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七四、治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第三十六卷 变故]九七四、治伤

    ------------

    九七四、治伤

    童子走到chuáng前,这chuáng已高及他的xiōng前,他一双漆黑的大眼睛,对着韩一鸣细看。韩一鸣道:“你自何处而来?”童子道:“掌mén,我一直就跟在你的(身shēn)后,那(日rì)与你走散了,我在这左近找了你好些天,今天终于找到了。”韩一鸣将信将疑,这小童子本就十分怪异,且法力修为高得令自己无法想象,他这样说,不知是真是假。

    童子道:“掌mén,你受伤了,我带你去找yào好不好?”他的声音清脆稚气,一只白yù般的小手伸过来。韩一鸣道:“我动弹不了。”童子“哦”了一声,依旧伸手牵住他的手。他的手也就是一个小童的手,十分软嫩,比自己的要(热rè)乎些。韩一鸣正想说自己不去,小童另一只手掌张开,拇指对着韩一鸣眉头就按了过来。韩一鸣只觉自己眉头一(热rè),(身shēn)上疼痛顿时轻了,翻(身shēn)坐起,童子道:“走罢。”韩一鸣来不及问他别的,先对他道:“那他怎么办?”这个他,指的是何三思。童子道:“掌mén,咱们快去快回。只有一个时辰。他醒不了。”

    他嘴里说着,手拉着韩一鸣往外走,韩一鸣只觉自己(身shēn)轻如燕,跟着童子便出了mén。这童子一出mén,便拉着他纵(身shēn)一跃,跃入空中,他小小(身shēn)躯似是纸做的一般,轻飘在空中,却是直向上去,韩一鸣只觉耳边呼呼风响,往下看时,下方早已被浓云遮蔽住了,再也看不到地面。而那童子依旧在不断的向上飞去,韩一鸣自学会法术以来,法术都是用代步的,从来不曾飞到这样高过,(禁jìn)不住问他:“你这是要飞到何处去?”童子道:“掌mén不担心,这就要到了。”

    他说得轻巧,韩一鸣却是(禁jìn)不住四下张望,四周皆是浓浓天幕,唯有上方透出光亮来,正想着,二人已自云幕之中穿了出来,上面是深蓝透明的天空,前方微有光亮。童子道:“掌mén,你背上的伤口是平bō用法术打出来的,百刺穿心,用的是他最(阴yīn)毒的法术,他之前借这个法术害过不少人的。这个法术我也解不了,若无法可救,十(日rì)之内,掌mén必定会丧命。我目前解不了这个法术,但借能助太阳之力,能画一个类似的法术镇住他的毒招,可以救得掌mén的十数(日rì)的xìng命,过了十数(日rì)么,掌mén就能自救了。”

    韩一鸣大吃一惊,看着童子,童子面上一片纯真,神(情qíng)着实就是个小儿,但听他说出来的话,却只有令自己吃惊的,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是谁?”童子道:“掌mén,我也是灵山弟子,只是我种种缘故让我的法力不能随心所yù。三岁之前,我都不能跟随在掌mén(身shēn)边,只能时不时出现。之前灵山的同mén甚多,我出现与否都无关紧要,因此我多是躲着的。现下掌mén(身shēn)边无人,我虽不能无时无刻守护掌mén,但只要是我能出来,又帮得上掌mén,我都会出来的。”韩一鸣怔了半晌,道:“你现今几岁?”

    童子道:“还有三个月,我便有三岁了。”韩一鸣将他上下打量,这童子是天赋灵体么?这般厉害若不是亲眼见他于月圆之夜屠龙,韩一鸣是怎样也不相信他有那样强大的法力的童子道:“掌mén,我灵山的无sè无相宝镜给我。”韩一鸣一向便将无sè无相宝镜收在xiōng前的,听他要宝镜,便取了出来。童子又道:“还有一片龙鳞,不是蓝龙那片。”他居然知晓自己有一片白龙的龙鳞,韩一鸣惊疑jiāo集,伸手将龙鳞取了出来,却并没有jiāo给他。童子自行将无sè无相宝镜自他手上取去,那宝镜就在他小小手掌上方浮动,片刻,已有一朵荷花花苞浮到镜面上来。他小小手指在花苞上轻轻一触,荷花盛开,开到极致,一片花瓣落了下来。童子不待那落下花瓣落到镜面上,已将那花瓣拾在手中。将宝镜依旧jiāo回给韩一鸣。

    他左手捏着那瓣荷花,右手食指凌空画了个字符,花瓣上已亮起字符来。他一连写了三次字符,花瓣上一连亮了三次,韩一鸣看得分明,花瓣上的字符依次出现,又依次隐去。然后童子伸手来拿了白龙龙鳞,再在上面写了三回字符。韩一鸣对于字符是一窍不通,但也知这童子着实了得,白龙龙鳞之上的字符一一闪现之后,龙鳞之上也有了一层淡淡白光。童子道:“掌mén,咱们这可是眨眼间的事,你先将上衣脱下。”韩一鸣依他之言,将上衣脱下,童子绕到他背后,不知做了什么,转到他正面道:“掌mén,你看上方。”说着伸手一指。

    韩一鸣对着上方看去,上方有光泽流动。童子道:“待会儿阳光刺下来,掌mén要闭上眼,将背对着阳光。”韩一鸣道:“好”童子笑了,小脸上有一个小小酒窝,着实可(爱ài)。他将右手手指送入口中一咬,然后对着韩一鸣画了几下,指尖出现几个淡金sè字符,忽然他抬手向上一指,韩一鸣只觉金光耀眼,阳光已刺了下来。韩一鸣立时闭上眼睛,背对着阳光。

    忽然背上如被烧烫铁条刺入,痛彻心肺,韩一鸣忍不住叫出声来。转眼(身shēn)上一凉,童子的声音道:“好了。”韩一鸣睁开眼来,童子依旧在他前方,微偏着头看他。韩一鸣背上还(热rè)烘烘的,心口还痛,看着童子,不知说什么好。童子道:“我已将平bō打在掌mén背心的百刺穿心镇住,有了时(日rì)了。这个东西掌mén要吃下。”他伸出手来,手中一个极小的圆珠,向韩一鸣递过来。韩一鸣道:“这是什么?”童子道:“这是白龙的龙睛。”

    韩一鸣吓了一跳,这不是灵悟的东西么?童子对他一笑:“掌mén就放心好了,灵悟有二枚龙睛,它可以吃另一枚,这一枚它也吃得只剩这一点儿了,掌mén就吃它。龙睛是极厉害之物,吃下去什么样的伤都好得了,平bō的法术再厉害,也厉害不过这个。”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