计,三五年后,大宋再也不会害怕冬天,再也没有‘路有冻死骨’了。”

    王木木继续:“常言道:‘丰衣足食’,刚才的开发棉花大计解决了‘衣’的事,现在我再谈谈‘食’的事。我们大宋大兴水利,大面积开荒,又注重农具改进,农业发展迅速。许多新形田地在大宋出现,例如梯田(在山区出现)、淤田(利用河水冲刷形成的淤泥所利用的田地)、沙田(海边的沙淤地)、架田(在湖上做木排,上面铺泥成地)等。这大幅增加了宋朝的耕地面积。至道二年(996年),全国耕地为三百一十二万五千两百余顷。到天禧五年(1021年)增加到五百廿四万七千五百余顷。各种新的农具在大宋出现,例如新式水车龙骨翻车和筒车。代替牛耕的踏犁,用于插秧的鞅马。新工具的出现也让农作物产量大幅成长。一般农田每年可亩收一石,江浙地区一年可达到二至三石。先皇宋真宗时期从占婆引进耐旱、早熟的稻种,分给江淮两浙,这个措施很好,但是,这个能使天下足的良方,推行了69年了,发展不迅速。为什么?原因很多,其中一条就是缺乏样板,卑职愿为大宋效劳,拟将扈家庄建成新型农庄的样板,教加言教,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籍此拉动大案的衣食,给天下人温饱。”

    王木木继续:“本人依稀记得,汉代稻米亩产约1石,唐代稻米亩产约1。5石,我有信心让大宋稻米亩产大于等于2石。本人依稀记得,汉代人口约在6000万左右,唐代人口约在5000万左右,而大宋人口约在7000万到8000万之间,当然,现在是没有人口普查的,这数字是个大约数。但若以此推算,大宋人口增长仅唐时的20%%u591a,而我们的粮食亩产可增长30%%u591a,而且,我们又开垦了不少新田,所以,皇上,大宋在衣食温饱方面一定能不输于盛唐,并高于盛唐,好于盛唐。本人有信心,只要措施到位,方法对头,仅苏锡常湖地区一年所得,足以饱全宋百姓之腹了。至于这个‘措施’和‘方法’,我会让哈佛大学农学院形成文字,而这些文字我会在扈家庄变成现实,把成果展示出来。以数据说话,事实胜过雄辩,一年后,扈家庄将免费接待参观学习者,哈佛大学将为大宋免费培训大宋的‘丰衣足食’的基层骨干……”

    一桌人听王木木从棉花谈到稻米,从设想谈到变现,有想法,有措施,有目标,有计划,能解决大宋的温饱,都是欢欣鼓舞、满心喜欢。做皇帝的就是希望百姓安居乐业、天下太平,现在衣食无忧了,心事去了大半了,剩下来,就是北方的狼的事了。

    宋神宗对着冯国顺、陆惜禹说:“两位卿,靖海王的话都听明白了?靖海王一年后要将扈家庄变成个聚宝盆、大粮仓。这个扈家庄在扬州,属淮南路,你回去时跟淮南路的人说一声,要善待扈家庄这样板,要扶植扈家庄这样板,这是朕的旨意,好好办事。那个,普陀山属两浙路,你们两浙路近水楼台先得月了,沾靖海王的光了,这粮和棉的事你们多上上心,希望你们能好风凭借力,希望你们淮南路、两浙路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明年朕也去扈家庄转转,扈家庄要是真好,那朕就号召农业学扈家庄、渔业学普陀山、全国人民学靖海王,多为大宋作贡献,多、快、好、省地建设大宋的小康社会。喂,喂,两位卿,这是茶话会,不是庙堂,不必多礼,大家随便点,坐着好唠话。”

    冯国顺、陆惜禹两人起立了又坐下了,知道自己顶在杠头上了。不过,现在,皇上已经发话了;王木木自己也是二品大员,并封王了,比我们还牛;再说,做好了真是利国利民、利人利己的大好事,何乐不为啊,那就拼搏一下吧,所以两人异口同声地回道:“禀皇上,靖海王大才,我等狗尾续貂,必当竭尽全力,为靖海王的样板庄排忧解难,为全宋百姓的福祉保驾护航,为皇上的大业增砖添瓦,也为我俩小小的政绩抹上绚丽的一笔。”

    “哈哈,两位卿,朕就喜欢你们这种大实话,事要干,功劳也要要,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应该的,两浙路若能和扈家庄一样成全国样板的话,朕一定给两卿封官加爵,福荫三代。”

    这时曾巩站了起来,向宋神宗和王木木拱了拱手道:“皇上,靖海王真是大才,卑职只知节俭,而靖海王的开源实在厉害,效果远非我等陋见可比,卑职鼠目寸光,羞愧啊羞愧,受教了。”

    王木木赶紧接口,说:“曾大人谦虚,太谦虚了。曾大人大才,曾大人一篇论国用的美文,既阐述了节俭的必要,又树立了节俭的目标,更重要的是,曾大人从倡导节俭入手,为大宋夯建了一代良好的经理家国的经济理念,也为百姓创建了百世受用的生活品德。人,由俭扑至奢侈易,由奢侈再至俭扑难,奢侈的行为会把钱财用光,而俭扑的行为会培养出廉洁的好品德。左传中御孙说:节俭是德行中的大德;奢侈是恶行中的大恶。所谓的共,就是相通的地方,是说有道德的人都是从节俭开始的。一个人如果节俭就会贪少,君子如果贪少就不会被外物所役使,就能够按正道做事;没有地位的人如果贪少,就能够约束自己,节俭用度,远离祸害,丰裕家室。所以说:‘节俭是德行中的大德。’一个人如果奢侈就会贪强烈,君子如果贪强,就会羡慕富贵,为了富贵就会违法招致灾祸;没有地位的人如果贪强,就会不加节制的滥用,这样就会使家庭衰败使自己丧失名誉。因此贪强烈的做官一定会贪污,一般的平民一定会偷盗,所以说:‘奢侈,是恶行中的大恶。’所以,节俭不是省几个钱的事,而是一种生活态度、一项优秀品质、一款高新理念。曾大人大才,从国用入手论节俭,从节俭入手护经济,从经济入手培养人,从培养人才入手打造民族的千秋大业,曾大人大才,大才啊!”

    曾巩被王木木的一通马拍得晕头转向,想想,自己哪有想这么多,这么远,都是你靖海王帮我撬边,把一说成了十了,看看皇上,满脸笑容,看看众人,一脸敬佩,自己也不能煞这风景吧,所以,表复杂地说道:“哪里,哪里,靖海王说好了,靖海王美言了,多谢靖海王注说了。”

    赵頵一看,现在多好,皇上笑容满面,曾巩虚心谦恭,众人顺口和调,多和谐啊,人确实是不能太贪的,那我也说几句吧:“皇上,各位大人,本人愚见,不管社会如何发展,经济如何繁荣,生活如何富裕,作为人应倡导和保持的一种良好生活习惯,应当首推节俭了。节俭是一种美德。三国时期诸葛亮说:‘静以修,俭以养德。’意思是以静思反省来使自己尽善尽美,以俭朴节约来培养自己高尚的品德。唐朝诗人李商隐在里写到:‘历览前贤国与家,成由节俭败由奢。’如今,节俭这种美德,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渐渐被人淡漠了。看到节俭一点的人,甚至被人背地里笑话为‘抠门’、‘小气’。而当看到一些铺张浪费的比阔气、讲排场的场面和现象时,反而见怪不怪地麻木了。这真是人们应当引起深刻反思的一个问题。”

    这时王珪说话了:“过去评价一个人,特别指女人:‘会过子。’主要是指勤俭持家的思想,一不懒惰,二不浪费,做到这两点,当然会把子过好。会过子的人常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一世穷’。这种算计,除用心筹划家庭生活外,也包含了节俭的内容。我又想起了一句老话:‘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说的是以往缺衣少食而力行节俭的年代。如今,生活大多富裕了,衣服也不穿破的了,破了也不用缝补,直接买新的。我所提倡的节俭,不是要大家穿破衣服,吃糠咽菜,回到五胡乱华那年代过苦子。而是这种缝缝补补的精神需要弘扬。怎么弘扬?可以这样理解,衣服样式不时行了,能否先别扔了,送给需要的人,或者放上几年再拿出来穿,说不准还会领导服饰新潮流呢。鞋子旧了,只要没破,能否别扔了,洗涮干净后再穿上一段?饭菜吃剩下了,能否别随手倒掉了,好好保存,留着下顿加后再吃?等等。从另一方面想,我们的常食品、用品,都是百姓用辛勤的劳动换来的,你随手一扔,等于是否定了别人的劳动,也是对他人劳动的不尊重,也是很不应该的。”

    赵頵继续:“当然,讲节俭也不能走入误区。我认为,节俭更多的是自己践行,以自己在生活中节俭为主。对父母长辈的孝敬上和孩子教育上,不能节俭。比如,为了图便宜,给父母买了变质伪劣的东西,穿的衣服不保暖,吃的东西坏了肠胃,伤害了父母,这不叫节俭,叫吝啬小气,也是一种不孝敬。在孩子上,不舍得花钱买学习用品、购书上学、参加各种培训班,这不叫节俭,这叫因小失大,耽误了孩子的前程。”

    这时,章惇也发表意见了:“我们要提倡节俭这种美德,从对一个人品德修养的锤炼来说,是很重要的。从大的方面来说,我们生活在这块大地上,大地的可供人类消耗的资源有限。比如,水,粮食,木材,衣物,等等。因此,我们对于能源,不节约、不节制、不节俭,未来人的生活将难以想象。为了后代,我们也应该传承节俭的好传统。本人觉得:一饭一粥,当思来自不易;一丝一缕,当念物力维艰。勤俭,治家之本也;忠孝,齐家之本也;谨慎,保家之本也;读书,起家之本也;积善,传家之本也。勤俭是治家的首位。所以,靖海王和曾大人说得都对,皇上也英明,以此为材,一论再论,在议论中,人们的思想统一了,大家的观念进步了,百姓的举止升华了。以耕读为本了,以勤俭为德了。众人意识到节俭的品德,已经不仅是因为‘钱’的问题,而是一种守、品行和文化。小时候,记得父皇曾教育我们珍惜粮食说:一颗米饭,从种子到成为碗里的一粒米饭,要经过几十道工序,不容易呀,可不能糟蹋粮食。母后也常说:浪费粮食是一种罪过,雷是要打头的。这些话,都不应该忘记。‘黄金本无种,出自勤俭家。’作为一个家庭、一个国家,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都应当保持节俭这个优良传统,它与‘小气’、‘抠门’无关,是不同的两个概念,它是人的一种优秀的品质。从自做起,从现在做起,让节俭成为一种生活习惯,让节俭成就我们一种美好的品德。”

    ……

    元宵灯会茶话会,愉快地结束了。

    宋神宗从王安石变法的失败影中走出来了。变法本就为了解决“积贫积弱”,以富国强兵,自己与王安石“因天下之力以生天下之财,取天下之财以供天下之费”穷凶极恶的干了七年,最终以失败告终。现在王木木不但年贡600万贯,又指出了大宋富民强国之法,并且不象以前变法是硬推的,而是树立样板,软拉动经济,一是推,一是拉,受者感受大不同,实在周全。所以,满心喜欢。

    王珪、章惇、冯国顺、陆惜禹四人则从官本位角度出发,觉得王木木的“丰衣足食”之法可行,也在摆正自己在这项“丰衣足食”运动中的位置。

    赵頵和曾巩则再次对王木木心悦神服,更高看了一眼。

    郭逵在想,王木木这人,做农民好呐?还是当工人好?或者是带兵比较好?再就是当老师比较好?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