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野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紫慕 书名:红庄
    <---凤舞文学网--->

    悼完红颜薄命的云丝棉——她在这个时代的娘。--凤-舞-文-学-网--宁他们一起回去安~客栈了。

    至于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还没想好,她很混乱。惟一确定的是,她现在并不打算立刻就回红庄,起码要将那个人差不多从心里抹去了再回去……

    可是,那种铭刻心底的感觉,是这么轻易就能抹去的么?

    一行人默默无声地走出那座昔衣香云鬓如今破败不堪的陌云楼,苏未明看得出宁小池心似乎有些糟糕,便体贴地提议由他陪着她再在附近散散步……

    红杏与冷绛然自然是乐见其成,嘿然笑了笑,急忙拉着宁小宛先回安~客栈去了。

    临走前,红杏还不住地跟宁小池眨眼,意思是,小女子你今天非得把苏某人拿下,否则别回来见江东父老了!

    宁小池对于这种打趣完全采取漠视态度,任你风吹雨打,她大小姐本自巍然不动。

    宁小池对于苏未明的提议无可无不可,一起走走也好象没什么不妥。

    她便与苏未明与红杏等三人分道扬鏣,并肩走在陌云楼外的小石子路上,一边有心无心地看着~河沿岸的光,一边迤迤俪俪地一直往前走,也没有什么目的地,只管往前走就是。

    那种类似于去探险的心境,也还满是新奇。

    宁小池一路走得踢踢踏踏。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苏未明见她一直不说话。只将脚下地小石子儿踢来踢去。于是侧过头来问她:“想什么呢?为你娘地世伤怀?”

    宁小池这才忽得抬起头来。迷惘地说:“不是啊。毕竟那些都过去了。她——我娘。人也已化为尘土了……我只是……我只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心里也是想念宁夏与年之哥他们。却又不想立刻就回去……”

    “你这次来~都也没怎么好生游玩过。还让你受了这许多惊吓!我也觉得不如再多耽些时。或你想将陌云楼再拿来开店什么地。也好啊!”原来苏未明还没忘记她在红庄时候说地话——先开赌坊。再开画院。再……

    毕竟现在她也是有地产地人了。宁小池这才省悟到这一层。

    “你还记得?唉!我都没那个雄心壮志了!对了。苏未明。我一直觉得有件事很奇怪——你有没有想过那天袭击我们。最后只抢走了狼皮地那些黑衣蒙面人是谁派来地?”宁小池暂时还不想创业地事。目前她可还是别人地瓮中之物呢。并且随时有可能又被偷袭。仿佛随时有提头去见地危机。

    这样想着。心里便不塌实。还管得了什么置业地问题啊!?

    “我一醒来,就在想这个事。你有没有现,我们几次遇袭,那些人都是蒙着面的?一次两次我会以为他们或许是一贯行事如此——可是,从那天的形来看,似乎没这么简单……其实,我知道那天我本可不必帮你挡下那一剑的,那人的来势不像是要取你命。只是——我这体已经不听大脑使唤地冲了出去……”苏未明苦笑着说,他那话里却满是无奈与辛酸,条件反吧——这就叫!

    宁小池自然也是知道他那样做无非是因为他太在乎她了。--凤-舞-文-学-网--可是她却不知道拿什么话来回应他,只能光拣住前半部分话题说:“你的意思是——有可能那些人是认识我们地?!”

    “也不一定全部认识,或许只认识其中的一两个人……比如我现他们对你对我都比较手下留,不敢将我们过分伤害。”苏未明如是说道,却也是挖空心思也想不到这究竟是谁人所为。认识他们的那些人里,没有谁是值得怀的对象啊!

    “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对了!会不会是将小宛带到红楼的那个颜文渊呢?其实,我觉得我们一开始就应该从这个人物下手地!还有冷家堡那个奇怪的隐居客!”宁小池倒没说是立晨告诉她的。

    “恩。却不知那个颜文渊是哪里人士?既然他对我们地一举一动几乎都了如指掌,那么我们便不能亲自去查访了……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而,你说的冷家堡地那个人,应该不是他,我早问过冷绛然了,他在之前~居冷家堡养伤之时便试探过了,基本排除了他的嫌……”苏未明也没问宁小池是在恩们知道那个怪人地存在,他只接着她的话分析或回答。

    “要不我明再找甄原帮忙打探打探,或许能找出些蛛丝马迹也未必啊!”宁小池是抱着那种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的心态,红庄那边有红姑秘密帮忙打听,现在再在~都打听一下,万一还真让他们窥到这个人的踪迹,也未尝不好啊!

    “也好。嘘!”苏未明点头应声道,却突然现在不远处的树下,好象一直有个人跟踪着他们。他立即机警地示意宁小池噤声,宁小池也省悟到了,马上不说话了,但是没敢转头去看跟稍他们的人。顿时显得局促起来。

    苏未明又仔细观察了一阵,仿佛只有一人,他轻悄悄嘱咐宁小池道:“你先假意跟我闹别扭,自己先一个人往陌云楼跑去,我去抓那个人,我倒要看看……”

    演戏啊?宁小池还是勉强能胜任的,可是要她对苏未明这个老好人火——难度系数还确实有点大诶。她只能假意将他先想象成刘晨,于是立刻怒火中烧——效果相当得好!

    一切就如同最本色的演出一般……生了。宁小池怒气冲冲地对着苏未明火,然后一咬牙,悲愤地一转——跑了!

    苏未明则是假意去追,实际是去堵截那个一直藏在大树后面地……

    等宁小池气喘吁吁地跑到了陌云楼前,才现原来演戏是件很累人的事啊!再然后她现,他们应该是中了传说中地“调虎离山计”……因为又是几个黑衣蒙面人团团将她围住了。

    她心里在无力地呻吟:老兄,麻烦你们下次换个造型登场吧!每次都是这副死德行?!

    可是,那无力的呻吟立刻被那种孤立无援的窘境给替代了……那几人不说话,就那样大山一样围拢过来……山雨来风满楼啊!

    宁小池怕得一直往后缩,实在是前有追兵后有埋伏啊,心一横,大声问道:“你们不就想要我脖子上的血玉手镯么?

    过来了——我马上给你们还不行么?!”

    她一边说着,一边心不甘不愿地伸手去拉扯颈项间的链子,蒙面人们没有在继续往前收拢包围圈,却依旧虎视眈眈地盯着她手上的动作——仿佛生怕她会自颈间掏出一个炸弹?!

    就在宁小池假装链子很难取下来的时候,早觉没对地苏未明从天而降—估计他是故意让他们以为自己中了他们的计,他好将计就计吧?—宁小池想着,还真复杂啊,他以为他们这是在拍《谍中谍》还是什么啊?!

    那些人见着苏未明像见着了鬼一般,估计就是那天的同一拨人,见着苏未明“死而复活”自然心生惧意。

    倒也没吓得直接纷纷逃窜,而是迅速将宁小池围拢,几只咸猪手立刻伸了过来,想要赶紧抢了她的链子就跑!

    想跑?!苏未明那的火气算是得到了释放,毫不留地一个一个打飞!他们没想到一个“死而复活”的人竟然比“在生时”更为凶猛……斗了一阵,见实在没辙,只好很没骨气地——撤退了!

    宁小池与那些人抓扯之间,血玉手镯掉到了地上,她吓得啊!赶紧抓起来往怀里揣,到底是什么宝贝啊?值得这些人几次三番地来围截她!?

    苏未明也怕这几人回去搬了救兵来,立刻叫宁小池将那祸害东西揣好,即刻带着她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安~客栈。

    两人那颗兢兢战战地心脏才稍微平缓下来一点。

    冷绛然与红杏见他二人难得独处一下也能搞得这般狼狈,红杏暧昧地问宁小池:“你们……不会是那个……那个去了吧?”

    宁小池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这死女人老是乱联想……难道她以为他们去打野战啊?!她以为哦,这是什么年代啊?哪里有那么奔放?!——其实就算在现代,这个……这个……对于宁小池的尺度——也是够奔放的了——仅次于行为艺术……

    “我们又被袭击了。”苏未明虽然不知道红杏的“那个那个”到底是哪个,可是,一看那语气神态的,总归不是什么好话,他怕宁小池羞愤而死,所以比较严肃地打断他们地无聊遐想。

    “又?!小池姐,不是我说你!你真是个霉包子啊!”

    宁小池就没指望红杏那张开窍了的嘴里能吐出什么能入耳的话来!

    宁小宛听说她姐姐又遇刺了,紧张得,她忙关切地问道:“姐姐,苏大哥。你们没事吧?这些人怎么老喜欢找你们麻烦啊?”

    一说到这个……苏未明赶紧拖着这几人一起回了楼上地房间里,再次确认没人跟踪以及偷听后才无奈地说:“都是因为小池塘的那个血玉手镯啊!”

    “是啊!上次那些人也指明要抢这个东西——小池姐,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啊?”冷绛然听说,也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价值连城地宝贝?!”红杏因为嚷嚷着让宁小池将那手镯掏出来,他们好一起研究研究这个祸害玩意儿。

    宁小池见苏未明也冲她点头示意她索拿出来看看吧,于是一把从怀里将那串在碎玉链子上的手镯抓出来,丢到桌子上:“看看吧!我就没觉得有什么值钱地地方!”

    红杏这个好奇宝宝率先抓起来就要仔细瞅瞅,眼睛都快粘了上去,那模样倒做得相当专业哦,可惜看了半天,只“呀!”了一声,却楞是没看出什么名堂。

    “你霸道地抓去看了这半天,到底看出来什么蹊跷没啊?”冷绛然实在是对她很无言。

    “没看出来这破玩意儿有什么值钱的地方……不过,小池姐,你这手镯好象是废了哦!看看——有道缝子!”红杏压根儿没理会冷绛然,将那手镯往宁小池那边一丢,不屑地说道。

    “我看看!”苏未明也拿过那手镯,现上面果然是有道半新的裂,与它本的那种血丝一般的花纹有些近似,不仔细看,还确实看不出来。他直接递给宁小池,“你看看,这道裂本来有没有?”

    宁小池迷茫地接过来,翻来覆去地看了看,突然抬头说了句让在场众人差点厥倒的话。她很茫然地说:“我好象也没仔细看过这东西,不知道这道细纹到底存不存在……”

    她见众人都无言地看着她,也觉得很不好意思,索说:“要不——我们将它砸碎看看?!”

    “你疯了吧?!”红杏毫不客气地批评,而苏未明与冷绛然则是一脸的沉思,好象竟然开始考虑宁小池这个疯狂的提议?

    “反正我是没觉得这个东西有多重要,你们想砸就砸吧!砸了,即使没现什么稀罕东西,也好省却一件心事,免得那些人再为了这破东西一直围追堵截我!”宁小池先前那样说确实有些意气的感觉,现在,她仔细想想,倒也觉得这个方法也不错啊!

    反正她拿着这个东西只是个祸害!

    “小池塘,我们先不急着砸坏它,我家也做一些古董买卖生意。我今天晚上找些工具来,跟冷绛然研究研究再说吧!”苏未明与冷绛然大约一核计,还是句的不宜太过草率。

    “好吧!那交给你们处理了!我简直对它……”宁小池一副避之如蛇蝎的样子,早脱手早了结。

    “姐姐,你以后别再一个人到外面去了!”一直没说话的宁小宛突然很郑重地对宁小池说道,她觉得宁小池再这样下去,真不知道哪天就被神秘地消灭掉了。宁小宛真恨不得给自己姐姐配几个彪悍的保镖什么的。

    “我的好小宛,姐姐我知道了!不会让你担心了!”宁小池为了减缓她那样严肃慎重的气场,故意俏皮地缠着宁小宛状似撒地说道。

    “恶心的女人。”红杏白了她一眼,真是的,明明人家小宛比她小那么多……

    宁小池挑衅地飞瞟她一眼,那意思可不是说:“你拿我怎么样?我!”

    边无声地说着,边还偏要越往宁小宛那里粘上去……逗得苏未明朗朗大笑,冷绛然也是一脸好笑地看着这几个幼稚的女人……她们好象全忘记了之前那些抢劫啊刺杀啊掠夺啊……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红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