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嘉王来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饿龙传说 书名:恋千年
    沈括前脚走,赵頵后脚到。

    王木木见还在巷外坚守岗位的钟夷动又飞奔回来,知道又有大人物来了,马上出迎。

    赵頵也惊奇王木木怎么会正好知道自己这时会来,此人有先知之能?不过,此人给人的惊喜太多,也习惯了。同样的,彼此虚伪了一番,一起去了花厅。

    赵頵这次来访,理直气壮,心舒畅。他原本是本着死马当活马医之旨,带姐姐来杭州的。不期,二三天来,初见成效,病似乎已无大碍,最主要的是姐姐这几天一反往的愁苦而很高兴,有点像小女生了。更兼这些,赵頵见识了小木匠的大才及一众好东西,惊为天人。他把这一切,都详详细细的报告给了皇兄宋神宗赵顼。赵顼的回应很欣喜、很,让赵頵便宜行事,一定要让这个小木匠为大宋多作贡献;也可让他谈谈眼下时事的看法和对策,特别是现在王安石已走,变法怎么办,有无意见,也可籍此拈量下小木匠在政务上有没有能耐……,另外,皇上告诉赵頵,朝廷前已为抵御西夏决定派沈括改知延州,兼任鄜延路经略安抚使。与王木木的预测不约而同,匪夷所思。现在皇上对王木木也颇有期待,从而为此有了些放权。所以,赵頵现在有持无恐,原先觉得小木匠救了姐姐,他自己懂医,知道是很不容易的,却不知如何回报,有点不好意思。现在好了,便宜行事,咱皇家是恩怨分明的,对我好,就不让你吃亏。刚才过来时,赵頵与沈括座轿交会时,沈括匆匆地给了赵頵个忠告:“这个小木匠绝对不是平常人,王爷,你有任何问题,只管开口。估计,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不知道的。”

    现在,赵頵笑吟吟地对着王木木说:“宇文姑娘现在是蜀国公主的妹妹了,也是本王的妹妹了。看你20岁不到,那我就叫你一声小弟吧。”

    在花厅里侍候着的内外宅主事王老吉和施禄客心中都狂喜不已:幸福的花儿心中开放,的歌儿随风飘,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

    赵頵说:“小弟啊,咱们也是一遭生,二遭熟。小弟惊天大才,愚兄望尘莫及,今天想听听小弟对当今时事的看法,最好能有些好的点子,特别是王相爷已走,变法到底怎么办,万望赐教。”

    王木木想,要开历史课,外加政治课了。王木木马上起拱手道:“王爷言重,赐教不敢,小民为大宋子民,临其境,国泰民安,也是小人的期盼。王爷既有吩咐,小民就狂妄一番,竹筒子倒豆,以期抛砖引玉”。

    赵頵笑了:“小弟也会假客气,你不自己说的,阎王爷要你多做实事,少说空话。好了,你不用担心,这不是朝堂,咱兄弟俩瞎聊,骂爹骂娘也没关系,开始吧,我把耳朵拉长着呐。”

    王木木想,唉,言多必失,不过,高风险与高回报同行,我有自知之明,我这人前世就一直是对事不对人,所以,精事不精人。今天,如叫我去跟一大群政治流氓对垒,既没兴趣,也没能耐,还是为靖康之难作些准备吧。至于变法事,一尽己见、一吐为快,力不能及,由他们去折腾吧:“王爷,往事已往,咱别说没用的了。想当初,嘉佑三年王安石入为三司度支判官,感于北宋积弱积贫的现状,有建言,未成。熙宁二年,王被拜为参知政事,翌年升任宰相,开始推行变法的主张。其均输、青苗、方田均税、农田水利、免税,市易诸法,利在理财富国;保马、保甲、将兵诸法利在精兵简政,便利于民。王安石处于“民不加赋而国用足”的良好用心,以“天变不足惧,人言不足恤,祖宗之法不足守”的决心两度罢相,不避艰险,推行新法,结果,劳心费神,事倍功半,不但没有取得变法的成功,反而在众多大官僚的反对声中,在自己阵营不断的内讧和分裂中,在皇上的疑虑和以贤德著称的曹皇后、高皇后、向皇后的干预下宣告了变法的失败,并于熙宁十年再度罢相,从此逐渐淡出政治舞台。

    所以,有良好的愿望和动机,并不一定就产生良好的结果。王安石变法的失败可以作为这一论断的注脚。古来变法,实际上所要解决的就是四个字“理财、用人”。理财为了富国强兵,是变法最基本的需求;而用人则关系到财理到哪里去了,实际关系到变法的成败。王安石并没有很好地解决用人的问题,因此,他的初衷很好,措施也不能说不得力,但变法却没有收到应有的结果,反而成为新兴官僚集团搜刮地皮,扰民害民的工具,大悖于王安石的良苦用心,这究竟是因为什么呢?

    纵观王安石变法的用人,基本贯彻着党同伐异的干部路线。只要是口头上坚决拥护新法,并且不惜矫枉过正地推行他所以为的新法的后进,不管其人品怎样,节如何、是否有襟为了终极目标,就能虚怀若谷地博采众家之益言,忍辱负重地团结同人,目标一致地坚定地走到底,都是王安石信任重用的对象。而恰恰是这些人,大多处于政治投机的动机,并不真心拥护变法改革,只是借用这一终南捷径,来实现自己飞黄腾达、青云直上的目的而已。曾布是王安石推介为主管变法的司农寺的少卿,也是青苗、市易诸法的参与制定者,但在朝臣、后党一致反对下,神宗对变法有所动摇时,即联合另一个市易法的倡议人魏继宗攻讦实施此法的王安石的另一个得力助手吕嘉问,止此一点,可见曾布,魏继宗人品之一斑。首倡差役诸法害农的前三司使韩绛与王安石得力助手吕惠卿多有不和,王安石复相后,又于市易司用人与王安石意见相左,自请辞职外任知州。王安石荐用吕嘉问为市易司,又为吕惠卿所不满,双方时有芥蒂,为王安石子王雱所知,雱仅指示御史中丞邓纨上书弹劾吕惠卿在华亭县借富民家财置田产,由县吏收租,“交接贪污”,致使吕惠卿罢政,牵连同人章淳,使王安石又失两臂膀。这样一个临时拼凑的,貌合神离的变法集团,个人品行又可以时时为人添加攻讦、弹劾的理由,怎能不让王安石内外交困,陷于两难之境呢?

    接任王安石宰相的枢密使吴充,是王安石的儿女亲家,却不心许新法,率先变更。王安石的弟弟王安国,竟然与前宰相富弼女婿冯京联合支持言官郑侠上书攻击吕“惠卿朋党邪”。闲居洛阳四年的司马光上书言及新法弊端,一是青苗钱,使民负债,官无所得。二是免役敛钱,养浮浪之人。三是保甲扰民。至少是触到了新法在推行过程中,官吏变本加厉,使该法变质的实际。在外有强大政敌,内部又涣散离心离德的况下,独木难支的王安石只有息政败北,哪里能有其他的选择?至此,新法便成了贼臣揽财害民的工具,致使天下纷扰,民不聊生,内忧外患纷至沓来。使王安石多少年蒙受了不白之冤!

    假如王安石能开诚布公地与韩琦、富弼、范纯仁、司马光、文彦博这些当年的改革者、智者作倾心之谈,以国之根本打动他们,相信这些名臣大多数决不会抱残守缺,坚持腐朽之见,仅以利己来论国事。因为,他们毕竟不是贪赃枉法、利禄熏心的**官僚。王安石在建立改革的统一战线方面首先失之偏狭,以至树敌过多。假如王安石在用人上,听其言而观其行,坚持用人唯贤的路线,而不是党同伐异,至少,新法在实行过程中便不会变味,变着法儿来扰民,成为某些打着变法之名来营私舞弊,肥了私囊的新贵们翻云覆雨的工具。名臣们一致反对王安石变法,恐怕很大程度在他的用人上,他所任用的一些人,为名臣们所不齿,自然不屑与之为伍。而且,像苏轼兄弟也不是一概反对变法,否则便不会有“司马牛”的故事了。

    不管怎样,韩琦的道德无庸置疑,但他的能力就有些问题了,在北宋西夏国之间的战争他是定难战区的司令官。他有个特点,就是屡战屡败,纵观宋史研究,就会发现韩琦的智商有些问题。在他的那个著名的“七条例”中的内容实在令人精神恍惚。他认为放弃植树国防,放弃于高丽通商,护城河随它淤塞,城墙随它倒塌,人民随它痛苦,就会使辽国欢欣,不再找北宋麻烦。赵顼远小人佞(王安市)亲正人君子(他与司马光)就会使天下太平。我们真搞不明白一个国者为何用这样的措辞。文彦博,这个人没有民本思想,赵顼曾经对他说“小民们支持变法”。文彦博说“陛下是靠小民治国还是靠士大夫治国”。目光短浅之本质暴露无遗,我们真搞不明白为什么一位孔孟之道的坚持者为什末会如此反对孟柯的思想。北宋大多是诤臣,原因很简单,在北宋胡说八道的最严厉惩罚不过是远离中央,贬为地方官。这更可能是一种奖励,不仅既得利益不受损,而且还得到正值等好名声。这点宋做的不如唐,因为在唐朝人们必须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在那个年代出现魏征才是值得中国人欣慰的事。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道德高尚并不代表能力强,而那些名臣的道德本就有些迂腐。那些所谓的杰出的人不懂得从历史的角度看问题,虽然他们的本意是好的但导致的结果很严重。如果不是王安石的变法,北宋可能连西夏都对付不了,后来在王安石的提拔下被送出了一位军事天才王韶,他是带领变法后的军队击败了西夏,收复了实现土番国200年的领土,更不用提女真了。

    应该说:王安石发动变法来革除弊政这本没有错误,毫无疑问出于好心,但错误就在于王安石把大宋当成了画纸,随意按照自己的想法在上面泼墨作画,对反对派进行压制,听不得一丝一毫的负面声音。变法最大的危害在于两派政治力量由道义与治国理念之争,蜕变成私利、意气与权力之争,由确曾有过的君子之争,堕落为真正的小人之争。从此,在大宋帝国的政治舞台上,再就很少见到那种信念坚定高远、人格高尚纯粹、学术博大精深的伟大人物了。从此,大宋正儿八经进入了一个政治伦理急剧沦丧,政治空气迅速恶化,是非善恶观念完全丧失的时代。整个帝国官场完全趋向厚颜无耻与卑猥琐,到处充斥着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他们兴高采烈地奔走于堂皇神圣的庙堂之上,探囊取物般地攫取着国家的权力与财富,直到将大宋帝国导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大宋的衰落不是因为王安石发动的变法的政策有多么“扰民”,而是在于这场变法使大宋的国家统治高层整体上沦为一群政治流氓的天下,这为祸国殃民的人物进入朝堂铺平了道路。折腾来折腾去,最终还是因为政治的彻底沦丧导致国家的衰落,即使宋朝拥有最先进的武器和庞大的军队,但后果堪忧,而且是非常的堪忧……”

    赵頵见王木木停顿了,就询问道:“如此困境,如何化解?”

    王木木苦笑:“很难化解,因为,其实大宋和辽人、西夏人的战争,从本质上不可能停止。大致梳理一下大宋的整个对外战争史,简明来说可分为宋夏,宋辽战争史。对于这二部绵延不断的战争史的本质,用历史的眼光来看,无一例外都同属于游牧民族(夏辽)与农耕民族(宋)的战争。历史上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战争由来已久,其源头已不可考,但真正形成规模并影响较大的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战争无疑应该从秦始皇统一中原后,形成了历史上最大的农耕民族——汉族开始,这也是万里长城最终修建完成的时间和原因。如若进一步细推,由于历史上秦朝政权历时太短,真正意义上的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战争理应该由汉朝与突厥匈奴的大规模战争算起。能引起我们注意的还有这样一个事实:大凡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战争无论战争的初起和最终胜败结局如何,从未真正逾越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地理上的天然和人文分界线——长城。这后面的原因折出了这样一个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战争本质——这是历史上最典型的非对称战争。

    首先是社会制度的不同,农耕民族代表的是臻成熟完善的封建社会制度,游牧民族代表的仍是原始的奴隶社会。其二,不同的社会制度折出了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在生产力和生产生活资料占有率上巨大的反差——从历史上有关农耕民族和周边游牧民族边境商贸物资交易往来即可看出,长久以来以汉文化为代表的农耕民族对外输出的都是茶叶,盐,丝绸,瓷器等为代表的绝对生活必需品和先进的生产生活技术和在当时无与伦比的思想文化,反之大量由外输入的仅仅是所谓的奇珍异宝,奇石异木等奢侈品。用浅显通俗的语言来讲,以汉文化为代表的强大农耕民族从来无意卷入到如此这般既耗费人力物力心力,又无实质战争利益,败之惨烈,胜之无成就感的战事中来。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不管取得怎样的胜利,可以说和平就是汉民族的全部诉求和最大回报。只是对于全世界那些因资源匮乏生产力落后的游牧民族来说,发起战争和狼的掠夺已是其生存发展壮大背水一战的不二选择。再看一看一些海盗国家、殖民国家,一次又一次野蛮对文明的冲击和融合,全世界的历史都证明:他们也是这场最典型的非对称战争的最大赢家。”

    王木木继续:“我这些话其实自己也知道很殊心,若在朝堂上如此放肆,早被凌迟处死了。大厦岌岌,独木惴惴,小民力不从心、能力有限,就尽量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吧。希望,能对大家有所补益。所以,小民将竭尽所能,化已知为可用。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也是第一战斗力。所以,小民将设计、制造一些利器,以农耕民族的勤劳和智慧对抗游牧民族的野蛮和偷婪。但小民也很担心,怕东西造出来后,大宋还没怎么使用,倒便宜了辽人、西夏人,王爷想来也知道敌国在大宋明的暗的斥候、朝廷中的国贼汉不少,所以,如泄密了,我变成了为他们打工了。这样,对大宋倒反而是帮了倒忙。再说我的试验危险大、动静也大。所以,想把这个场所选在海岛上,具体的近期是想在舟山群岛和嵊泗列岛,有能力了,扩展到琉球等岛。现在,那舟山群岛和嵊泗列岛,虽自唐代已开始建县,但现在的管辖名存实亡。所以,这个选择应该也不会与什么人的利益冲突。而且,想必王爷已经知道公主的病,如果能出海,海阔天空,很有助于康复。”

    赵頵有些不解,这个小木匠为什么对些海岛有独仲。因为在赵頵印象中,海岛偏远、海风暴虐、海水苦涩,既不能放牧,也不能农耕,生活艰难,这些地方一般是作为惩罚人的流放地的。

    王木木见赵頵在犹豫,就继续:“如果小民有机会在那些海岛上立足,会建立起一支能商能武、商战两用的船队。这船队平时可以为大宋的经济发展效力,战时可支持军进退,甚至……”

    赵頵是替王木木担心:“小弟啊,就算让你独立经营这些海岛,可是那里人烟稀少,一般人是不愿意去的,你要制造、要人力、要自给、要自足、要自卫,哪来的人啊。人家是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你这是无媳妇怎为无米之炊。”

    王木木说:“王爷,关于人的问题,我拟四条腿走路:1、收受社会上流浪的孤儿,我会教育、培训他们,他们将是我未来的栋梁;2、吸收灾民、贫民,邀他们去海岛共建家园;3、朝廷籍没的、流放的罪族和政治犯;4、国内外的战俘。以上种种,恳请朝廷充许。同时,为与大陆保持密切联系,请许在明州(宁波)有专用码头,因小民设计的海船吃水深,一般码头靠不上,要自行疏浚,自设码头。”

    赵頵说:“你的文章不小,不过,恕我小气了点,请问,朝廷这样支持你,朝廷有什么好处呐。”

    王木木回答:“现在大宋人口约1亿,面积约280万平方公里,岁入约1。2亿贯;而这些小岛人口不过千人,面积约1370平方公里。所以,人口为大宋的10万分之一;面积为大宋的2044分之一,以有利于大宋朝廷的数据计算,这些荒凉海岛应年缴58708贯,算整数,就算6万贯好了。我承诺除第一年为零启动年外,以后每年上缴6万贯,且岛内一切开支,自负盈亏、自行消化。”

    赵頵说:“这6万贯,不多啊。”

    王木木解释:“我这6万贯是大宋的净收入,不比不少地方,交的不少,要的更多,甚至翻倍。好了,我还可以承诺,这6万贯逐年递增10%%uff0c这十年就翻番了,变12万贯了,大方不?”

    王木木继续:“如果,整个海岛能算公主的封地,那,这些岛屿,行政管理上,设县衙,派县官,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只是一个大庄园,公主是老板,我来做个管家。”

    赵頵不解道:“公主做老板?要知道公主是王诜家人,是王诜的正妻,那财产不就成了王诜的了。”

    王木木笑道:“王诜虐待正妻,怂恿数个小妾欺负公主,公主不跟他算帐已属大度,他还敢找上门?公主说了,她不想回去了,她说皇家好礼佛,大宋公主一贯好出家。如,宋太宗有七个女儿,他的第三个女儿被封为邠国大长公主,在宋太宗心佛教的影响下,邠国大长公主后来出家为尼,号“员明大师”。宋太宗的小女儿被封为申国公主,端拱元年,申国公主跟随父亲宋太宗到延圣寺烧香拜佛。申国公主在佛像前说,她愿意出家为尼。宋太宗去世后,宋真宗即位,申国公主便向宋真宗请求削发为尼,宋真宗问她:“你为什么不和别的公主一样带发修行?”申国公主回答道:“这是为了偿还父皇(宋太宗)的敬佛之心。”为此,宋真宗还特意下了一道圣旨,圣旨上写道:“朕的小妹妹申国公主,心地善良,为人慈,平时洁自好,不吃荤腥和辛辣之物。而且,她喜欢过清净的生活,不喜欢荣华富贵,尤其是她深受父皇(宋太宗)的熏陶,坚决要出家为尼。我对她的举动非常赞赏,决定成全她,并要为她修建寺院,给她土地,以示褒扬。以后,申国公主进封为吴国长公主,赐号‘报慈正觉大师’,法名‘清裕’,有关部门要择吉为她举行削发大典。”申国公主出家后,宋真宗在开封城西给她建了一座寺院,题名“崇真寺”。申国公主出家那天,有三十多名皇亲国戚家的女子愿意随她一起出家。宋太宗的第六个女儿被封为荆国大长公主,她虽未出家,却和丈夫、驸马都尉李遵勗一起吃斋念佛。李遵勗是北宋有名的佛教外护,编写了佛教著作,宋仁宗还亲自为此书写了序。宋太宗的三个侄孙女也是公主,她们也带发出家,这都是深受当时公主出家潮的影响所致。因此,长公主考虑到普陀山,这个与山西五台山、四川峨眉山、安徽九华山并称为中国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的普陀山出家修道。这个普陀山是观世音菩萨教化众生的道场,素有“海天佛国”、“南海圣境”之称。公主选择了普陀山修炼,所以,于公于私,我们的构思大势所趋。……”

    赵頵和王木木接下来商定了些具体的细节,赵頵就拍拍王木木的肩说:“小弟,放心吧,一定如你所愿。”

    送走了赵頵,王木木赶紧让王老吉从青歌大赛挣来的钱中取出1万贯,约总收入的三分之二,一起拜访了白大老板。

    白大老板对1万贯敬谢不敏,说:“王兄弟,你在我走投无路时,一下子帮我打开了好几扇大门。什么错位经营、对门开店、不死在柳州等,已使我获益匪浅。特别是让我开眼的是,你那些新奇玩意,我们可挣了不少加工费。真是的,我哪能要你的第一桶金呐。”

    王木木说:“大老板,一家人不说二家话,今后,除了药,它要在医馆里由医生把关。其它的,你全拿去,怎么做,怎么卖,你说了算,技术问题找我,销售有问题也找我。那个贵宾卡一定要用上,这不是少挣2折钱的事,而是今后人们会渐渐的把认此卡的店视作一人,从而形成一个托拉斯……”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介绍了自己与沈括的谈话……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介绍了自己与赵頵的谈话……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介绍了自己替沈括夫人治病的况……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介绍了自己和宇文柔奴替公主治病的况……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通报了自己准备在宁波建码头的打算……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通报了自己准备在舟山造船厂和造船的打算……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介绍了什么叫水泥和准备造水泥厂生产水泥的打算……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介绍了什么叫蒸汽机和准备制造蒸汽机的打算……

    王木木向白大老板介绍了今后工作重点将放海岛和相关的会存在的一些问题和解决方法……

    ……

重要声明:小说《恋千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