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八一、供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微光慢慢清晰起来,韩一鸣先看到的,便是三张石台,每张石台之上,点着两盏油灯。两名玄色道袍的弟,正站在一张石案前,对着一盏油灯加灯油。这二人玄色衣裳,满头白发,连拿着瓢的手,都枯瘦、满是青筋褐点。这正是韩一鸣从前见过的,万虚观正(殿diàn)下方的密室。韩一鸣记得三个石案上各放着一个石匣的,这时只有两个了,那两个石匣之上,依旧押满了字符,墨符、金漆符、朱符层层叠叠固封着石匣。但第三个石案上虽没了石匣,却飘着一团白雾,韩一鸣凝神细看,却怎么也看不清那白雾之中有着什么物事。

    忽然听一人道:“总算加好了。”乃是那边平波让来加灯油的弟说话。另一名弟道:“如今师父这个,要添加的香油也太多了,实在是累人。哎,我师父叫你做的,你做好了没?”不听有人出声,这人道:“你真有本事,就拿出些手段来,早些了了此事,我们(身shēn)上松了,你也不必被囚在这里。”依旧不听有人应答。另一人道:“走罢,别多事,他何时答应过你?这些话,还是等师父来问罢。”二人提着桶,走不见了。

    韩一鸣想要说话,发觉自己出不了声,便盯着那团白雾看,那团白雾里不知包的什么,但韩一鸣断定这其中便是如莘。韩一鸣这时细看,见这张石案之上,早已刻上了无数纹路,其中夹有字符,石案之上,供着一个浅浅的金盘,这个金盘十分华丽,盘壁刻成花形,盘中盛着满满一盘碧水,白雾便顺着盘边飘((荡dàng)dàng)。忽然听见平波的声音道:“你要的物事我给你拿来了,你看看可是你要的?”语调和气,全然不似平时。韩一鸣与平波遭遇次数也不少了,从来听他说话都觉(阴yīn)阳怪气,仅这一回,听在耳中,觉他也有常态。

    过得片刻,只听一个年轻女声音道:“还行。”韩一鸣向平波声音来处看去,却不知怎的,不能转过去。又听平波的声音道:“何时能将他们分开?”女道:“你若是想分开了,都烟消云散,我现下便将他们分开。你若是想分开了,还要保住,那就别轻举妄动。这本不是寻常小事,我也没离过这样的事,不敢轻易下手。”平波的声音道:“那好。不过,要是分开了,他们就都烟消云散了,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qíng)!连同你的同门,我也不会放过!你师门虽是偏僻,但我真要找,一定能找得出来!”后面这两句话满是威胁,倒又有了韩一鸣见惯的平波模样。

    女道:“道长不必这样胁迫!我做得好与不好,你都不会放过我!做得好,以后还有用,你不会放我走。做得不好,道长是不会让我活在这个世上的。我要是活着,自然顾着我的师门,我若是死了,顾不上了,同门也未必会怪我!”平波道:“你倒聪明,那你就好好想想,是要你师门平安,还是什么都不顾了。”女不说话了,平波道:“咱们来看看,有什么变化了。”这句话说完,一(身shēn)黑色道袍的平波便走到了石案之前,伸出枯瘦的手指,在白雾之上轻轻一搅,白雾瞬间散去,露出当中包裹着的一块石头来。

    这块石头一尺长短,红白黑三色。上半部一边晶莹艳红,如宝石一般微微透明,连边角棱沿都闪烁着宝光,另一边却是浓黑,如浓墨一般。石头下部却是雪白,看得出其中蜷着一双鸟般的腿,那正是山岐特有的双腿,连腿上的羽毛都微微闪着莹光。韩一鸣一看,便知这是如莘。只怕平波夺到如莘之后,就一直这样养着。

    忽然眉心一(热rè),平波与如莘都消失了,韩一鸣微一定神,依旧(身shēn)在茅屋当中,无辛早已不在屋内了。何三思道:“师弟,你都看见了?”韩一鸣道:“是的,我看到了。”何三思道:“那好,你先等我了了一事,咱们再慢慢说。”他伸手摸了摸木桌上的石叶,道:“师弟,我师姐的护(身shēn)蛊请交与我罢。”韩一鸣一直收着那护(身shēn)蛊,就连见了何三思,也不敢将护(身shēn)蛊拿出来。何三思道:“师弟有所顾虑,我是知晓的。师弟拿了我师妹的护(身shēn)蛊,护(身shēn)蛊的特(性xìng)就是将灵力聚拢藏匿,因此护(身shēn)蛊隐在师弟的左掌心的灵力,被我看到了。这护(身shēn)蛊是与我师妹(性xìng)命攸关之物,师弟现下到了我派,咱们别的话就后说,先让我把护(身shēn)蛊送回师妹(身shēn)边罢。”

    韩一鸣伸手取出那个小葫芦来,何三思道:“师弟请护(身shēn)蛊将放在一叶知秋上。”韩一鸣一愣,何三思指了指那片石叶,韩一鸣依他所说,将小葫芦放在石叶之上。何三思道:“这会儿,咱们就等着罢。我师妹的物事,只有她能动得了,咱们是无能为力的。”韩一鸣也是初次听见这样的说法,便道:“好,那我也长长见识。”

    何三思道:“师弟,你适都看见了什么?”韩一鸣道:“师兄,你不曾看见么?”何三思道:“我也看到了,那个灵体就是灵山的灵体罢?我没说错罢?”何三思道:“依我看,这灵体上不止一二人。也因此,平波道长不能将他们利落分开。”韩一鸣道:“这些我没怎么见识过,我也不懂,师兄必定比我懂得多些,我听听师兄的见解,也算是长个见识。”何三思道:“实则这方面,我也不甚懂。我师妹的灵力是她与生俱来的,我却是没这个本事的。只不过,我看这灵体上的灵光,与师弟的灵光相似,因此我认定这是灵山之物。”停了一停,又道:“师弟,此物显现出来之时,我看不出其中裹着什么,只能看到的是,此物之中的灵力是数种,遥想当(日rì)灵山师祖成就此物,那份灵力与手段,着实非凡。看了此物,我还有一疑问,平波道长对此物这样上心,所为何来?为的是要拿这个再成灵山?还是要自其中得到什么?”韩一鸣微微摇头:“这也就是师弟的种种不解了。”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