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三大战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二天后,王木木等在连云港与110、119、120会合,带着十多条小船和大宋水师的十条船东航了,目标马罗岛。

    这个船队的新加入的临时成员是大宋水师的十条战船,都是福船,有500石的2艘,300石的3艘,余皆为200石的。船队的领头人当然是曹王,船队的带队人则是军指挥使,他带了手下指挥使二人及都头、副都头等十多人和一众水兵。

    人马会合后,曹王和军指挥使、指挥使三人随王木木登上了110。四人一上船,马上对捕鲸炮奇怪了,王木木解释,这虽叫炮,但是是专门用来打鲸鱼的,不是为战争服务的,当然,发生战斗,用得好,也可以是一杀器。

    四人对导航仪器感兴趣了,王木木说,这东西主要用于大海,在内河,没必要,而且,这东西现在给你们,别生气,你们也不会用,你们看几天吧,喜欢的话,派人过来学吧,学成了,再带东西回去安装、使用。四人也不敢多说,因为在“玩”这些仪器的人都是一些小女孩,四人内心很不是滋味,这是生死相搏,不是儿戏,你咋象没事一样。四人也不好意思多说,因为人家小女孩好像“玩”得滚瓜烂熟,而我们这些专业的大老爷们居然见所未见,内心很不是滋味,

    四人在船上,东摸摸,西敲敲,这不是木头,也不是钢铁,这好像是石头,你哪来象山一样大的大石头啊,你哪能凿成这么理想的形状啊,你哪能干得了这么大的宏图伟业啊。王木木说这是用一种叫水泥的材料做的,水泥主要是一种建筑材料,可以做很多东西,你们马上会看见的。

    四人下了船舱,没见着龙骨,没见着船肋、幅条,没有大统舱,一格一格的,怪怪的。王木木大致的从结构力学、从材料力学、从航海安全、从货运便利等角度解释了目前这设计的适航和实用及水密隔舱的设置的先进

    四人对于蒸汽机则是大惊大怪了,三个水军军官跟王爷说,这个一定要,又省力,速度又快,还能大大改变战船的配置,从而大大的提高战斗力。在古代,一个战船,用于动力的水手往往多于用于战斗的水兵。如果把划桨的人变成战斗的人,一条船就变成两条船了,不用再征兵,战斗力翻番,太好了,一定得要。

    四人想看武器,王木木说等一等吧,我觉得靶子应该快来了,到时实弹演习,有兴趣,你们也可以玩一把,就是事先要不耻下问,向小孩子们讨教一下使用心得。

    正说着,报务员来跑来了,又是一个小小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来了,到了王木木眼前,见有外人在,一下子立正,由于是急刹车,人一摇一晃的,王木木快要去扶她了。小姑娘站稳了,马上,左脚不动,右脚张开成45度后又使劲的“啪”的一下合并在左脚上,人也一,昂首敬礼:报告副校长老师大人,收到紧急电报,有敌,有大辽水军战船千艘,已包围加波岛和马罗岛,小海瑞船长请示,是要活的,还是要死的,他们没问题,就是淡水比较紧张,其它一切安好,请副校长老师大人放心。

    王木木说,请回复他们,叫他们先坚持一下,一、二天我们马上赶到。说完,因那小姑娘太矮,王木木就弯了腰回了个军礼,敬完礼后还摸了下小萝莉的头。

    四人真是看不懂,也就不拘小节了,问正事吧。四人问:“请问王大人,一、二天海路外的事,一个小丫头怎么会知道?”

    王木木说:“曹王,这事,其实你见识过了,在青歌大赛的第三天,我用脑筋急转弯演示了这个玩意,当时,大多数的人去想那个脑筋急转弯去了,不过,沈括沈大人是专门问了这事的,就是这个东西,它叫电报机,用了它,我们不要什么几百里加急了,我们也不要鸿雁传书(北人有用海冬青传递报的)了,我们也不用信鸽送信了,我们就用这电报,当然,这个电报还很不完善,通信距离也有限,但速度极快,且绝对保密,不用担心泄密。对于我们来说,视线内的用旗语和灯语,视线外的就用电报机了。”

    晚上大家歇息了,王木木则还在大伤脑筋,就是那个小海瑞请示的问题,王木木还没核计清楚,哪是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哪是心有余力也行的做派。如果大辽来1000条战船,那至少得七、八万人,有船、有人、有供给、有武器,要是能全归我就好了,但没那么容易一人,害得长公主又是“假死”,又是“死无对证”,最后连领地都没了,只能改头换面了,内疚的。如选用简单干脆的做法就是全歼,至少是击退,这没问题,就是不甘心,劳民伤财的,辛辛苦苦的,还两手空空,对得起谁啊。

    天大亮了,人也醒了,黄粱美梦结束了,现实点吧,几万人,要全控制住,不走漏一点风声,这不可能。既然放弃了一个不漏的极端做派,那么漏一个和漏一百个是一个概念了。此项目标的放弃,可大大提高自己的安全和大大降低自己的作难度。接下来的考量是放在人与船之间我的取舍该偏向何方,王木木在进京前,考虑到要从内河进入内地,所以,小一点的木船是必须有的,自己不是还从天堂岛还拖了三条小船在股后面么。但用惯了大船,这小船还真是一鸡肋,食之无味,弃之不舍。现在,我皇上那儿也报过到了,有时间了,要船,自己造,所以。对船,能留则留,但不必刻意,潇洒舍一回。

    七、八万人,这可是个大数字啊,全来给我打工,还不必担心劳资纠纷,不发工资,不给劳保,不用交金,不怕上告,哈,就是一个奴隶呗,想想这些野蛮人是如何对待我们汉人的,就没什么心理障碍了。

    汉人在历史上不好过的子很多,不过,王木木觉得最黑暗的莫过于五胡乱华那会儿了。

    公元316年,司马氏篡夺曹魏建立的西晋王朝在经历八王之乱后,国力损失惨重,虚弱不堪,最终被匈奴人灭国,北方和西域各胡族势力趁天下大乱之机入侵中原,大肆的屠虐汉民,视汉人不如犬狗,史书上记载“北地沧凉,衣冠南迁,胡狄遍地,汉家子弟几被数屠殆尽。”

    入塞胡族中,羯、白匈奴、丁零、铁弗、卢水胡、鲜卑、九大石胡等部落主体都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这些来自蛮荒之域的野蛮胡族还保留着原始的食人兽,其中以羯族,白种匈奴,鲜卑族三族最为凶恶。

    公元304年,“八王之乱”时,幽州刺史王浚引进慕容鲜卑来对付成都王司马颖。慕容鲜卑乘机大掠中原,抢劫了无数财富,还掳掠了约六万名汉族少女。回师途中一路上大肆,同时把这些汉族少女充作军粮,宰杀烹食。走到河北易水时,吃得只剩下八千名少女了,王浚发现后,要慕容鲜卑留下这八千名少女。慕容鲜卑一时吃不掉,又不想放掉,于是将八千名少女全部淹死,易水为之断流。那时,连朝廷上下还都不认为慕容鲜卑做错了。

    至于羯族就简直可以称之为“食人恶魔”了。史书记载羯族军队行军作战从不携带粮草,专门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羯族称之为“双脚羊”,意思是用两只脚走路像绵羊一样驱赶的奴隶和牲畜,夜间供士兵,白天则宰杀烹食。吃人,多便捷,打到哪儿,吃到哪儿,他们的凶残使江南数百年无法缓过元气。在羯族建立的羯赵政权统治下,曾经建立了雄秦盛汉的汉民族已经到了灭族的边缘。到冉闵灭羯赵的时候,中原汉人大概只剩下400万(西晋人口2000万),冉闵解放邺都后一次解救被掳掠的汉族女子就达二十万。这些汉族女子是被羯族人当作“双脚羊”来饲养的家畜,随时随地被,也可能随时随地被宰杀烹食。有五万多少女这时虽被解放,但也无家可归,被冉闵收留。后来冉闵被慕容鲜卑击败,邺城被占。这五万名少女又全部落入食人恶魔慕容鲜卑的手中。慕容鲜卑污辱,又把这五万名刚刚脱离羯族魔爪的可怜少女充作军粮。一个冬天就吃了个干净。邺城城外这五万名少女的碎骨残骸堆成了小山……

    这在今天听来就如同里所描述的魔兽世界。五胡乱华时代的中原是汉族的人间地狱,胡族的兽天堂。

    晋讨魏,围城者奋勇向前,因为他们饿着呐,急着去把城中的20万妇女去煮了、去晒成干,自己好多活几天,也要为后面的子多准备干粮。

    在那个年代,哪国打仗不拿“两腿羊”、“菜人”当兵粮?如果不吃人,不事生产的胡人怎么会有能力接二连三地发动战争?燕军一战吃了三十万汉人,那时,汉人最大的幸福是什么?是能成为一抔黄土,而不是成为别人的鼎中、肚中食;而不是被抓去挂在大勾子上,每天被割点去……人吃人,这是个多么悲惨的时代啊。

    面对着一个吃人的时代,面对着是无数个吃人的利益集团,善良的人,不是被吃了,就是麻木了。真佩服汉人中一些中低层的办事员,他们每天要面对新的太阳,用各种谎言来维持现状,麻木别人,也麻木自己,他们要与那些不合作也不辞职,就占牢位子不做事的精英高官大知识份子打交道。这些温文尔雅的名士大儒,难道不也是在吃人,也是一吃人大鳄吗?

    这样想了,王木木觉得我更应该救苦救难,收他们为奴隶,总好过他们至少在精神上已经被兽化,总好过他们人吃人最后得个疯人病,就象牛吃牛,最后就有了疯牛病。

    大船24小时高速行驶,小船也别划啊划的了,人全上大船,拖根绳,挂在大船上,500多公里,凌晨前就到了济州岛西北60公里处,经联系,王木木传达了自己此次的作战目标: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要人不要物。具体的作战方案是:首战狠打,杀敌树威,各个开一面,救死扶伤……。

    王木木知道,这个时代,无论中外,对于海军言,都属木质桨帆战船时代,这个时代的中国古代海军兵器除刀、矛、弩、矢等冷兵器外,还有些专门用于水战的长钩矛、长斧、钩拒、拍竿等。中国最早出现火药武器,要在明代,所以,现在的水军使用木质桨帆战船,战斗人员,主要使用刀、矛、箭、戟、弩炮投掷器和早期的火器等进行交战。而自己的设施,实际上已经半只脚跨进了机器动力钢铁战舰时代,王木木的船是用了机器动力,水泥船说不上是钢铁战舰,但它竹筋水泥钢纤维,也开始有点那个味了。特别是,王木木出于自己没有成熟的战斗人员,所以战术、武器都是考虑以没肢体接触的远程打击为主,不敢面对面迎敌。加上王木木还想抢人,所以,他的战术,对于他这个穿越者来说,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空前绝后了。

    古人的海战的发展,有几个阶段,最初的海战,双方战船依靠船上搭载的弓箭手,投石手,投枪手在远距离向敌人击,杀伤敌人船员,在双方船只向遇时,船上搭载的水兵跳上敌人船只,海战战术思想与陆战相同,可以把一艘战船看成一名士兵,海面看成平原,其战斗类似于陆军在平原作战。

    后来,有聪明人在战船上就只配置了少量重步兵、标枪手和弓箭手用于自卫,而喜欢在辽阔的海面上利用海军人员熟练的航海技能,充分利用船上的金属撞角撞击敌船侧舷,击沉敌人。当别人仍然大量用搭载的用于接舷战的步兵,以步兵跳上敌船,在船上与敌人搏,将海战打成了陆战时,聪明人耻笑了,因为他们掌握了撞击战术,战船坚固的船头,哪是接舷战的搏可以抗衡的,海军开始打得专业了,与陆军分道扬镳了。这个战术,轻松的击败了其它的强大的不思上进的对手。

    当大军舰渐成趋势时,宽大笨重的五列桨甚至二十列桨装载上千人的巨舰取代了以撞击战术为主的三列桨快速战舰,这是由于装备了大型弩炮和投石机,弩炮虽不能直接击沉战舰,但只要打中一个桨手或一支桨,就可以打乱周围十几个桨手的节奏,有效地干扰敌舰运动。而为了使用弩炮,战舰需要有一个宽大稳定的平台;为了防御弩炮,必须加厚船体,使用全封闭的甲板和船舷,最后发展到装甲舰——上金属外皮。但海弩、海机的精度和威力不大,就是最熟练的舰炮齐也不一定能击中向其侧舷冲来的三列桨战船,而这些战舰是很容易实行侧舷攻击战术的。而且弓箭手可以在较近距离内击伤敌舰桨手,这才是对桨手的真正威胁。

    ……

    这一切,都滋养了王木木,但王木木并不引以为师,王木木取长补短,不想让自己这个穿越者一面文抄,一面拷贝,有点创意,有点技术含量,我走我的路,让傻蛋无路可走吧。

    ……

    通过高杆瞭望,用望远镜找啊找,再与114、126、163交流了一番,现在可以判定,辽国水军分三块,一在东,一在南,一在西,三个方向围住了加波岛和马罗岛。三块力量,南方的最大,王木木决定先拿它下手,与小海瑞沟通后,各就各位,各司其事,干活了。

    现在是凌晨三、四点钟的样子,黎明前最黑暗,趁此夜色,水鬼和采女们辛苦了,他们先是要在聚拢在一起的辽国船群外围用一根系着木棍和竹段的长长的长绳把它们围起来,王木木说,不必靠太近,安全些,离个500米吧,也就是说,如果敌船群是个大钜形,王木木则以这个大钜形的形心或重心为圆心,以钜形对角线的二分之一长加500米为半径画了个圆,周长是用类似21世纪处理海船海难,特别是大型油轮海难事故时,为防止油污扩散和漂流将其阻隔包围起来时使用的围油栏,现在就是那一根长长的绳浮在海面上,长绳子上带着许许多多木棍和竹段,因为是晚上,画大圆没麻烦,敌人没发现。这里应该说,不是敌人傻,而是王木木鬼,不要说辽人了,就是跟王木木已经相当熟的郭逵也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时代海战,谁会留心海面上的几块破木板、几段烂竹管啊。所以,面对同行的两个水军指挥使的请教,也只能不好意思的耸耸肩了。

    王木木很忙,也来不及跟他们解释,反正过一会都会明白的。

    王木木又命令将大量木桶装的鲸脑油(无色透明液体)和甘油、鱼脂释放到大圈里。具体就是把一桶桶的油料,由人从水中推至大圈,因为这油轻,又是木桶,所以,一个人带十多个桶,很轻松,因为人手有点紧,扈家庄中不少人,先是好奇,后是觉得水鬼和采女们太辛苦了,于是请战了,好哇,一下子多了近二百的游泳好手,速度快多了。桶装油料到大圈时,把围油栏往上托一把,油桶进了大圈,人再钻进到大圈,打开油桶,桶内的油溢出,漂浮在海面上了,但是不会溢出围油栏。王木木要求不停的干,一个时辰,差不多了,大圈内的海面油光光的,泛着五颜六色的油花。

    鱼雷手们请水鬼叔叔和采女阿姨们帮忙,帮忙托一把围油栏,让放出的鱼雷钻入大圈。

    这个大圈中大概有400条船,王木木通知了小海瑞,两面夹攻,共施放了800条鱼雷,这也是他一次鱼雷施放能力的极限了。王木木这次施放的是大容量的二硫化碳弹,鱼雷手们凭经验知道今天不得了了,量太大了,一定吓人,现在都紧紧的攥着控线,只待一声令下。

    王木木见差不多了,时间紧啊,后面还有两场呐,干吧!于是,一,二,三!六船突然汽笛齐鸣。

    “呜——!呜——!”六船的汽笛划破了静谧的海空,在海空中回响。

    这是什么声音啊?辽人还没有想明白这是梦中的声音呐,还是外面——?妈呀,“轰”!“砰”!“砰”!“砰”!“轰”!“轰”!一片爆炸声,这不是梦了,船在摇晃了,舱外天空怎么不是凌晨那种青蓝的鱼肚色?而是晚霞般的桔红色?哎哟,好啊,怎么搞的?好臭啊,臭死了,头都要臭晕了,哎哟,越来越了,哎呀!着火了,船着火了,怎么你们也着火了?怎么大家都着火了?啊!不得了了,大海也着火了,大海怎么会着火,奇了怪了,快逃命吧,哎呀,往哪儿逃啊,大海在燃烧,总不能往火焰中跳吧,那算是逃生呐,还算是找死啊?哎呀,妈呀,怎么办啊!

    在睡梦中被惊醒的大辽水兵现在惊慌失措,看着在燃烧的海面,人在各只船面上漫无目标的跑来跑去、跳来跳去。可是火越来越大,烟越来越浓,温度越来越高,空气越来越呛人,已经不好跑了,已经不好跳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大辽的士兵快要崩溃了。严格地说,现在是大海在燃烧,而船并没有起火,船是在这火海上烤,船上的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面前是海,但在燃烧,这算什么事啊?仗还没有开打,敌人还没有打过照面,自已已经九死一生、命在旦夕、等着被煮、被烟熏、被烧烤了。

    当兵的,特别是当水兵的,都知道火烧赤壁的事,那时,黄盖率船冲击并向曹营发火。火趁风威,风助火势,船如箭发,烟焰涨天。二十只火船,撞入水寨,而曹寨中船只一时尽着;又被铁环锁住,无处逃避。隔江炮响,四下火船齐到,但见三江面上,曹军的船则火逐风飞,一派通红,漫天彻地。那个烧啊,都是船在水面上烧,人吃不消,可以往水里跳。那,我们现在算怎么回事呐,船没烧,海面烧起来了,逆袭啊逆袭,无语啊无语,咋办啊咋办!

    二硫化碳弹的爆燃,引起了熊熊大火,熊熊大火又引燃了海面上的油料,油料燃烧,那是浓烟滚滚。于是,海面上出现了一个大奇观,在一个大圆圈里,船在烧,人在逃,圈内,人间地狱,活烧活烤,圈外,象看电影,大片喔,这么大的大片,免费观赏,立体,3d,全景,还带震动,是船震,不是车震。

    既然已经开打了,“宝陀”人很勇敢,也看出了一些门道了,请示了一下王木木后就上前把大圈收紧,接着,按王木木的意思,等着抓人了。

    一些好心的“宝陀”人在远远的教那些正在被活烧活烤的辽人,大幅度地做着肢体语言,甚至,很写真地从自己船上跳下水,爬上来,又跳下去,用行动告诉这些被烧晕了头的傻瓜,要活命,快往水里跳!

    大火已经把船烧去了五成,这五成不是指烧去了一半船,而是指每条船烧去了一半,好,不管这些辽人笨还是不笨,都被动落水了,海面上浓烟翻滚,呛人得很,本能地都钻入水中,本能地都想游出这人间炼狱,浓烟、臭味,得你只能朝火圈外游出去,只能朝对方的战船游过去。

    一时,海面上,人头济济,尽是辽人梳着猪尾巴辫的脑壳在浮动。战前,王木木曾再三关照,那些生龙活虎游过来的人,千万不能让他们上船,就是靠近了,也要把他们摁下水去,再喝会儿海水,消耗掉些体能,免得上来无事生非。捞只捞那些差不多已经筋疲力尽的人,或者干脆是已经要失去知觉的人。而且近距离,扈家的“宝陀”人拿着大木棍候着,谁不老实,头上就是一棍,先打晕了再说;中远距离,小手们瞪大了眼睛在时刻准备着,一不对头,马上箭,对于坏人,宁可杀错,不能漏过。所以,折腾了一个时辰,捞上了近2万人,约死一半不到,活一半多。好在王木木的船大,一上船,脱掉湿衣服,都是大男人,进一个屋吧,空舱等着你呐,丢在里面,不怕他们造反。

    王木木看着事态进展,很满意,一切都在掌控之中,演员们很能心领神会,我有我的思路,他们有他们的出路,很听话。很好,大辽的勇士们,快点游过来吧,快投降吧,我这里有鲨鱼吃呐,你不来吃鲨鱼,就要被鲨鱼吃了,哈哈,生门,死门,自己选吧,我是菩萨哎,救尔等一命,别不识好歹了。

    王木木的时间排得紧,他要转场子了,走了,眼望着那个已经烧成一片废墟的“大舞台”,大辽的群众演员们,除了喂海鱼的都关在船舱里呐。大辽军部可以抹去400条战船和32000名勇士了。我这个导演要开拍第二场了。

    王木木知道,虽然敌军摆了三个大营,但大营与大营间,一定一直有交通船在联络,也有一些水上斥候在四处游弋,第一战役的场景太奇特,那些远远观战的游兵散勇没看太明白,但一定是有报东西两个水营了。

    王木木的第二场战役在右面,即东面。

    这里的辽船已经得到报告,也看到30多公里外的滚滚浓烟,自己人不会放这么大的火,一定是对方得手了,是自己人吃大亏了。

    报告是说自己人是被围而歼之,而且是不但船起火了,连海面也起火了,逃那个惨啊,都活活烧死了。既然如此,那么,赶紧,我们分散,别挤在一块了。北人因水差,晕船的也多,所以,休息时都连一块了,结阵一体,抗风浪,联络方便,如履平地,所以已成惯例。现在,东面战区的指挥官很聪明的下了令:分散迎敌,南下开战。

    看着浩浩南来的辽船,约有三百艘,大小不一,虽远没自己的水泥大船大,但总船数约是300比6,总人数约是24000比1200,总吨位约15000吨比40000吨。所以,看着来势汹汹的辽船,王木木一点儿也不紧张,自己的人是又小又少,但我船大,你赢不了,看着吧。

    王木木首战已树威,但首战的策略在这里不能用了。在凌晨,在南战区,那是群静态的攻击对象,人是睡意朦胧的,船是栓连在一起的,就是一个大靶子,我捡了个大皮夹子。

    现在,海面上耍起了一阵追逐战,你追我赶,煞是闹。

    辽船的意图很明显,你个大,我们蚂蚁啃死象,围住你,攻城,再甩抓勾,跳邦,上你船,知道你们尽是些小孩子,嫩着呐,我们一上船,就一定是我们大辽勇士的世界了。

    王木木要全歼,不想漏走一个敌人,所以,他的战术是先把他们围起来,再一一收拾。虽然王木木现在可以直接对攻,王木木现有的手段够用的了,但,王木木的心态好得很,看着一群蚂蚁,有猫戏耗子的乐在先,他要一一练练自己独创的海战战术、练练自己那空前绝后的海战战术。

    辽船都是木桨船,这个时代的辽人还没有橹,行动靠桨,当然也有船帆,单桅的、二桅的、三桅的,都有,辽船绕着圈子想把水泥大船圈起来,可没想到,王木木命令:停掉正常巡航的前置同轴蒸汽机,把后置的异轴蒸汽机用上,一时,水泥大船不跟辽船那样划着大弧圈海了,后置的两个大明轮,一会儿正转,一会儿反转,一会儿两轮同向转,一会儿两轮异向转,水泥大船或停、或进、或退、或转,真象个大白鲨,又大又凶又灵活。

    王木木的船,开足马力,航速可达25节;辽人的船,顺风顺水也就10节多了。王木木的船气势汹汕的冲过来,你不让,一定要散架;而辽人的船冲过去,根本就挨不上边。王木木象在玩猫捉老鼠,辽人则无可奈何,不称心、不如意、力不从心、望洋兴叹,遂,渐生退意。

    半个时辰后,海面上已不是互相追逐,而是单方面的驱逐了。王木木的大船象赶鸭子般的把大部分的辽船渐渐的赶在自己6船所形成的大圈圈里面了。擒贼先擒王,王木木挑圈内的大户下手了,一挥手,“砰!”一声巨响,捕鲸炮一团汽中一枚长1。85米的捕鲸铦,飞而出。这捕鲸铦前端有四爪,像雨伞状,本来是为了入鲸体内不易脱出,现在在辽人的木船上,同样道理,紧紧抓住了辽船。捕鲸铦铦柄系有1000米长约1放在炮前特设的平台上,以便随铦飞出,其余都卷在起重机上,这样就可控制命中的鲸鱼了,现在是可控制命中的辽船了。

    现在王木木移动自己的船了,水泥大船开始转一直径约为500米的大圈,到放完后,王木木命令收绳。这下乱了,变直,变直中,掀翻了几条小辽船,挤走了几条中辽船,而那个被击中的拉得直来直往,而直来直往中,阻隔在中间的辽船遭袂了,有被大辽船挤翻了的,有被大辽船撞坏了的,就是大辽船自己在被拖时和同僚的碰擦中也彼此都有人落水。

    而且,特别不同的是,那大辽船是被击中船舷中部,偏下方吃水线处,所以,王木木把它拖来拽去时,它不象平时那样,船行的方向与船中轴线重合,相反,现在是成了直角了。打个比方,船是“t”中的一绳,也是现在大辽船被拉动的方向,那个一横与一竖的交点,就是捕鲸铦击中大辽船处。由于“t”的交点偏下,所以,王木木的船一收绳,大辽船就歪斜了,被拽时,船体就在倾斜角20度到30度间摇来摇去,节奏还快,这样,好了,船上大辽人大都被甩下海了,只有几个死硬份子,还死抱着船桅,不肯下水。

    “t”字形的运行方式,让大辽船对其它辽船的打击力绳的一竖就像是扫帚柄,那大辽船的一横就是扫帚头了,大扫帚一扫,中小辽船们就是很想为敌了、也无法为敌了。

    王木木在发动此番攻击前曾电各船,看110是怎么干的,看懂了就拷贝吧。

    其余五船观摹了,这又不难,而且以前也上过课,所以,仗着自己个大,又有新式武器,不玩玩你,对得起谁啊。大家立马行动了,该出手时就出手,辽人们遭殃了。

    本来,王木木的一根捕鲸铦已经搅得翻江倒海。现在全线出动,寓战于乐的娃娃战士们,比21世纪的电玩迷还拽,这可是全景、全立体、全声道、全感觉、真实版的捕辽大战啊。

    六条船,十二个船头尾,每头三尊捕鲸炮,总共三十六尊炮。现在,三十六根捕鲸铦一一找到了自己的对象,一时,“砰!”“砰!”“砰!”的,响成一遍,辽人的三十艘大辽船全逮住了,资源不够,多余的六根捕鲸铦也只能照顾几只倒霉的中辽船了。

    继续拷贝,各船各炮位,开始圈海圈船了。转着圈,还复杂,还好,王副校长跟我们上过“子集”、“交集”的数学课,哈哈,咱们裂土封疆,划海为王了,学生兵玩着瓜分大海,你有我有大家有,如此盘中餐,圈圈真幸福。

    辽人们够呛了,你们这是在干吗呀?打仗抓人,天经地义,你们打船、抓船干吗呐?难不成大宋王安石又上台了?又变法了?军功不以人头计了?以船头计了?

    哈佛学生的圈地运动结束了,哈佛学生的收缩运动要开始了。

    由于圈地运动还有序,所以收缩运动还绳一绷紧,那些辽船成了皮影娃娃,被线牵着,纵者叫咋样就只能咋样了,乒乒乓乓的一锅粥后,大辽船都倾复了;中辽船也都伤痕累累,进水了,歪扭了,大中辽船上基本上没人了,人都集中到相对机动灵活,看样子是有可能逃脱的小辽船上了,而小辽船则在波涛汹涌中无一例外的都进了水,满载着从大中辽船上逃难过来的人。

    王木木见辽人的船序已打乱,辽军的阵营已破坏,敌军已无战斗力,辽人个个狼狈不堪,一个个都成了丢盔弃甲的落水狗。王木木没下杀手,没放火人,心想,你们也配合点吧,快投降吧,看着一群群被拽来甩去还没晕乎好的大辽勇士们,王木木想,催一下吧,时间不等人,我还有下一场呐。

    王木木命令119和126这两艘内定为工装船的两船用蒸汽炮发石灰粒子。这石灰粒子是在生产氢氟酸时硫酸和莹石(氟化钙)反应后生成的固体废料硫酸钙时用于中和硫酸钙中残存的余酸而添加用的,添加后,这混合着生石灰(氧化钙)和硫酸钙的混合废料本是三废,王木木还是很有环保意识的,王木木觉得,其实,世界万物,存在了,就一定有存在的理由,所以,应该是,只有放错位置的东西,没有没用的东西。这东西没用,一定是没找到利用的方向,这东西没大用,一定是没找到很好的利用方向。

    比如说,王木木现在有大量的玻璃了,也有各种玻璃制品了,出于纵深发展,王木木关照白大老板可以大力发展玻璃制品的蚀刻深加工,而在这蚀刻过程中,氢氟酸就和玻璃(二氧化硅)发生了很多其他酸都不能溶解二氧化硅的反应,生成了气态的四氟化硅。而生成的sif4(四氟化硅)可以继续和过量的hf(氟化氢)作用,生成氟硅酸。这氟硅酸的制取,帮王木木解决了水泥和人造大理石的硬化剂,对王木木制造水泥大船很有帮助,对白大老板的水泥塑像也是如虎添翼。

    王木木本来是让119和126这两工装船装上这些废料到加波岛和马罗岛来建房时掺合着水泥用于铺底层地坪和刷墙面,用于建筑,这废料中有一点余酸味,蛇虫百脚就敬而远之了,苍蝇蚊子也少多了,废料成宝贝了。

    现在,大辽人,我献宝了!王木木命令119和126用蒸汽炮发石灰粒子。王木木的蒸汽炮造好后还首次使用呐,这蒸汽炮有500米的程,今天用于围歼惊弓之鸟,可以了。“砰!”“砰!”“砰!”中,蒸汽炮大发神威,一团团汽中,袋装的石灰粒子喷汹而出,天女散花般的,阳光普照,每条船都照顾到了。

    这石灰粒子中大部分是生石灰,撒进了船舱。按说,这生石灰最早在东汉时期已经出现,现在的汉人能认识它。但是,辽人是游牧民族,住毡房,是毛皮结构,而汉人是农耕民族,住的是土木结构的房,所以,辽人不用生石灰、不识生石灰。现在生石灰这不速之客,不请自来,而且一来就不安份,船舱中本就进了水,生石灰一遇水,大家都懂的,发了、沸腾了、冒泡了、有味了,当然,这味是硫酸钙带来的残余的氢氟酸的味,已被王木木折腾得神思恍惚、胆战心惊的惊弓之鸟们现在是杯弓蛇影了,哎哟,这个冒泡的,发的,酸酸的,呛人的,什么东西啊?我惹不起,我躲得起,我跑,我逃,于是,不少人就跳海了……

    这时,王木木自己的木船出现了,上面是那些第一批被俘虏的辽国水兵,就是那些强调自己是汉人的那些俘虏兵,这些人在加波岛上已呆了不少时间,领略了王木木他们的厉害,也感受到了王木木他们的仁,所以,这是些彻底反水的俘虏,他们现在的任务是劝降:喂,老乡,上来吧,喂,老乡,过来吧,帮辽人干什么干啊,忍饥受饿,还鞭抽脚踢的,这里好,天天有,表现好会奖励酒,有吃有喝,不受风寒,病了有医,快来吧,不来就傻了……

    劝降的人除了打温牌的,也有打现实牌的:快上来吧,不上来的话,你就死定了,马上人家要放火了,一把大火,烧得你尸骨无存,快上来吧,上面有红烧等着你们呐,数量有限,先到的享受,你问后到的吃什么,估计后后到的吃竹笋烤了,什么,你说这竹笋烤也不错,不错你个头了,你幽默懂不,哎,不跟你说幽默了,我在船上,你在水里,就别幽默了,后到的落不了好,竹笋烤是惩罚,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软硬兼施,手脚并用,那些被逮了的中辽船被卷扬机提离水面了,船中的人,本领再大,也一起被下饺子了。看看,饺子船下到了大海,自己的船己不象船了,肯定是回去不了了,唉——,苍天啊!无奈啊,不甘啊,我们没有临阵脱逃呀,我们没有畏敌如虎啊,我们没捞到战斗面对面呀,我们怎么办呐?看来,投降是唯一的出路了,先投降了再说,我们大辽的勇士会伺机反水回老家的。

    ……

    第二战役结束,打扫战场,300条战船毁了100条,就不要了;伤了100条,修修还能用,带回去吧;有100条完好,当然不谦虚了,接收了。24000人捞上来22000人,存活率高很多了,大概是逃命的、救命的,都有进步了吧。

    王木木又转场子了,那第三战役会打成什么样子呐,有没有新意呐,且听下回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