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九七一、守护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匪兵兵 书名:道魔传
    九七一、守护

    韩一鸣微微放了心,何三思同样不能落在平bō手中,他一落入平bō手中,平bō就会用他来要挟杨四妹,为所yù为。韩一鸣也不知杨四妹于平bō到底有何用处,单凭平bō将她囚(禁jìn)这一点,便知她必定有别人没有的奇术,再不然就是她的师有着别人没有的奇术。这个奇术于平bō有极大的用处。韩一鸣认定,杨四妹之所以被平bō囚(禁jìn),就是因为平bō迟早有求于她,要她出手。

    平bō盯着何三思的(身shēn)影看了两眼,转回头来看韩一鸣,韩一鸣此时动弹不得,浮在宝镜之后,却也知他只要看自己不动,就要对何三思下手了想动一动,却是只能想,丝毫动弹不得,果然平bō对着韩一鸣看了两眼,见他动弹不得,抬起右手来,持了个咒,对着何三思一指,何三思本是随风飘的,被他一指,定住了。平bō冷笑一声:“凭你这点小技俩,就想自我手中逃脱么?作梦”

    他伸手对着何三思凌空一抓,何三思整个人都扭曲起来,如同被抓住了一般。纸片般的何三思扭动起来,平bō冷笑,抓成爪状的手指更紧了,何三思猛地挣扎,转眼已如鱼鳔一般鼓胀起来。他一鼓胀起来,便将右手食指送进口中一咬,转(身shēn)对着平bō的手一指,拔uǐ就跑,径直向韩一鸣跑来。韩一鸣虽是动弹不得,眼睛却看得再清楚不过,他食指咬破了,一道细细的血线直向平bō的手去,他的血滴挥撒,平bō法术便被他破去,何三思向着韩一鸣飞奔而来,转眼已奔入无è无相宝镜光晕之后。

    平bō看不到无è无相宝镜,手势变幻不定,但招招落空,何三思奔到无è无相宝镜后方,早就吐出血来,脸è惨白。对韩一鸣看了一眼,道:“师弟呀,平bō这老道真狠。我不知你伤得如何,我却是(身shēn)躯五脏都被他搓过了”他对着无è无相宝镜看了一看,道:“若不是这神器,我今(日rì)毕命于此了灵山祖师的灵力,果然非同凡响”韩一鸣这时稍稍放了心,背心的痛直扩开来,直至四肢百骸,全(身shēn)没一点力气,这时平bō要是打过来,他是必死无疑了便是因了无è无相宝镜,平bō不能得逞,此时无è无相宝镜连何三思一同护住了。平bō一连换了数个杀手锏,均是打到他们(身shēn)前,就消失无踪了,眼看着二人就在数丈之内,因此他用的都是厉害杀手。他桃木剑被毁,心痛之余,这法术就更狠了几分,但孰知这些厉害杀手都会消失无形这可望而不可及,让平bō越发恼怒,转(身shēn)对着几名弟子喝道:“去将他们都拿下”

    他的几名弟子追在何三思(身shēn)后却抓他不到,也是心头有气,气势汹汹便对着这边直扑过来,其中一名弟子还大声问道:“师父,要死的还是活的?”平bō道:“活的死的都行”瞬间,几名弟子已扑到韩一鸣与何三思(身shēn)边,平bō的法术打不到二人,但这几名弟子却是直接就扑进来了,似乎无è无相宝镜对于这几名弟子没有阻隔之力。

    韩一鸣与何三思都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他们伸手来抓,韩一鸣想要动手,却是连手指都不能动弹。转眼平人的手已自他的手上穿过,抓了个空这一下大出韩一鸣意外,不止他意外,前来抓他的那名弟子也十分意外,对着自己的手看了看,伸手又对着韩一鸣手臂抓来。韩一鸣两眼紧盯着他的手,只见他的手慢慢挨近来,挨到自己的手臂之上,却又是透过了自己的手臂这一下,那弟子也惊异万分,对着韩一鸣看了看,回头叫道:“你们快来,我抓不住他”又赶过二名弟子来,也是伸手抓韩一鸣,同样是抓不住,他们手,都会自韩一鸣(身shēn)上透过去。韩一鸣对着何三思那边看去,只见那边也如此,平bō的弟子抓不住何三思,他们的手都自何三思(身shēn)上透过。何三思也是大为意外,不知这是什么状况。

    一名弟子回过头去对平bō道:“师父,我们抓他们不住”平bō在那边也看得再分明不过,心头火起,骂道:“这是什么妖法?看我来破了它”他才一动,无è无相宝镜就转动起来,镜面上彩光流转,转眼,平bō弟子就大叫起来,一个个自他们面前消失了就那么凭空消失了韩一鸣也吃了一惊,他虽知晓无è无相宝镜是少见的宝物,却不知能厉害到哪一步只见平bō大吼一声,直扑过来,他来的快,转眼已扑到了他们(身shēn)边,伸手来抓韩一鸣,却哪里抓得住,他的手与他人弟子的手一般,轻飘飘就自韩一鸣手臂上透过去了,仿佛韩一鸣只是个影子,因此他抓不住。

    平bō不肯死心,伸手又抓了两下,依旧不曾抓到什么。他毕竟老到,不敢再抓,收回手来,四处张望。韩一鸣也觉异样,四周探看,忽然见一道白光闪过,四只金光灿然的蹄脚凭空出现,蹄脚之上,雪白银亮的鳞片包裹着的马uǐ显现出来,似是马的(身shēn)躯上,也包着雪白的鳞片,道道火网在鳞片上滚过,银丝般的长尾,轻轻摆动,颈上,一个龙首霍然出现,金è圆眸,鼻上垂下瘤。韩一鸣一见此物,一颗心落了地,夔尊灵山的守护,平bō的jiān计又不能得惩了。平bō识得厉害,立时转(身shēn)就跑,不敢逗留。他动作也极迅速,转眼已划过天边,竟去得无影无踪了。抓不住韩一鸣,那还是保命要紧。

    夔尊轻轻走在海面之上,四周连涛声都没了。它行走轻缓,阳光下雪白与铮亮的金è相jiā映,十分耀眼,却也是片刻之间,夔尊便消失无踪。如同它的来时无声无息一般,它的消失也是无声无息,仅仅就是向前走着,便消失了。韩一鸣这时得了活命,一口气才透过来。何三思道:“这是,这是什么神兽?”韩一鸣无力的道:“我也不知,我们称为夔尊”何三思道:“是你们灵山的么?”韩一鸣道:“不能这样讲,夔尊只是在灵山守护我们这些不成材的灵山弟子。”何三思轻声道:“灵山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平bō拼了命,也要将灵山毁于一旦正所谓不能为我所用,也不能为他人所有”F

重要声明:小说《道魔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