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又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紫慕 书名:红庄
    雨下在秋天,注定是冷冰冰的,凄凉的。^^ 诺书网 ^^免费秋雨无声息,人魂俱消散。宁小池死了。

    苏未明在茶寮找到她的时候,她只剩下了最后一口气,她说:“小心你爹!让红杏安排我后事……”

    苏未明出现在众人眼前时,背负着昏迷的宁夏,怀抱着沉睡的宁小池。宁小池是真的沉睡过去了。

    所有的人,没有最悲伤,只有更悲伤。刘煜晨一把从苏未明怀里抢过宁小池,

    “你个傻孩子!你当对方是傻子啊?那个幕后大黑手可是对这个事一清二楚的!”红杏拍了小叮当一记,他就直接飘飞了出去——人(精灵)长得太袖珍了,果然不好,如同砧板上的鱼,任人刀俎?

    红杏摆摆手,让小叮当先回.黑曼花心里待着。恐怕等会儿有人来看见了,免得在这风口浪尖上横生出枝节了。其实她就是想说,什么精灵啊,还不是个低能儿,没你什么事了,自个儿洗洗睡了吧!

    转而她又换了副和煦的语气,对.宁小池说:“小池姐,我们出去问问刘煜晨他们是怎么打算的吧!毕竟宁夏也是他的孩子啊!你别总是一个人没头脑地焦虑。俗话说,三个臭皮匠嘛,好歹也要顶个诸葛亮啊!”

    “恩。”宁小池应道,却突然内急,想.去上茅厕,便让红杏先去前院大堂,她小解完随后就去。

    红杏看她走路摇摇晃晃的,本要跟着她去的。可是.宁小池坚持她自己没事,不需要连上个厕所也要她陪,她不想自己是个这么脆弱的母亲。振作起来,宁小池。她紧握双拳,这样对自己说。

    等宁小池小解出来茅厕,赫然看见正对门口的树.枝上挂着一块显眼的白布条——跟起初在冷家堡发现的一模一样。

    她的一颗心顿时跳得很厉害,大有蹦出嗓子眼.儿的冲动。她四下环顾了一周,愣是没见着人影,连个丫头仆妇也没见着。我猛吞了一口口水,说实话,她很紧张。

    许久,宁小池总.算稳住了心神,战战兢兢地踮脚取下那张布条,上面的新鲜淋漓的字迹才是真正让她走投无路的导火索。WWw.YZUU点com上面写:我劝你最好还是一个人悄悄单独来赴约的好——如果不想再今天黄昏时分就见着你儿子体得某个器官……然后最末尾留了个地址,那是在秋山不远处的一处茶寮。

    宁小池犹豫了,按理说,她起码应该去告诉刘煜晨一声,让他们暗中跟踪着她前去赴约的。可是,她转念一想,这个人如此神通广大到没有惊动楼外楼里的任何人,而且正瞅准了宁小池上茅厕的时候将这块布条神速地写好挂上去……“他”彷佛是无处不在的神。==  NUOSHU.cOM 首.发 ==

    宁小池踟蹰了半晌,一个人拽着那块布条,悄悄地从楼外楼的后门走了出去……

    她厘清了那处茶寮的方向,便撒开腿没命地往那个无名茶寮狂奔而去。

    茶寮很快就到了。那里空无一人。宁小池发狂大喊:“恶人!你出来!我来了!一个人!”她人已经到了这里,便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

    喊声刚歇,从茶寮两旁冲出两个蒙面人,其中一个森寒地问她:“东西可带来了?”

    东西?宁小池才想到那玉玺图谱……她不敢犹豫,立刻膛煞有其事地答道:“东西我自然是带了。但是我必须先见着我的孩子,我才能给你们!”

    那两人相互对望一眼,都是拿不定主意,齐齐望向茶寮右进的草棚,草棚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先带她去黑屋,恐怕那些人很快就会发现发现她不见了。走!”

    那个声音一消失,那两个麻利的蒙面人立刻就用一张厚实的黑布条蒙住了宁小池的眼睛,用结实的绳索捆住她四肢,然后一人抓住她半边子,一把丢掉了什么东西上面。

    那是一辆小马车。宁小池很快就从车轮滚滚的声音以及马蹄破空踢踢踏踏的奔跑声里想象出来了。

    这是要带她去见宁夏了吧?宁小池心里突然没有了丝毫的畏惧,她要去解救她的孩子了!

    有人说,其实女人不若外表看来那么脆弱,而当了母亲的女人强大起来,难以想象。

    宁小池在马车里被颠簸地东歪西倒,感觉那两个蒙面人专拣崎岖的道路行走,害得宁小池吃了十足的苦头。

    这一趟,走了许久,宁小池别说被蒙着眼睛,即使没蒙着,她大概也早晕头转向了。直到拉着马车的马匹高高的嘶鸣声传来,马车嘎得一声停住了。

    黑屋,到了。

    宁小池被架下了马车,直接被两个人夹进了一间屋子,眼睛上的黑布条依然没有被取下来,只听得屋里传来宁夏的哭声。宁小池内心焦急万分,却无奈全被缚,双目被蒙,她只有哭喊着:“让我去见我的孩子——”

    没有人回答她。她口里不住地呼喊着宁夏,母子俩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这是人生里多么痛苦的一件事

    须臾,传来一道苍白的声音,宁小池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却不敢断定此人是谁,只知道依稀是个年纪颇大的男人。

    他说:“松开她。你们退下!”

    于是,宁小池体自由了,她没有去寻找那声音的主人,而是焦急地循着宁夏的哭声开始寻找他——这个地方果真如同小叮当所说,漆黑一片。

    她跌跌撞撞地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突然,前方亮起一盏微弱的烛火,却看不清楚撑灯人的脸孔,也没见着宁夏。

    “你到底是谁?求求你,放了我的孩子。我任由你处置!”宁小池哀绝地哭倒在地。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了。或许,你可以告诉我?”又是那个苍白到没有一丝活力的声音,随着话声响起,那盏烛火也移到宁小池正前方,她抬头见着一张如同白纸一般的面孔,没有一点血色,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幽灵。

    这时候,宁夏的哭声戛然而止,而宁小池终于看清了这个声音主人的面孔。

    这个人,她竟然认识!她太惊讶了以至于一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现在,你来告诉我,我是谁。”他将烛火凑到宁小池的眼前,很缓慢地问道,不带任何语气色彩。

    “你——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宁小池恍然醒悟到,原来,从一开始,对他们围追堵截,追杀绑架,暗害抢夺的人,一直就只有他!

    “你问我为什么?嘿~我也想知道。”他嘿然冷笑一声,那笑容十分古怪,透着一丝残酷的诡异。

    “我的孩子呢?”宁小池一直觉得他有问题,现在看来果然不假,他是大大的有问题!她决定不再跟他纠结这个问题,先顾到宁夏。

    “我还没找你拿玉玺图谱呢!”

    “苏前辈,我求你了。把我孩子还给我,我即刻就将图谱交给你。你一个知道,我不会贪图这样鬼东西的!”宁小池苦苦哀求他。

    是的。这个人,竟然就是他们一早便认识了的,苏未明的爹——苏璺远!难怪他后来没有再强烈迫苏未明娶宁小池了,他是转移策略了,可是他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难道刘大哥,周云诺都是他杀害的?

    宁小池想到这里,心里陡然升起一阵森森的寒意,她此刻才开始感觉到这个人的恐怖,而她再想到苏未明——“你做这一切事,苏未明知道不知道?!”

    “他当然不知道。你别用怀疑地眼神看我,你最好也不要对他讲——如果你不想伤害他的话。”苏璺远不像是在警告宁小池,他彷佛只是在说一件最最寻常的事

    原来苏未明才是最可怜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宁小池因为恐惧,声音显得有些歇斯底里。

    “你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苏璺远面上浮现一丝疲倦的神态,他彷佛是个生了重病的人,说几句话就倦怠无比。

    “只要你不伤害我的孩子,我自然可以听听你的故事。”

    “那得看我心。”苏璺远冷笑一声,又回复了那种冷漠残酷的神色,他面上一直苍白着,可是眼里的语言瞬息万变。

    苏璺远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拉出两把kao背木椅,无声示意宁小池坐下来。宁小池只能依言坐下来,这个绪化得老男人,还是顺着他比较好吧。

    苏璺远开始了他冗长的故事,宁小池因为担心着宁夏,一开始并没有很认真地听他说话。

    他以一句问句开了头:“你应该还记得云丝棉,也应该还记得我想要娶宁小宛的事吧?”

    “记得。你的故事跟我……娘,有关?”

    宁小池问至此处,心里已经大致有了苏璺远故事的轮廓,无非是因生恨吧?想想,自己这个冒牌宁小姐还真是冤枉冤枉很冤枉,偏偏这冤枉还说不出去。

    什么叫哑巴吃黄连。什么叫打掉牙齿和血吞……幸好还有个红杏,宁小池从来没有此刻这般想念这个女人。

    而他们再那边哀悼的宁小池,已经穿回了现代,她本该在的年代。她一直想要回来的年代。

    可是为什么,她会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呢?她想她是想念宁夏了吧?为什么红杏不使用掉那唯一的一个愿望,将她召唤回去呢?!~!

    ┏━━━━━━━━━━━━━━━━━━━━━━━━━┓

    ┃∷诺*书*网∷∷∷∷∷∷∷∷∷∷∷∷∷∷∷∷∷∷∷┃

    ┃∷∷∷∷∷∷∷∷∷∷∷∷∷∷∷∷∷∷∷∷∷∷∷∷∷┃

    ┃∷www.∷┃

    ┃∷∷∷∷∷∷∷∷∷∷∷∷∷∷∷∷∷∷∷∷∷∷∷∷∷┃

    ┗━━━━━━━━━━━━━━━━━━━━━━━━━┛

    百度输入"诺书网"在线免费看全文字小说

    推荐一本好看的新作《狗神》,稳定更新,质量还不错。闹书荒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呵呵。欢迎收藏订阅

重要声明:小说《红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