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苏醒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王紫慕 书名:红庄
    <---凤舞文学网--->

    小宛一面猜测着姐姐宁小池的心事,一面迅速地端的药走进了苏未明的房间。--凤舞文学网--

    冷绛然见她进来,率先担忧地问道:“小宛,刚刚我听见你说话——小池也在外面?她不是去甄家了么?”他是担心宁小池无意中将他们的谈话全听去了,又得伤心了。

    “姐姐说想起给苏公子煎的药还在客栈厨房里,她是回来拿药的。”宁小宛拿起勺子准备喂药给苏未明喝,一面又要回答冷绛然,刘晨便走上来帮她扶起苏未明。

    刘晨突然问小宛:“你姐姐她没事吧?”

    “你怎么就不知道担心担心你自己?老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刘晨牵着她跨过那横七竖八躺倒在地的八人阵,直往客栈里走去。

    “做人得讲良心啊。一个是我儿子我当然担心,一个是为了来救我却出事的朋友,我能不担心么?你以为都像你这样没心没肺的?”宁小池老没好气地道。

    “我没心没肺?呵!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样?”刘晨快要被这个女人气死了,本来自己也不是个小气的人,这下已经被她刺激得神智不清了。

    “你怎么了嘛?——啊!你受伤了?”本来宁小池还不以为意地随着他往客栈里走,突然感觉有什么湿粘稠的东西滴落到自己手背上,低头一看,竟然是赤红的鲜血,再顺着看去,竟是从刘晨的肩胛处的伤口流出的。

    宁小池忙要帮他看看,刘晨有些赌气地别过子,没好气地说:“我不碍事。还是先去救苏未明吧!”

    说完,也不管宁小池跟不跟得上他的步伐就急匆匆往那间厢房去了,留宁小池在后面懊悔不已,暗骂最没心没肺的人原来是她自己,赶忙紧走几步跟上前去。

    厢房里。冷绛然眼看已是抵挡不住那人由慢转快地攻势。早由积极地进攻一方变成消极地抵抗一方。而刘晨也是久久没来支援。他心里越得急了。大有拼死一搏地念头。

    就在那人一掌劈向冷绛然天灵盖。而后已是完全躲不开了地时候。他们后突然跃起一道灰白地影。轻巧地格开那人呈鹰爪状地手掌。拉开冷绛然。接下他地招式。

    冷绛然逃过一劫。才如梦方苏。仔细一看。救下他地人却是一直昏迷躺倒在椅子上地苏未明!

    没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苏醒地抑或他压根儿就没昏迷过?

    那人地惊诧程度绝对不亚于冷绛然。--凤舞文学网--看来他还是太低估这几个年轻人了。只不知道苏未明听见了多少又猜到了多少。

    那人与苏未明对上手。更是无心恋战。一直虚应着他地攻击。此时。刘晨与宁小池那对冤家总算也到了。

    中年男人见大势已去,惶急之下使了一招奇异的不像是中土应有的武功,晃得苏未明几人一阵眼花,他也就顺势跳窗逃跑了。

    刘晨还待去追时,哪里还有人影?苏未明也喝止住他:“别追了,还是先将你伤口跟冷绛然的内伤治治再说!”

    宁小池没想到就连冷绛然也是受了很重的内伤,心中更是难过,因而上前轻声问道:“冷绛然,你没事吧?痛不痛?”

    “没什么事地,我将息几就好的,你不必内疚。”冷绛然勉强扯出一抹笑,苍白的脸上已隐约能看金一丝丝黑线浮现。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受了很严重的内伤,方才一直被那怪人牵制住,心智都有些呈现迷乱状态,现在清醒了才知道无形之中他已被伤得极为严重,若不是苏未明及时出手,他怕是早已糊里糊涂地下了黄泉见了阎王。

    想至此,他虚弱地同苏未明一抱拳道:“苏兄,方才还得多谢你出手相救啊!”

    “说什么废话呢,你不也是来救我地么?怪只怪我不小心,被人暗算,幸好及时苏醒,如果失去你这个好兄弟将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了!”苏未明忙制止已经气若游丝地冷绛然,颇感慨地说道。

    “都是因为我……你们才——”宁小池看着这几个为自己出生入死的男子,鼻头一酸,万般绪涌上心头来。

    “你什么都别说了,你帮刘晨包扎一下伤口,我先帮冷绛然运功治治他的内伤。”苏未明也不好多说什么了,直接就拿命令的口吻将各自的任务分配了,现在可不是闲话感的时候。

    路上,宁小池帮冷绛然把座位收拾得格外舒适,生怕他被颠簸到。行了好一段时间,宁小池才风风火火地掀开马车帘子,着慌地冲刘晨喊道:“喂!宁夏还在冷绛然亲戚家呢!”

    “你终于想起儿子了啊?放心吧。等我们回了秋山我再亲自去接他。”刘晨真是服了这个反应迟钝

    ,都走了这么些时间了,才想起他们的儿子还寄放在。

    “我——我只是一时担心而忽略了。”宁小池小小声地道,确实是应该自责一下了。

    “宁夏还在冷绛然亲戚家?要不我现在去带他回来吧,免得你们担心着,秋山就在眼前了,你们应该也安全了。”苏未明沉着地说道。

    “你之前被打昏,是装地还是真的昏了又恰好在冷绛然最危急地时候苏醒了?”刘晨没接苏未明的话,反而问了另外一件事

    “这个,也对也不对。我确实是被那突然地袭击给击昏过去了,但是在被他们抬进那房间里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一点知觉,我怕自己浑无力也是逃脱不得。只得继续一面装昏,一面听他们谈话看能不能听出点什么端倪,一面也暗中运功恢复自己体力,这才有了刚好救下冷绛然那惊险的一幕。”苏未明倒没介意刘晨转移了话题,依旧耐心地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那你听到什么有价值的讯息没?”刘晨突然也来了兴致,看是否能打听出点有价值的消息。

    “这个还不好说,等我将宁夏接回秋山我们再详谈吧。你把冷绛然亲戚家地址给我讲了,我赶紧将宁夏接回来再说。”苏未明其实也不是很明了,他也需要经过思索才能看看是不是有点眉目。

    “那你去吧。注意安全。”刘晨立刻将冷绛然亲戚家的地址详细告之苏未明,他不擅说客与感激的话,只简单叮嘱两句,苏未明自然懂得其实这两句的分量,立刻郑重点头答应道。

    然后他与刘晨交换了坐骑,一扬马鞭,径直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现在换刘晨缓缓地驾着马车,载着宁小池与冷绛然过了京城城麓,再往西,火红的秋山便映入眼帘了。

    宁小池揭开车帘子,无限感慨地看着这满眼的红枫,如火如荼。前年今时,却正是她离开红庄,根本没想过会再回来,如今两年余过去,秋山的枫叶依旧灿红如昨,而这一次,她的心无是沉重的,这一次又能待多久呢?

    刘晨一回头便看见沉思中的宁小池模样静好地看着一切,眼神飘渺,知道她定是想起前事种种,他心里自下决定,从今往后绝不再让这个女子吃苦。

    念及冷绛然的伤势,宁小池也尽快回神,催促刘晨赶紧将马车驶上秋山,带冷绛然回红庄治疗,冷绛然在马车里昏昏迷迷地知道是到了秋山,忙挣扎起来对刘晨说:“刘兄,你还是先将我送回冷家堡吧,我的伤,大概只有我们堡里那怪人能治,也好顺便让他瞧瞧,看是否能找点线索出来——或如你所说,我也顺便试探试探他。”

    “也好。你自己要当心,小心他把你废了。”刘晨总是不怎么放心那怪人。

    “恩,多谢刘兄关怀,我——自然是知道的。”冷绛然说话间已是气喘吁吁,刘晨与宁小池连忙阻止他,将他先送回了冷家堡。

    冷堡主见自己儿子受重伤归来,也没多说什么,只让人将他扶去后堂先歇息着,又诚邀刘晨二人在冷家堡吃饭,刘晨颇不好意思地向冷堡主鞠躬道:“冷伯伯,此次我将冷兄召去,没曾想让他受这么重的伤,晨真的惭愧至极,还望冷伯伯海涵。”

    “傻孩子,跟冷伯伯还这么见外。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嘛。”冷堡主是个豁达的中年人,他拍拍刘晨的肩膀,宽慰他道,自己眼睛里却闪过一道浓烈的悲伤,想来他是想起了自己那早亡的女婿与女儿了。

    刘晨连忙岔开话题道:“冷伯伯,冷绛然现在也有伤在,我们就不方便多加打扰了,改再来探望你们。”

    “你也不必多加自责,然儿的伤不碍事的,你回了红庄帮我问候你爹娘,说我改再上山找他们叙叙。”冷堡主有些沧桑地捏了捏刘晨的肩膀,略显疲惫地说道。

    “好的。冷伯伯你保重,那晚辈就告辞了。”刘晨说完一揖到底,作别冷堡主,这才带着宁小池回了红庄。

    来雪化。宁小池无端端想起曾经看过某个名作家散文里的一句话:天,好象空袭的敌机,毫无阻碍地进来了。

    是啊。天,就这样进来了。而她,还不知道要在这个时空里穿梭到几时。复杂的感,让她丝毫提起精神来好好整理。

    老晴天的空气里,织满山地的忙碌的砂尘,烘在傍晚落照这中,给光染上熟黄的晕,醇得象酒。正是醒着做梦、未饮先醉的好时光。

    ------------------------------------------凤舞文学网--------------------------------------------

    凤舞文学网为众多读者免费提供各类小说,作品涵盖了玄幻小说、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军事小说、恐怖小说、言等,并提供可电脑和手机阅读的TXT、CHM、UMD、JAR格式的电子书下载。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红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