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八音大会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今天是正月十七,正如中记载的那样:每逢灯节,开封御街上,万盏彩灯垒成灯山,花灯焰火,金碧相,锦绣交辉。京都少女载歌载舞,万众围观。游人集御街两廊下,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音喧杂十余里。大街小巷,茶坊酒肆灯烛齐燃,锣鼓声声,鞭炮齐鸣,百里灯火不绝。

    平民百姓在玩弄各种杂耍,景很是闹。可是大宋的高官厚爵才不屑与农夫贩卒同流合污,今儿都来御花园参加“八音大会”了。士人官爵中在传说,继前天的后,正五品上的户部右郎中王木木王大人今天又将献演多台节目,且都不是由人表演的,是由机器表演的。那机器怎么会象人一样表演呐?众人想不明白,所以,簇拥着都来御花园了。

    御花园里王木木等人正在忙呐,沈博毅去延州了,现场技术总监便是沈清直了,带着一帮人,一台台的检查,在做最后的一些调整。

    因为要开“八音大会”了,宇文柔奴被放风了,逃出了深院大宅,溜到了王木木边。因为估计不会出什么紧急况,所以长公主一行进太后慈寿宫时就没带电报机,所以什么皇上圣旨啊,三女开花啊,二品靖海王啊,王木木还都不知道呐。宇文柔奴赶紧把重点给王木木透露了下,当然也没忘记顺便炫耀一下自己对经济学的领悟。

    王木木被新信息给震蒙了,这不包办婚姻啊,我什么时候委托过你们了?这个封建社会啊,我的事你作主?唉,亏得这三人人还不错。但是,对于长公主,我原先只是把她当成一种光辉的形象、当成一个美丽的偶像的呀。我怀念那个样子的她,我敬那个样子的她,我仰慕那个样子的她,唉,也许是我错了,毕竟此她非那她,她也要生活,她也有喜怒哀乐,是我思维错乱了?唉,如果不赶紧想通这茬,我哪敢亵渎神灵啊?这个老婆只能永远当是贵客了。唉,小柔柔啊,委曲你了,这可不是我的意思啊,我们都山盟海誓过了,风吹红旗哗啦啦,棒打鸳鸯叫呱呱,咋变成这样了啊,我都抬不起头了,不好意思看你了。三娘啊,我知道你的心思,孟姜女只是被万喜良看见了胳膊,就帮他哭倒了长城。你愿涌泉相报,我也不是不通理,那我总得跟小柔柔通通气吧,饭得一口一口吃吧,我俩,好像太快了些吧……

    王木木在纠结着,客观地言,这三人个个金贵,各有各的好。王木木想起了前世一高官泡小三的理论:这个世界上,男人最需要的,除了一个老婆,还有一个红颜知己。做红颜知己,最重要的是恪守界限。当你卧病在与痛苦激战的时候,拉着你的手慌张无措、泪流满面的那个人必是老婆。她怕你痛,怕你死,恨不得替你痛,替你死。她哭哭啼啼,痴痴缠缠,让你感动,让你心灵难安。而红颜知己不。红颜知己不哭,她只是站在头,静静地凝望着你,阅读你的心灵,然后用她的口、她的眼、她的心告诉你,她知道你痛在何处,她理解你,愿为你默默分担,让你灵魂不再孤寂,令你欣慰。由此可见二者的本质区别了:哭,是因为你;不哭,是因为懂你。一个男人,假如生命中有一个刻骨铭心你的女人,又能有一个心有灵犀懂你的女人,夫复何求?

    王木木想,我辛辛苦苦的穿越千年来到这个水电气一无所有的年代,顺应潮流,就享受一下大宋的福利了吧。唉,我是不是有点儿腐化了呐?

    王木木还在自怨自艾,看表演的人则差不多都就位了。被小柔柔拉了拉袖口,没办法,先上岗吧。王木木摇头晃耳,唉,教化民众者,穿越者一大义务也,有教无类乎,教育优先乎,那我就先上一课乎。

    王木木躬,圈圈一拱,说道:“各位领导、各位大人、各位贵宾、各位朋友,欢迎光临‘八音大会’,本大会之所以称大会,是因为有各位的踊跃参加,所以,这会大了,就叫大会了。本大会冠以‘八音’,不是说本大会只能播出八个音。相反,本大会要播出所有音乐的音。大家都是读书人,应该都知道在我国古代里有这样记载:“匏土革,木石金。丝与竹,乃八音。”由此可知,我国古代乐器的分类,即分成匏、土、革、木、石、金、丝、竹八类。古乐器中的笙、竽等属匏类;埙等属土类;鼓等属革类;木鱼等属木类;磬等属石类;钟、铃等属金类;琴、瑟等属丝类;管、箫、笛等属竹类。不难看出,匏、土、革、木、石、金、丝、竹指的是制作乐器时用的原料。这八种原料可以说能制作所有的乐器,能发出所有音乐的声音。

    今天,这里要展出的能发声音的机器叫“八音盒”,这东西取名叫“八音盒”,又形象,又极富色彩。就是说,这种盒子里能包括所有乐器的声音,能包括所有音乐的声音,能包括所有音乐表现形式的声音。卑职所言虚否?请各位见证。”

    王木木继续八:“年前,蜀国公主长公主离我们去了。长公主虽然远去,但她的音容笑貌则永存人间、永存她粉丝的心间。她,挥挥手,轻轻的走了,可谁知道,有多少人心碎了一地……”

    王木木在八,沈清直带着几个学生推出了一个蒙了红绸的大造型。沈清直对着大造型躬行了个礼,掀开了红绸。一众观众一下子吸了口冷气,特别是那些生前认识赵浅予的人,都张大了嘴,合不拢了。现在展现在观众眼前的竟是蜀国公主赵浅予,但这是南海观音打扮的蜀国公主,她左手托着净瓶,她右手拿着杨柳枝。众人看清了,这是个模型,但,活灵活现,那脸、那五官、那形、那气质,与真实的赵浅予一模一样,毫发不爽。

    皇家的人都认识蜀国公主,也都知道去年重九后没几赵浅予就病逝了。现在,那个菩萨、那个赵浅予就在眼前,“三界无有别,唯是一心作”,所以,不少皇族都过来恭敬地双手合十,虔诚地礼了一礼。

    这时,一个哈佛学生上来,使劲的摇动着摇把。观众们都在奇怪这个举动,不懂又不好意思问,只能屏住气看着。

    未几,摇动停止,学生示了个意,表演开始了。

    王木木朗声地指着那个蜡像赵浅予说道:“这个八音盒叫,这个似仙似佛又似人的蜀国公主相的观音菩萨,或者说是让我们恍然大悟了的观音菩萨相的蜀国公主,马上会演奏出一段美妙而又有哲理的乐曲,乐曲名为‘醒世咏’,请大家欣赏。”

    这时,如诗如词的咏叹开始了,音乐开始时的速度级缓。逐渐长音渐强,抒发了沉思冥想的心绪,又象在轻声咏唱、在轻声诉说;在与你沟通、在与你交流;在讲述人间的无奈、在阐明应有的作为。这个“醒世咏”并非流水帐,后面的段落在前面的段落的基础上发展了,它保持了原来意境,虽然在速度与格上与第一段没形成鲜明对比,但感起伏较大,且不断向上推,使乐曲在曲调上委婉动听。最后音乐在**而富于自信的感之中圆满地结束。

    当琴音乍响时,余音如袅绕在花岭幽谷,主音如清泉奔涌,叮咚声甚是清甜。这音乐如微风拂林,发出海浪般的阵阵涛响,还如禅钟悠扬,和着鹤鸣浅唱。这种声音,宛如天籁之音,是那么纯真亲切悠扬浓壮美,磁

    在这菩萨八音盒叮咚作响时,宇文柔奴轻声和了上去:

    ……

    人从巧计夸伶俐,天自从容定主张;

    谗曲贪嗔堕地狱,公平正直即天堂。

    麝因香重先死,蚕为丝多命早亡;

    一剂养神平胃散,两种和气二陈汤。

    生前枉费心千万,死后空留手一双;

    悲欢离合朝朝闹,寿夭穷通忙。

    休得争强来斗胜,百年浑是戏文场;

    顷刻一声锣鼓歇,不知何处是家乡。

    ……

    这时已被改任河南地方官的75岁的文彦博过来了,算是见多识广的曾经的大宋第一名相,既是被“醒世咏”的说辞感染了,又是被这神奇的八音盒吸引了。

    文彦博过来时,“醒世咏”已近尾声。文彦博围着菩萨相的蜀国公主、蜀国公主相的菩萨转了几圈,对王木木说:“王大人啊,久违了。我们一回生,两回熟,重九节在这里已经同饮一桌酒了,今天又共聆仙曲佛说,有缘啊有缘。敢问王大人,刚才那个学生用弯杆摇啊摇的,干吗呀?”

    王木木马上躬拱手:“文大人有询,不敢不禀。文大人,刚才那学生转摇把,这叫上‘发条’,这‘发条’是用弹很强的磷铜皮制作的。上‘发条’的过程就是让松驰的‘发条’紧卷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学生是用力了,‘发条’收纳和积聚了学生赋予的能量了;而八音盒演示时,‘发条’释放能量了,转动了佛像和奏鸣乐曲。所以,在‘发条’能储能的极限下,这多摇就多演,少摇就少演,这就是有舍有得,先舍后得,诚不我欺也。”

    文彦博拱手:“王大人,这,好,公平,公平。佛家有云:‘舍得舍得,有舍有得,大舍大得,求有得,先学施舍’。你这八音盒不大,阐释的禅理可不小啊。”

    王木木恭敬地道:“文大人過奨了,那,我們再看看下一個,好不好?下一個要向大家展示的是。”

    在王木木在述说的时候,又一个大造型上的红绸被移了开去。展现在众人眼前是这样一幅场景:一个姑娘坐在小河旁,姑娘酷示宇文柔奴,用玻璃制成麻花条模仿着水流,转动时,远观之,很像。

    在哈佛学生辛勤地上好发条后,八音盒音乐声起。

    先前蜀国公主菩萨演示时,人们出于敬畏,不敢、不好意思去研究那个长公主。现在好了,这个八音盒里没有神仙、没有皇亲、没有忌、无需徊避,所以都探头探脑的来寻究竟了。

    人们听到了美妙的音乐,但这美妙的音乐不是从周围任何乐器中演奏出来的,而是由这个蜡像宇文姑娘座下的盒子里发出来的。这个就奇怪了,这个盒子能发出声音?观众们围着盒子转着看,声音确实是从这个盒子内发出来的。而且不是简单的几种声音,而是完完全全的一个乐队的效果,甚至比我们一般的伴奏乐队更丰富、更饱满。不信你听,这首曲子,时而高亢,时而低沉,时而婉转,时而悲伤……给人带来一种全新的视听盛宴。

    现在,宇文姑娘的蜡像随着音乐双手和头部、腰腿都有了些小幅度的舞动,与八音盒里飘出的音乐合。

    八音盒乐曲,仿佛把我带到了一个梦幻的地方:汴京郊外的一个小镇,汴河从镇中心缓缓流过,滋润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河对岸的梧桐树叶已开始变黄,秋风把梧桐树叶吹得沙沙的响,近处,走在这片宽阔柔软的草地,心格外舒畅。当我们陶醉在这大自然的美丽风光时,一位女子映入我的眼帘:一头长长的秀发,清丽脱俗的气质,半蹲着,迎着晚霞在河边戏水,动作是那么的优雅,姿势是那么的美妙……

    是一首对某某(宇文?)姑娘的赞美诗,这里用‘某某’,是给每个听者看有遐想的空间,你们可以将自已的心仪、喜好、暗恋自行代入。比如说,可以是‘阿狄丽娜’,可以是‘宇文姑娘’,可以是……

    八音盒用美妙的音乐演示,加上惟妙惟肖宇文的蜡像某某姑娘的表演,表达了一种很神秘的意境。在这个音符讲述的故事里,好像所在的地点已不是汴京郊外的一个小镇,而是一个如梦似幻的美丽仙境。依稀能看到水边的那个你所心仪的姑娘,洁白的裙倨摇曳水中,姑娘纤手轻扬,在水边撩的不是水波,她撩起了薄雾。她像是天国的使者,她像是水的精灵,带着芬芳,带着清新。她拨动着绿色的常青藤,带走迷茫,带走沉沦。

    这时,一旁的宇文柔奴合着乐曲的旋律轻轻的唱了起来:“微风吹过蔚蓝的水面,姑娘坐在岸边;美丽的头发在风中飞舞,晚霞把那片水染成橙色;和姑娘一起融会成诗一样的美景,显得神圣而美丽!让音乐来表达对你的恋,水平静的缓缓的流;风轻轻的柔柔的吹,你依旧默默的静静的坐着;我的内心却早已汹涌澎湃,水边的姑娘,你是我最美丽的女神!”

    ……

    这时,御史中丞司农寺蔡确过来跟王木木打招呼了:“王大人,哈哈,一别四月余,别来无恙啊,王大人又大大的进步了。王大人你这个八音盒真是神奇的,这八音盒出来的音乐好听的,而且似乎要再重复听,只要再摇摇那摇把就可以了,不错,很神奇,很享受,不过本人有点费解,那个小伙子的蛮力怎么会转化成了清亮、悠扬的琴声了呐?百思不解,王大人可否解说一番?”

    王木木笑着拱手:“蔡大人说笑了,蔡大人学究天地,哪会有‘百思不解’,蔡大人只是在考证本人的表达能力而已,本人既己知,自当倾囊直言,哪敢藏私。”

    接着王木木向蔡确及蔡确后有相同疑问的人讲解了声音的本质、讲解了振动器的材料和形状等对振动频率的影响、讲解了发出的音高的铜片的长度越长的音越低,相反,越短的音越高、讲解了组合不同的振动器并经编排后而能奏出音乐的道理,等等,等等。

    ……

    一曲让观众们如梦如幻,就在众人的述糊劲还没有全部消散之时,第三个八音盒上台了。这个八音盒呈盘形,在一个大圆盘上,有不少一尺高的人物,中心是一个美丽的公主,披着一洁白的婚纱,盛装,显然是婚礼中的新娘。公主新娘手中抱着一位男子,男子背上插着一支利箭,鲜血已经染红膛。从装束上看,这男子并不是新郎。在位居中心的公主的外围有两圈骑马的士兵,全副武装。

    王木木朗声地指着这个八音盒说:“这个八音盒是旋转木马八音盒,这八音盒音乐乐曲名为还隐逸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在王木木在述说的时候,音乐声起,那音乐是从这旋转木马八音盒的大圆盘中飘出来的,那旋律舒缓轻柔,那行板如诉如歌,潺潺的溪水流淌心田,阵阵花香沁人肺腑,随之,人们的思绪飞到了空灵飘渺的梦境:神仙眷侣,鲜花草坪,梦中钟声,美妙绝伦。

    现在,旋转木马八音盒上的人物随着音乐开始转动,十多匹马一高一低的围着公主在打转,而公主则在微微摆动,煞是好玩。

    这时,枢密副使薛向过来了,这些大人都还不知道王木木已经封王升官了,都还只把王木木当作正五品上的户部右郎中,所以说话还比较随便:“王大人啊,你的鬼主意真多,不,不,不是鬼主意,是好主意,是仙人指路,是神思妙想,哈哈,王大人这乐曲里面还有故事啊,什么故事啊,说来听听?”

    王木木赶紧接口:“薛大人吩咐,敢不从命,我这就开始说,希望大家喜欢。嗯——,在一个叫做‘梦’的国家的边境,有一堆篝火在冉冉升起。望着远处高高的城堡,故事的男主角又回想起过去的一切。这次回来,他不知道是对是错,但是,他却无法不回到梦之国。离开了6年了,是该回来了。

    一颗流星划过了天际,留下了一道眩目的光辉。

    他依然记得第一次看到流星时,他的心中忽然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流星是不幸的,它的在天上,但是,从它成为坠落的那一刻起,它就注定了永远不能拥有它追求的。然而,他的老师却对他说,一个人在最幸福的时候死去,那么,他的灵魂就会成为一颗流星。他永远都不能理解这种想法,离开心中的,那么幸福还能存在吗?

    一片轻轻的白羽落在他手背,他抬起头,哦,下雪了!冬天的梦之国就如梦般美丽,但是,也如梦般虚幻。伤心的记忆,又一幕幕的在他脑中重映。

    那一年的冬天,也是下着雪。至今,他还是觉得那一年,就像一场梦。可惜,这场梦,他永远都不会醒。

    认识她的时候,他只是一个14岁的少年,在一个学院里,他第一次见到了她。那一刻,他有一种感觉:他的生活,将会改变。是的,他的生活,的确改变了,他想不到这位让他以为是上帝遗留在人间的天使的女孩竟是梦之国的公主,他更想不到,他和她竟会成为朋友。

    然而,他心里却十分清楚的知道,他,永远不可能只当她是朋友。因为,从看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注定了永远逃不掉上她的命运。这也注定了他从此将生活在痛苦中。他知道,即使他是多么的她,而她却永远不可能上一个平凡的人。这使他不敢将这份对她说,只能将深埋在心底。

    但是,有一天,他终于压抑不住心中澎湃的感了,他向她表达了他的意……

    他伤心的离开了梦之国,流浪在外的他,在寒冬中遇到了他现在的老师。他的老师收留了他,并教给了他许多知识,技能。

    六年,一转眼过去了。在这六年中,他一直希望可以忘记她,可是,他非但不能忘了她,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反而发现自己更她了。六年中,他无时无刻不想她,无时无刻不她……

    告别了老师,他要回梦之国找她。

    现在,他终于回到了记忆中。

    当太阳从地平线升起,他,在阳光中走向城堡。

    城堡中一片喜庆的气氛,到处都挂满了彩旗,人们都欢乐的歌唱着。

    ‘今天,难道有什么喜事吗?’他问一位路人。

    ‘今天,公主将和邻国的王子举行婚礼!’一刹那,他听到了梦破碎的声音。他呆住了,六年的期盼,在一瞬间,划过他的脸,坠落在雪中。

    一轮明月升上天空。当教堂的钟声响起时,他缓缓的朝教堂走去。无论如何,他都要见她一面。

    人们早已在王宫到教堂的路上等候着公主的到来。他站在人群中,静静的等待着。当公主牵着王子的手,走出王宫时,人群沸腾了。

    他注视着公主的脸,这是他最后一次看到她了,从今以后,他将永远离开梦之国,他要忘掉所有的记忆,忘掉所有的痛,忘掉深深的……

    当她走过他前面时,他们的眼神碰到了一起。忽然,他拨开阻挡着人群的卫兵,冲上前去。

    卫兵拔出配剑,但是迟了,他已冲到了公主前面,他张开了手臂,那一刻,他看到了公主惊恐的表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他轻轻的说。

    他感到后背一阵刺痛,他听到了利箭穿过体的声音。

    缓缓的,他倒在她脚下。在刚才,没有人看到,对面的人群中,一支弓箭对着公主……

    他睁开眼,她穿着婚纱,含笑看着他。在他们旁边,天使为他们唱着祝福的歌。‘这是梦吗?’他喃喃的说。‘有梦,就够了。’他握紧了她的手……

    一颗流星划过城堡的上空,仿如一滴幸福的泪。”

    这时,一旁的宇文柔奴合着乐曲轻轻的唱了起来:“下雨时,我是雨飘下来,不惊扰你的发呆;风吹时,我是风吹过来,不让你感到孤单。玫瑰花瓣,铺成的红色地毯。洁白的你,盛开美丽。我的,请你靠近,让我……”

    观众们都很喜欢这首乐曲!听得都很有感觉!伤感之中带有欢快,平静之中带有高氵朝!其实就像是不少人所走的道路!坎坎坷坷,起起落落!乐曲把观众带到了同样的意境!让观众们安静和激动!

    这时,同为枢密副使的孙固来打桩了:“王大人高才了,,那缠绵的音乐太动人了,那精美的制作太招人喜欢了,而那个故事,更是揪人心肺。王大人,你好会煽啊,你这故事,要让多少有人要心碎、要神残、要暗伤、要羽化。”

    ……

    一曲把观众揪住的心还没完全舒缓,第四个八音盒上台了。这个八音盒不大,就象花园亭子中的石凳那么大,基本上就是一个圆柱体;它的形象也比较简单,在那圆柱体的顶面上有一片片人造的树叶耸立着,有深红的树叶,有桔黄的树叶,有粉红的树叶,有橙黄的树叶,有朱红的树叶,有土黄的树叶,有紫红的树叶,有中黄的树叶,有玫红的树叶,当然也有绿的树叶,但比较少。

    王木木继续当解说员:“各位领导、各位大人、各位贵宾、各位朋友,下一个八音盒音乐乐曲名为的播放中,宇文姑娘会轻轻地向你诉说秋的私语”。

    这时,参知政事章惇走了过来,很老茄茄的拍了下王木木说:“王大人啊,秋,一个好题材啊,一个秋,有人看见了‘愁’,有人看见了‘收’,王大人在秋对我们有啥私房话,真要洗耳恭听了。”

    这时,的音乐开始了。这音乐,如梦似幻般地弥漫开来了。那跳动的音符,在观众的心中跳跃着、旋转着;那悠扬的旋律,轻舞着冬夜的那份独有的清幽,萦绕在斗室之中了。

    现在是正月,严寒之中,带着对秋的追忆,听着如人般呢喃的琴声。那久存于心的缠绵思,也随着音乐,飘到了窗外,在深邃的夜空中弥漫。遥望闪烁的星空,一颗流星划过天际,与那滑弦的琴声,组合成一种意象中的秋景,悠扬温怡地漫洒在苍穹之中。在琴声的催化下,那一丝丝从窗逢中挤入的寒意,似乎还蕴透着一股浓郁的秋香。

    随着柔美的音乐,想象的大门被打开了。似乎让人看到被撕下枝头的那片残叶。枯黄的秋叶,在自己短暂的生命里,无悔地倾心怒放着生平唯一的绿色。当秋风来临时,它义无返顾地脱下葱绿的征衣,带着那个酝酿已久的梦想,绝然地离开枝头,跃入空中翻飞起舞,尽地释放着,生命中最后一抹浓烈。

    这幅深秋黄昏的景象,给人的感觉,不是落叶纷飞的无助,也不是夕阳西去的惨淡。那轻柔的旋律,让人感觉她是从亘古的洪荒中走来,跨越了漫漫的时空隧道。那金属般飞扬的音符,不但净化了,河流湖泊、五岳三山。更为生活在物横流的一些人,展示着一种飘逸的感,铺垫着一份璀璨的希望。

    秋韵,就这样在旋律中流淌着。丰盈流溢的秋意,是一首用坎坷写就的诗,只有历尽艰辛的人,才有可能从枯黄的落叶中,品味出最优美的舞姿。才能在被收割一空的田垄里,看到那份坦的赤诚。才能从横死枯草中的秋虫上,听出生命无限轮回的赞歌。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秋与心的组合就是愁,心愁之源只为。秋的韵律,是用来寄托愁思的,用心页上的那根弦,和之这样的旋律,使思绪也变的清高与孤独了起来。

    多么期盼,能在一个秋的傍晚。踏着飘落满地的红枫,牵起人的纤纤细手。一边欣赏着这优美的旋律,一边追忆着彼此经历过的所有喜怒哀乐。也许在彼此的诉说中,因为渗透在秋的韵味里,难免会有一缕淡淡的忧伤,但,那是融在幸福之中的忧伤。也许在彼此的相视中,因为描上了秋的色彩,必然会有一份浅浅的忧郁,但,那是已踏在鹊桥之上的忧郁。

    这时,圆柱体八音盒顶面上的树叶一片一片的合着节奏快快慢慢地开始了上下运动。

    这时,宇文姑娘的吟颂也慢慢地跟上了:“秋不知不觉来到我们的边,秋风也缓缓走来,它轻轻地吹拂着我们的脸颊,好像更能理解我的心。我们在秋风中漾着,在秋风里陶醉。享受着秋的赠礼,它轻轻地给小树叶穿上金**的毛衣,给予任何一个生命体温暖,所以在我们心中秋风是那么温暖,包涵了世界的一切美好。它能使人忘却烦恼,能给孤独而伤心的人们加以抚慰,它奋力的吹走了人世的困扰,使人们不再惮于前进路上的坎坷……

    秋给人感觉就是凄美。虽有一丝淡淡的纯洁,也有一屡淡淡天真。秋天的雨叫秋雨,它知道,在多雨的夏天,它曾经卖过力,经过一夏天的风,虽然疲惫不堪,但它还是来了,它的歌声就象朋友的倾诉,丝丝快乐漾在其中。

    沐着习习秋风放飞梦想;望着丝丝秋雨微笑如歌;嗅着淡淡菊香醉如梦乡。转眼,秋又快过了,心里不免有些不舍,但秋不能永驻,终是要走的。就这样,秋总是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轻轻漫步于四季,徘徊其中,但明年秋又会轻轻走来,我期待着那一天!

    虽然冬季已经来到我们的边,但是那份秋怀却停留在我的心头无法抹去。

    秋,是美丽的。秋高气爽,天高云淡,那悠悠的闲云,蔚蓝的天空,丰富的果实,构成了她那沉静、淡泊、成熟而又独特的秋之美。

    秋,你没再在淡薄。从那一尘不染的长空,到那又有“闲逛”的白云都蕴含着秋天那独有的平淡与和谐。

    秋,最动人的还是她那如画般的黄昏。夕阳西下,火红的阳光照红了一切,红的使人沉醉其中而无法自拔。暮色尽头了一切,沉浸其中,似幻,似梦,展现在你面前的仿佛就是一幅画,而在你心中的漾的却是一种成熟的美。

    萧萧的秋意,宁静的落,金黄的树林,都在此时,都在这里挥洒得淋漓尽致。秋天在饱尝了,夏天那火一般的**后,在此时又将它转化成为温柔的秋意,奉献给人么,把一切所谓的的所谓的赞美,把一切虚伪的赞叹都隔离在了那阵阵秋意外,留下的却是那十足的秋的气息。

    此时,我想起了一句话“秋是成熟的季节,却也是淡泊的季节。她饱尝了芝蓬勃下之繁盛,不在以受赞美、被宠为荣。他把一切都格在了淡淡的秋光之外,而只愿做一个闲闲的、远远的、可望而不可及的——秋。

    这句话深深的震动的我,秋的真正的意义不正是人生的真实写照么?

    人的一生不可能都在掌声中度过,如果一个人的一生都在荣誉声中度过的话,那么它是不可能体会到人生的真谛,与生命的价值的。一个人的一生总是要从幼稚走向成熟,从空虚走向充实,生命的过程也如此,注定从高亢激昂走向安静祥和。无论你昨获得过多少荣誉,还是今天又多么辉煌,最终都要归于平淡,但是这种平凡并非代表埋没与无所事事,她是一种精神世界的超越于怀,这种平凡是一种超凡脱俗的境界,这种精神境界则是平凡与辉煌的融合,是一种无需任何点缀的洒脱与怀。

    这,才是生命真正意义。

    这,才是永恒的秋之美。

    我秋,所以我颂秋、赞秋。到了今天我才体会到了秋的真正的含义,因为只有当你真正的融入到平凡当中,才会懂得什么才是秋的怀,才会了解是么是真正的秋。”

    ……

    王木木继续当解说员:“各位领导、各位大人、各位贵宾、各位朋友,下一个八音盒音乐乐曲叫……”

    众人欣赏了,回旋曲式,起始是轻盈活泼、弹十足;接着明朗雄壮、铿锵有力、气势雄伟、豁然开朗;再则是快速,变化,发展,乐曲壮丽辉煌、气势磅礴。众人被震摄了。

    ……

    接着,众人又欣赏了,音乐纯朴亲切,和弦犹如相诉,感呢喃深沉,曲调柔美动人,最后,很优美、很温柔的结束了。多美啊,众人陶醉了。

    ……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王珪摇摇摆摆的过来了,对王木木说:“王大人啊,你这些八音盒很神奇,绘声绘色,声并茂,我有个问题请教,是不是你每个八音盒只有有限的几个声音?是不是你每个八音盒只能演奏一首乐曲?”

    王木木看着摇摇摆摆的王珪,心想,才多久啊,王珪又苍老了不少,现在是元丰四年(1081年),王相1085薨,还有4年阳寿;而刚才那个薛向,今年就已经活到头了,享年66岁,不知是哪月到头;想想上次重九还一起饮过酒的吴充,才四个月,去年没了,天人永隔;而现在眼前这些人,孙固1090年亡,还有9年;蔡确1093年亡,还有12年;冯京1094年亡,还有13年;文彦博1097年亡,还有16年;章惇1105年亡,还有24年。

    看着这些古人,王木木很感概,不知自己在大宋的阳寿如何,神思恍惚中,见王珪还盯着自己看,马上收神,拱手道:“王相,卑职先回答第一个问题,这样,我这里最简单的八音盒只有18音,而我的中、高端产品能有更多的音,有30音、50音、78音等数种,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甚至能做到156音,比钢琴琴键还多了68个,演奏起来,犹如天籁。至于第二个问题,也是如此,我这里最简单的八音盒确是只能演奏一支曲子,而我的中、高端产品能有更多曲子,十个八个已不在话下。而且,我这里有升级版的圆盘型八音盒,这种圆盘型八音盒圆盘旋转,在圆盘后面的突起部分使爪轮转动,通过爪轮拨动梳齿演奏音乐,只要更换片子就可换曲子。所以,请放心,如果你购买了我们的八音盒,同时,你也购买了我们哈佛大学的服务,我们会定期供应新曲目。同时,我们会牵头组织八音盒同好会,你们购买不同圆盘的人可以互相交换,降低成本,增加趣,促进友谊。”

    王木木边说边干,推出了一款体型庞大的橱柜式点唱八音盒,象个五斗柜,王木木用这个橱柜式点唱八音盒向观众随意的播放了、、、、、、、……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