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进军荒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第二天一早,小海伦与小海瑞在长公主卧室外跪着,长公主一开门,吓一跳,待搞明白了什么事,长公主叹了口气,说:“王木木说得没错,你俩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其实你们没感觉到我公主妈妈很喜欢你们吗,干吗不对我说呐,嫌我没用?”

    “不,不是,报告校长妈妈,我们是这样想的,我们是小孩子,不大懂事,我们这样子求了副校长,如果他不为动,说明此事无可能,我们也断了妄想,也不敢再来麻烦校长妈妈了;如果副校长他肯一试的话,我们想,我们再来求求校长妈妈,校长妈妈若能再有一点点表示,本地长官一定不会让副校长难看的。这样,副校长马到成功,校长妈妈脸上光彩,本地长官得了人,哈佛大学有了忠实的奴仆,校领导们一定会受益的。确实,昨天我俩只在意自己所忧虑的,忘了副校长一天的辛劳,我俩太过份了,副校长哈欠连天,我俩还缠着他,所以,请校长妈妈责罚我。不管怎样,事成不成,我们都为能听我俩的说话,并不赶我俩走而感恩戴德,我俩一定终为校长和学校效犬马之劳,肝脑涂地,忠心不渝。”

    长公主笑了:“小海瑞,不简单,门门清,很通透。好了,快回去写材料吧,要不副校长一会儿要材料,你没写好,要翻你白眼的。”

    “报告校长妈妈,已经写好了,一式二份,请过目。”

    “哎哟,两个小鬼,100个人,每人写得这么详细,成仙了?没睡觉啊?”

    “报告校长妈妈,这些人,连我俩在内,共一百人,当时出来时,就知道有风险,所以,宣过誓,首要任务是要保小公主平安到达,其次是愿在完成任务时同生共死。所以,我俩现在虽然脱险,每晚我都会把另外98人的相貌、姓名在脑海里过一遍,我不能自己幸福了,忘了还在受苦受难的叔伯兄弟们。所以,副校长要我写出来,我就象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一样,很自然的,材料就成了。”

    “好了,好了,找个地,打个盹吧,一夜不睡,十夜不醒。要是你俩呆会进了教室,哈欠连连,传染给了别人,我和副校长真要生气的。好了,好了,别东张西望的,到我屋里来吧,小海瑞,睡桌子;哈,小海伦,咱俩有缘份,我的小公主啊,跟长公主作伴了,睡我吧。别说什么了,关上门,睡吧。

    王木木拿到小海瑞的花名册后,很是兴奋,天上掉馅饼了。这100人,除了小公主——小海伦和小公主的贴待卫小海瑞外还有98人。其中金牌武士20名、贴待卫(死士)4人、水鬼10人、采女6人、工匠20人、文职教习和智囊人员18人、男女医生各1人、船长和舵手等10人、待女4人、武官4人。这些人全部识字、能说一些汉语,都能下水、都能驾船、都会骑马,也都能控弦。

    王木木把宇文柔奴叫了来,三人一核计,由长公主写了封推荐信,王木木和宇文柔奴就取了些回魂大丸样品带着信拜访了两浙路经略使冯国顺大人。一番客后,王木木把今天的来意说了,并指出,他和长公主对这100人头上的罪名不大理解,现在说这些人是交趾派来攻打大宋的,交趾人没那么弱智吧,仅仅只派100人,还有女人小孩,打什么仗啊,再说历史上与交趾边界摩擦有,但跨海千里来打大宋、打大唐、打大隋、打大汉的有吗,没有。另外,这些人一与宋军接触,就束手就擒,毫不反抗,为什么,他们不是没有自保的能力,所以,这事很可能是冤假错案。当然了,此案已达天听,上面也批复了,翻案已很吃力,但真要一刀砍了,交趾皇帝哪天醒了,来交涉了,上面也可能会怪罪,到那时,怎么办?所以,退一步海阔天空,这些人我们签单,全部收了,算作是新药的试药人吧,我们永远控制着他们,不给自由,作为试药人和奴仆,天天关着,可好?签收单有我和宇文姑娘两医官签字,长公主也可以作证,你说可好?”

    经略使冯大人想了下,这事好像没什么问题,反正有两位七品医官的签收和长公主的作证,能有问题吗?至于犯人家属,这些人都是外国人,没家属,所以对作试验品也不会有人来找碴。但小心起见,冯大人笑着建议,在这批人犯额上全部刺上交趾人三字,并让他们全部画押表示愿意做试验品。王木木知道,在大宋,军人脸上都被刺青,大将狄青的脸上就有,水浒中的林冲脸上也有,所以被人骂为贼配军。所以就说了:“那多谢冯大人了,刺好青,我们再来领人好了。领人时,领一个人,画一个押,当场交割,如何?”

    冯大人很爽快:“好,一言为定,明中午,你们派人去牢房吧。”

    “多谢,新药若成,大人功劳不小,我俩多谢大人了,我俩也代表长公主多谢大人了。”

    一夜无事,次中午,小海瑞和男装的小海伦跟在王木木后面来到了府衙牢房,两个小孩指手划脚的搞了半天,里面98人慢慢的无声的听从了安排,一一被刺了青,也画了押,走出了牢房。在此过程中,王木木也学会行贿了,塞了不少银两给行刑的人,让他们在对4名待女、6名采女刺青时尽量小些,并尽量靠近发际,毕竟女人都是美的,这一刺,很伤人的。

    人王木木事先曾再三关照,光天化之下,大庭广众的,要控制住感,这98人其实并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是小公主来救大家了,很高兴,不过,也有些不爽:咱们的小公主为什么要男装女扮啊。

    回到理工院,王木木让他们先去洗个澡,旧衣服全丢了,发了新衣服,晚饭还早,先给了点小点心,给了他们一间大房,让这100人亲,谈谈话。

    晚饭前,王木木被小海瑞请了过去,到时,见小海伦把长公主和宇文柔奴也请过来了。三人一进门,一百个人齐刷刷地三叩九拜,大礼行毕,小海瑞说:“吾等一百人,无论贵,皆系三位恩公救赎,无长物,唯命报矣。今后,吾等100人即为三恩公死士,纵有千难万险,不敢滞矣,纵入刀山火海,不敢躇矣。”

    小海瑞按花名册上表述的,将98人一一向三人作了介绍。

    王木木觉得,这些人可以信赖,所以,当即表示:一分投入,一分收获,只要你们好好干,我们这里看人永远不带偏见,我们为了明天,注重今天,不在乎昨天。这样吧,给你们一个任务,考验考验你们,因为哈佛一个月的军训已过半,效果显著,现是七月,正值盛夏,那,明天起,上午上课,下午去西湖学游泳,小海瑞负责此事,水鬼和采女做教练,10名船员泳场边游戈监护。两个指标,一是十天内,1200名学生都必须要学会游泳;二是不能出事故,要零伤亡。行吗?

    武士和待卫及武官组成一保安队,先负责起理工院和沈府的安全和保卫工作,选个队长,就小海瑞的父亲吧,你们都不肯用旧姓名,认为死里逃生了,也是重生了,那,小海瑞的父亲就叫海冬青吧。海冬青任队长,先干起来,我们的队伍会扩大的。

    两个交趾医生,肯定不知道阿斯匹林、青霉素和回魂**,所以,王木木安排:上午,先跟着医学院副院长宇文老师学几天,下午,去西湖加强监护与救急。他俩一男一女,就分别赐名为:海阔天空、海晏河清吧

    文职教习和智囊们,去听听我们哈佛的课吧,看看自己能不能担任教员,晚上向小海瑞汇报。你们也先选个负责人,我赐名海明威吧。

    待女4人,年龄最小,本来是侍候小海伦的,也就10岁出头,所以,入学吧,跟着小海伦一起先读读书吧。

    好了,最后,工匠们,跟我走,见识一下我的车、铣、刨、钻、磨吧。三天内,学会我这里所有的机械,我有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们,一月内,我要2000把狙击弓、20万支狙击箭。不知道狙击弓是什么东西是吗,我会给你们图纸,也做了十把样品,这是一种用机械改良和提升现有弓箭技术的一种先进的设计,类弩。本设计使用了偏心轮技术,它可以让一个幼童通过一组滑轮组,用原先十六分之一的力气拉开一张不亚于超强长弓的狙击弓。我这狙击弓,它包括:主弦轮、副弦轮、主弦、副弦、轮轴……;还有主弦轮轴桩、副弦导弦槽、主弦轮槽、主弦引导凹槽、主弦挂弦柱、中心副弦挂弦柱和副弦过渡定位块、侧副弦挂弦柱、定位螺孔;副弦轮有中心孔、副弦轮槽、拉距调整定位孔和定位螺丝通槽、副弦挂弦柱限位槽,副弦轮通过其中心孔设于主弦轮的主弦轮轴桩上并通过固定螺丝固定连接;主弦的两端分别与两主弦挂弦柱相连接,副弦的两端分别连接中心副弦挂弦柱和侧副弦挂弦柱……。

    我这狙击弓程为2。4公里,2公里内中必伤,如配合药物,必死无疑。现在我有一些弹簧钢,应属碳素弹簧钢,还不够理想,其抗拉强度和弹极限已马虎过关,但疲劳强度差强人意,长期使用要注意备件。我这里也有个方案,我们在后的锻造中增加些硅含量,应该能提高能,使之倾向于硅锰系合金弹簧钢,另外,我们现在已能喷丸,今后,弹簧板制成后而喷丸处理一下,可使弹簧板表层产生残余压应力,以抵销表层上的部分工作应力,抑制表层裂缝的形成,这可显著提高弹簧板的疲劳极限。好了,技术问题慢慢研讨,你们一帮子人,选个头吧,好,就你,那,你就叫海外奇谈吧。

    白大老板来了,白大老板那个高兴劲啊,不言而喻,前些子王木木让他找个荒岛,找是找到了,可是要把大量物资运过去,难啊,船舶司问你,这是什么东西?派什么用的?从哪里来?要去哪里?你们是谁?等等,哪一条都不好回答。白大老板是偷偷的从小码头转出去些东西的,效率低,成本高。现在好了,有自己的码头了,荒岛也名正言顺的可以使用了。跟着王木木就是好,凡事总会有办法的。现在,白大老板以长公主要建皇家寺院名义,大量的钢材、水泥、木料、化工产品、设施用品等,夜兼程,明天应该全能到位了。所以,现在,两人商议,后天去海岛王木木带多少人去,这里的摊子怎么办,等等。

    第二天,一切技术问题都已解决,工艺安排得一丝不苟,王木木头有点胀,就去西湖边散散心,也看看这些孩子们的第一节游泳课,看看他们在水中的表现。

    王木木到时,男生已经在做入水前的准备,在,一式的黑色三角裤,比一般百姓的大裤衩短小精悍了不少,古代人头发长,所以,每人都戴了顶黑色小帽。女生在一临时的小蓬帐里换衣服,王木木已经考虑了一千年的代沟,所以没让女同学穿三点式,而是连体平角游泳衣,再加一小花帽,可就是这保守的出场,已足以惊翻了西湖上一众游人。在古代,游泳不普及,门阀士子、书香门弟,可以游湖舟,却不屑游水。渔人打鱼,就是一种业,好像,在这个时代,但凡要花力气的事,就是。而饭来张口,衣来伸手才是上流人的生活。

    下水前,这次游泳项目的负责人小海瑞让全体学员自分三列:第一列是会水的,约有三百多,这些人下水后不能自由嬉戏,要帮助别人,象我小海瑞一样,做个小教员;第二列是不会水的,但有信心学会它,这种人占大多数;第三列是看到水怕的人,有4人,小海瑞决心这次教游泳,一个也不落下,不能让个别人打破“零”,所以小海瑞特设此列,并安排4个采女一对一,强化培训。

    要下水了,小海瑞又做了一次动员,结果,孩子们高喊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口号,冲向了西湖。其实,也没什么苦,最多呛几口水,大天的,在湖里泡着,舒服的;其实,根本不会死,你看,回魂大师站着呐,还有许多水鬼、采女护着呐,死不了。既然死不了,那就玩命地练吧。这些孩子都很刻苦,不一会儿,场面开始由紧张而转变成轻松、快活。嘻笑声、追逐声,此起彼伏。

    小海伦的四个待女,年龄不大,水不错,跟小公主分开好久了,昨都是大人们在忙,今天才有空在一起,久别重逢,水中放怀,怀喜悦,拥拥抱抱的,好不闹。五人一会儿聚聚,一会儿去帮帮别人,如鱼得水,穿梭追逐,场面增添了不少喜色。王木木也有点被感染,说,上来后,给这四个丫头赐名:海雀、海鸠、海鸦、海鹦吧。

    宇文柔奴是北人,不会水,但她知道,王木木要大家学会游泳,一定有道理。自己不能拖后腿,也不能给他丢脸。滴答和小桃也不会,所以三人也下水了。小海瑞见状,赶紧把小海伦等叫过来护着,并报喜说,小丫头们,恭喜了,副校长给你们赐名了。

    五个人教三个人,且现在整个场子很放松,而宇文等三人又是揣着“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下水的,所以,很快,三个人入门了。

    半个时辰后,已经没人畏水了,都喜欢拍拍闹闹了;一个时辰后,满目狗爬式,它简单、轻松。水面上都是学员的头,手和腿前后拨动着,像一条条落水狗。学生们都很兴奋,会水了,哇喇哇喇的吃着水、打着招呼。

    王木木懂得,学无止境,才能天天向上;相反,看到了尽头,就没了学习的劲头了。所以,王木木也下水了,他要让大宋人开开眼,一个助跑,一个猛子,王木木一入水就是蝶泳,水花飞溅,四肢飞舞,空中迁移,从外形看,真像蝴蝶展翅飞舞,又快、又好看、又有声势、气吞西湖,艺压群雄。

    有自作聪明的学生开始八卦了:副校长山伯附,破墓而出,入湖飞翔,雾飞水绕,仙气升腾……甚至有人小声地商议着,彩蝶应该双双飞,我们要不要叫一声:“祝英台,来一个……”

    王木木有点累了,就一下一下的仰泳到了宇文柔奴边。

    小八卦们又有话说了:“数了吗,刚才副校长两腿蹬水动作,一共十八下,这叫十八相送,现在,他到了宇文老师边,这叫楼台会,接下来——,哎哟,妈呀,快逃,要死人了。”

    长公主的份不许她下水,但不妨碍她来游耍。长公主坐了一条小船,小海瑞安排的两个采女划着桨,让我们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湖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一些熟悉的孩子,纷纷游到了长公主的船旁,扒着船,笑着嚷着:“公主妈妈!我会游泳了,我不到一个时辰就学会了!我今天不知道可不可以再加个小红花”。“公主妈妈!我有15个小红花,我换了块香皂,没时间送你,明天,好吗?”“公主妈妈!我会开车了,我给你做个“骨头”抽抽,好不好?”……长公主有点心酸,但也很甜蜜,酸酸甜甜的,很幸福。

    西湖里的男生没什么,这个时代的人没内衣,所以,男孩光股游水很正常,这些男生有三角裤,算保守了。可是几百个花花绿绿的女孩子,戴着小花帽,水里一浸,凹凸不平,错落有致,更兼有小桃这样的大女生和肺活量特大的采女,今天西湖游客已不关注那湖光山色,却驻目这缤纷彩色。现在这些小女孩,已不是往的小叫化了,她们变了,比大家闺秀阳光开朗;比丫头待女自信自强;比小家碧玉健康向上,她们活力四,她们青烈。金子发光了,围观免不了,有眼红的,有口馋的,有兴奋的,也免不了会有搞暗算的。看着指指点点的人群,王木木警惕了,我和柔柔已是朝庭命官了,别被哪个小鸡肚肠的人参一本,今天来西湖是第一次,这些观众应属偶遇,但若天天来,无心防有心,防不胜防。明天我要去海岛了,不如,把他们全带走,任我怎么训练,也没人指手划脚,好,就这么办。

    王木木的提议出人意料,王木木去海岛应是件苦差事,那你把小孩子们拉去,做啥呀。王木木分析了,有利有弊,应该利大于弊。王木木第一步计划:1200名孩子全去、100名(即98名)交趾人全去、最早请来的老木匠和老铁匠和老铜匠三人全去、王老吉等老二十人中十男全去、两位沈老师也去,其余的,留守,陪长公主和宇文柔奴等。

    宇文柔奴坚决不同意,说:生死同,绝不分离。

    长公主很犹豫,进退两难地说:“考虑一下吧,我也是想去,那可是我的领地哎,但不知道,你们,方便不方便?为难不为难?”

    道潜很诚恳:“小僧本是出家人,今为佛祖新建寺院,义不容辞,纵有千难万险,敢不赴汤蹈火?”

    白二老板插嘴:“我们去的那个荒岛不远有一居人已久的小岛,岛上桃花遍地,故当地人称之为桃花岛,虽简陋,常的东西,却一应俱有,长公主和宇文姑娘若去,荒岛不行,可移居那里,隔海相望,不远,挥挥手都能看见。”

    沈张氏好闹:“我两儿子去了,我妹也要去,你们两医生都走了,我发病怎么办?所以,我也要去。再说,我是学生处处长,好,学生都跑了,我不去也不行,对不?”

    李诫要求去,自从王木木跟他介绍过水泥这神奇的东西后,朝思暮想,心一直痒痒着。这次在荒岛上会大兴土木,还要用水泥造船,他一直没想通。有句老话,叫泥菩萨过江,自难保,为什么自难保?因为他是泥菩萨,泥的玩意儿,一入水,化了,好,你王木木竟异想天开用它造船,这不是找死吗。出于好心,提醒过,王木木笑了,说,到时,你看了就明白了,好,你既然邀请过,别不认帐,我是一定要去的。

    曾孝广也要求去,面对王木木理由很简单,你说过:“互相学习,共同进步。”你不能出尔反尔吧。

    郭逵很想去,他来理工院较晚,与王木木的交流少,与长公主和宇文姑娘则因男女有别,也不敢多接触。但他很敏锐,总觉得王木木还有不少大大小小的秘密,加上最近王木木收了100名交趾人的事,这个他原来的手下败将反过来让自己成了手下败将的交趾人,一直是他心中的隐痛。去一个相对隔离的空间,挡开了纷纷扰扰的俗事,真相就容易大白。

    既然如此,王木木竭力劝阻了年迈的富相、王相,也承诺了秦观、陈师道、李廌等,等岛上条件一好就来接各留守大臣。一场人力资源去留之争暂告段落。

    白大老板得知况有变,不但人数大增,而且连公主等高规格的人都要同去,事就有点变了,不再是王木木原计划中的大干苦干一个月的事了。现在的后勤供应连升十级,长公主考察领地,敢不全力以赴,起锚地也由宁波改成杭州了。

    一夜无眠,白喜堂倾巢出动,鸡飞狗跳,终于衣食住行,无分巨细,准备妥当,杭州港装船待发。

    因人多、货多,准备了大大小小二十条船,1200名小学生,虽然纪律森然,但总是喜气洋洋的、闹闹的。小学生人矮,王木木本想混在其中装船的一些宝贝还是被人发现了。

    郭逵发现有上百只瓷制的东西,大小不一,都是园柱体,如大小碗般碗口粗,半人高到一人高,头尖,还中有小孔,尾部有一瓷制的叶片,王木木说这叫螺旋桨,园柱体一边有一横一竖成“t”形的二木板,那短短的一竖连在园柱体上,那一横不规则,乱七八糟,象从小船上拆下来的船板,上面还图文并茂,有的写着:“救救我们吧,我们遭海难了”;有的写着:“快来呀,金钱美女大大的,就在前面”;有的画着宫,而且是最撩人的那种;有的干脆夸张地画着男女生殖器,而且那男生殖器上还画着一笑脸,而成女生殖器上则画着哭脸……。在园柱体的另一边有一倒挂的小旗,旗上有一奇怪的线引出,好像长,应有1公里以上。

    王木木知道郭逵一定很好奇,又不好意思下问,就主动上去介绍了。王木木说,这是本人研发的“线控鱼雷”,园柱体内装着易燃易爆的二硫化碳,放水中时,它没于水中,只有那“t”的“一横”浮于水面,当它接近敌船时,也许那“一横”上的文字和图画会给我们争取一段更加安全接近的机会。园柱体的下侧的“小旗”是一固定的舵,它的设置是希望“线控鱼雷”入水后保持入水时的方向,若有偏离可以通过放鱼雷的人的跑位后轻拉而略作调整,喔,今后我们要把这些施放鱼雷的人叫鱼雷手了。当鱼雷攻击失败,或偏离太大鱼雷手可以全力把鱼雷拉回,重新施放。说是全力拉回,其实不吃力,只要一拉转了头,鱼雷自己会回来,不用花力气的。本鱼雷是用直流电机驱动螺旋桨前进的,当鱼雷接近敌船时、钻入敌船群时或干脆钉住了敌船后,鱼雷手可以启动起爆按钮,实行远程攻击。这个远程攻击一定要在鱼雷手启动起爆按钮后才会发生,所以,即使混战,鱼雷朝自己驶来,也无关紧要。我考虑了一下,从施放密度和安全攻击角度言,我准备一只船到同时安排20名鱼雷手投入战斗,每个鱼雷手要认识自己放出去的鱼雷,我们会在每个鱼雷的“一横”上用颜色来标记,如:红鱼雷手施放标红的鱼雷、黄鱼雷手施放标黄的鱼雷、红黄鱼雷手施放标红黄的鱼雷,以此类推,自己的孩子自己抱。当然,要想增加攻击力,你还可在鱼雷上搭载些铁片、铁蒺藜什么的。我们的远程攻击距离,理论上能无限远,实际上,我配合狙击弓的程,暂定2公里。王木木已经在哈佛大学宣传了公制单位,所以,他现在一直在用公制,别人也理解。

    郭逵已经被这种做梦也想象不到的神奇武器雷晕了,能听话,能回收,而且好像威力也大,这是怎样想出来的呀。常言道,开弓没有回头箭。好,这王木木能让放出去的“箭”调头、转向,还能回收,服了,真是服了。

    王木木笑着,假装很谦卑的说:“郭将军如果勉强还能看得上眼的话,小民想请将军调教一批鱼雷手,第一期,100个可以了。我觉得这手艺不用力气,所以,请将军挑些眼力好、定好、轫好的小女孩就可以了。”

    郭逵马上拱手,说:“王大人客气了。王大人是朝廷命官,正七品,别小民小民的,本将军受不了。我们现在都在为公主服务,都是自己人,别客,本人武官,不习惯。所以,王大人有事尽管吩咐,别用什么“勉强还能看得上眼”这种话来寒碜我,我说实话,让我想一百年也想不出这东西来的。好,领命,一上岛我就选人,哈哈,真想不到,我郭某一大老爷,要带一帮小女孩,用最不可思议的武器去打击远到看都看不清楚的敌人,真是的,做梦也没想到,没白来。”

    郭逵继续:“王大人,刚才你有说起“狙击弓”,这是什么样的弓,似乎你的意思有2公里的程,真的?假的?”

    郭逵知道,现在军中一般的弓,以有效杀伤距离计,也就是70米左右。但近闻蒙古人有一种叫骨灵长弓的弓,它是用兽骨制成的,外加烤胶等等,它拉开的力是80斤,程超过了160米。至于中原的重弩,拉力超过200斤,程甚至可以达到250米以上,中原的重弩可以穿3层熟牛皮。有洋人曾带来一种名为英格兰长弓的弓,1米半到2米长,程可以在200米以上,发轻箭可以达到300米,当然,在两三百米的距离上,箭的穿透力已经很弱了,正所谓“其势不能穿鲁缟也”,对于一般的弓来说,程只能达到70米左右。而这王木木,竟说2公里,即2000米,我有没有听错?

    郭逵询问:“王大人,此等强弩,比弩大多少?要多少人侍候?”

    王木木回答:“比寻常弓略小,我哈大学员每人都能作,我准备1200名学员全部装备此弩,当然,饭要一口一口吃,先100名一批,麻烦郭将军调教吧,弩具10天内到位。先从女生开始,目标,每天1500只海鸟,改善伙食吧。”

    郭逵再度无语,东西不大,威力巨大,这可能吗?还有,你怎么总是让那些弱无力的小女孩去玩大杀器啊。那些男生干吗去了呐。

    ……

    由于两个白老板的超强工作能力加上超负荷的运作,王木木一行人一到小岛,宾至如归,一切,都顺顺当当的,众人很满意。沈张氏很得意,想,两个相爷,真老糊涂了,如此天国佛岛不来,没眼光,阎王爷也要罢相了。

    天国就是不一样,因为岛屿不平坦,所以,高高低低,错落有致,房与房之间有的距离就大了些,但是,房客们发现房内都有话筒,去过理工院的人都知道这玩意儿怎么用,于是,小八哥、小百灵安静不了了:“喂!喂!你是谁啊?哈,你是只能戴绿领巾的李强啊,你们能看到我们吗,我们是海崖上最高的一幢房。什么,你们就在海边啊,哈,明一早,捞条大鱼,怎么样?我用着了喜的鸟蛋给你换。喔,为什么要用着了喜的喜蛋换,哈,这叫阿姨卖喜蛋(语:遇到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喂!侬啥人啊?什么?跟我说“赤膊”?你下流了,我是女生哎,下流!我要告诉老师的,喂,侬到底是啥人?!怎么,还要赤膊、赤膊的,怎么你说话的声音怪怪的,翁鼻子了?感冒了?喔,对了,你们是交趾人,赤膊是“你好”的意思,好,好,大家好,我明天不报告老师了,误会,误会,以后我教你汉语。喔,你是教我游泳的海飞斯啊,我是居里夫人,好,明天海滩见!”

    沈张氏急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喂喂的,不睡觉了?我学生处处长也来喂了:“喂!别喂了,再喂,扣小红花!”

    沈张氏心想,你们倒喂得欢,我堂堂的处长大人还没喂过呐,都别喂了,我要喂了:“喂!柔妹妹啊,你在哪里啊?”

    柔妹妹现在正和林哥哥在一起看海呐:

    ……

    闲在路边的椰树叶

    它有一整天的时间

    仰起海风吹红的脸

    悄悄飞去了东南边

    因为我们最浪漫的相片

    我有冷落的直觉

    原来冲动的

    就是和你看海

    上岸后贝壳的孤单

    让我快乐得不自然

    离开海底的恬淡

    也就懂得了辛酸

    害怕浪花午后的狂欢

    空气忽然变得敏感

    其实想法很简单

    就是和你看海

    离开你以后才知道

    你对我是那么那么重要

    谁知道你想要的不明了

    我无处可逃

    你的心不在你总是想跑

    我只想要陪你陪你去找

    我知道你并不是不想要

    lalalalalalalala

    ……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