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宝陀观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汴京城,表面上风平浪静,背底里暗流涌动

    由于有“杖毙”之说,高太后把女儿长公主蜀国公主赵浅予接进宫了,同时陪同进宫的还有宇文柔奴和小海伦。

    因为外面已有传闻二世为人的宇文柔奴是个小神医,医术高明,又是女,所以,高太后、向皇后、朱婕妤、陈美人、宋贵妃、林贤妃、武贤妃都欢喜得不得了,每天是:看看毛病把把脉,谈完服装谈鞋袜,红酒绿茶茉莉花,琴棋书画家常话。滴答和小桃不在边,海伦顶岗了:高跟脚、三点式、防侧漏、牛浴,轮番进攻;加上香皂、面膜、按摩、水疗、瑜伽、熏花,等等,后宫一派祥和。

    后宫祥和,前朝可不太平。重九那天,其实信息量极大,大家都要好好消化消化,想明白了,就好行动了。

    王诜缩了,知道自己被玩了,而且这次真的是玩太大了。不,大理寺拷走了王汪氏,次,又拷走了王诜余下的五妾,又一,带走了全部家养歌女,而且一去无影踪了,后来悄悄的打听到了,王汪氏被杖毙了,其余的助纣为虐者全部杖罚后发配军营作军了。惊恐未定,王诜也进了大理寺监狱。

    其实,这个处罚在当时真不算重,按说,里通外国,造反嫌疑,要灭九族的,问题是,皇上自己也在这九族之中,所以,也只能这样了。

    你想这样马马虎虎的混过去了,我们不愿意,吃了大亏的辽人战斗不止,他们保不了王汪氏、保不了王诜,但找你麻烦总可以,所以,他们一而再、再而三、三而四、四而五……的不断的给你外交文书,要求惩罚赵浅予、要求调查所有的与赵浅予有关的房屋里有没有藏人、要求讲清楚这么大的鲸鱼和鲨鱼是怎么捕上来的、要求解释现在停泊在连云港外的大船是怎么回事、要求解释这大船是怎样在海洋中行驶的、要求交代玻璃是怎样做出来的、要求讲清炊饼为什么能这样膨松、要求说明在陈桥驿旁捡到的铁箭是怎么回事、要求把镜子技术教会辽国工臣、要求公开所有回魂大丹的配方、要求为大辽开办回魂**的培训班……

    辽方的人,所以持这种强硬的态度,是因为自宋和辽签“澶渊之盟”后,辽宋已为兄弟之国,盟约明确规定,凡有越界盗贼逃犯,彼此不得停匿。现在,辽方一口咬定你宋国公主犯法,你是不能“停匿”的,即使你不承认,那你也对出面对质一番,你不见,就是不行……

    神宗皇帝已经吃不消了,不耐其烦,不堪其扰,神经都要衰弱了。长公主看见皇兄因她坐立不安、茶饭不思,心里很过意不去;高太后也因为你们的事影响了国事,脸色开始不好看了;朝中大臣也纷纷上奏要求对诸事有个说法。

    王木木也在烦,这个局,如何破。史载历史上的长公主蜀国公主赵浅予快要死了,现在看来,前,虽然因为王诜的事,长公主气得大哭了一场,人也多少枯槁了些、衰弱了些,但绝对与“死”无关。唉,王木木的脑子里现在尽是死啊死的,在乱想……,嗨!有了,我和柔柔不是二世人么,我俩不是都“假死”过么,好,再来一次,让长公主也来“假死”一次!

    王木木把计划写给了宇文柔奴和长公主,一天后,回复:同意,并注:已开始病重。

    再一天后,宫中传出消息,长公主茶水不进,命在旦夕,太后临问,已不省,后恸哭,久稍能言,自诉必不起,相持而泣。帝继至,自为诊脉,亲持粥食之,长公主强为帝尽食。帝赐金帛六千,且问所须,但谢能看在自己与王诜毕竟夫妻一场,从轻发落了吧。皇上和高太后亲喂汤药,长公主却言自知来无多,皇上为宽其心,答应,尽量吧。

    隔,长公主薨,撒手人寰、与世长辞,年仅三十岁。

    神宗皇帝悲痛万分,政务繁忙的宋神宗还没来得及吃饭就前往吊祭,远远的就开始痛哭流涕,因为过于哀痛而罢朝五天,寄托哀思。

    王木木躺在上,看着天花板,想,现结果,与史载相合:喔!历史原来可以是这样子的啊。

    同时,哀痛万分的皇帝,努力工作以抵消悲伤之,下了一连串的圣旨。

    其一,皇上下旨,削除了王诜的一切官爵,贬为罪民,谪放均州(今湖北省丹江口市均县镇关门岩附近),羁绊管制,不得乱说乱动。

    这样,远在华中的王诜远离大海,这样对王木木、主要是对长公主的威胁大为减小。

    其二,皇上下旨,说明停泊在连云港外的大船大宋也不了解,非大宋所有,大辽困惑,大宋也困惑,为此,特派水、陆两军,前往黄海、东海踏勘,以探究竟。为示郑重,踏勘之队由嘉王领队,且因此进封嘉王頵为曹王,并为司空。

    这样,把大船事与大宋撇开,朝廷轻松了,也徊避了大辽对其失踪人员的追溯。而皇上的好奇和对长公主的关,也由派遣的队伍完成,派遣队伍既能一探大船的究竟,又能顺道护送长公主一行,甚好。

    其三,皇上下旨,针对宋初以来官制的弊病,专门成立了一个改革官制的机构——详定官制所,具体实施改革官制的计划。宋初以来,官员除授制度非常复杂,有官、职、差遣之分,官以定品阶俸禄,称为寄禄官,职是指阁学士,待制等,加于文学之士头上,以示尊宠,惟差遣为实职。因此,宋代设官虽然沿袭唐制,而三师、三公不定置,宰相也不专任三省长官。官无定员,三省、六部、二十四司虽然也没有正式的官员,但若没有皇帝的敕令,他们并不主管本部门事务,给事中不封驳,中书舍书不起草诏令。元丰三年制定寄禄格,改正官名,以原来的散官开府仪同三司代替原来的中书令、侍中、同平章事,以下依次代换,用以确定官僚俸禄及升降品阶的标准,取代原有的寄禄官,成为新寄禄官阶,原来的寄禄官全部改为政府机构的正官,成为名符其实、主管本部门的职事官;改革铨选制度,规定凡除授职事官,皆按寄禄官品位高低为标准,仿照所载官制,颁布三省,枢密、六曹官僚等制度,按照新制度任命三省长官,事无大小,并由中书取旨、门下审核、尚书执行,宰相改称尚书左右什,副相称为尚书左右丞,实施新的官制。

    这个官制改革,皇上是蓄谋已久,现在,终于发动了,也是想让本来有官、无职、小有差遣(只针对长公主一人)的王木木和宇文柔奴藉此正规化,纳入自己的管辖。以前,王木木和宇文柔奴这样有官位有差遣的医官,不领俸禄的,是天下仅此二人。不少人是拿钱不干活,他俩干活不拿钱,怪象了。好,本来他俩是专职伺候长公主的,如今,大家都知道长公主没了,皮已不存,毛怎么办?所以,搞个官制改革,过些天给王木木安上一个什么,那以后,或招,或叫,或调、或宣,可以有个名头,多好。而且正大光明,不是针对你们个人的喔,大家一起的喔。

    其四,皇上下旨,赐银置宝陀观音寺(今浙江普陀山普济寺)。此寺前为不肯去观音院,创建于唐咸通年间,现神宗皇帝将其改名为“宝陀观音寺”,专供观音菩萨,并动迁岛上渔民,遂成佛教净土。为了保护皇妹这个观音菩萨,这一切是必须的。

    宝陀观音寺坐落在白华山南、灵鹫峰下,是供奉观音的主刹。敕建后的全寺将占地37000多平方米,是岛上第一大寺。全寺有六进堂,自南向北贯串在一条中轴线上。

    寺内将有大圆通、天王、藏经楼等,、堂、楼、轩共计357间。大圆通是全寺主,人称“活大”,供奉着高8。8米的毗卢观音。由正门进,依次可见海印池(御碑亭、观自在菩萨墙)、山门、御碑、钟鼓楼、天王、大圆通(毗卢观音圣像、32座观音应像)、法堂、方丈、功德、斋堂、僧舍等。是哈佛佛学院的一大基地了。

    进入普济寺时会建设一个石牌坊,此坊四柱三门,高约20米,柱上横楣雕刻有精致的云绫和石葫芦。坊内北侧,树一石碑,上书,“文武官员军民人等到此下马”。这是神宗皇帝立下的圣旨,过去官吏到此,文官下轿,武官下马,以示对观音菩萨的崇敬,也是对在此“修行”的皇妹长公主赵浅予的一个缓冲。

    本来,这个问题有点复杂,大家都知道蜀国公主死了,而其丈夫王诜已为罪民,被谪放、被羁绊管制。那么,先前赏赐给蜀国公主的金牌令箭要收回、赏赐给蜀国公主的领地要收回、赏赐给蜀国公主自由开发海上荒岛的权力也要收回了,如此,舟山群岛怎么办?天堂岛和桃花岛怎么办?马罗岛和加波岛怎么办?长公主和王木木的海洋攻略怎么办?宁波的码头怎么办?这些水泥大船怎么办?长公主怎么办?王木木怎么办?

    皇上的旨意看来是全盘接受了王木木的建议。皇上赐银置宝陀观音寺,并旨意该寺应广施佛缘、广播善德,海纳百川,引领海外一切荒芜落后、尚待开化教育之地,善为安置。并大力发展庙产,以庙养庙和以庙产兴学,以香火造福大众。

    王木木笑了,皇上好超前喔,晚清湖广总督张之洞,曾作,上书朝廷,力主动用全国寺庙财产作为兴学的经费。经德宗批准后,就在百维新期间开始施行庙产兴学。看来,古今中外,做皇帝的总有一点会相通的。

    皇上还钦命王木木为宝陀观音寺的营造总监和经管知事和所有宝陀观音寺的派生实体的营造总监和经管知事,属户部中的户部司,该司掌户籍,婚姻,继嗣,劳役、租赋,税务,田事诉讼等。特赐王木木为户部右郎中,正五品上。在新法中,户部设:尚书,一人,正三品;例加参知政事。(掌部务,总军国用度并掌审核州县废置升降等);侍郎,二人,分左右,从三品;(佐理尚书);属官:郎中五人,分户部司、度支、金部、仓部四司,户部司二人,分左右,余司各一人,正五品上;员外郎,四司各一人,从六品上;四司主事各二人,从七品上……

    王木木放心了,以前的谋略没错,大方向也不用变,就是头上的帽子要换一顶,无所谓了。

    王木木望着天空,我已经越来越与历史融合了,一点不差,现在的历史事实,与将来的历史记载完全吻合,王木木大受启发:唉!历史原来是应该这样去读的呀。记一下吧:

    1080年,年仅三十岁的蜀国公主薨,神宗皇帝罢朝五天,寄托哀思。

    1080年9月,神宗皇帝进封岐王颢为雍王,嘉王頵为曹王,并为司空。

    1080年9月,神宗皇帝详定官制所上以阶易官寄禄新格,专门成立了一个改革官制的机构——详定官制所。

    1080年9月,神宗皇帝赐银置宝陀观音寺。

    历史啊,我没搞错吧。

    王木木又要开始投入新的工作了,眼前的工作有二,一是自己和长公主等安全撤回连云港、安全登上水泥大船。二是以前朝廷答应给他的政治犯和看押人犯的事还没影呐。唉,也急不了,一步一步来吧。

    因为有北宋水军要参观水泥大船,王木木也要对北宋的兵制、军队和水军有个了解。跟郭逵聊了一番后,王木木明白了:宋人学习军事,很多不去注重兵制和典训练,而更看重的是兵法,古来将领多是熟读兵法的人,以至于典和训练各人有各人的一,再加上这样的将领基本上都带着自己的家丁随从,从而掌控兵权后就形成了特殊的军队,如:岳家军、高家军、狄家军、呼家军等。

    王木木仔细研究了一下宋军的兵制和典训练,对比郭逵给他的东西,倒是对宋朝军队的作战方式和方法有了更多的了解,首先是军队的编制和组成,这里面有些细分,王木木需要把里面分出来。

    宋朝武装力量主要由军、厢军、乡兵、蕃兵构成,此外,还有土军和弓手。军是中央军。包括皇帝宿卫军和征战戊守部队,分别隶属三衙。其任务是卫皇宫、守京师、备征战和屯戍边郡、要地。

    军队的编制有马军和步军两个军种,水军和炮军附属于步军。其编制为厢、军、营(指挥)、都4级。厢辖10军,军辖5营,营辖5都。每都100人。也就是一营500人,一军为2500人,一厢为25000人,采用的是五五制,这在辽军南院系中是一样的。

    而各级统兵官分别为:厢都指挥使;军都指挥使、军都虞候,指挥使、副指挥使;都头(马军称军使)、副部头(马军称副兵马使),辽军中有百户和千户,基本上和指挥使与军指挥使想当,这在北院系人马都是如此编制。

    指挥(营)是军基本的建制单位,调动、屯戍和作战,常以此计算兵力。为防止武将叛乱,军在兵力部署上,大致一半守京畿,一半戊诸郡,京城与畿辅兵力亦大致平衡,以便内外相制。同时实行“更戍法”,畿辅与诸州军定期更换驻地,以使兵不识将,将无专兵。

    可事实上这一点很难做到,由于军队的战斗力低下,很多武将都有自己的家丁护院,这些人多属于自己的私军,全部自己花钱养的战斗人员,多则几千人,少则几百人,这些人才是武将作战的根本。

    厢军属地方军,名为常备军,实是各州府和某些中央机构的杂役兵。受州府和某些中央机关统管,总隶于侍卫马司、侍卫步车司。主要任务是筑城、制作兵器、修路建桥、运粮垦荒以及官员的侍卫、迎送等。一般无训练、作战任务。有步军和马军两个兵种,编制分军、指挥、都3级,统兵官与军相同。

    乡兵也称民兵,是按户籍丁壮比例抽选或募集土人组成的地方民众武装。平时不脱离生产,农闲集结训练。担负修城、运粮、捕盗或协同军守边等任务。各地乡兵名目很多,编制亦不统一,或按指挥、都,或按甲、队,或按都保、大保、保的序列编成。

    蕃兵是大宋西北部边防军,由陕西、河东与西夏接壤地区的羌人熟户部族军组成。诸部族首领被封军职。率部族军戍守边境。其编制因族而异,或按部族、、族,或按族、标、队,至神宗时才统一采用指挥、都的编制。

    土军和弓手属地方治安部队。由巡检相县尉统辖。土军为神宗时所设,隶属各地巡检司;原为吏役,轮差民丁充当,后改为雇募民丁,隶属于各地县尉司。土军和弓手人数不多,通常采用都一级编制。

    这些编制都是神宗时采用王安石新政的省兵法保留下来的,省兵法,即简编并营,裁汰老弱、冗兵。将兵法,即改变更戊制造成的兵将分离,使武将对所部有统御川随和指挥作战之权。

    大宋朝军事领导全由皇帝独掌,但下面又军权三分,“枢密掌兵籍、虎符,三衙管诸军,率臣主兵柄,各有分守”枢密院为中央最高军事机关,掌管军政、军令,制定战略决策等事。三衙,即前都指挥使司(前司)、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侍卫马军司)和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司(侍卫步军司)。率(帅)臣是军出师征战或戊时临时委任的统军大帅,官名为都部署(后改名都总管)、钤辖、都监等,统领当地分屑三衙军。

    大宋朝开国之初,赵匡胤为矫治前代将帅拥兵自重、割据分裂之弊,即进行军制改革。采取兵权集中于皇帝,臣僚分揽军政,中央萃集精兵,更番戍守边城要地,抑制将权,以文治武,内外相制,守内虚外的政策,但之后继任者奉之为基本国策,遵从不变,导致了冗兵坐食,战力积弱,国势衰的现状。

    北宋对水军显然并不重视。兵中的水军有神卫水军和司、步司两支虎翼水军,另加登州的澄海弩手。宋真宗时,选虎翼军“善水战者,为上虎翼”,后又“诏在京诸军,选江、淮士卒善水者,习战于金明池,立为虎翼水军”,并在南方各地招募军卒。步司神卫水军有一指挥,、步司虎翼水军各有一指挥,这是屯驻开封的水军。宋仁宗庆历二年(公元1042年),又“置登州澄海水军弩手两指挥,每月给料钱五百文,立威远之下,克戎之上”,算是中等兵。神卫水军后废。

    至于厢兵中的水军,兵力反而比兵多,其分驻地区包括京东路的登州,河东路的潞州和保德军,陕西路的秦州和陕州,淮南路的扬州、庐州、寿州、光州、海州、和州、泰州、楚州、舒州、蕲州、黄州、泗州、涟水军、高邮军和无为军,江南路的江宁府、洪州、袁州、虔州、宣州、歙州、饶州、信州、太平州、池州、江州、吉州、筠州、抚州、兴**、临江军、南康军和广德军,两浙路,荆湖路的江陵府、潭州、衡州、永州、郴州、邵州、鄂州、岳州、复州,安州、澧州、峡州、鼎州、归州、汉阳军和桂阳军,福建路的福州、建州、漳州、泉州和邵武军,利州路的兴州,广南路的广州、英州、贺州、封州、连州、康州、南雄州、州、廉州、白州和邕州等地,还有“京畿诸县”有“水军奉化”等,可知厢兵的水军大都分布于南方。登州平海水军两指挥在宋仁宗时升为兵。

    在现在宋神宗时,“知宣州陈侗乞沿江湖州军各置水军三、五百人,以巡检主之,教以水战,当责巡捕”。皇帝于是下诏:“应已招置土兵巡检地分,如有江河海道,令申所属具舟教战。”于是在新置的军种,即土兵中,也有了水军。

    北宋的水军大部分部署在南方,而具有维持各地治安的质,真正用于边防者,主要是京东登州的水军。

    自西汉以来,登州古港就成为海上军事用兵的始发港。史料载,元封二年,汉武帝发动了对朝鲜的讨伐战争,海路并进,陆路由荀彘率军从辽东进击,海陆则出蓬莱,渡渤海,取道王险城。三国两晋时期,这里担负着重要的军事运输任务。特别是曹魏时期,这里是海上对外用兵基地。隋唐两代,发动对高丽的战争十余次,多是水陆并进,动用了舟师,借助造船、运兵、运粮,使这里成为中国北部的重要水师基地。北宋时期,由于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加剧,这里的军事地位和作用进一步突出。“刀鱼寨”的构筑,是我国早期军港的雏形,对北宋海上的军事活动有着重要意义。

    王木木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精于实事、拙于人事,何况在这两眼一抹黑的大宋,所以,军队和水军要参观大船,要建立协同作战体系,也想要点什么什么东西等琐事,王木木就全权委托郭逵将军了,王木木从内心深处很尊重郭逵,历史上的郭逵比北宋那些文人好太多了。

    郭逵为人有大仁、大智、大义:延安清刚社募兵误杀内属羌人,将定死罪,郭逵求免,救了十三名壮士。议论夺灵武时,郭逵不支持,没多久,泾原任福全军覆没,人们都佩服他有先见。

    陈执中推崇大将葛怀敏。郭逵说:“葛怀敏很好对付,后一定败坏朝廷的事。其喜好功劳心存侥幸,只有勇力没有谋略,是可被擒获的。”陈生气,末几,葛怀敏全军覆没,任真定兵马监押。

    保州士乱,郭逵去招降,请求用自己作人质,遂对方开城投降。郭逵平湖北溪蛮彭仕羲叛乱、平武冈蛮谋反、斗契丹巧取的天池庙,等等,智勇双全。

    富良江之战后不久李仁宗便奉表求和。此时宋军多为北方军,水土不服,疫病流行,死者大半。郭逵表示“愿以一活十余万人命”,同意撤兵。真是好人,朝堂之上,几人能如此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朝庭这次派来了军指挥使一人、指挥使二人(相当于辽军中千户和百户),都头、副部头十多人。郭逵借花献佛,王木木的小商品搞得大家很融洽。

    酒水糊涂后大家天南海北,侃啊侃,侃到了,它地处渔阳古城东南方向大约五十里的地方,在21世纪的江苏扬州仪征市附近,这里有一个当年曾经四面绿水环绕、杨柳茂密苍翠、风光优雅秀美的富有传奇色彩的村庄,这就是大扈家庄村。在大扈家庄村庄的正东边,与古老的辽运河隔河相望仅二里之遥的地方,是小扈家庄村,两村之间以一座典雅而古老的石板桥相连接,往来不断。河东水西两个村庄的姓氏、家族辈分关系、风俗习惯大都相同。历史上这两个村庄原本一处,这就是里所描写的扈家庄。

    在小说中,宋江引兵攻祝家庄,祝彪未婚妻扈三娘自邻庄来援,擒王英,败众头领,后被林冲擒。扈家庄遂被灭门,扈成逃脱,扈三娘由宋江做主嫁矮脚虎王英。

    当然,这是小说,一般都认为该书作者是施耐庵,而施的生平不详,大都认为是元末明初人。不管怎样,的作者都远比后人更靠近书中描写的那个历史年代,作者的创作也一定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所以,中的人物在作者的生前存在于历史中很正常,至于原型与文学形象之间的差距,则很关乎于作者的心境和好恶。

    与郭逵侃大山的军人并不知道什么,更不知道祝彪、王英、林冲、宋江,但他们知道其中有个美女杀手扈三娘。

    这事是这样的:大宋有二大冤案,其一,是乌台诗案,前面述及,不重复了;另一就是陈世儒案,此案起因是一个家庭悲剧:国子博士陈世儒出任舒州太湖(即今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知县。一世儒妻子对一群佣人说:“博士一持丧,当厚饷汝辈。”继而世儒母为婢所杀。陈世儒因母丧返回京师开封,痛打奴婢,参与谋杀的奴婢张氏告发是世儒妻指使杀母。时间是元丰元年(1078年)二月。多审最后认定陈世儒与妻子李氏合谋。杀母的目的是不愿意在外作官,想回到繁华的京城开封(母丧可以丁忧回京)。1079年九月,陈世儒与妻子及奴婢高氏、张氏等十九人均被处死刑。奴婢七人发配远乡。

    此案如何冤,此处不展开,这里要说的是此案中被处死刑的十九人之二中的两个佣人,她们本系扈家庄的一对双胞胎姐妹,攀高枝来到陈世儒知县家做佣人,想借机上位。谁料人算不如天算,陈家出事,她俩一起遭殃,被砍了脑袋。本来这事与扈家庄无任何关系,偏偏这两个丫头是私逃出来的,扈家庄发现后,找了几下没找到也就算了。谁知双胞胎的父母知女儿已被砍了脑袋,原指望女儿跳槽发财的美梦破灭了,就灵机一动说是主家杀人灭口,要求扈家赔偿,扈家不理,于是便将扈家庄诉至州府,知州派其手下的录事参军(官名,为僚属之长,总揽内外事务)去办理此案。这位录事参军因曾向扈家庄借钱未果而对其恨在心。他认定是扈家庄扈太公和扈家兄妹将女佣杀死,弃尸河中,尸体被河水冲走;扈太公和扈家兄妹不是首犯就是帮凶,都该论罪处死。现已定罪,只待秋后处斩,也就是后天处斩。

    扈家庄兄妹之妹就是扈三娘,据说是个武艺很高的大美人,号称一丈青,年方十七,不处斩。死刑犯是没有任何人权利的,所以,眼开眼闭,内外勾结,暗底下三教九流的人都在竞买扈三娘临刑前的开苞费,奇货可居,行看涨,这些军爷现在就在聊这个呐。……

    晚上,郭逵事无巨细的向王木木汇报了与一众军爷的海聊,最后结束时提到了扈三娘及她死前将要给男人们带来的疯狂。

    王木木激凌了一下,扈三娘?一丈青?王木木知道自己应该常常设置地于三个世界来思考问题,一个是现在这现实的大宋世界;一个是自己曾经生活过并至今还赖以生存的21世纪的世界;还有一个就是21世纪自以为是认识的而实际却有谬的大宋世界,搞得来,王木木快精神分裂了。

    扈三娘?一丈青?这就是水浒传中的扈三娘的原型?王木木脑中浮现出了刘老师的好汉歌了:

    ……

    路见不平一声吼哇

    该出手时就出手

    风风火火闯九洲哇

    ……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