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庄容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紫慕 书名:红庄
    <---凤舞文学网--->

    外楼已经逐渐走上了正轨,因为古代的娱乐活动实可怜,加上楼外楼又开在红楼隔壁,加之此处环境清新,不若京城里那般嘈杂,就像现代人喜欢去农家乐一样,那些京城里的人早已对那里的繁华喧嚣厌倦,如今秋山脚下多里个经营模式奇特的楼外楼,也带给了这些喜欢新鲜事物的人们一个找乐子的好去处。--凤-舞-文-学-网--

    过了这么些天,知名度已经在京城一带打响,许多吃饱了饭没事干的王孙公子、腰缠万贯的富商巨贾……都纷纷前来娱乐消遣。不得不说,宁小池他们这一做法,是成功了。

    单看现在陈年之与宁正枫一家和和美美的小康生活,宁小池才有了那么些小小的成就感。这是唯一一件她觉得自己穿越过来后为晴画所做的事里,最有益最“功德无量”的了。

    绿翘的肚子,用老人们的话来说就是已经“出怀”了,而用宁小池跟红杏的话来说,那是显山露水,大腹便便了。唐柔也如承诺的那般,将宁夏与艾糖两个小家伙照顾得很好。宁夏除了跟自己娘宁小池,还有爷爷庄主夫妇亲近,最黏的人就是他这个温柔细致的舅妈了。

    宁小池暂且在楼外楼先住了下来,红杏回去红楼里住下,只是,冷绛然却再不许她出去见客了。他甚至将红慕厅买了下来,只让她每与那些花花草草为伍。其余时间,便复一地请求红杏嫁给他。

    连宁小池都看下去了为冷绛然当起了说客。红杏那道对于婚姻恐惧的障碍始终跨不过去,她只能找借口说:“他父母不是还没同意我们的事么?再等些子。”

    他进房去将烛台换成了笼,径直先往他娘那边寻宁小池去了。

    刘晨走到路,听觉敏锐的他隐约听见前方假山背后的花丛里有小猫一样的嘤嘤声,他迟了一下,还是打着灯笼绕到假山后面,将手里灯笼凑上前去照了照:那蜷成一团的灰白色,赫然是个蹲在地上小声哭泣的女子。

    他再往前仔细一看这子可不就是他正寻找的宁小池么?可是她怎么会在这里蹲着埋头掩面地哭泣啊?

    刘晨忙将灯笼插挂在一旁的枝间,在宁小池跟前蹲下来,低柔地唤了声:“小池塘。”

    宁小池依然保持固定地姿势一动动只有肩膀偶尔随着她地啜泣微微有点颤抖。刘晨更加觉得有点古怪了手轻碰了下她胳膊。却感觉她肌肤像冰块一般寒冷。他急忙双手摇晃着她喊道:“小池塘!”

    宁小池像具冰雕一般轰得随着他地摇晃往一旁栽倒了去。刘晨慌手慌脚得将她扶正。扳起她地脑袋只见她双眼紧闭。不停从眼角渗出丝丝地泪流唇发紫。喉咙里发出梦魇般地啜泣声。

    刘晨一探她额头。却是滚烫得人。他不敢再耽搁。赶紧将她抱起。腾出只手取了灯笼快步奔回了惊涛院。

    他怕吵醒宁夏。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宁小池直接抱进了自己地房间轻轻地将这一直迷糊哭泣地女子放到上。--凤舞文学网--拉了厚棉被严严实实地将她包裹住。

    这已是刘晨第二次见她得风寒了下也不知是几更天了。窗外漆黑如墨地夜色厄地压向这间空地屋子只有刚刚点起地那一豆烛火昏黄地摇曳。

    刘晨看着上难受地人儿是又心疼又不知所措。他又拿起灯笼去下房叫醒那刚刚睡下地小丫头咐她赶紧去熬碗姜茶来。

    他自去打了盆冷水,绞了帕子,轻柔地搭在宁小池的额头上,不时地取下又敷上去。

    如是三番,宁小池的子渐渐在被窝里暖和起来,额头也不复那般滚烫,似乎舒服多了,也不再嘤嘤啜泣,像是一个极累的人一沾到枕头就熟睡了过去。

    小丫头的动作也甚是机敏,很快就端来一碗气腾腾的姜茶,她意来服伺生病的少,刘晨阻止了她,挥了挥手,让她回去睡觉,明儿一早去山下药铺抓些治风寒的药回来。

    小丫头唯唯诺诺应声退下,刘晨将宁小池扶坐起来,拿了另一被子在她背后垫上,将刚刚那已滑落到她腹部的被子也围拢上来,将她包裹住,她像个婴儿般斜歪着脑袋睡得死沉。

    刘晨这才端着小碗坐到沿,一手扶住她后脑勺,一手端碗,可是她双唇紧闭着,根本喂不下去。他蹙眉看着这个棘手的女人,然后一仰脖子,喝下一大口姜茶汤,俯下去,一点一点嘴对嘴地喂她喝。

    辛辣带点苦甜的姜茶汤在两人的唇齿之间萦绕,刘晨辛苦得折腾了好一阵子,总算将一碗姜茶汤灌进她嘴里,放下小碗,再将宁小池又轻轻地平放到上,青灰色的被面掩映着她彤红的脸蛋,滴的双唇,那睡相却是妩媚而静好的。

    刘晨经过方才良久的亲密接触,再舍不得离开她那柔软香甜的唇舌,又探下去轻柔细密地一一吻下去,探进去,宁小池在他绵长温柔的吻里满足地嘤咛了一声,潜意识得也轻启了红唇,吸纳进那有些霸道的温暖,像个饥饿的孩子在吸甜美的汁液……

    屋外的夜色更浓更深了,屋里却渐渐融入了绮丽的色,一室香暖旖旎似乎盖过那微弱的烛火。

    第二的秋阳懒洋洋地打在窗棱上,激起几丝金线窜进屋里,上的人儿相拥着甜蜜安睡,一副天荒地老的态势,好一幅静谧温馨的图画。打破这安然画卷的先是一阵亮的孩童哭声,接着是一阵紧似一阵的敲门声。

    刘晨惊醒地翻坐起,看着怀中依然沉睡着的女人脸的柔蜜意像那窗外的眼光一般暖人心田,他叹口气,压下再涌上心头的强烈,将压在她下的手臂轻缓抽出,再将她裹进棉被里,穿好衣服去开了门。

    门外,是那小丫头尽责地捧着一碗漆褐色的药汤,伸手敲门的却是焦急的芷岚公主,她后还跟着个大点丫头,抱着啼哭的宁夏一地拍抚。

    芷岚公主见着刘晨开了门头便急迫地问道:“我一早来

    母子听小少得了风寒,宁夏醒了不见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晨侧先让她们一行人进来房间里,从那丫头手里接过宁夏,才道:“昨夜塘不是送娘您出了惊涛院么?大概她折返时,没找着路到处乱窜一气,最后竟然蹲在前边假山后的花丛里睡着了,她穿的衣服又单薄,这才中了风寒。”

    “怪我怪我。她对这里本不熟悉,真不该让她独自一人送我!小,你没见着少及时返回也没想着出去寻她一寻?”芷岚公主自责地道。

    端着药汤静立在一侧的小芹连忙恭请罪:“公主,是奴婢疏忽了。以后一定随时侍奉少左右。”

    芷岚公主拿过她手里的药碗轻叹着说道:“也不全怪你。你不了解我这个儿媳,怪我没及时将绿宛那丫头给她带过来。小樱赶紧下去红楼,就跟红姑说是我的吩咐刻将那绿宛带上来照顾少!小芹,你去厨房拿些清粥与小糕点过来。”

    叫小樱的丫头刻领命出了房门直奔山下红楼而去,小芹也紧随其后飞快地去张罗吃食去了。

    说也怪,那小宁夏自从被晨抱过来,便不再啼哭,只将手指含在嘴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也似不眨地看着抱着他的男子。

    芷岚公主将;碗放下,从刘晨手里温柔地接过宁夏,对他道:“赶紧趁着药汤和的,去喂那孩子服下,我先带宁夏去吃点东西,小东西估计是饿坏了。”

    说完,芷岚公主就着夏往门外走去,那调皮的孩子竟然还将头转回来眼巴巴地望着刘晨,做父亲的看着心里很是欣慰,朝儿子挤了挤眼睛,再端起药汤走向前。

    他无奈地盯着上的人儿,却见她眼岁闭着,眼皮却是一眨一眨的,他心下了然,这怕羞的女人怕是早醒了,一直在装睡。

    刘晨也不戳破她的小伎俩,仿佛:言自语地道:“这女人跟猪一样,真能睡。我又不得不口对口得喂她喝药了,这玩意儿可没昨晚上的姜茶汤好喝了。”

    说着说着,还真将嘴凑到那;碗边,作势要喝下去,宁小池的脸像是突然染了胭脂般红了两片,顿时睁大眼睛,微弱地道:“我自己来喝吧!”

    “啊?!原来你醒了?”刘晨将已抵在药碗边缘的嘴撤回,佯装诧异地道。

    “别装了,你明知道我早醒,还来戏弄我!你心倒好!”宁小池拥被坐起,嗔怒道。

    “哈哈!难得见你这般怕羞,我们什么事没做过?本少爷心当然好,昨夜偷到一只小野猫的香吻”刘晨将药碗递给她,略带邪谑地盯着她红润的双颊细薄的小嘴唇说道。

    宁小池被他那目光看得面红耳赤,不敢搭腔,一把接过那药碗,埋头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刘晨始终带着那么一丝隐约的笑意看着她,一直看着她,却见她倒是三口两口将一大碗药牛饮得一干二净,连药渣也没剩,等她放下药碗,那浓烈的苦涩味儿才在那喉间口腔之间排山倒海地扑压开来,恶心得她连连干呕,那滋味真是太难形容,她难受得将碗递还给他,龇牙咧嘴地问道:“有没有什么甜一点的东西,给我来点去去这苦味儿?”

    刘晨再掩不住那一脸的坏笑,先是优哉游哉地接过那药碗放到黑漆木桌上,转脸徐缓而低沉地对宁小池道:“甜的东西倒是有,你要不喊声好相公要不让我亲一亲,自然给你甜果子吃!”

    宁小池翻了个白眼,心想这人比那孩子的脸还,一会儿严厉得像是她欠了他几十万两债一会儿又顽皮得像个孩童,她将苦得皱成一团的脸倔强地别了过去,生硬地道:“给不给!本姑娘可没这么没志气!”

    “你说的?不知道谁昨夜那般享受”刘晨边戏谑地说着边靠了过来,呼呼的气直灌她的耳畔与颈窝,激起宁小池肌肤一阵颤栗。她拿手微微推挡着,嘴里已有些含糊地道:“我口里全是药味儿……”

    “原来不是不想我亲你,是怕苦着你的好相公啊?哈哈!”刘晨大笑着说完,那干燥温暖的唇已准确得盖了下来……再听不见宁小池的声响。

    一记的唇舌交缠后,宁小池整张脸像红叶在火的阳光里燃烧起来,她终于可以喘口气,复小声地道:“你亲也亲了,甜的东西呢?快给我点,还是苦啊!”

    “你还没尝够甜头?看来,本少爷不得不再次牺牲一下,满足你这只贪得无厌的小野猫了!”说着,他又将她拥在怀里再次更为激狂地亲吻。

    宁小池肿胀的脑袋里轰鸣着,那一股一股的暖流通电一样传遍全,她才恍然明白自己又上了这坏人的当,却在下一秒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沉溺在他绵密的激吻里……没想到,这人也是这般的死不正经!

    这两人,倒是借着此次的小风寒着实缠绵了一把,直纠缠闹腾到晌午时分总是将肚子与一同勉强填饱。

    刘晨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出门再次前往冷家堡一趟,昨夜只顾着办他爹交代的事,还没来得及跟他们冷家父子说说那对苦命鸳鸯的事呢。唉!

    而疲乏的宁小池又一头倒回上睡了个回笼觉。她疲倦地合上眼睛之前,很无奈地想着他们之间……算什么呢?之前的冷战之前的一切都可以因为这样的缠绵就自动消解掉了?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事,她想得头疼,又真不知道该骂自己不知羞耻呢还是太容易被压倒……她在极度纠结的思想斗争下沉沉得睡去了,她就是那样衷于逃避现实的女人。

    冷绛然听了宁小池的转述,立刻回了冷家堡,作死做活地开始劝说自己的爹娘。他娘没什么意见,他爹的意见可就大了。这些早在冷绛然的预料之中,所以他抖出猛料,说自己早就与红杏有了夫妻之实。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红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