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卫士大礼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紫茏 书名:地球上唯一男人
    <---凤舞文学网--->    一场梦,一场白梦,联合军队里这么多人好久才呼出了一口气,开始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凤舞文学网--野花也揉了下眼皮问细流:“是真的?你也见到了?”

    “是真的,我想我们这些人都看到了,这不是梦。”细流肯定地说。

    “天,这到底是什么?外型与我们的移动器相差无异,只是体积大得太多了——”野花在喃喃自语。

    细流想了一下道:“听说在战前年代里,许多人都曾发现过这种东西,但是无法了解,很多人的说法是UFO,也有一种说法是幽浮物,也就是说是一种不明飞行物,大多数人的说法是外星人的飞行工具,它的速度比我们的移动器快得——无法同而语。”她想不出什么来比喻。

    “我们这几代里从没有见到过这东西,怎么会又出来了呢?这么多年以来,全球总结早就说过了,银河系里是没有外星生物的。”野花想起了地球上这方面的权威人物说的话。

    细流沉吟道:“都是些猜测罢了,其实谁也说不清,人类连自已海洋深处也无法了解更惶说了解银河系了呢,算了,不想了,反正这东西它也没有下来,等到某一天它下来时终会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它是不是外星人的产物。”

    姬丝雅丽来了,后跟着几名持枪的卫士,面容上也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惊骇的表:“你好,哦,你也在。”

    细流点了下头回了个礼。

    “知道刚才是怎么回事吗?”姬丝雅丽象是在问她俩,又好象是在自问。

    “我与你一样,大家都一样。”野花摇头。

    “她的移动速度到是很得无法形容,如果我们有这项技术就好了。”姬丝雅丽抬头看了下天空,天空一片的晴朗,蓝天深处才有几丝钩曲的白云。野花也看了下天空:“明天要下雨了。”

    “你怎么知道的?”

    野花回过头叹了一口气:“这雨要下好几天呢,以前留下来的颜语说‘天上钩钩云,地下雨淋淋’,我们野外已经好几天了,这洞中的地下军她们不出来我们也没法子,她们可比我们舒服多了。”

    姬丝雅丽脸色难看起来了:“小心点,动摇军心不是好事,这话外面是不能说的,我想,我们会困死她们的,她们没有了吃食要么投降,要么自杀这二条路。”

    “但愿吧。”野花只能这样子,这位白种女人现在是全权代表,而她只是一支二千人军队的指挥官。

    一名卫士从远处急匆匆地赶来,跑得是满头的大汗,脸色涨红衣领全湿,她跑到了野花面前支着腰刚想说话,见到了姬丝雅丽长官,马上站正敬了个礼。姬丝雅丽不悦地道:“什么事这么紧张?一点规距也没有。--凤舞文学网--”

    卫士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训话,转向野花说道:“我是留守卫士第三小队的,城内昨晚发生了大事——”

    “别紧张,说慢一点。”野花嘴上说让她别紧张,自已却是关切得不得了,这是她的城堡,是她的生存老根。

    这卫士喘了几口气后,要了一杯饮料喝下去,然后详细地解说了城内昨夜所发生的事,事无巨细一一道来。野花还没有发话,那姬丝雅丽先开口了:“天,围得象个铁桶一样她们也能出来?她们的通道在哪里?”

    野花想的是城内的损失与那些被迫打针的人:“她们都死了吗?”她想这一定是毒针,地下军想省子弹,更可以无声地消灭她们。

    “没有,一个都没有死——”卫士也在奇怪。

    “没死?不可能的,她们是不可能来城内给卫士们打营养针的吧。”

    “很有可能是某种传染针,这比毒针更让人头痛了。”细流插话说,这话让人心惊,野花的头皮开始发麻。

    野花的神似是在问这卫士,是否这样?

    她摇下了头:“现在还不知道,只知道这些被打针的人都在发烧着,脸色发红,神志不清——”

    “一共有多少人?”

    “警卫处的人约有百分之九十的人被打针了?”

    “这么多?”野花出城来将这些城内的守卫工作基本上都托给她们了,怎么会一点警惕也没有呢。

    还有许多城内的行人,她们一被抓到后就是打针——”

    “能说出正确的人数吗?”

    “正确说不上,已经在发胡话的人约有近三百人。”

    姬丝雅丽点头道:“是了,这些个地下军太了,竟然会想出了这么一个毒计,看来这次要全部消灭她们绝对是对的。”

    野花也在思考,她本来对这地下军很是同的,但现在看来她错了,这些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去同,她们对她的这一招就是非常地损,打毒针?真亏得她们想得出这条计策来,她马上吩咐人叫来了她的助手,第二执行官:“你带一些人马上回城处理这事,要医院全部动员起来,一级戒备,全力做好防止传染的工作,全部隔离起来,决不能让她们相互传染,快,快。”

    她俩马上回头向移动器行去,野花叫住了第二执行官,小声地说道:“你让青豆院长全力抢救隔离,这方面工作都托给她吧,现在这是个关键时刻,她做好了总部或许会对她放宽一步的——”

    “好的,我明白。”她知道野花的用心,她虽说是第二执行官,但实际上等于是她的一个小助手,一切都听她的话。

    *****青豆院长的这一个白天忙得不可开交,一共送进来四百零五个病人,她们的症状一样,脸红潮红,说呓语,发度,按理说这该是种很凶险的症状,好在她已经知道了这地下军给她们打的是什么针,死不了,那是药物的正常反应。这些况当然别的医生不知道,她们在做常规的检测工作,没有找到病因,青豆院长也只是故作不知,在忙着这一系列的工作。下午她才稍微有了一点空,与本城的第二执行官交谈了一会后,揉了下眼睛说要休息一会儿,昨晚上是她在值班,还没有睡过呢。

    她脱了下白大褂从后门出去了,没有人注意到她。城内,大街上还在警戒中,卫士们持枪在盘查来往的每一个人,只是兵力太少了,那些个警卫现在都成了她医院中的病人,每个人都在挂水。她一直在躲着这些个卫士,有时穿过花园,有时绕道而行,好不容易才来到了冬果说的那一房子,远远地观察一下,很平静,她没有见到任何人,这说明一切安全?不知道,也有可能里面还有卫士们在埋伏着也是说不定的事。看了一会周围还是无人,她想进去再看一看,转**一想,不对,要是这个地方让卫士们知道了,将她抓住的话,那她们交给她的任务岂非无法完成了,这是大事,她们给她的针可以给城内卫士二千人使用,以她这样的有利条件,可以很轻松地完成这件事,她是个重要人物,就算是牺牲了这突击队员的全部人也是值得的,她在为她们的全局考虑了,以前是不干,现在既然是干了,那么就豁出去了,反正是这么一回事了,就算是在为了女儿和风做事吧。

    她退出了这里,绕了许多路才回到了医院,钻进办公室的一间休息室内,闭上眼睛开始休歇一下,她真的很累,昨晚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睡过。

    迷糊中一个盹约有二个小时,睁开眼看天已经黑了下来,洗了一把脸,她又到食堂里吃了一点东西,再到医院里去看了一下那些病人。这些医生们都放松地在聊天,一整天的紧张全没有了,她们一见到她就高兴地汇报说,这些病人一个也没有死,高烧也都退了,现在只要安心地调养一下即可,另外,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是何种病菌,只知道这些东西是不会传染的。她也放心了,这说明地下军的冬果她们没有骗人,说的是真话,那她对这打针也就完全放心了,这些人今后很有可能会感激她呢。

    她又巧妙地转了几个圈,没有人注意,她溜进了藏冬果的那间小屋内。

    此刻的她们见到她好似发现了救星一样,急着问她那出城的那间屋的况,她详细地解说了一番,冬果沉吟道:“院长你做得对,宁可我们这些人全都死了也不能将你垫进来,因为你下一步要做的比我们的作用大得太多了,我们这些人冒死昨夜也只不过是打了四百多一点人,你不同,你可以让非常多的人——”

    青豆院长有些羞赧,不自然地笑道:“我不是怕死,我是为了——”她的话被打断,冬果拉着她的手:“你是个勇士,是我们地下军的恩人,你让和风送来的东西就已经证明了这一切。”

    “好了,我不说了,你们快走吧,我怕总部的间谍白瓜会发现这个地方,那就糟了。”

    “总部的间谍?在监视你?”

    青豆院长点头。

    “那——要不要我们晚上先做了她再走?”

    “不用了,她早晚会受到惩罚的,不管她了,乘天黑了检查松快走吧,一切靠你们自已了,哦,请你们照顾我的的女儿和风,拜托了。”

    “放心吧,她就是我们的女儿。”冬果拉着她的手用力一握。

    冬果与那位突击队员稍稍地接近了那所屋子,里面暗暗的,只有一盏不亮的灯泡开着,不知道里面到底如何。想了好一会儿才决定,只有进去,大不了就一死而已。

    门还是没有上锁,轻轻推开后,吓了一跳,到不是有人,是因为这里面已经被翻了个底朝天,很明显,这屋内被搜查过了。她们没有见到这里的主人,她是冬果的妻子(同恋),她极有可能是被卫士们带走了,她暴露了?不知道。冬果来到了最最重要的地方,那便是她们进出的那个地洞口,还好,她松了一口气,这里没有被翻过,地道口一切完好如初。

    这是个危险之地,不能多想了,走吧。

    二个小时后,她们俩人终于回到了地下军的山洞中,玛依努尔首领与朵拉等一些高级人员在烈地欢迎她们,恭贺她们这一次的偷袭基本成功。

    冬果看了下边,那些比她们俩早回来的突击队员们也都回来了,只是又少了三人,这一次行动总共她们少了八个人,但取得的成果是非常巨大的,而且是种下了一颗特别的种子,这种子在开花结果后的结局便是全城同化,她们再也不要打仗了,为了这个目标她们是值得的。她向玛依努尔首领汇报了这次临时想起的一条妙计,那就是将青豆院长彻底地拉到了地下军中,她会为她们作出更大的成果。玛依努尔首领惊喜不已,“太好了,我们事先怎么没有想到呢?”她激动地抱住了冬果,在她的脸上亲吻了几下,冬果也很开心,她早就想亲吻这位美人首领了,只是不敢,她是头儿,这一次可是随了愿了。

    “外面的卫士军怎么样了?”她问。

    朵拉笑了下,轻松地说:”随她们去了,她们这些人住在帐蓬里要不了几天就会烦的,吃的住的用的哪一样不烦人呢,等她们没了耐心自然会走的。”

    玛依努尔首领说:“她们这些天里每天派出人在找我们的水源及出风口,没找着,哪能这么用易啊,我们的出风口在靠悬崖的地方,就算她们移动器来,我们早就准备好了轻重机枪在等着呢。”

    “好了,去洗洗吧,再吃点东西,想问什么我等会来告诉你。”朵拉拍了下她的肩头说。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地球上唯一男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