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如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紫慕 书名:红庄
    红杏的外婆是个开明的老太太,她中年守寡,却格外开朗与慈祥。** 诺书网免费提供本书TXT电子书下载 **她相信了宁小池所说,莫如说,她是相信了宁小池关于红杏喂养黑曼的事,因为关于曼陀罗的种种,正是她告诉红杏的,还有黑曼的秘密……

    外婆听说红杏所养育的黑曼果真出现了小精灵,十分兴奋——按理说,他们这些搞科学研究的人,怎么可能相信这样传奇的并且非亲眼所见的事呢?但是,红杏的外婆不是一般的外婆,她说,但凡世间万物都具有通灵的潜质。端看其各自潜能被激发的程度了。

    真是个理的外婆呀!宁小池终于知道为什么红杏如此挂念她外婆了。

    宁小池实在无事可做,想起红杏的家还有她外婆。于是凭着记忆去寻找。可惜事过境迁,红杏记忆里的家,早不在了。她又通过上网查红杏的外婆,才找到这个年迈的老人,据说当年红杏割腕死亡了。(因为,父母离异,家里冷冷清清的,刚好外婆那几天要去外地参加研讨会。)

    老人一直不肯原谅那对幼稚的夫妻,搬家到一个很远的地方独自生活去了。

    最尴尬的彷佛是晴画,她不.仅要面对几个新的家人,还要面对一个陌生的丈夫一对陌生的公婆,一个陌生的姐妹……甚至一个陌生的儿子。其他的人还好说,毕竟都是成年人,互相之间懂得体谅,特殊况特殊处理。

    可是,宁夏是那么小那么小的一.个孩子啊!晴画也实在不忍心伤害他。却每次都提不起那种为人母的慈,显得有点冷漠,她脾气历来是这样,真是伤脑筋。每次都要麻烦唐柔还有庄主夫妇带着他。

    宁小池那边,也没好到哪里去。.王泽已经将她疑似神经失常的事告诉了她父母,也自作主张为她向学校那边请了长达半年的病假。

    后者还好说,反正让她现在去接手晴画那古汉语.的工作,她肯定是吃不消的。【叶*子】【悠*悠】最要命的是,她爸妈老是跟王泽站在一条战线上,劝她去医院,还是精神病医院……你说崩溃不崩溃?!

    这已经不是单单郁闷两字能概括的感受了。

    这两个女人同时愁闷郁结,生活在属于自己的朝.代里,反而显得格格不入。正是:两处相思,一种由。

    后来,宁小池不想多解释了,只能又拿失忆说事.儿。顺便向王泽打听到了,晴画是怎么跟他和好的。==  NUOSHU.cOM 首.发 ==

    据说,王泽那男.人其实不是真想同她分手,在宁小池失足落水后尤其后悔。他一直守在溺水昏迷的宁小池前,他哪里知道醒来的那一个是晴画啊!

    他虽然明显感觉宁小池醒来后有了很大的变化,却正是往他所期待的那个方向变化的。

    晴画人虽冷若冰霜,却很温婉,这是从前的宁小池没有的,宁小池粗狂,不拘小节,晴画温文尔雅,喜欢的东西正是王泽为此而跟宁小池分手的东西——文字方面的玩意儿。

    所以,王泽帮忙着失忆的晴画重新熟悉这个世界,潜移默化地将她打造成他的那种女子。他们在一起很快乐。晴画从小到大独立惯了,从未有哪个男人这样温柔细致地对过她,像父亲又像是朋友,更像是人。

    后来,晴画还在他的帮助下顺利转了系,跨级学起了古汉语文学,晴画是个聪慧的女子,加上心无旁骛,还真让她以极好的成绩毕了业,直到前不久留校任教……宁小池听至此,还真的有些佩服这个古代女子了。可是,她们彼此就好像是对方的影子一般,永远无法见面。

    宁小池很郁闷。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可是她的初恋人啊,虽然他抛弃过她,可那是因为他们志向不同,她现在好像对画画,流浪艺术家也没那么大兴趣,看似他们的追求达到了一致,可是为什么宁小池对他不再心动如斯呢?

    她悲哀而庆幸地发现,她再也不会为这个当初叫她哭得伤心绝的男人动心了。是她移太快,还是这时空让人彻底改变了心境。

    王泽暂时还没想到他这几年一直着的那个女人已是一具空壳了。宁小池却不猜想,倘若没有出错的话,晴画现在又回去了,她在那边临终前之所以交代苏未明说自己的后事交给红杏安排,是因为她知道,一旦她死了,红杏必定会动用那个唯一的愿望让她活过来!

    只是以红杏的智商肯定是想不到,宁小池与晴画这对差阳错的双生花,会一再交错灵魂。

    而红杏那边,晴画已经熟悉了楼外楼里的一切,红杏也帮忙跟刘煜晨等人解释过了,只有先宽慰他们,等小叮当苏醒过来,再问他怎么将她们调换过来。

    却又不能让她们再死一次。

    又几过后,小叮当依旧是没有醒过来,红杏才恍然醒悟到,这个小鬼应该是元神大损,得补一补啊。

    对于小叮当来说,最好的补品,就是她红杏的鲜血……只可惜,红杏现在怀六甲,她自然不敢冒险,冷绛然也绝对不会许她这样做。

    最后想来想去,她想起宁小池那次去陈家救她之时,曾愤懑地跟她指控过小叮当的罪状,说是宁小池去问小叮当红杏的下落之时,小叮当还要求资费查询,可怜的宁小池为了救朋友,舍喂血——如此看来,小叮当成熟后,若再需要进补,不一定还只喝红杏的血,只要是人的鲜血,好像就行。

    现在问题是找谁来喂血给小叮当喝呢?——女的基本不用考虑了,男的?他们都很忙……

    这件事就像很公道的陈年之所说,不能怪刘煜晨,当然也更怪不了苏未明,要怪只能怪苏璺远的执拗,而他也是因为出于对苏未明强烈的护,凡是他的想要得到的,他这个做爹的就一定要想尽千方百计去为他做到。

    红杏对她自己跟冷绛然的事已足够焦头烂额,再没多余的心思来帮宁小池出谋划策,有那么几个瞬间,她还真想又将小叮当呼唤出来,叫“它”搞出个时光机器什么的玩意儿,照一照她们两个命途奇诡的女人,将来是怎样。她之所以没这样做,是因为宁小池突发的一句感叹,她说:“好像自从有了小叮当以后,我们便形成了一种依赖的习惯,遇见解决不了的事或者难以决断的问题,第一时间想到的总是找小叮当。而那个一直没有用掉的愿望,真是像一个诅咒一般,让我们时时惦记,时时想要从那里寻求安慰寄托。而从没有想过,当这个愿望被使用了以后,我们会不会失去了一个美好的愿景而失魂落魄?”

    红杏说:“不到万不得已,我们还是不要使用这个愿望了,想也不要想。大不了,等到使用期限前的子,再好好想想,到底拿来干什么。”

    “那我现在到底怎么办呢?”宁小池讲完大道理,也开始担心自己被入死胡同的现状。

    “我看你还是先婚了吧!要知道,你老这年龄,在古代来说,早已经说大龄女青年了。你这叫——晚婚!”红杏振振有词地说道。

    “也就是说,为了不当嫁不出去的老女人——我是时候该晚婚一把了?!”

    刘煜菱与许刚也总算是盼回了宁小池与刘煜晨这对冤家,领到了“结婚证书”。皆大欢喜了。

    宁小池一直很抱歉,就是因为她的事,害得人家这对小夫妻也晚婚了!

    刘煜菱与许刚根本就不怪她,还恭敬地尊她为媒人,——这就让宁小池更加羞愧了。

    红杏说得好啊——这就叫鸟儿大了,什么林子都有!亏她宁小池命好,全遇上了宽厚仁慈的人。

    他们就这样真的被送上了的坟墓——婚姻!宁小池是不知道他们之间存在不存在所谓的,只是一般都称结婚是的坟墓,她也顺口跟红杏这一说罢了,至于他们的这个坟墓——像红杏说的,那就是典型的奉子成婚。

    现在,谁还管得了那么多,管它是奉子成婚也好,稀里糊涂凑合着过子也罢,总之宁小池说正宗的刘家人了。可是,她怎么连一点点一丝丝的开心也没有?难道就是所谓的曾经沧海难为水?

    一切喧闹过后,这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在宁小池的印象里,洞房花烛夜啊——一个多么美好神圣的词汇,一个多么缠绵柔的概念!

    而她的洞房花烛夜,除了那一帮子亲朋好友闹洞房的时候,她还比较开心一点,接下来,便是一个人沉闷的孤寂着等待那个被灌得烂醉如泥的新郎官,她今后的夫君,宁夏的爹——来xian起她头上这顶沉沉的盖头。

    像一出哑剧。宁夏也正式更名为刘宁夏,一切都顺理成章,多像一出完满结局的肥皂剧啊!可是,是皆大欢喜的结局么?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吧?

    她请红杏外婆写点什么东西或者口述点什么,万一哪天宁小池再穿回去的时候,还帮她带话。

    外婆已经从宁小池那里知道了红杏在那边的一切,她觉得或许那种生活更适合红杏,她也深感欣慰,她让宁小池若后回去,只带了四个字:一切如昨。

    一切如昨。!~!

    ┏━━━━━━━━━━━━━━━━━━━━━━━━━┓

    ┃∷诺*书*网∷∷∷∷∷∷∷∷∷∷∷∷∷∷∷∷∷∷∷┃

    ┃∷∷∷∷∷∷∷∷∷∷∷∷∷∷∷∷∷∷∷∷∷∷∷∷∷┃

    ┃∷www.∷┃

    ┃∷∷∷∷∷∷∷∷∷∷∷∷∷∷∷∷∷∷∷∷∷∷∷∷∷┃

    ┗━━━━━━━━━━━━━━━━━━━━━━━━━┛

    百度输入"诺书网"在线免费看全文字小说

    推荐一本好看的新作《狗神》,稳定更新,质量还不错。闹书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呵呵。欢迎收藏订阅

重要声明:小说《红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